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8章纏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8章纏綿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慕離扯下了林青身上最後的遮擋,她試圖用手去擋,卻完全無濟於事。

她的心跳得很快,除了咬緊嘴唇,什麼都忘了……

「看著我!」慕離沉聲令下。

林青勉強睜開雙眼,有些遲鈍地去尋找慕離的眸子。

那雙深邃的眸子,此刻有風雨洶湧之徵兆,看得林青更加慌張。

從未經歷過這些的林青,完全陷入一種難以掙扎的境地。

她不知該如何反應,是該反抗……還是順從?

一時之間,她的神情有些淡淡的麻木。

而這麻木,直接刺激了將她壓在身下的慕離。

慕離抵著她的小腹,那裡腫脹地厲害,他知道那是對她強烈的渴望……

一排吻深深地落在林青的肩上,胸前,讓她呼吸紊亂。

「不……唔……可以……」此時的她無法完整地說出話來,倒像是一種極其致命的誘惑。

「想要……是嗎?」慕離神色複雜,勾起嘴角。

「不……不是……」林青欲開口時,突然感覺到了貼在她小腹上的那個熱乎乎的,堅硬的東西。

這是……

她一瞬恍惚。

慕離便用力分開她白皙的雙腿,直直挺入……

「啊……」

林青緊緊咬著下唇,禁不住這撕裂的疼痛。

淺淺的血跡落在米白色床單,燈光之下有些刺眼。

體內洶湧膨脹的血液此刻因爆發而舒緩了些,慕離不再深入,一手托起她柔軟無力的身體,一手撫平她的眉心。

她因為那股疼痛蜷起身子,剛才……她覺得自己近乎昏厥過去。

「疼……」林青有些嗚咽,警惕地生怕慕離再弄疼她。

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她實在不願再重來一次。

「不怕。」慕離將下巴嵌在她的肩窩裡,貼在她耳邊低聲安撫道。

這聲安撫像是立刻便起了效果,林青原本慌亂緊張的神色漸漸平靜。

她的睫毛顫了顫,將雙手抵在他的胸口。

「慕離,我……」她有萬語千言,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而慕離並不打算給她這個機會,封住了她的口。

方才的他因為嫉妒沖昏了頭腦,強硬之下給她帶來了那些疼痛。

這一次,他不會了。

他比剛才溫柔了些許,又撫一撫林青的眉心,而後將林青光滑的身子擁緊,腰間稍稍用力便更加深入進去……

「嗯……」林青情不自禁地向後仰,手臂軟軟搭在他的身上……

這一次,她不覺得疼了。

反倒……

有些快感。

這是她從未有過的感覺,如墜入雲端,又如陷入沼潭。

慕離托著她的後背,要把她揉進自己的身體里一般,緊緊地、有力地擁著她。

林青下意識地嚶嚀一聲,不知是不是因為那無限延伸的快感,讓她的雙腿微微打開,糾纏地繞在慕離的背上。

「嗯……」隨著慕離的深入,她低吟一聲,將兩條纖纖玉腿收得更緊。

他極有韻律地探入那條深幽的甬道……

林青的手臂從他的肩上滑落下,緊緊扯住了潔白的床單。

她的雙腿之間已一片濕潤,那裡緊緻的愉悅,讓她輕吟了幾聲。

從她的額頭上,有細細的汗珠滑落。

慕離俯身,吻了吻她的額頭。

那吻一路向下,最後落在她潮熱的頸窩,狠狠用力,讓她悶悶地哼嚀一聲。

「痛……」林青無力地推了推他,聲音卻更加誘惑。

「痛嗎?」慕離陷在她的誘惑里卻仍掌控著主導權,炙熱的氣息吞吐在林青的胸口。

他說著,再度將吻印在了她胸口的柔軟處。

「這樣的疼痛,你一輩子只此一次,」慕離含著她的耳垂,聲音有些低沉,「所以,記住這疼痛,林青,這是只屬於我的疼痛。」

林青似懂非懂,也不知是否真的聽得清楚,勉強睜了睜迷濛的雙眼瞧著他,微微點頭。

「慕離……」我好像,愛上你了。

慕離撫摸她胸口的柔軟,將那含入口中,這極具挑逗的動作讓林青仰起了頭。

慕離把她緊緊抓著床單的手扣在掌中,帶在了他的肩上。

林青的身子便順勢向前傾了傾,感覺到雙腿之間有某種液體流過,心裡卻無比暢快淋漓。

她架在慕離的腰上,此時,將纖柔的雙腿完全張開,迎合著他的每一個動作。

和他身體的交纏,讓林青越發地迷戀,這感覺就像著了魔,無論如何也不想再放開。

於是,當慕離從她體內退出的一瞬,林青倍感空虛地哼了一聲,禁不住去攏著他的脖頸。

她幾聲哼嚀,嬌柔的身子在他的身下扭了扭,雙腿仍架在他的腰上。

慕離眯起眼,攥住她的下巴在那柔軟火熱的唇上吻下去,霸道地吮吸著,毫不費力地探入她的口內。

「唔……」林青似在抗議一般,環在他腰上的腿收得更緊。

慕離緩緩將她放開,低頭沉聲:「林青,我卻不知道你是這樣愛玩的。」

他的下身抵在林青的小腹下側,硬而腫脹。

林青的小手也不知怎麼,就碰到了那個灼熱而堅硬的東西。

她迷迷糊糊地「嗯?」了一聲,因看不到,便伸手去捏了一下。

這個觸感,和上回那個……

有點像。

林青本來就滾燙的臉頰,此時刷得更紅了。

被她柔軟的小手一捏,慕離低哼一聲,沖入她柔軟的身子。

這一下像是撞擊一般,實在兇猛,讓林青咬著下唇顫了顫。她只覺得整個身子像是要被貫穿了,痛得要命,卻仍有著難以言喻的快感。

「啊……」當那歡愉之感沖入雲霄時,林青全身微微顫慄著,緊緊攜住了慕離的肩頭。

一股暖流,似緩緩在她的體內流淌。

俗話說,春宵苦短。

當翌日一早林青醒來時,她只覺全身酸痛難忍。

林青撐著床才勉強坐起身來,望一眼窗外。

好像已經日上三竿了。

再回神,她才察覺到全身都有一種難以難說的疼痛和疲倦。

昨晚……

她不知持續了多久,只是當慕離終於肯放過她時,她已昏睡過去一次。

她還記得慕離那雙炙熱的手掌緊緊撐在自己腰際時的沉重感……

林青立刻迫使自己打斷了這既疼痛又甜蜜的回憶,沉沉吐一口氣打算再躺一會兒。

誰知她轉身向床內時,頓時石化了。

慕離他……正半躺在床的另一邊,一手支著腦袋,一手去拉一拉從林青身上滑落的薄被。

「小心感冒。」他極其平緩地說道。

林青這才注意到,剛才坐起身時不慎弄掉了蓋在身上的那方薄被。

順著薄被看去,另一半卻穩穩地蓋在慕離的腰部以下。

再看看慕離,他看著自己的眼神有些詭異。

低頭看去,林青倒吸一口氣,慌手慌腳抓起薄被把自己卷了起來。

「你……」林青一張小臉漲得通紅,支支吾吾,「你剛才……是不是都看到了?」

她問完,將腦袋埋在被子里,再不敢伸出來看一眼慕離。

只聽慕離沉沉的聲音從頭頂傳來,透著些笑意:「你是指什麼?」

林青愣住。

他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就是、那個、是不是把我看……光了?」林青很主動地提起了這樁事。

其實她是不必這麼問的。

就算剛才沒有,昨晚也……

慕離卻沒有提醒她昨晚這一遭,只淡淡地笑了笑,將林青躲在被子里的腦袋露出來。

「怎麼,到現在你才知道緊張?」他問完,復又笑了。

林青垂著腦袋始終不敢看他,攥著被子的手指動了動,答道:「只是……只有我一個人被看光了,我覺得有些吃虧。」

她有些正經的言辭惹得慕離發笑。

「那不如,讓你看回去如何?」慕離說著便將林青拉向自己,讓她穩妥地躺入他的懷中。

「誒?」林青睜大眼睛,眨了眨。

慕離再一揮手,便將他二人之間的被子撐開,讓兩人毫無阻隔地靠在一起。

一瞬間,林青貼在了慕離的心口。

聽到他心臟跳動的聲音,林青的臉頰紅了。

「你在害羞什麼?」慕離敏銳地察覺到這個變化,並不打算放過逗弄他的機會.

林青搖頭:「我沒有。」

她說著,像是突然想起什麼,神色變了變。

「但是,你為什麼這麼做?」剎那間,她氣鼓鼓地揚起小臉,正撞進慕離那雙漆黑的瞳仁。

慕離瞧她一副正經模樣,有些不解,便問:「我怎麼了?」

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林青撅起嘴:「我又沒有做錯事,你昨晚、昨晚為什麼那樣欺負人?」

那雙水靈的眼睛也像是在無聲的指控,著實讓慕離一頓凌亂。

慕離眉梢一挑:「你確定,沒有做錯事?」

林青把被子在身上好好蓋了蓋:「非常確定。」

慕離狐疑看她。

這個小傢伙,是把和學長出去吃飯的事兒給忘得一乾二淨,還是這會兒在裝傻?

為了驗證這想法,慕離湊近她一些,似笑非笑:「那我問你,昨晚和陳瞿東一起吃飯,過得愉快嗎?」

當然不愉快。

只要是正常的女人都會這麼回答。

林青見他又提起這件事,心裡正氣呼呼的,便撇一撇嘴:「不告訴你。」

慕離的嘴角抽了抽。

林青這時又作委屈狀,控訴道:「我平時那麼聽話,昨天還給你做了好喝的檸檬茶,以為你會稱讚我一下,結果……」

慕離看她越發地委屈。

「結果,你就這麼欺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