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5章冷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章冷戰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的態度讓慕離非常地不理解。

她為什麼沒有一臉驚訝與喜悅地迎接自己,反而冷冷淡淡一把推開?

慕離的眼神暗了暗,望著床上那個似睡非睡的人兒,一時也想不通。

鬱悶之下他先去洗了個澡,待裹著浴巾回來時聽到了林青淺淺的平緩的呼吸聲。

她大概是真的睡著了。

慕離皺了皺眉頭,不復平時看到林青的表情。

翌日。

林青起得很早,而這都歸功於昨晚睡得好。她起床時並未看到慕離,以為他又出門了。

只是走到房間門口時,她突然瞥見搭在衣架上的一件衣服,定住腳步回頭仔細看看,原來是慕離臨走前穿得那身西服。

林青的心情有些淡淡的起伏。

「在看什麼?」這時,背後響起了慕離的說話聲。

他就在門口,身上穿著一件剛從衣櫃里取來的淺色襯衣,負手而立。

林青回神,扭過頭去看了慕離一眼,表情是淡淡的。

從她的眼底看不出一絲的喜怒哀樂。這副神情,讓慕離有些不安。

「林青!」當她從慕離身旁走過時,手腕被狠狠鉗住。

林青卻只淡淡地又看了看他,掙脫手腕,獨自下樓去了。

慕離沒有想到,自這時起,林青便不再和他說話。沒有徵兆,沒有理由,這回是徹徹底底地把他當成空氣了。

離開的這段時間,慕離一直都在軍隊處理各方要務,每天到很晚才能入睡。加之這次的任務非常緊急,也來不及細說,慕離權衡之後便沒有對林青提起。

他以為,只要從軍隊回來之後出現在林青面前,就算是一個交代了。

可是林青,她究竟在想些什麼?

下班時間,慕離的車就停在林青的公司門口。

大樓正前方,凡是經過的人必定會朝這俊美又透著絲漠然的男子偷瞄上幾眼。

隨著人潮漸漸散去,慕離終於等到了那個嬌小的身影,她緩步從大廳盡頭走來,可能還沒發現周圍有什麼不同之處。

那些羨艷的神色再度浮現,一個個都盯著林青不放。

對此,林青毫無察覺。

直到行至門口,走出了那扇自動門時,林青的目光才終於落在了定定站在她正對面的慕離身上。

是他?

林青頓了頓,不經意聽到周圍的竊竊私語,也沒理會,徑直下了那十幾節樓梯。

慕離並未開口,他在等。

然而林青像早晨一樣淡淡瞧了他一眼,打開車門自顧自地坐上車去。

慕離也不惱,上了車載她回家。

這一路他們都很沉默,而那沉默的氣氛,已經到了凝重的地步。

但誰也不覺得怪異,誰也不開口。

到了家,林青做飯,慕離去看電視,兩人互不干擾,卻也倒是相得益彰,和平共處。

只是這和平的外衣下,暗藏著蠢蠢欲動的戰爭。

一觸即發。

好在這兩人,也都足夠耐得住性子。

飯做好時,林青這邊從廚房出來,那邊慕離就自覺到餐桌旁。吃完飯後,慕離直接上樓去書房,林青則去收拾碗筷,整理雜務。

如果需要買東西,林青便寫在便條上給慕離看,慕離看過,就帶上她去附近超市採購。

到了休息的時候,慕離回到房間時林青已經躺下了,淺淺的呼吸大約是剛剛入睡。

於是第二日,第三日,兩人就這樣以零語言交流的方式度過了。

到了第四日,林媽媽給家裡打來電話。

接電話的是林青,她剛拿起話筒,慕離便從樓上下來了。他大概是聽到響聲,想下來看看。

不知林媽媽在那頭說了什麼,林青只在這邊一直嗯,連貫的句子從頭到尾幾乎沒有。

慕離靠在客廳的牆壁上,別有深意地打量著林青。

「吃飯的事……下次吧。」直到最後,林青才憋出了一句話來,她微微垂眼,淡淡地道。

林媽媽又提起回家吃飯的事了。

又聊了兩句,林青才得以放回話筒,她剛鬆了手便看到慕離出現在視線里。不免驚了驚,又復平靜。

慕離心想,他已經很久沒聽到林青說話了。

然而他從未想過,主動問一問林青究竟為什麼不理他,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解釋自己的行蹤,在慕離看來是極無意義的行為,更何況——

他和林青之間並無多麼深刻的感情,更無須解釋。

這天晚上,慕離的朋友叫他出去喝酒,一向很有節制的他,這次爽快地同意了。

朋友也是驚訝於他的反應,等見面時毫不客氣地拋出一個問題:「你今天表現的這麼異常,不會是因為家裡的那位吧?」

慕離對單榮的猜測很是費解:「這是什麼話。」

單榮一手搭在慕離的肩膀,一手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道:「平時我叫你出來喝酒,怎麼說也要懇請個三四遍你才答應,這回倒好,一遍就成功了。這不是和家裡那位吵架了,是什麼?」

單榮說得振振有詞,一臉狡黠地盯著慕離。

慕離推開他,徑自開了一瓶酒放在單榮面前的桌上:「這瓶酒,我請你。」

單榮並不抗拒,豪邁地一口氣喝完半瓶才又開口:「快給我講講,這位嫂子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這個此刻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一雙桃花眼的男人,就是慕離難得的知己好友。也只有他敢無視慕離軍長的頭銜,說話顛三倒四,不亦樂乎。

不過這個單榮也是來頭不小的一位人物——

從小受著國外優質的教育,近年才歸國的天麟集團的二公子。

當初他回國時,也是受到了各路的夾道歡迎。

然而他對家業絲毫不放在心上,執掌天麟集團的重任便完全落在了他哥哥的身上。

回國至今,按照單榮自己的話來講,他就是在「有品位的玩樂」。

而且,他總是想找到個機會好好對慕離教育一番,把慕離調教成個感情高手。不過當然,他的希望總是落空。

慕離並不打算回答單榮的問題,卻暗自地想,林青是個怎樣的人?

她不愛說話,腦迴路異於常人,有時候做事稀里糊塗的,總是讓慕離哭笑不得。

但有一點,慕離突然察覺到——

「嫂子愛笑嗎?」單榮見慕離不愛搭理自己,也不埋怨,倒是更有興緻了。

一般這種情況之下,慕離的心理活動都非常豐富多彩。

是的。她不愛笑。

儘管她有遲鈍,有害羞,有撒嬌,有無辜的樣子,卻唯獨沒有笑過。

慕離的心口,有東西沉了沉。

壓得他呼吸也沉重許多。

在一旁又喝了口酒的單榮拍拍慕離的肩膀:「老兄啊,這女人嘛就是要哄一哄的,你把她逗開心了她自然就會笑。」

哄一哄?

慕離覺得單榮的話,完全不可聽從。

「這樣吧,明天晚上你帶嫂子出來,咱們一起吃個飯,好不好?」單榮說話時,瓶中的酒已經喝完了。

他沒有絲毫醉意,倒是帶著些正經看著慕離。

慕離自然知道,單榮的酒量是很大的。

他思忖片刻,應了。

第二天一早,林青還是像往常一樣準備出門,而慕離就坐在不遠處的沙發上,看電視。

「現在播放下一條新聞——」電視里的節目主持人嗓音清亮,語調平緩地放送著A市要聞。

「等一下。」在林青即將踏出大門時,慕離幽幽道。

不緊不慢,不輕不重,讓林青一時搞不清他的心思。

林青轉身望了望沙發那邊,見慕離已起身朝自己走來,便微微張大眼睛,像是在問——

「什麼事?」

慕離會意,口吻淡淡的:「晚上有飯局,早點回來。」

林青點了點頭,推門離開了。

慕離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口,不知怎麼,心間竟有一絲不經意的惆悵。

下午五點一刻,林青如期回來了。

她回到房間換了身衣服,走到客廳等待還沒出現的慕離。

記得慕離說,他一向是守時的,也希望自己守時。所以林青特地掐算著時間,還沒下班就從公司出來了。

可是慕離……

如果換做是他,也能做到嗎?

林青發了個呆。

過了一兩分鐘,慕離從樓上下來。

他剛才在書房處理些公務,早早就聽到林青回家的響聲,卻故意拖了一會兒才現身。

只見他一身西裝將筆挺的身材完美呈現,這樣的慕離一定迷倒了不少女性。

然而林青,還在發獃。

「林青?」慕離喊了她,才見她緩緩回神,看到眼前的慕離怔了怔,然後向門口走去。

慕離沒有再說話。

約昃馱謔五分鐘車程的市中心,沒過多久他們就到了。

把車停好后,林青下車,像以前一樣跟在慕離的身後。

「你先去酒店大廳,隨後就到。」走到酒店門口,慕離對林青囑咐。

於是,林青獨自先進去了。

這裡和上次去的地方很像,又有點區別,她慢吞吞地走在最不起眼的邊上,試圖用放慢速度來等慕離。

這時,一個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

「林青?」

林青在驚訝之中回頭。

正朝她走來的,原來是曾暗戀的學長,陳瞿東。

他今天也穿得正式,林青隱約記得,他穿白色襯衫的樣子一直都是這麼好看。

隱約?

林青恍然,她對學長的記憶,好像漸漸地淡了。

「學長……」林青脫口喊道,又頓了頓,「學長好。」

第二遍喊出的學長,語氣明顯有了些距離和客套。

這個語氣,讓陳瞿東不太高興。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他向林青身後探了一眼,沒看到慕離的人影。

「我……」林青頓了頓,「來這裡見個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