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7章扯下她的衣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章扯下她的衣物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陳瞿東從洗手間回來后,林青很有眼色地轉換了話題,好容易說些愉快的東西,讓惆悵很久的陳瞿東難得樂了樂。

如此,林青也放心許多。

說話間林青瞥見陳瞿東的手上還有水漬,便取出紙巾貼心地遞給他擦乾。

陳瞿東接過去,對林青露出溫柔一笑。

林青便也微微一笑,不做他想。

然而這一幕,被有心人看見了卻定然會多想一番,再編出個痴男怨女幽會於此的凄美故事來,襯托他們的愛有多深,情有多重。

在他們那張桌子的不遠處,一隻手機拍下了林青和陳瞿東此時的照片,拍照的人滿意地笑了笑,才繼續吃飯。

這一組照片,在半個小時之後就會被送到慕離的手中。

那時候,縱然林青有再大的本事,也沒辦法全身而退吧。想到此處,拍照的人感到心滿意足,便破例點了一份甜點來吃。

而當事人林青,對此還一無所知。

對學長几番勸說之後,他的反應總算不那麼激烈,態度也緩和了些,答應林青會回家試一試她說的那些方法。

為了表示感謝,臨走前,在餐廳外的台階前,陳瞿東給了林青一個大大的擁抱。

林青只當是感謝,便欣然接受。

而這一幕,隨後也毫無例外地被拍下來送到慕離手中。

那疊厚厚的彩色照片,幾乎是同時和林青到家的。只不過這個「幾乎同時」里,林青佔了下風。

當她心情愉悅地回了家,把小包放下打算去洗個蘋果吃時,眼角的餘光瞥見了坐在一旁沙發上的慕離。

「你在這裡啊。」林青悠悠然地說了一句,看上去心情極好,「要不要吃蘋果?我給你削一個。」

慕離的臉色,有點難看。

他的手邊還放著那個照片專用紙袋,塞在裡面的便是不久前被某人拍下的一組照片。

照片慕離已經看過了,此刻,那疊照片有些散亂地躺在紙袋裡,有幾張露出了一半在外面。

隱隱約約能看到露出的部分,是一個面容清秀的女人的側臉,她對著正前方淡淡地笑著。

那女人自然是林青,但林青站得遠,沒有看到。

「我不是說過,讓你早點回來?」冷冷地,慕離張了張口。

林青轉過頭看看牆上的時鐘,八點一刻。

這個時間,實在不能算晚。

她便嘟了嘟嘴:「明明不晚嘛。」

慕離的眸子緊了緊,她方才,是否也用同樣的樣子去對陳瞿東撒嬌?

他不願去想。

林青回來時就打算對慕離說實話,把陳瞿東約她見面的事講清楚。她總覺得,婚姻是不能有欺騙的。

一絲一毫都不行。

於是她定了定,斂了些撒嬌的神色:「有一件事,我得和你說。」

林青說著便向慕離那邊挪了幾步。

慕離瞥她一眼,又看了看手邊的照片:「什麼事?」

「其實,今天……」林青吞吞吐吐。

於是慕離便替她說道:「今天,你去見的人並不是公司的朋友,而是陳瞿東,對嗎?」

林青沒想到他會發現,有些怔住,然後承認錯誤般點了點頭。

見林青承認地這麼直接,慕離的胸口湧起一陣怒氣。

他一字一句,語調極為平靜,聲音卻極為冷酷:「林青,你來告訴我,這些都是什麼。」

他說著,將手邊的照片悉數丟在林青面前的茶几上,落入她的眼帘。

這麼被一丟,袋子里的照片零零散散地滑出來,有幾張正正擺在林青眼前。

這一回,林青才看清了照片上的內容。

老實說,單憑這些照片看去,她和陳瞿東的這頓飯吃得,的確曖昧。

慕離的眉頭緊皺,沉悶而強大的氣場讓林青感受到危險氣息。

顯然,慕離惱怒了。

而這一次,和往常截然不同。

林青將那些照片挨個看了一遍,整理好重新放回袋中:「這不過是我和學長吃飯的照片,沒什麼特別之處。」

慕離眯起了眼。

沒什麼特別之處?

照片上的她笑得那麼甜,陳瞿東看她的表情那麼專註,氣氛那麼融洽,簡直就是天時地利人和!

這叫沒什麼特別之處?

再看將照片收回袋中的林青,面對著慕離的表情卻永遠都是那麼平淡,彷彿永遠也不會為之所動!

「林青!」慕離震怒,低吼她的名字。

林青的身子震了震。

慕離見她也不解釋,更為惱火,乾脆起身繞過茶几走到林青面前,抓起她的手腕:「我要你現在就告訴我,你是不是還愛著陳瞿東!」

慕離的手勁太狠,讓林青吃痛地皺起眉頭。

「這件事和學長沒有關係,不要把他牽扯進來。」林青卻仍舊眸子淡淡然。

慕離默了默。

她果然是……

不為所動。

他的眼底有風雨欲來之勢。

但林青的內心深處早已因慕離而翻天覆地,她只盼著慕離能相信自己。

「學長……」良久,慕離重複著林青的話,冷冷一笑。

這聲學長是林青從入了大學就開始叫的,至今也沒有改口。

林青就事論事:「你不要生氣,也不要誤會,我只是去吃飯而已,這照片也是有人故意送來的。」

慕離的眼底更加幽深,滿是席捲之勢。

這時林青才發現,她的解釋是多麼地無力。

他們之間的信任,多麼脆弱。

林青的手腕被握得麻了,她咬著嘴唇,也不吭聲,就那麼忍受著疼痛。

細細的汗從她的額角冒出。

慕離的話很少。

少得讓林青有些慌了。

只有他身上不斷散發的冷峻低沉的氣息,讓林青感受到他在生氣。

慕離本不是一個容易動怒的人,一旦動怒了,也不會大發雷霆。

今日他這樣生氣,已算是少見。

「慕離……」

林青啞著嗓子,沒有讓他鬆開手腕的意思,只說:「你不要生氣,好不好?」

她的聲音那麼輕,那麼溫柔。

這句求情,是為了誰?

慕離壓低身體,迫向林青:「你是我的女人,只能屬於我一個人。」

這話,林青怎麼聽都覺得……

很危險。

下一秒發生的事情,證明林青的判斷是非常正確的。

慕離將林青托起,扛在肩上。

「啊!」林青輕呼一聲,覺得驚險。

視野來了個大反轉,讓她一陣頭暈腦脹。她只覺得身子一輕,然後就離地數十公分被慕離扛了起來。

「慕離?」林青喚他一聲,卻沒有回應。

慕離寬厚的肩膀,硌得她肚子有些痛。

她想讓慕離放下自己,卻生怕這時一動就掉下去,於是只好乖乖地被扛走。

而當她不再懸空時,是被慕離生生丟在了那張換了嶄新床單的大床上。因為床過於柔軟,她的身子有一半都陷了下去,腦袋埋在軟綿綿的被單里,勉強才轉了頭。

慕離單手扯掉那條暗色領帶,一手已撐在林青身旁的位置,俯身向她靠近。

「林青,你要為惹惱了我的行為負責。」慕離沉聲。

林青想到那層深刻的含義,胸口因緊張忐忑而起伏。

她抓住慕離的手臂:「如果是和學長吃飯的事,我可以解釋的。」

林青說得真誠而急切。

慕離一直在剋制的情緒,到此終於失控了。

那句學長聽來尤為刺耳,尤其是從他身下這嬌柔的人兒口中喊出,別有一種曖昧。

「你……」慕離嗓音暗啞,貼近林青的唇。

林青似乎是預見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睫毛顫了顫。

「記住,林青,你只能看我一人。」他渾厚的聲音直直傳入林青的耳中,讓林青全身的神經都緊繃著。

「可是……」她還想說話,雙唇已被封住。

「唔……」空氣中,只留下她斷斷續續的負隅頑抗。

慕離吻得很霸道,讓林青幾乎無法呼吸。

他的唇緊緊覆在林青的唇上,攻城略池,很快便抵開了她的皓齒,長驅直入。

吮吸著她的唇,慕離輕而易舉便絞著她的小舌……

林青全身無力,軟綿綿地躺倒在慕離身下,任由他箍著自己。

直到他退去了她的衣物。

「嗯……」林青有了些掙扎的衝動,卻因為大腦缺氧而行動無力。

慕離的眼底有濁色沉浮,一用力就扯下了套在她身上的那層薄薄的裙子。

「不……」林青輕呼一聲,下意識地想去遮擋,卻發現完全無濟於事。

感覺到一陣涼意,林青明白,她已經暴露在慕離面前……

慕離用力地吻著她脖子最細膩柔軟處,一串紅印不久便顯現出來。

她因為情緒的莫名高漲而微微顫慄,心口有說不出的感覺……

「嗯……」被慕離吻得疼了,林青猝不及防,伸手便要去推他。

誰知,這一推卻把自己送了出去,讓慕離鎖住她的手腕置在頭頂,更狠力地將吻落在她柔軟的身子。

「不……不可以……」她扭了一下身子,試圖躲開他的吻。

然而這欲拒還迎的語氣,讓慕離越發想要索取她的吻。

他狠狠地吻著林青,將她的唇含在口中。吻得太用力,讓她蹙起了眉頭。

「痛……」尋著一絲空隙,林青勉強發出聲音來。

慕離仍舊束著她的手腕,卻停下了那串霸道得有些粗暴的吻。

這時他的目光又落在被自己扯下的裙子上,照片上,林青就是穿著這身衣服對陳瞿東微笑。

而只要一想到那些照片——

慕離就覺得難以忍受。

不。

從現在起,他要擁有這個女人,完完全全地——

將她佔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