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49章短短的東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9章短短的東西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那張秀清的面容,已氣得鼓囊囊的,此時的控訴更增添了幾分令人憐惜的動容。

慕離仔細想想,林青說得好像也沒有錯。

她平日里對他的確百依百順,偶爾還會撒一撒嬌,令人身心愉快。

這樣一來,他慕離倒真真成了欺負林青的大罪人了。

等一下。

慕離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昨晚他們也算是共度良宵,怎麼就變成他欺負她了?

慕離正要開口,林青已說道:「你怎麼能這樣,讓我好傷心。」

她越說越委屈,那副被人欺負的模樣實在可憐。

倘若此時有第三個人站在一旁,見到林青這幅模樣一定會冷酷地斥責慕離,怎敢欺負這麼一個乖巧的可人兒?

慕離徹底陷入了沉默。

「都怪你,讓我現在渾身無力,腰酸背痛的……」林青做出對慕離昨晚的表現,很是不滿的樣子。

說到這裡,慕離卻很是得意。

既然她能不適到這樣的地步,就說明他昨晚……很厲害。

想到此處,慕離心情舒暢地摟住林青,捏一捏她的小鼻子。

「這就對了。」他非常善解人意地說道。

林青這時卻又開口:「可是,那個短短的東西我好像以前在哪兒見過。」

短短的……

東西?

慕離的臉,瞬間黑了。

他身為男人的尊嚴,被林青赤果果的挑釁了。

「林青。」他警告地叫她的名字,充滿危機感。

林青只覺得自己說的沒錯,那的確算是比較短的東西了。

慕離危險地眯起雙眼,湊到她的臉前,盯著那雙淡淡然的眸子:「要不然,我讓你再感受一下?」

他說著,那裡已堅硬地抵著林青的大腿根部,只要稍稍用力,就能穿過間隙……

然而林青抓住被角,鼓著腮幫:「不要,我已經沒有力氣了。」

這句話,她倒說得坦蕩蕩。

慕離簡直要敗給她了。

見慕離很不高興,林青便說道:「欺負了我,覺得很沒有面子?」

慕離默了默,懶得去看她。

「你要不要太難過,」林青停了一會兒又勸解一番,「雖說是你欺負了我,但我還是可以原諒你的。」

慕離黑著一張臉,把林青推到了一旁。

過了些許時候,林青那股埋怨大約是消了些。

昨晚被折騰成那樣,她實在有些疲憊,也不管慕離是不是還黑著臉,便靠在他的臂彎里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著。

慕離挑起眉梢,故意冷淡地:「剛才不是怪我欺負了你,怎麼才過一會兒就投懷送抱?」

林青也不在意,聲音懶懶的:「這件事,等下回再和你算算清楚吧。」

看來,她林青還是深明大義的。

慕離倒成了小心眼。

有些睏倦的林青在慕離胸口蹭了蹭,眯起眼睛似要睡著。

慕離用食指挑起她的下巴:「我昨晚說的話,還記不記得?」

林青懶懶地往他懷裡鑽了鑽:「什麼話?昨晚你說了很多,我卻都不記得了。」

慕離皺起眉頭,把她腦袋轉向自己:「既然這樣,我也不介意再提醒一遍。」

他說著便將林青翻身壓在身下:「順便,將昨晚重溫一遍也好。」

林青帶著一絲倦意錘了錘他的胸口:「能不能口頭提示一下就好?我昨晚到現在……實在太累了。」

她只是將實話說出來,卻不曉得有多曖昧。

既然如此,慕離便欣然應了,果真只口頭提示般——

深深吻上了她。

林青做一番無用的掙扎,很快便迷失在他溫柔的吻中。

昨晚他的動作很是霸道,此時卻無比溫柔,讓林青不由陷入其中,無法自拔。

「你是我一個人的,永遠,只能屬於我一個人。」慕離貼在她的唇間,低聲說道。

林青抵在他的胸前,微微點了點頭。

慕離側身摟著林青,修長的手指纏繞在林青的長發里,林青覺得一陣暖意。被他方才那一陣挑逗,林青一時困意全無,便將他的手掌拽來仔細研究著。

林青以前說過,他的手,很好看。

這話,不只是醉酒時才會說出來,此刻再看,也是一樣。

林青覺得心滿意足,便將自己的手指糾纏在他的指間,一雙手緊緊相扣。

「你就這麼喜歡我的手?」慕離眼中帶笑,讓林青放肆地玩著自己的手。

「喜歡。」林青扣著他的手,十指交纏在一起,任由林青如何玩著也不分開。

指間的纏綿,讓她的心跳加快。

於是她無意識地,輕輕地將慕離的手指放在唇邊,吻了吻。

鼻息間飄入只屬於他的味道。

慕離的眼眸微微收緊,低頭瞧著正專註研究他手掌的林青。

「林青。」慕離幽幽喊了她一聲。

林青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仍舊保持著專註的神情,淡淡應了一句:「什麼?」

慕離大手一覆把她的小手握在掌中:「我們……要一個孩子吧。」

林青以為是聽錯了,怔了怔,沒有動彈。

「你說什麼?」

「我們要一個孩子,怎麼樣?」慕離耐心地復又詢問。

孩子的問題,林青還從未想到過。

她只覺得現在能和慕離這麼處在一起,就是最好的狀態。

「我不知道……」林青誠實說道。

慕離失笑。

他大概是有些心急了。

如果林青還沒有愛上自己,就算生了孩子也是留不住她的心的。

這一點,慕離也非常明了。

他扣著林青的手指,過了很久還緊緊糾纏在一起。

林青有些混亂,她不曉得慕離對自己究竟是什麼想法,昨晚一夜纏綿,他直到讓她筋疲力盡才終於放手……

然而就算這樣,林青還是有一萬個不確定。

正是這些不確定,讓她陷入了更深的糾結之中。

萬一……

林青有些自暴自棄地狠心想到,萬一,慕離只是玩玩而已,她又該如何是好?

因為體力不支——林青很不情願地用了這個理由——她沒有去上班。

在床上躺了好一陣她才緩過來一些,儘管身子仍舊覺得酸疼無力,還是咬咬牙起了床。

慕離正在樓下吃午飯,是叫的外賣,他給林青也留了一份。

以為既然是外賣,味道大概也一般,誰想到當林青吃下去第一口的時候立刻變得一臉崇拜。

她打斷正在吃飯的慕離,湊到他面前去。

「這個廚師的手藝好贊,是哪裡的?」林青私心想著,等學會了做給慕離吃。

慕離很不以為然,道出一個名字來:「錦繡齋找來的廚子。」

他說得極其輕巧,讓林青捂了捂自己的額頭。

她該不是聽錯了?

錦繡齋是國內非常有名的連鎖餐館,世代傳承中餐料理,許多菜肴都有獨門秘方。據說,這裡的廚師從來不接受外界邀請,想品嘗他們的手藝,也是一定要到餐館去。像現在這種把外賣送到家的情況,恐怕是極其少見的。

林青自然也對錦繡齋非常知曉,早就想去嘗一嘗,可惜每次經過時餐館里都人山人海,連落腳的地兒都幾乎找不到。

久而久之,就拖到了現在。

慕離看出她的心思,將筷子放下:「你想學這廚藝?」

林青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可以嗎?」

慕離思忖片刻:「也不是不可以。」

那錦繡齋的大當家和慕離有很深的交情,這件事,說不定有點希望。

更何況林青一臉期盼地看著他,說什麼他也不能讓林青失望。

林青愉快地夾了一塊肉放入口中,這碗扣肉的造詣極高,入口即化,也不油膩。

當天下午,慕離便帶林青去了素有「中華第一」美譽的錦繡齋。

錦繡齋在A市只一家店面,倒不是擔心生意,只是店面少了,質量才能保證是上乘。

不出林青所料,慕名而來的食客果然有著排山倒海之勢。

「慕離。」林青拉一拉慕離的衣袖,有些懊悔,「不如我們今天回去吧,看這裡的樣子,恐怕是很忙的。」

慕離敲一下她的小腦袋,笑道:「若是這樣,中午你也吃不到那頓飯了。」

林青想一想,是這個道理,便乖乖地被慕離牽著小手,跟在他的旁邊。

最先看到慕離的是錦繡齋的老闆娘。她這邊剛招呼完一波客人,正要轉身去廚房一趟,沒想到掃了一眼就看到慕離這位稀客。

而在慕離身旁,還站著位面容清秀的姑娘。

近來聽說慕離結了婚,恐怕這位姑娘就是慕離的太太。

老闆娘便把手頭的活兒交代下去,信步走到了慕離夫婦跟前,很是恭敬:「慕軍長,歡迎大駕!」

慕離和老闆娘很是熟絡,便頜首向她介紹林青:「這位是我太太,林青。林青,這位就是錦繡齋的老闆娘。」

聽過介紹,林青道了句好。

老闆娘也是過來人,見他們二人眉眼之間,便看懂了兩人感情至深。因她家當家的和慕離有很深的交情,她對林青也很是關照。

「看來你們的生意是越來越好了。」慕離環顧一樓大廳,人來人往。

再看向門口,已有不少人排隊等候。

儘管天氣漸漸熱了起來,慕名而來的食客卻是有增無減,讓這條具有古城氣息的街道也增添了幾份熱鬧。

老闆娘謙虛道:「還好,沒有損了祖宗傳下來的這塊招牌我們也就知足了。」

單憑這句話,林青就覺得這位老闆娘不僅很好相處,也很聰明。

她格外地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