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57章繼續努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7章繼續努力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慕離挑眉:「你的意思是,我以前對你不好?」

林青慌忙撥浪鼓般搖了搖腦袋:「不是,我只是覺得,你今天特別好。」

她很聰明地強調了一下特別這個詞。

慕離滿意的點頭。

林青看向餐桌,看起來慕離的手藝也是很好的,這讓她有些意外。

她還以為,像慕離這樣的地位和身世,是絕對不會下廚的。她揚起嘴角,迫不及待地將一塊排骨送入口中。

好吃!

也不知是因為餓得太厲害,還是慕離的廚藝真的這麼好,林青一本滿足地又送了一塊肉入口。

這樣看來,以後她就可以偷懶了!

林青在心裡偷偷想著,不住瞄了一眼慕離。

慕離正直直打量著她,似乎看穿了她那點小九九。

「是不是在想,以後要是我能做飯就好了?」慕離挑眉。

林青一口咽下食物,險些噎住:「是……你做的很好吃。」

她不忘稱讚一句。

慕離出乎意料的沒有反對,反而笑意更濃:「你的提議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林青豎起耳朵靜靜等著下文——

「你要像現在這樣累得連路都不穩,我才會下廚。」慕離彎了彎嘴角。

如果那樣的話……

她豈不是虧吃大了?

林青淡淡地低下頭,假裝什麼也沒有聽見。

「林青。」慕離這時又喚了她的名字,她忽地抬頭。

「你今天的表現很好,以後也要繼續努力,嗯?」慕離眉梢一挑,一副登徒子的形象。

林青吃到一半的排骨卡住了。

繼續努力?

林青手忙腳亂地晃了晃腦袋讓自己清醒,她此刻只要一想起當時和慕離在一起的畫面,就會心跳加速,血液沸騰,失去思考能力。

要是以後還要繼續努力的話,她豈不是一顆小心臟都要從心口跳出來才行?

「努力什麼……」林青細聲細語,「我才不要。」

「是嗎?」慕離的眼神很有深意,「可是剛才你的表現,可好像並不是這個意思。」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林青乾脆推得乾乾淨淨,埋頭吃飯。

慕離揉了揉她的長發,修長的手指插在她的發間:「你是聽不懂,還是故意聽不懂?」

林青一口氣沒呼吸好,猛烈地咳嗽起來。

看她緊張兮兮的模樣,慕離也只好姑且放過了她,給她拍著後背。

林青緩了緩,不敢去看慕離,只把腦袋埋得很低。

過了一會兒,她張了張口,聲音極其細微:「我……我會努力的。」

這個保證,她恐怕也下了很大的決心。

慕離撫著她的臉,突襲般給了她一記霸道的吻。

看到她泛紅的面色,慕離才鬆開了手。

這時,慕離才想起去看一看那個特地來叨擾他們小兩口的單榮。

單家這兄弟倆,看來今天是算好了日子故意的吧。

慕離在心裡默默想道。

見慕離過來,單榮很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杯子:「上回你不肯給我分一點,今天還是讓我嘗了。」

慕離把單榮手裡的杯子奪去:「看在你今天來打擾我的份上,明天我就把密碼換了。」

「別,你忘了上一次是誰倒在書房,好在我及時發現?」單榮好心提醒。

慕離一揮手:「用不著你來提醒。」

「可是,你知道我哥來的真正意圖嗎?」單榮強調了真正二字,和慕離想的一樣。

慕離對此無動於衷:「管好你哥,別讓他到處亂來。」

單榮很是遺憾:「可惜,我現在都要走。」

單榮提起,慕離才想起前一陣單榮被逼著管理公司的事。

看來,他是逃不過這一劫了。

不過慕離看一看單榮,他也到了有個人管管的年紀。

「你說,」單榮突然正經道,若有所思,「我出家當和尚怎麼樣?」

慕離從頭到尾打量他一番,連連點頭:「不錯,你這樣的和尚一定能寫一部風花雪月史激勵後人。」

單榮為自己不能清靜六根而遺嚎諂。

林青吃了飯,終於覺得恢復一些,精力和心情都好了許多。

她收拾好碗筷,看客廳那邊慕離和單榮正在談事情,便很自覺地回到了房間去換身衣服。

當她站在穿衣鏡前打量著自己時,放在床頭的手機響了。

「誒?」看到來電顯示,林青要去接通電話的手指頓了頓。

是學長的來電。

慕離不久前才說,不讓她再和學長單獨聯繫了。

可是……

林青很糾結地又想,畢竟是這麼多年的學長,對方也沒有惡意,就這樣冷落似乎也不太好。

於是林青一時間陷入了困境。

誰知,隔了半分鐘之後陳瞿東又把電話打了進來。

或許是有什麼急事?林青不太放心,在心裡抗爭之後還是接通了電話。

「喂?」她一張口,就聽到學長有些滄桑的聲音。

「林青,你今晚有空嗎?」陳瞿東第一句便給了林青一個驚雷。

「誒?」林青愣了愣。

陳瞿東大概也覺得這問題不妥,便又解釋:「是這樣,我想和你吃頓飯,沒有別的意思。」

聽他這麼說,林青才把一顆心放下。

「吃飯的話,應該是可以的。」林青想到晚上沒有安排其他行程,便脫口而出。

一開口,她就後悔了。

「是嗎?那就好!」陳瞿東在電話那頭的聲音明顯拔高了些,似乎還有些興奮,「那就七點半,還是泉舜酒店,怎麼樣?」

林青猶豫了一下:「那個……」

陳瞿東一鼓作氣,絲毫不給林青後悔的機會:「就這麼定了,我會準時到的!」

他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當了這麼多年的學長,他實在太機智了。

林青幽怨地望著被掛斷的電話,心裡哇涼哇涼。

老天,她該怎麼對慕離撒謊才能安然無恙地去見學長?

這時慕離的聲音從她身後響起:「你對著手機屏幕也能發獃這麼久?」

慕離斜倚在門框旁,雙手插在口袋裡。

林青回神,慌忙把手機藏在身後,尷尬地笑一笑:「呵呵呵,我是在想,晚上和路曉的約會穿什麼好。」

「約會?」這個詞引起了慕離的注意。

「不要多想啦,路曉就是上回我給你說的那個同事。」林青又急忙解釋,在心裡默默地擦了一把汗。

也不知道,她剛才有沒有露餡兒。

慕離沉思片刻:「就是把你騙到酒吧里灌醉的那個?」

林青頓時覺得,她不該用路曉當幌子。

「不用糾結了。」慕離立刻給她定了主意,「不去就行。」

林青有點鬱悶。

她繞過床頭走到門口的慕離面前,撒嬌似的挽住慕離的手臂:「上次看電影我就失約了,這次總不能再失約,你說對吧?」

慕離眯起眼,做出寬宏大量的表情:「下一次做的時候你主動一些,我就讓你去。」

「……啊?」

林青只差一口血噴出來。

「不願意?」慕離勾了勾眉梢,「那就算了,反正你也跑不了。」

……她就知道。

林青的小拳頭握了握,咬咬牙:「好……我答應你就是了。」

一眼看去,林青簡直就是一張受欺負的小媳婦兒的模樣。

而慕離則很愜意地舒展了眉頭,轉身把她按在牆上。

「這可是你說的,千萬不要後悔。」他低沉的嗓音攪亂了林青心裡的一汪春水。

脫身來見學長,這代價似乎有些大了。

林青沒敢換裙子,便穿著一身休閑裝出了門。

春日將盡,轉夏時太陽的炙烤便尤為明顯。

儘管太陽快要下山,林青還是撐起一把遮陽傘。她特地不讓慕離接送,就是為了把保密工作做到最好。

說實話,她討厭這種感覺。

到了泉舜酒店的門口,林青正遇到從另一個方向走來的陳瞿東。

「林青!」陳瞿東向她招了招手。

她淡淡一笑,在正門口等陳瞿東走近,兩人一同步入了酒店。

這家主題酒店的一二層給客人用餐,三層以上就是賓館了。

林青有些糾結,萬一又被人拍到照片給慕離送去,她的小命……

恐怕要不保。

於是,林青特地挑了最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只是離空調遠了些。

陳瞿東好像看懂了林青的意思,表情不太自然地變了變。

「林青,你和我見面的事,慕離是不是不知情?」就坐之後,陳瞿東便忍不住發問。

林青有些尷尬地點了點頭。

然而當她抬頭時,不知是不是錯覺,竟然從陳瞿東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絲笑意。

那種笑容,和平時的並不同。

「可是……」林青在服務員送來菜單前開了口,「學長找我是什麼事?」

陳瞿東皺了皺眉,服務員正好走來。他一邊接住服務員遞來的菜單,一邊反問:「難道沒有什麼事,我就不能和你一起吃頓飯嗎?」

能是能。可是林青暗暗想著,以前那麼多年他們一起吃飯的次數,恐怕也沒有最近這一兩個月多。

對此,林青很是鬱結。

「對了,學長和學嫂和好了嗎?」點完單,林青問道。

「和好?」陳瞿東很是無奈,攤開雙手,「我覺得,和好是根本不可能的。」

「誒?為什麼?」林青很是疑惑。

陳瞿東堅定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這場婚姻,本身就是個錯誤。」

說這話時,陳瞿東看向林青的神色有些不太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