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4章單榮到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4章單榮到訪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的右眼皮跳了一下。

糟糕!

她在心裡暗暗想道。

雖然記不得發生過什麼事,但慕離的臉色已經說明了一切。

林青不安地、悄悄地往旁邊挪了一些。

慕離卻挑一挑眉:「怕什麼?敢做不敢當嗎?」

這沒什麼聲調的質問,著實讓林青又向旁邊挪了挪。

林青尷尬地笑一笑,無辜道:「我真的什麼都記不得了……」

「是嗎?」慕離逼近一些,讓他們又回到了剛才保持的距離。

林青用小小的手掌推一推慕離:「有話好好說……你先離我遠一些,不然我太緊張了。」

慕離覺得有理,便又靠近了一些。

林青只能悔青了腸子。

慕離也不急著說話,幽深的目光掃視在林青的臉上,直直看進她的瞳仁里。這個對視,讓林青極為緊張。

氣氛實在詭異,那根緊繃的弦再也不動了,林青乾脆心一橫迎上他的目光:「你……剛才到底想說什麼?」

這個問題,問得好極了。

慕離彎起嘴角,做出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來,讓林青更加心慌。

「你昨晚發燒了,記得嗎?」他問道。

「記得。」林青不明白他為什麼這樣問,卻也不敢掉以輕心。

「是怎麼才乖乖喝葯的,記得嗎?」慕離又問,語氣有些危險。

「記……得。」林青咽了口水,看一看他。

「喝了葯之後的事,」慕離頓了頓,反覆打量著林青,「也記得嗎?」

「記……」林青正欲回答,卻突然剎了車,改口道,「不記得了。」

她說著,非常真誠地搖了搖頭。

偏偏把這個忘記,慕離不由得懷疑她是否是故意的。

見慕離臉色不對,林青主動負荊請罪:「那個……要是我不小心做了什麼讓你生氣的事……還望見諒?」

她著重強調了不小心這個詞,試圖分散慕離的注意力。

慕離覺得,林青還算是蠻聰明的。

對方沒有任何動靜,林青便想,大概是自己的誠意還不夠,於是又道:「或者,你給我說說我做了什麼,要是你吃虧了,就把這虧吃回來?」

林青講的極有誠意,極其動情。

慕離便勉為其難地允了。

「你除了抓著我的手,在我身上亂摸一通,試圖脫掉我的衣服之外,好像也沒有做什麼。」慕離仁慈地寬慰林青道。

林青幾乎要暈過去:「這些……都是我做的?」

她簡直不能相信,自己會做了這麼多事卻一件也不記得。

看到她那張為薇驚慌,不知所措的小臉,慕離心滿意足地笑了笑。

林青實在好騙,昨晚她只是睡得昏昏沉沉時抓著他的手不放,摸了幾下倒是有,後面的那些,卻完完全全是慕離編出來的。

想她平日里這樣乖巧,就算是燒糊塗了,定然也做不出天大的事來。

隨後,慕離在林青的愕然之中又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下當時的情景,林青聽完,一張小臉變得刷白刷白。

她本就退燒沒多久,還處於體力不支,精神不濟,意識不清的狀況,被慕離這樣一講,她更覺全身無力。身子一歪,林青鬆鬆軟軟地倒在了床上。

慕離以為她是裝出來的,便語重心長道:「林青,躲是沒有用的,你剛才說什麼來著?」

林青聲音極小,歪在床頭把腦袋轉到慕離那邊:「你大人有大量,這次饒了我好不好?」

慕離出乎意料地寬容大度:「也好。不過你就算是欠了我一件事,明白?」

這個交易,進行地非常順利。

林青咬著嘴唇,總是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很不爽。

雖然立下約定,兩人卻再沒機會實現。

過了許多年後當林青再回想時,只隱隱記得當時兩人說過的隻言片語,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又為何會立下這個約定,卻再沒有記憶。

「林青,幫忙接下電話!」

一早趕來,辦公室里就一片忙碌景象,林青在位置上還未坐穩就聽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抬頭一看,原來是正站在內線電話旁的路曉在喊她。

路曉的耳邊貼著一隻話筒,手裡還舉著另一隻,大概是剛接起的。

看她忙得分身乏術,林青便放下手邊剛接到的資料,過去幫忙。

平時一向運行穩妥的公司,這一大早的就熱鬧地像菜市場一樣,林青還是頭一回見到。

她在心裡,深深地嘆了口氣。

電話那邊說是有客戶方面出了問題,急需解決,林青記在手邊的紙上,應了幾聲便掛斷電話。

她把紙條塞給路曉時,路曉還在和電話里那個難纏的某公司主管打游擊,恐怕搞定這通電話也需要點時間了。

林青只好給路曉使個眼色,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不一會兒,企劃部又送來一摞資料,如釋重負地擺在林青桌上。

「林青,今天一定要把這些做完。」那人說完便行色匆匆地走了,大概還有另一件事要做。

林青看著滿桌子的文件,險些暈了。

看來今天,要加班了。

慕離收到林青的簡訊時,正在招呼來家裡做客的人。

那人眼疾手快,趁慕離不在手機旁便不客氣地拿來查閱,只見簡訊上寫到:「今天要加班,就不會去吃完飯了。」

看完簡訊,那人遺憾地晃了晃腦袋,把手機放回原處。

待慕離拿著上好的茶葉從樓上下來,準備給那人嘗一些時,卻聽到身後又淡淡的嘆氣聲:「唉,有人今晚要獨守空房了。」

慕離轉身,見單榮正翹著二郎腿,幸災樂禍地坐在一旁。

「聽說這是精心栽種出的茶葉,市面上難得一見。」慕離把玩著手中那隻精緻的茶葉筒,淡淡道,「可惜,你是沒什麼口福了。」

他說著,便將茶葉筒重新蓋好,只倒了一杯白水放在單榮面前。

「喝吧,聽說喝白水也有益身心健康。」慕離淡定說道。

單榮瞥一眼杯里的白水,一臉愁苦:「我只隨便說句話,你不至於對我下手這麼狠吧?」

慕離品一口茶:「你覺得呢?」

單榮極其嫌棄地把杯子推得遠了些。

他是從來不喝白水的,索然無味的東西,他一向最討厭。

「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刻薄了。」單榮極度不平衡地哀怨。

慕離眯起眼:「刻薄?」

單榮便一臉義正言辭:「你難道不覺得,自己越來越不正常了嗎?」

慕離淡淡道:「不覺得。」

單榮的嘴角,默默抽動了幾下。

「你今天親自來訪,是為了什麼事?」慕離非常自然地轉移話題,沒理會單榮的表情。

單榮一臉憂鬱:「你可知道,我那英明一世的老子要我輔助我哥的事?」

慕離喝一口茶,示意他繼續。

「你也知道,我除了勾搭個漂亮女人,平時也沒什麼拿得出手的本事,但他偏偏把留學的事當做借口,死活讓我下個月就進公司。」單榮鬱悶之極,「你說,我該怎麼做才能脫身?」

這件事,著實讓單榮堵心,這幾日他都沒什麼心情去泡吧了。

可見,這是天大的一件事。

慕離聽罷沉思片刻:「你想把這件事徹底解決?」

單榮點頭:「當然想。」

慕離便道:「這樣的話——」

單榮仔細聽著——

「我也沒辦法。」

慕離攤開手,非常遺憾。

單榮踢一腳茶几:「喂,你這個人也太不厚道了。」

慕離瞥他一眼:「你小心一點,這茶几是請了人專門定做的,全世界只有這一個,踢壞了你可賠不起。」

單榮把手臂抱在胸前:「慕軍長,你最近的確是變得不正常了。」

「是嗎?」慕離並不在意。

說到這裡,單榮想起一個人,便脫口一提:「以前見你和那人在一起時,也沒有任何改變,如今我這位青青嫂子還真是厲害。」

說到林青時,單榮並未察覺到自己叫的親密,只道這個稱呼聽著順耳。

慕離卻皺一皺眉:「以後,不要再這麼叫她。」

單榮聳聳肩,道一聲好。

然而他們對單榮同時提到的另一個人卻再沒有任何話題。

這時單榮突然想起,方才林青還來了簡訊,便提醒道:「嫂子她剛才來了簡訊,說大概會很晚才回來,你不用等了。」

慕離的眸子暗了暗:「哦?那正好,我一會兒還有事要辦。」

他眼底的起伏,被單榮悉數收入眼中。

「說到底,你對嫂子是怎麼想的?」單榮有意問道。

慕離最後飲了一口茶:「用腦子想的。」

單榮險些被吸進的空氣嗆到。

林青果然加班到很晚,她把工作完成後又等了路曉一會兒,離開公司時已經九點半了。

「呼!」走出一樓大廳,路曉痛快地吐了口氣,把一整天的忙碌掃走。

林青走在一旁,對此沒做反應。

由於加班的關係她們錯過了晚飯,此時呼吸幾口新鮮空氣肚子便咕咕叫了起來。

路曉摸摸餓扁的肚子,轉頭問林青:「餓了吧?」

林青嗯了一聲,被這麼提醒一下之後,更覺得飢餓難忍。

路曉便輕快地拖著林青向前走:「走,帶你去吃排骨麵。」

林青無比感動地點了點頭。

這家店林青來過,難得她也來過路曉推薦的飯店。

兩人正吃得盡興,林青的手機響了,路曉八卦地使個眼色:「喲,才多久沒見有些人就開始著急了?」

林青連忙擺手讓她不要亂說,臉上卻禁不住微微泛紅。

然而她低頭翻出手機時,發現上面的來電顯示是另一個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