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1章壓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1章壓麻了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慕離以為,林青會進去看看的。

但她只靜靜地在外張望了一下,絲毫沒有走進去的打算。

「我陪你進去。」慕離便主動提了出來。

誰知林青並未做這樣的打算。

她搖搖頭,清秀的面龐上頓然多了些傷感,大概是想起了什麼往事,有些悵然若失。

當她還處在少女時代,就曾無數次幻想過,有朝一日結了婚,是一定要來這樣聖潔的教堂舉行婚禮的。

然而時光荏苒,這些年之後她卻再沒有這樣的念頭。

慕離卻以為,林青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是因為陳瞿東。

這一回,是他想錯了。

但他還是忍不住開了口:「這裡讓你想起了某個人?」

林青沉思片刻,點了點頭。

她想起了年輕時的自己。

慕離又問:「他對你很重要?」

這回林青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原來,真的如此。

慕離的心口像是有什麼東西在重重地敲打,每一下都越發疼得厲害。

教堂里的女人結束了禱告,自幽長的走廊緩步而來。

至門口,那女人停下了腳步。

因他們站在正前方,林青便向旁邊挪了一步讓出道來。

但那女人不為所動,仍怔怔地看著他們,那雙藏著無數心事的眸子,最後將目光落在林青的身上。

「你是誰?」女人的聲音有些冷清。

林青沒想到女人會對自己開口,一時沒有接話。

替她開口的人是慕離。

他沒有回答,只是將林青護在懷中,目光冷淡:「她是我的妻子。」

妻子……

女人淡淡地,嘆然地,仍注視著林青,話卻是對慕離說的:「你已經……結婚了。」

世上的人,為何都這樣幸福。

為何唯獨她卻忍受著離別的苦。

但這女人卻沒有一絲埋怨。大概,她早已將往事看透了。

林青也始終看著女人,雖然看不透女人的心事,卻能感受到她的悲傷。

那樣的悲傷,卻也那樣淡然。

「你還好嗎?」林青不由得開口。

聞聲,女人斂起從容,目光有些兇狠:「我,不好。」

慕離的眉頭皺了皺。

「我們走吧。」他攬著林青便要進去教堂。

卻仍擋不住身後緩緩響起的聲音。

「我的丈夫和他一樣,閑得時候終日陪我,忙得時候毫無音訊。你大概覺得現在很幸福吧。是了,那種幸福是因為來之不易。」女人沒有轉身,和他們離得越來越遠,「但你要知道,總有一天,你必定會失去這一切。」

「什麼?」林青驚然回頭,那女人的背影已遠去。

慕離的眸子,收的更緊了。

他認得那女人,是他一位戰友的妻子。

而那位令人尊敬的戰友,在兩年因公殉職。

沒想到,今日會在這裡遇到她。

「她的話……是什麼意思?」林青咬著嘴唇,想從慕離的眼睛里尋找蛛絲馬跡。

但慕離藏得實在太好。

「沒什麼。不用在意。」慕離笑了笑,刮一下她的小鼻子打消疑慮,「要不要進去看一看?」

林青的注意力便被轉移到教堂了。

她想了想,表情很是認真。

「我覺得,還是不要進去了。」

「不是喜歡嗎?」慕離很是不解。

不過若是林青的邏輯,也不難理解。

林青又向里望了一眼,淡淡地:「沒有什麼事就進去的話,總覺得是不太尊敬。」

慕離撥開她額前零散的頭髮:「怎麼是沒事?我們不是結婚了嗎?」

可是……

林青執著地搖了搖頭。

或許在她心裡,這婚結得並不真心。所以自然也沒這層理由。

慕離看向林青的眼神,暗了一暗。

林青難得主動扣住了慕離的手,將他拉向另一個方向。

「我們再去別處轉轉。」

我們……

這個詞講得深得人心。

林青並非不想走進那座教堂去看上一看,而是她的內心在左右搖擺,徘徊不安。

今日看向慕離時,她總有一種不同於往常的感覺。

會望著他發獃,會心跳加快,被他抱在懷中的時候會貪戀那個懷抱。

方才,看到慕離皺眉時她的心口竟揪了一下。恨不得自己替他去皺一皺眉頭。

她……

這是怎麼了?

再往前走,就到了一條小溪邊。旁邊是座石橋。

小橋流水,潺潺涓流,一片寧靜安詳。

林青走到溪水邊探了嘆水。

好涼。

她滿心歡喜。

今天林青穿了一雙單鞋,不很方便戲水。她有些苦惱,望著靜靜流動的溪水垂著腦袋,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

林青把腳上那雙手繪單鞋脫了下來。踩進水裡——

她全身哆嗦了一下。

真的好涼!

清涼的水沖刷著林青的玉足,溪底的鵝卵石透過溪水映出來尤其好看。

站在小溪之間,林青覺得整個人都輕飄飄,周遭只有靜謐。

「慕離,要不要過來試試?」林青歪著腦袋,沖慕離招手。

慕離非常淡定地拒絕了她的邀請。

方才被林青脫下的鞋躺在溪邊的草地上,此刻,慕離正幫她看著。

「真的不來嗎?」林青撅起嘴,不太高興。

慕離眯起眼,伸出一隻手來,掌心朝上:「想讓我陪你,那就上來吧。」

林青撥浪鼓似的晃了晃腦袋。

這樣一來,林青就只好自個兒踩水了。

她順著小溪向前走,十幾米開外就是那座石橋。

腳下的鵝卵石滑滑的,讓林青有些站不穩。她又走了幾步,更加搖搖晃晃。

慕離隨著她的步伐,她走一步他也前移一些。看她晃晃悠悠的,慕離很是擔心。

「水好涼,你真的不要試試嗎?」林青很不甘心地又問一遍。

看她不死心,慕離眼皮也不抬:「不要。」

「那你怎樣才願意下水來?」林青一邊注意腳下的鵝卵石,一邊問道。

「怎樣?」慕離似乎在認真考慮,然後說,「吻我。就勉為其難答應你。」

林青差點一頭栽進水裡。

「那……」她艱難地扶了扶額,「你還是待在那裡吧。」

慕離早就想到了她會這麼回答。

所以,他根本沒打算經過林青的同意。

只見慕離向林青那邊橫向跨了一步,幾乎是瞬移到她身旁。

林青還沒看得真切清楚,慕離已將手搭在了她的腰上。

「誒?」慢半拍的林青怔了怔。

「水很涼吧?」慕離挑眉。

林青不明就裡,嗯了一聲。

「想不想暖和些?」慕離挑眉的動作更明顯了。

暖和些?

林青並不明白這其中深刻的……

她還未來得及思索,薄唇便已被慕離含住。

他的唇覆在林青的唇上,輾轉之間已攻城略池。

「唔……」林青的小心臟跳得厲害,讓她唇間溢出一絲輕吟。

空氣中似有輕盈的和風吹過。

沁人心脾。

林青不知何時將手臂環在了慕離的頸上。

這個吻的感覺……

也和以往不盡相同。

林青沉浸在這個吻中,正踩在一塊稍大些的鵝卵石上的她一不留神沒站穩,就要向後仰去。

慕離來不及喊一聲小心,有力的手臂扣住她的腰身,好在林青還環著他的脖頸,更易穩當下來。

然而慕離大概是太擔心林青會跌入水中,把她攬向自己的力氣,有點大。

只聽撲通一聲——

林青撲著慕離倒在了他身後的草地上。

還好,她的手護著慕離的後腦。

這一跌,林青有些頭昏腦漲,待她恢復了些清醒意志,發現慕離那雙幽黑的瞳仁早已望向自己。

「你沒事吧?」林青憂心忡忡。

慕離的眼神甚為深邃,彷彿要把林青看透一般。

直到把林青看得很不自在了,他才緩聲道:「有事。」

林青一聽,不由睜大了眼睛,在他臉上探尋一番。

「哪裡?」林青左看右看,很是緊張,「哪裡受傷了?」

慕離嘆了口氣:「你把我的手臂壓麻了。」

原來林青那時正正撲在慕離身上,倒下時卻歪了,重心一移,慕離護著她腰的一側手臂便被壓住了。

到了這會兒,自然是有點麻。

林青似乎也感覺到了被她壓著的手臂,很不好意思。

而更讓她不好意思的是,她整個人都壓在慕離的身上。

慕離被她壓著,卻不急脫身。只一臉詭異神色。

林青的長發垂下肩來,掃在慕離的胸膛。

她想把頭髮撩在耳後,卻不巧,一低頭蹭到了慕離的鼻尖。

她又慌忙抬頭,正正撞進了慕離的眼眸里。

他們的姿勢……

很曖昧。

林青大概是終於發現了這一點,低低呀了一聲就要起身。

與此同時,慕離卻拉住了她。

「嗯?」林青一陣天旋地轉,再回神,已經被慕離反身壓在身下。

慕離細細打量她一番,眼含笑意。

「把我的胳膊壓麻了,也不揉揉嗎?」

林青趕緊道:「揉,當然揉!」

這一回答,卻著實是中計了。

慕離笑意更濃:「你這個樣子……」

他思索片刻——

又道:「想怎麼給我揉?」

林青囧然。

「你先起來,我再好好給你揉揉。」她說得相當正經。

慕離當然不會輕易放過這逗她的好機會,直接將被壓麻的胳膊橫在林青面前。

「給,表現你誠意的時候到了。」

林青從剛才就心跳不止,呼吸紊亂,她覺得自己就像看到寶貝玩具激動過頭的小孩兒。

行為舉止和平日大相徑庭。

慕離越是離她近些,她就越反常,好不容易找到脫身的機會,卻又被他吃得死死的。

心下一橫,林青做出個決定。

她捉住慕離的手臂,毫不客氣的一口咬了上去。

轉眼間,慕離的左臂外側便烙下一排小巧的,清晰的齒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