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60章酒吧遭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0章酒吧遭遇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路曉的說辭,讓林青有一種純粹的憂傷。

「進去吧!」路曉很歡心地挽著林青,把她拖進了旁邊這家酒吧。

進來之後讓林青唯一感到欣慰的是,這家酒吧還算是比較正規,規模也很大,所以裡面的環境確實沒有想象中那麼混亂。

她們二人找了一處相對較為安靜的地方坐下,而路曉一上來就點了兩瓶酒。

顯然,她是想喝酒了才故意把林青騙到這裡來。

林青在心裡默默地發誓,一定要把路曉加入黑名單。

對此,路曉很不以為然:「不過就是來酒吧坐一坐,不要太擔心,我以前經常來的。」

她說著拍了拍林青的肩膀,做出放寬心的表情。

路曉大概有一陣沒來酒吧,今天看上去有些興奮。她很快喝完自己那瓶,林青就很大方地把她的也推給路曉。

路曉的酒量還算不錯,所以林青也沒有太擔心。

這瓶又喝了一半時,路曉的話漸漸多了起來:「林青,你難道不再回公司上班了?」

林青搖頭否認:「回,只是不確定時間。」

路曉賭氣般將手中的酒瓶當一聲放在圓桌上,惹來周圍人的注目。

然而路曉並不在乎,對林青朗聲道:「林青,你怎麼能受一個男人的壓制?他不讓你做什麼你就不做,這是身為獨立女性該有的行為嗎?」

林青著實被路曉的樣子嚇了一跳。

「路曉,你還好吧?」林青有些擔心地拉住路曉。

路曉極其不滿地繼續教導:「林青,我是對了你好。男人就算再好,能對你多好?到時候該劈腿還是會劈腿,該出軌還是會出軌。你首先要讓自己不處於弱勢地位才行。」

林青為了平復路曉的情緒,一個勁兒的認同點頭:「是,我明白的,我以後照你說的去做,好不好?」

看林青很是聽話,路曉才深深吐一口氣,將說話的音量收了收。

「這就對了,一定要記住我的話,知道嗎?」路曉重新拿起酒瓶,又灌了一大口。

林青正要去順應著路曉開口,卻聽到頭頂有個十分熟悉的聲音傳來:「林青?」

林青抬頭,眼睛微微睜大了些。

「誒?」她驚訝之中脫口問道,「你怎麼在這兒?」

陳瞿東也是一臉訝然:「我還想問你,怎麼跑到酒吧來了?」

這前因後果講起來實在麻煩,於是林青便懶省事化作一句:「找錯地方,就干錯進來了。」

陳瞿東暈了暈。

一旁的路曉沒聽見他們前面那段對話,突然發現陌生男子和林青搭話,握著酒瓶就把手揮出去,指著陳瞿東:「你是誰?少來勾搭我們家妹子!」

陳瞿東只好解釋:「你誤會了,我不是你說的那種人。」

路曉卻不信,瞪著雙眼:「笑死我,所有人都說自己不是這樣的人!」

這時林青在一旁連忙拉住路曉,低低道:「他是認識的人,我大學里認識的學長。」

「學長?」這個詞激發了路曉的某段記憶,她頓了片刻,「就是,上回給你打電話的那個學長?」

林青點了點頭。

路曉嘆一口氣,似笑非笑給陳瞿東讓出位置來:「既然你們認識,就當我剛才喝多了好了。」

陳瞿東對路曉的行為卻沒有特別反感,反倒覺得她是個挺重朋友的。

酒吧里環境很噪,路曉坐了會兒便要去舞池那邊,林青不太會跳舞,就沒有跟去。

「你不要亂跑,我可不想向上次那樣差點出事。」路曉離開前對林青小聲囑咐一句,又看一眼陳瞿東才意味深長地離開。

這時陳瞿東才終於有機會和林青說話。

桌上放著路曉剛才又點的幾瓶酒,陳瞿東拿起最後一瓶滿的,對瓶喝下一大口,又向林青的方向挪了挪,靠近些。

林青滴酒未沾,此刻大概算得上是這酒吧里最清醒的人了,她坐在那兒,百無聊賴。

原本是因為無聊才出門的,可是如今,只是換了個地方無聊。

「你經常來?」陳瞿東這時開口。

林青搖頭:「沒有,是第一次。」

陳瞿東失笑,他卻經常來這裡。

尤其是最近和梁若儀產生矛盾之後,他來泡吧的次數越來越多,呆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今天也是,在家裡實在呆不下去了,才又繞了路來這邊,沒想到能遇上林青。

這大概也是一種冥冥之中的巧合。

有個念頭在陳瞿酌壬,那棵樹苗越長越大。

「昨天才說有時間了要再一起出來,今天就見面了。」陳瞿東語氣輕快,「林青,看來我們很有緣分嘛!」

大概是喝了些酒,陳瞿東的語氣透著些若有若無的輕佻。

林青只把這句話當做朋友之間的玩笑,彎彎嘴角:「因為是學長嘛,畢竟認識這麼多年,還是有點默契的。」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陳瞿東看了眼林青,眼睛里有某種深沉的情緒飄過。

「不過,緣分就是要好好把握的。」他握著酒瓶又看向林青。

「什麼?」林青一怔,有幾秒沒有說話。

「林青……」陳瞿東話音剛起,就被林青打斷。

她有些躲避他的眼神,一邊起身一邊說:「酒好像喝完了,我再去拿一點。」

找個借口,林青就要去吧台那邊。

只是她起身太急,還沒站穩就想挪動腳步,被面前的圓桌絆了一下。

林青晃了晃,向旁邊的空地退了兩步。

正撞在從後面走來的一個陌生男子身上。

「對不起、對不起!」林青頭也來不及抬就連連道歉。

那陌生男子看起來有三十來歲,個頭較高,低下頭俯視林青:「你找死嗎?」

不善的語氣,讓林青頭皮一緊。

她好像惹上了大麻煩。

「實在抱歉,我剛才沒有看到……」林青垂下腦袋,聲音小了點。

因酒吧的環境有些嘈雜,她聲音一小,陌生男子就沒有聽清後面的話。

「怎麼,你撞了我還有理?」高個男子映著不斷閃爍的燈光去打量林青。

林青很是抱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高個男人一臉狐疑。

按他的經驗來說,這種事十有八九都是有意為之,過一會兒不小心撞人的人就會原形畢露,開始用盡手段來引誘。

所以,他現在也是這麼看待林青的行為的。

看林青說得很是真切,男人便帶著好奇心去打量她。

這麼細細一看,這個撞上他的小姑娘還挺好看。

她眉清目秀,身材姣好,此時低著頭也很是惹人憐愛。

這男子大概也喝了不少酒,一時之間就起了色心。

送上門的肉,為什麼不吃?

於是他伸手要去摸林青的臉。

「小妹妹,陪哥哥喝一杯,我就放過你這一次。」男子的視線從林青胸前掃過。

儘管被遮在衣服下面,經驗豐富的男子還是一眼就看出,那裡的手感應該很不錯。

林青不由向後退了幾步,誰知那男子一步步逼近,讓她一時之間沒法脫身。

眼看那男子就要碰到林青的臉,陳瞿東從一旁大步走來將林青拉到自己身後。

「請你放尊重點。」陳瞿東皺著眉頭,一手還握著酒瓶剛才也沒來得及放下,一手握成拳頭。

林青被攬在陳瞿東的身後,大半個身子都被擋著,沒看清高個男子的表情。

但這氣氛,實在不容樂觀。

高個男子冷冷一笑,指著陳瞿東身後的林青:「她是你的女朋友?」

陳瞿東拳頭握得更緊:「她不是你能招惹的人。」

「哈!」高個男子看穿了他們的關係,笑得更加肆意,「看來也不是男女朋友,那你還逞什麼英雄!都是來玩的,我想請她喝兩杯和你有什麼關係?」

「我說了,你別想打她的注意!」陳瞿東揚聲。

見到林青之前他已經喝了不少,這會兒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情緒很是激動。

想保護林青的念頭在他心底不斷生根發芽,就好像對面的男人只要上前一步他就無法忍受。

「今天老子還就要打她的注意,怎麼,你既不是她的男人,還想多管閑事?」高個男人上前一步,說著就要去扯陳瞿東身後的林青。

因為這邊的過道夠三五人並排行走,還算寬暢,男人下手極快,扯到了林青的胳膊。

林青一驚,低低驚呼一聲。

陳瞿東被這個舉動惹怒,一拳揮在了那男人的臉上。

砰地一聲,他手中的酒瓶被摔在地上,險些砸到那男人。

高個男人的脾氣本就易怒,見近在眼前的女人還搞不到手,非常火大地沖陳瞿東還擊。

一拳接著一拳,兩人打得不可開交。

站在一旁的林青不知該如何是好,有些心急地張望著卻無法制止這場爭鬥。

陳瞿東這麼生氣且大打出手,林青還是頭一回見到。

旁邊的人顯然受到了這邊的影響,為這場不明緣由的架當了圍觀群眾。

很快他們三人便被前來圍觀的人群包圍起來,林青焦急地冒出細細的汗,兩隻手緊張地握在一起。

這邊正打得難分難捨,林青的手機突然響了。

她一邊掏出手機接通電話,還一邊目不轉睛地盯著前方的兩人,生怕學長處於下風受了傷。

這也導致了她並沒有看清屏幕上的來電顯示。

「喂?」林青在嘈雜的環境里不得不提高音量。

「是我。」那邊有人說話,聲音有些小,林青聽不太清楚。

「喂?你說什麼?」她再度揚聲,把話筒貼在耳朵上,試圖聽清對方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