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6章學長訴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6章學長訴苦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慕離自然是對此表示懷疑。

林青待他走到自己面前,不等他開口便握住了他的手:「我……」

她猶猶豫豫的樣子很是心虛。

慕離便支起耳朵繼續聽——

「我上班快遲到了。」林青無奈道,拖著慕離便下了樓。

去公司的路上,林青似有心事,話很少。

雖然她平時也是如此,慕離卻覺得很不正常。

「你晚上有什麼安排嗎?」行駛在市中心最寬闊的馬路上,慕離問道。

林青的目光從窗外收回,反問一句:「有事嗎?」

這個反應讓慕離很不滿意。

於是他又道:「晚上,想和你一起吃飯。」

林青有些不好意:「不巧,我晚上有約了。」

「推掉。」慕離置若罔聞,「餐廳我已經訂好了。」

林青很是為難:「可是……我不想失約。」

這四個字深深地撞擊了一下慕離的心臟。

不想失約。

所以,他和陳瞿東之間,陳瞿東永遠是最重要的一個。

而他只能屈居第二。

「是誰。」沉默片刻,慕離開口。

林青頓了頓,她在權衡。

「公司里的一個朋友,約好和我今天下班后一起吃飯。」頭一次,林青在慕離面前說了謊。

比起不必要的爭端,她還是喜歡用方便的方式解決。

儘管,她覺得很對不起慕離。

聽罷,慕離像是相信了,再沒有提起這件事。這讓林青出乎意料,也覺輕鬆許多。

到了公司大樓下,林青柔聲說了句路上小心,便自覺地送了安全帶下車。慕離沒有發動引擎,而是同她一起下了車。

林青回頭,望著慕離有些驚訝。

慕離走到林青面前,不由分說將她扯進懷裡,就這麼大庭廣眾地緊緊擁住了她。

林青一時沒搞清狀況,被慕離擁得太緊呼吸有些急促。

「慕、慕離,你怎麼了?」她有些不安,卻又欣喜。

這是他的懷抱才會有的溫暖,才會有的安全感。

林青便回應地也輕輕抱住了他。

慕離稍稍俯首伏在林青耳畔,低低地道:「你今天,很漂亮。」

林青怔了怔。

慕離吻了吻她的耳垂,趁她還失神時放開了手。

「早點回家。」慕離囑咐,並沒有再多要求。

林青抿起嘴,微微一笑。

這笑容,讓慕離心中的陰鬱消去大半,他回到車裡發動了引擎。

「路上小心。」慕離臨走前,林青又道了一遍。

而她的心裡,滿滿想的都是慕離方才的擁抱和他低沉溫柔的聲音。

她不該說謊的,就算是和學長約了見面,兩人也只是簡單吃頓飯而已。剛才,她應該解釋清楚。

林青有些後悔了。

看著遠去的銀色跑車,林青決定今晚回去就坦白。

不管發生什麼,她都不在乎。

路曉今天請了假,倒不是因為昨晚打電話的事要躲著林青,而是她一個多年不見的朋友昨晚駕到A市。

昨晚在A市剛建成的火車站外,路曉等到了這位朋友,兩人更是一個激動聊了整晚。

聽說路曉請了假,林青才想起昨晚慕離說有人給她打過一通電話,當時她查看了一下,是路曉的來電。

既然路曉不在,就等過兩日再說吧。林青便沒有打攪休假的路曉。

見到學長時,林青有種很平淡的感覺,她捂了捂心口,那裡和平時一樣。

陳瞿東倒是表現的很熱情,他見到林青從對面徐徐走來,離得很遠就打了招呼。

「林青,好久不見了。」待林青坐下,學長第一句話就讓林青默了默。

也不算是好久。

但林青還是禮貌地點點頭,當做認同。

這時服務員把菜單送來,問了一句:「先生,現在可以點單了嗎?」

陳瞿東大概來得早了,等得久了些。

這是一家很有特色的餐廳,主打中餐,內部裝飾多以漢文化為基,顯得格外有情調。

林青很少來這類餐廳,這時向四處看了看,周圍坐著的大多都像是情侶。

氣氛……有些微微的不同尋常。

不過林青還是給自己找了個理由,大概是學長沒有考慮到這個層面,只覺得這裡的食物不錯才選了此處。

之後陳瞿東對此不作任何說明,也佐證了林青這個想法。

林青不擅長點餐,於是把大權交給陳瞿東,只是當服務員最後確認的時候,她聽完開了口。

這話是對陳瞿東詢問的:「那個糖醋魚,能換掉嗎?」

這時陳瞿東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拍了下手:「對了,你從來不吃糖醋魚的。」

於是,那條美味的糖醋魚便被換成了紅燒排骨。

林青不喜歡吃糖醋魚,這件事凡是認識她的人大多是曉得的。

身為學長的陳瞿東,自然也知道。

林青感謝地彎了彎眼角,她平淡地,像對待一個普通人一般對待陳瞿東。如今的學長,對她而言不再是單戀的對象,而是可以自然地坐在一起聊天吃飯的朋友。

林青把他看做大哥哥一般。

她突然在想,以前那種朦朧的,帶著淡淡清香的單戀,是否真的是男女之間那種愛戀。

大概,是曾經將無數美好的幻想,全都寄托在了這個遠遠望著的學長身上。

這樣一想,她更加釋然。

在服務員上好菜品后,陳瞿東為林青倒了杯紅酒。酒瓶上是林青看不懂的牌子,只猜測是國外的。

林青吃得很好,這裡的廚師手藝了得,每道菜都是上好佳肴。

兩人前半段多在閑聊,話題始終沒有固定,大約是想到哪裡就說到哪裡。

但林青從陳瞿東的神態中能感受到,他似乎有話要說,卻一直沒開口。

她又想到這裡時,陳瞿東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主動提及一個話題:「雖然上次問過你,但還是想知道,你現在過得好嗎?」

這個問題,似乎成了他們見面的必答題。

林青也必然會像現在一樣,一臉平靜的點一點頭。

沒有相愛中的人那樣充滿熱情,卻也並非用這個動作來敷衍。

陳瞿東知道,林青這個狀態,便是很好。

只是他的眉頭卻不由皺了皺。

「還好,至少你過得是好的。」

這話里,透著些許傷懷,又顯露地不那麼明白。

林青只夾了一隻小小的排骨放在碗里,聽到此處她停下動作,抬頭問詢:「學長,你過得不好嗎?」

陳瞿東輕輕嘆氣,似乎不大想提起,但因為林青主動問了,也不好不答:「我現在才知道,結婚並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

這話,林青也多少有些同意。

「結婚前,我以為若儀和我情投意合才在一起,可是如今結了婚,卻發現會因為很多毫無意義的小事爭執。」陳瞿東說道此處又嘆一口氣,「沒想到,若儀的性格竟是這樣。」

林青靜靜地聽學長說完,想了想才開口:「可能她也並不是有意的,畢竟結婚之後需要長長久久,很多事情……都需要磨合才行。」

說這話時,林青想到了慕離。

話雖有理,陳瞿東此刻卻一心埋怨太太梁若儀,完全聽不進去。

「我只覺得,沒辦法再和梁若儀交流了。」陳瞿東直接喊出梁若儀的名字,更體現出兩人的不和。

林青回想,她和慕離雖然鬧過小脾氣,卻從未如此動怒過。

「她甚至為一些很不起眼的小事來跟我發脾氣,說我這也不對那也不好。而且我發現,在很多事情上,我們的意見總是不能達成一致。」陳瞿東接著又道,提到這些就沉重地揉了揉太陽穴。

看他因為婚姻而略顯疲憊,林青覺得自己該出些力。

雖說她和慕離不能算模範夫妻,但相敬如賓還是有的。

「學長,我想你可以和若儀姐好好溝通一下,把心裡的想法全都說出來,會好很多。」林青真誠地建議。

看著桌上的食物,陳瞿東也只覺索然無味,他搖搖頭:「她和你不同,每次我想說些什麼,她就炸了毛一樣,總覺得是我在找她的麻煩。如今,我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和她相處了。」

隨後陳瞿東又加了一句:「當初選擇結婚,也不知是對還是不對。」

林青勸解:「既然結了婚,總是有感情的,也許現在只是一時有些不順,熬過這陣子就會好起來的。」

陳瞿東看一看坐在對面的林青,她還是純真清秀的容顏,波瀾不驚的神情讓人覺得安心。

見陳瞿東沒說話,林青便又勸了勸:「其實學長你可以把這些事看得平常一些……就像我和慕離,有時候是需要妥協的。」

這回她拿自己舉例,卻是失誤了。

「這麼說,你和慕離之間並沒有那麼順利?」陳瞿東的眼睛里閃過某種情緒。

林青猶豫了一下:「也不全是……」

陳瞿東打斷林青:「林青,我一直想問你,當初為什麼和慕離結婚?」

「嗯?」林青被問住了,當初結婚是因為……

想從此忘掉坐在眼前的陳瞿東。

現在看來,林青她做到了。

「你應該是不愛慕離的,可是為什麼要結婚?」比起自己的婚姻狀況,陳瞿東此刻似乎更在意林青的些。

這讓林青很難回答。

「我……」她一時找不到措辭,只好道,「因為我想結婚了。」

陳瞿東半信半疑,喝完杯中的酒嘆一口氣。

「婚姻這東西,我越來越不懂了。」他說著,放下酒杯。

林青這時覺得,喜歡上一個人,對方也恰好喜歡自己,最後還能擁有一段美好的婚姻,這件事的概率實在太小。

而遇到那樣一個人,也實在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