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54章宿敵來做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4章宿敵來做客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慕離要了一籠小籠包,是林青愛吃的,然後又點上兩份清粥小菜,就算是今天的晚飯。

想到原本兩人是要去吃豪華大餐,結果坐在了這家不太起眼的小餐館里,林青有些愧疚。

於是等那籠熱騰騰的小籠包被老闆娘端上桌后,林青立刻夾了一隻送到慕離嘴邊。

「喏,給你吃。」她俏皮地揚起眉毛。

慕離咬一口小籠包,裡面的湯汁不小心濺到了嘴角。

他隨手去擦,卻被眼疾手快的林青一把止住。

「誒,不能用手擦的,不衛生。」林青一邊教導一邊從旁抽出一張紙巾來,很自然地在他嘴角擦了擦。

看看慕離的嘴角沒有了湯汁的油漬,林青才很滿意地收回了手。

這時周圍有小聲的猜疑:「那個人,就是坐在最里桌的那個男人,是不是慕軍長?」

那人的同伴聞言向那個方向看去,不太確定:「是嗎?我只見過慕軍長的照片,這麼角度看也看不出來。」

「好像真的是他。」最先開口的女人這回語氣肯定了許多,一邊說一邊點頭,向慕離張望了幾番,「我的一個朋友在軍隊里,聽說慕軍長前不久結婚了,是個溫柔賢惠的大美人,兩人也特別恩愛。」

女人對面的朋友這時朝林青望了一眼,因為林青是背對著他的,只隱約看到側顏。

那人仔細看了看,口吻帶著些戲謔:「可是他旁邊坐著的那個女人長得貌似一般般嘛,也沒有你說的那麼驚艷。」

女人咦了一聲,似乎有些驚訝,也多看了林青幾眼,很是疑惑:「我那個朋友見過慕軍長的太太,就是那麼和我說的來著。」

兩人說到這裡,不由對視一眼笑而不語。

看來,就算是再漂亮的女人也難以鎖住這麼厲害的男人的心。

林青正在倒醋,並沒有聽清那兩人的談話,那些話卻落入了慕離的耳中。

慕離向那邊撇去一眼,似乎並不在意。

坐在對面的林青吃得專註,還不忘時不時在慕離手邊的小碟子里放上一兩隻灌湯包。

不多久,他們吃完了這頓味道的確不錯的晚飯。

結完賬,慕離攬著林青的肩向門口走去,走到之前低聲議論了林青一番的兩人旁邊時,不動聲色地張了張口。

「我們結婚了這麼久了,你有什麼想去玩的地方嗎?下周末陪你去。」

林青很是歡心:「好啊,讓我想一想最近有什麼適合旅遊的城市。」

於是這一路上,林青都在惦記這這事,心中十分甜蜜。

而之前被議論的謠言,也不攻自破了。

作為慕離的女人,是一定要抗得住議論和打擊的,對於這一點,林青其實早就做好了覺悟。

過了幾日,這天中午林青正在廚房裡準備午餐。慕離從吃了早飯就去了書房,直到現在也還沒有露過一面。

他最近大概公務很忙。

林青對此很是理解。

於是當有人按響了門鈴時,林青立刻放下手裡的東西稍微沖洗一下,一邊甩了甩手上的水漬,一邊走到門口去。

「誰?」她問道。

有人在門的另一邊低咳了一聲,清一清嗓子回答:「是我。」

林青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聽出單霖的聲音。

那人大概也猜到了,於是補充:「單霖。」

竟然是他。

林青沒想到單霖會知道這裡的地址,雖然有些訝異還是開了門。

那扇門一打開,林青就看到單霖便捧著一束花站在門口。

只不過,這一次換成了幽藍色玫瑰——

藍色妖姬。

單霖踏進門一步,將手裡的花束送到林青手中。

「空手來不太好,所以才買了這個。」雖然是有些牽強的解釋,林青還是欣然接下了花束。

她向旁邊挪了一步,自己去關門,讓單霖進入了他們家。

林青在家一般只穿一條較休閑的寬肩睡裙,再踩上一雙粉紅色拖鞋,模樣既家居又可愛。

單霖對她的穿著沒有太大反應,大概此刻林青還沒有注意到自己是穿了睡衣裝出來見人。

「慕離他,不在嗎?」掃視一周之後,單霖問道。

林青正捧著那一束花思索要放在哪裡,隨口便答了一句:「他在書房。」

單霖淡淡笑了笑,待走到客廳中央時,指著飄窗前的一個瓷制花瓶說道:「把花放在那裡就挺好。」

林青看去,對他的建議很感激。

一邊把十幾朵藍色妖姬放入瓶中,林青一邊張了張口:「你以前來過嗎?感覺你對這裡挺熟悉的。」

單霖又輕輕笑了笑:「只是我的觀察力好了一點,這還是第一次來。」

林青哦了一聲,招呼他坐下。

半分鐘后,林青端了一杯水過來,放在茶几上時說道:「抱歉,家裡的茶葉好像用完了。」

單霖對此並無介意,倒是很友善地替林青圓場:「沒關係,我不愛喝茶。」

林青鬆一口氣,指一指樓上:「我去叫慕離下來,你稍等。」

誰知單霖阻止道:「今天我是來找你的。」

「找我?」林青驚了驚,右手的食指還指向樓上慕離的書房。

此時慕離正在書房研究兵法,對樓下的狀況一無所知。

「沒錯。」單霖肯定了林青的疑問,「是你。」

林青收回手,一雙眼睛像是詢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單霖十指交叉,放在胸口,用擺脫的口吻說道:「我來是想詢問一些關於慕離的事。」

原來是為了慕離。

「那……」林青有幾分猶豫,「是什麼事?」

她不太確定自己可以幫到單霖。

單霖的眼睛里有某種光閃過,淡淡一笑:「不用擔心,我不會害他。相反,我這麼做是想和他解除誤會,重新成為朋友。」

「這樣的話,我或許能幫上一些忙,需要做什麼?」林青覺得單霖的眼神很真誠。

見林青竟然也不問那個誤會是什麼,單霖和所有不了解她的一樣,頓了頓。

他的心裡有一絲殘存的猶豫。

「你們……為什麼會結婚?」對這件事,單霖始終不能理解。

自從那天見過林青一面之後,單霖也是做足了功課,他私下調查了林青,卻只了解到一些很平常的信息。

而且,似乎林青和慕離的生活在不久之前還基本沒有交集。

林青歪著腦袋:「想結婚,所以就去結婚了。」

單霖覺得,這個條件實在有點不太充分。

「那麼,」單霖重新回到剛才的話題,「我們能保持聯繫,隨時告訴我他的動向嗎?」

他大概也覺得自己的要求有些過分,便又補充了一句:「不,只是偶爾讓我了解一些就行。」

看單霖的模樣,林青也不大好拒絕。

但她轉念又想,慕離看起來是很討厭單霖的,這麼做,他應該會生氣吧?

正在猶豫之間,林青聽到身後有一個淡漠而冷清的聲音響起:「不能。」

說話的人,是正從樓梯上走下來的慕離。

「如果你想用這種方式接近我的女人,勸你還是就此停手為好。」慕離走到林青身旁,對單霖說話的態度很冷淡。

單霖預料到會是這樣,從沙發上起身,看著慕離:「我只是想找到機會,接觸我們之間的誤會。」

「我們之間,沒有誤會。」慕離冷冷打斷單霖。

林青自知這種時候不能插嘴,便乖乖站在一旁等暴風雨結束。

「當年的事你只聽了她的一面之詞,為什麼對我卻不信任?」單霖提起了一些往事。

「對你而言,應該不需要任何人的信任。」慕離更加冷淡。

然而林青聽得很不明白,他們的對話實在太含蓄了。

她只好歪著腦袋,靜靜地呆在一旁。

「還是說,你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讓我把她離開的事解釋清楚,只是為了利用我。」單霖擅自下了結論。

慕離冷笑:「很抱歉,我還沒有閑到這個地步。」

「林青,你覺得呢?」單霖冷不丁地看向林青,「如果是你,會怎麼做?」

「嗯?」林青正盯著自己的腳尖出神,抬頭,正遇上慕離的眸子。

他的眸子,幽黑而深邃。

「我覺得……可能會給一個機會吧。」林青頓了一下,說道。

單霖的眉頭舒展了,他沒想到林青真的會幫他說話。

但林青,其實是想幫慕離的。

慕離的心口有一種難以言說的苦澀。他不在意林青說了什麼,讓他難以忍受的,是她對單霖的友好。

那種苦澀就像藤蔓,從他的心口一路向上攀爬,緊緊纏繞著他的呼吸。

對林青的說法,慕離沒有回應。

他只是眉宇間透著一絲冰冷的氣息,隨即下達了逐客令:「請回吧。還有,以後也請不要再出現在這裡。」

單霖沒有辯駁。

單霖走了,只留下那束花還靜靜地擺在花瓶里,陽光下有些刺眼。

林青聽到門關上的聲音,一瞬間有些失意。

「我只是想幫你……」林青抿著嘴,像是承認錯誤的乖貓,「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慕離的眼神緊了緊,挾著林青的下巴讓她看向自己。

「我要你牢牢記住,你是我的女人。」每一個字,慕離都說得發狠。

林青並不知道剛才她無意中對單霖的維護,讓慕離有些吃醋。

她迎上慕離的目光,有些害羞:「這個……不需要總是提醒吧?」

「不需要嗎?」慕離眯起眼露出危險的眼神,「就算每時每刻都提醒著你,恐怕你也會拋在腦後。」

林青撥浪鼓似的搖了搖頭:「怎麼會,我一直都記得的。」

她說著伸手去揉一揉慕離的眉心。

緊皺的眉頭,微微有些鬆動。

林青這才放了心,轉移話題:「剛才廚房裡忙到一半,飯還沒有做呢!我去做飯,你乖乖在這邊等著,就不要上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