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9章小別勝新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章小別勝新婚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慕離一走,又是三五天。

林青彷彿成了個留守兒童,平日里除了上班就是看家,閑來無事。

這日她早早從公司回來,順道去附近的超市買了水果,有幾樣,是慕離愛吃的。

她對水果的選擇大同小異,卻獨獨記住了慕離的喜好。

關於這一點,林青也暗自思忖了好久。

「這個……大概是因為我的記性太好了吧。」站在稱重台前,林青痴痴地望著那寐滿的水果袋時,自我安慰了一句。

不過慕離的的確確在之前的某天晚餐后說了一句:「下次記得帶些又大又紅的蘋果回來。」

哦,原來慕離喜歡吃這個。

那時林青就在心裡默默念了一句,沒想到,竟真的記下了。

也許當時慕離只是想隨便提一提,權當做逗她了。

「小姑娘,你的蘋果。」在稱重台前貼好標籤的大媽好心叫了林青一聲,將那兜蘋果遞到她面前。

看林青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那位大媽便笑吟吟地添了一句:「小姑娘,是不是在想男朋友啊?」

林青聽罷慌忙紅了臉,擺擺手否認道:「不,不是我男朋友。」

可以想象,如果慕離此刻在她身旁會是個什麼表情。

然而林青緊接著又加了一句:「他是我丈夫。」

「原來是剛結婚的小夫妻啊!」那位大媽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態,打趣道,「都說小別勝新婚,看你這失神的模樣,恐怕是他這兩天出差了吧?」

這位大媽,可真是神一樣的判斷力。

林青害羞地點了點頭。

大媽級別的人物平日里就愛扒個八卦,湊個熱鬧,調戲一下剛結婚的小姑娘。這可好,今兒讓這位全都撞上了。

她趁著林青暗自崇拜之際,老成地瞧了林青一眼:「想必是個模樣很英俊的小伙兒吧?」

小伙兒?

林青頭一回聽到有人用這個詞來形容慕離,總覺得怪怪的,不過聽上去,倒也有點青年才俊的意思。

於是她毫不猶豫地肯定了這位大媽的說法。

「他喜歡吃蘋果?」大媽又問,胸有成竹。

林青欽佩地點了點頭。

「對你很體貼?」大媽再問。

林青已經要佩服地五體投地了。

其實這些,任誰都不難猜到。

大媽笑了。

「現在的年輕人啊,都是愛得死去活來的才會罷手,小姑娘你修成正果可要好好把握。」這一副語重心長的神態,又顯得莊重許多。

林青愣了愣。

愛得死去活來?

她和慕離……好像不是這樣。

「那個……」林青想解釋一下,看樣子這個大媽是誤會了什麼。

只是她剛要開口,卻聽到身後有人喊住了她。

「林青?」一個不太確定的聲音響起。

林青拎著一兜又圓又紅的蘋果轉身:「學長?」

站在林青對面的,赫然就是陳瞿東了。

只見陳瞿東上前一步,手裡也拎著兩袋水果,只是品種與林青的不同。他一邊將袋子交付給稱重台前的大媽,一邊和林青搭話。

「好巧,你也在。」陳瞿東不避諱地開了口。

林青還在思索中,她記得學長家並不住在這裡。

似乎是看懂了林青的疑惑,陳瞿東隨即解釋:「我的一個朋友住在這附近,我是來看他的,順便帶些東西。」

這麼一解釋,林青就想通了。

林青又看看學長,發現他的手裡還握著一瓶紅酒。

這時她才想起,學長一直都是個非常有情調的男人,只是那情調……始終沒用在林青身上。

想到這裡,林青不覺得暗暗嘆息。

一旁稱重的大媽時不時向這邊瞄上幾眼,別有深意。

「你的東西買完了嗎?」見林青一下驚愕,一下恍然,一下又遺憾的表情,陳瞿東甚為不解。

「嗯?」林青看了看自己的兩隻手,「買完了。」

這時陳瞿東的兩兜水果也都貼上了標籤,他接過後便說:「那我們一起走吧。」

他說著,極為自然地就要向收銀台的方向尋去。

林青逗留在原地,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但她又想,只是偶然遇到了,順道一同去結賬而已,並沒什麼大不了的。於是就跟了上去。

誰知,陳瞿東口中的朋友家,正是在林青居住的海岸壹號。

躲也躲不開,林青只好和陳瞿東一起走在回小區的路上。

「上次見面太匆忙了。」陳瞿東像是一直惦記著這事一般,說出來才做出鬆口氣的樣子。

林青跟著他的腳步,在一旁靜靜地聽著。

陳瞿東彷彿是習慣了林青這樣的反應,繼續說道:「真巧,上次我們在酒店偶遇,今天又在超市偶遇。我都有點好奇下次會在哪裡遇見了。」

他語氣自然,林青也聽得自然。

偶遇這種事,並不常見。

「你覺得呢?」陳瞿東走了兩步,又問。

林青謹慎地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大概……很難吧。」

陳瞿東的臉色變了變:「為什麼?」

「有句話不是說,事不過三嗎?」林青歪著腦袋,一副認真模樣。

陳瞿東笑了笑。

和林青在一起時,他總有一種莫名的……

很安心的感覺。

不知慕離和她處在一起時,是否也有同樣的感受。

這樣一想,陳瞿東的心情竟然有點堵。

不知不覺他們二人就走到了小區門口,門口那塊造型獨特的石頭上刻著幾個瀟洒的紅色大字:海岸壹號。

「你住在哪邊?我送你回去。」陳瞿東開口。

林青卻晃了晃小腦袋:「不用了,離這裡不太遠。」

她覺得,自己能回去就不用麻煩別人了。

陳瞿東似乎還想說服林青,看了看手裡的東西又收回了話,說了一句再會,便和林青在路口分手了。

林青說了聲再見,不緊不慢地向家的方向挪去。

陳瞿東覺得,這樣的巧合實在讓人心情舒暢。

這時陳瞿東的朋友恰好從此處經過,大概是有件不算太大的事出門一趟,正打算回家收拾收拾迎接陳瞿東,卻在這裡遇到了他。

「你來的好快。」那朋友拍了拍陳瞿東的肩膀,看到林青的背影,「她是誰?」

陳瞿東沒有回答,只抬了抬手裡的東西:「走吧。」

回到家,林青如釋重負地把一兜蘋果擱在茶几上,整個人軟軟地靠著沙發。

這時,家裡的電話響了。

「喂?」拿起電話,林青柔聲道。

「是我。」電話那頭的人,是慕離。

聽到慕離的聲音,林青莫名欣喜,眼睛里閃著淡淡的光亮。

她還未說話,又聽慕離道:「想我了嗎?」

林青想了想,喏喏回答:「沒……?」

這話的尾音帶著細細的疑問聲調,讓慕離在電話那頭不禁勾起嘴角。

「林青,說實話。」慕離像是把林青看穿了,故意威脅道。

林青遲遲不願開口,哼唧了兩聲便要轉移話題:「你什麼時候回來?我買了蘋果給你。」

「蘋果?」慕離一時沒想起這個梗,又說,「如果你承認想我了,明天我就回去。」

這真是極具誘惑的一個條件。

林青小心地咽了口水,在心裡鼓鼓氣,把話筒從嘴邊挪得遠了些,良久才細聲細語:「我……想你了……」

說到想字時,林青的聲音已經小了一半,你字基本上被淹沒了。

「你說什麼?」慕離挑挑眉梢。

只可惜,林青並沒有看到他這樣欠揍的表情。

「我、我已經說了,你可不能反悔。」林青這時把話筒又貼近臉,明顯有底氣了許多。

慕離大概是軍隊派下的任務完成了,心情輕鬆很多,聽到林青帶點小羞澀的語氣頓時笑了。

「我若回去了,你要怎麼歡迎我?」

「歡迎?」林青一愣。

她沒想到還有這麼一樁事要辦,於是很忐忑地像做錯了事一般,怯生生地哼了哼:「那個……給你吃蘋果好不好?」

……吃蘋果?

慕離的嘴角抽了抽,說了句:「好。」

為了彌補沒有迎接儀式這件事,林青連夜查了各種書籍,搜集到十幾種蘋果的吃法。

原來蘋果可以這樣吃,好神奇。

林青始終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去翻看那些書籍的。

等把厚厚的一摞食譜大全、養生大全、水果養生之類的書看完之後,已經到了深夜。林青伸個懶腰,心滿意足。

這件事,算是圓滿了。

誰知讓林青沒有料到的是,當她還在睡熟時,慕離便回來了。

經過廚房,看到檯子上那袋紅彤彤的蘋果,慕離的嘴角多了幾分笑意。

只是……

當他看到林青竟趴在書房的桌前睡著時,嘴角的那抹笑意,散了。

這個女人,怎麼這樣隨意?

他自然,是有些心疼的。

但他沒有叫醒林青,也沒有把她抱回房間,而是搬了把椅子坐在她旁邊,就這麼一直望著她——

「慕離,你回來了?」

直到天微微亮,林青從睡夢中醒來。

慕離將修長的手指纏在她柔軟而散發著清香的秀髮里,揉了揉她的腦袋:「我回來了。」

這一句溫柔的低語,讓林青怦然心動。

「困嗎?再睡會兒吧。」慕離說著又輕撫了她的頭髮,這回,他是做出了要把林青抱回室的動作。

林青有些懵懵的,大概還沒從睡意中清醒過來,聽到慕離的這句話便乖貓似的點了點頭。隨著慕離將自己抱起,順勢靠在他的懷裡蹭了蹭。

輾轉之間,慕離彷彿聽到林青說了句什麼,卻不太清,便伏在她的耳畔輕聲問道:「你說什麼?」

林青往他懷裡靠了靠,喃喃道:「真好,你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