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61章慕離受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1章慕離受傷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你在哪裡?」電話那頭的嘈雜讓慕離緊緊皺眉。

林青隱約聽出是慕離的聲音,卻還是沒聽清。

「你說什麼?」林青又問,眼前的情景讓她突然很揪心。

高個男人好像佔了上風,對著陳瞿東揮了一拳。

林青倒吸一口氣,沒注意慕離在電話里說了什麼。

「任務要延時,我可能需要多等幾天再回家。」慕離說著,聽上去有些著急。

這句話終於清晰了許多,然而林青此時此刻正擔心著學長。

「是嗎?好。」她心不在焉地回應著慕離。

慕離帶著惱意:「林青,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林青的眼珠隨著打鬥的兩人轉動。

這時終於有人上前勸架,酒吧的保安也出現了。

那些人好不容易把陳瞿東和高個男人分開,林青看到學長的額頭受了傷。

「那個,我這邊還有事,一會兒再給你回電話!」林青沒等慕離再開口便匆匆掛斷電話,隨便把手機往包里一塞,抓起包跑到陳瞿東面前。

因為這種事在酒吧不算罕見,兩邊私下解決了。

林青小心地扶著陳瞿東,仔細查看他額角的傷口。

流血了。

陳瞿東眉頭緊皺,胳膊有些彆扭地動了動。

林青低頭看去,被她扶著的胳膊上有一道長長的口子。

是剛才被摔碎的酒瓶划傷的。

林青趕緊鬆開手。

她的手心裡染上了一些血跡。

「學長,現在就去醫院。」林青難得強勢地說。

陳瞿東說了聲好。

當他們乘坐的計程車停在中心醫院的門口時,林青的餘光掃到一旁有救護車也停了下來。

大概是情況嚴重的患者。林青這麼想著,攙扶著陳瞿東走進了醫院。

林青其實不太習慣呆在醫院裡,這一點陳瞿東知道,所以現在林青肯陪他一起來,他就覺得很知足了。

看著林青焦急的神情,陳瞿東不由伸手去揉了揉她的頭髮。

「不要擔心,只是點小傷而已,包紮一下就好了。」

林青有些不適應地躲了躲陳瞿東的手,把他安置在一旁後去找護士。

登記之後,護士帶他們去處理傷口。

除了剛才發現的,陳瞿東身上還有一兩處傷口。

「沒事的,不疼。」陳瞿東見林青仍是一副擔心的神情,寬慰道。

林青慢慢點了點頭。

「讓一下!請讓一下!」

大廳傳來一個尖細的女聲,引起了林青的注意。

她想起剛才在門口看到的救護車,不知怎麼心裡竟有些慌張,於是幾乎是條件反射地回頭,向大廳張望著尋找那個聲音的源頭。

只見幾個護士和一兩個醫生正推著一架病患運送車向這邊行色匆匆地趕來。

再聽其中一位醫生說道:「先做緊急處理!」

「是!」旁邊兩三個護士齊應一聲,送著那個病人就來到了林青他們這邊。

「情況怎麼樣?」進行包紮的護士語速很快。

「有三處大傷五處小傷。」隨後護士將那些傷口一一指出。

另一個護士開始著手消毒,進行傷口的處理。

林青的視線落在那個被包紮的男人身上,望著他,怔了怔,一時連話也說不出。

男人身上的傷口,就算站在遠一些的位置也能看得清楚,血跡染在他的衣服上,隨處可見。

「慕……離?」林青一萬個不確定,一萬個不相信地張了張口。

她的聲音很是沙啞。

躺在臨時救護病床上的慕離聽到林青的聲音,轉頭向這邊看了看。

真的是她。

慕離也是一怔,正要說話卻看到了在林青身旁那張病床上躺著的——

陳瞿東。

這個曾被林青暗戀的男人,左臂正被護士包紮著,衣袖上還殘留著血跡。

慕離的瞳孔收了收,緊緊盯著林青,喉結動一動:「你,怎麼會和他在一起。」

林青顧不得解釋,幾乎是衝到慕離的床前,聲音微微顫抖:「你……你受傷了?傷到哪裡了?嚴不嚴重?怎麼受傷的?」

這一連串的緊張質問讓旁邊的小護士無聲笑了。

除了正在包紮的小護士,其她小護士都退到一旁,默默給這對小情侶讓出空間來。

而那個做傷口處理的小護士早就練就了不聞窗外事的本領,只專心地做自己的工作。

慕離用平淡的口吻:「只是訓練時受了點傷。」

說完,他又看了林青一眼,用沒有受傷的那隻手捉住林青的手腕:「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會和陳瞿東在一起。」

林青一雙眼睛已有些通紅,看到慕離身上的幾處傷口,咬住嘴唇。

「我偶然遇到學長,他後來因為我受了傷,我就陪他來了醫院。」

「就這樣?」慕離不太相信。

林青堅定地點了點腦袋,一副我說的都是真話的表情。

慕離還要開口,卻被林青打斷了,她有些幽怨地鼓起腮:「你受傷了,怎麼不告訴我?」

慕離默了默。

「之前給你打電話,就是想告訴你的。」

原來是這樣?

想到她接電話時的表現,林青很是愧疚,小小的手在他的掌心摩挲幾下。

「是我錯了……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她撒嬌般說道。

這柔軟的聲音,讓慕離的氣也消了大半。

但他仍是板著臉:「你覺得,我能輕易就原諒你嗎?」

林青歪著腦袋很是糾結,自己也覺得:「不能……」

慕離在心裡彎起一個弧度。

「我這邊處理好了,讓張大夫過來看一下吧。」處理傷口的小護士這時對旁邊的護士說道,說完識趣地走開了。

林青仍執著慕離的手,有些不安:「這麼多傷口,一定很疼對不對?」

慕離做出很痛的表情:「當然。」

他說著,還不忘用那隻受傷的手捂著剛被簡單處理了一下的腰上的傷口。

雖然慕離的表情太假,林青還是一臉擔心地向他腰上的傷口瞧了瞧。

好像真的挺嚴重。

「那……該怎麼辦才好?」林青不知所措地看著,也不敢伸手去碰一碰。

慕離看她的樣子,明白她是太緊張自己了,便安慰:「傻瓜,不用太擔心了。」

林青卻咬著嘴唇搖了搖腦袋:「明明就很讓人擔心的樣子……還說不讓人擔心了。」

慕離的心頭有柔軟的東西拂過。

氣氛正好,旁邊卻有個聲音打斷了他們:「林青,我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

陳瞿東從那邊的病床上起身,向林青說道。

林青這才想起陳瞿東還在,便要接話,卻被慕離緊緊按住欲鬆開的手。

話也被慕離搶先了:「既然陳先生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就請回去好好休息。」

陳瞿東的視線仍停留在林青身上:「那我就先走了。」

他的目光從林青和慕離握著的手上掃過,有些尷尬和酸楚。

林青怕慕離生氣,只應了一聲沒再說話。

這時醫生來查看慕離的傷勢,一見慕離便皺眉:「你怎麼又把自己弄成這樣?」

慕離聳聳肩:「你只要治好就行了。」

過了一兩個小時,慕離全身大大小小的傷口被全部處理好,不是貼上紗布就是裹著繃帶。

林青緊緊跟隨,在病房裡守著他。

由於腰上和背部都有比較嚴重的傷口,纏著繃帶的慕離就沒有穿上衣。

畢竟,那些繃帶就已經把他包的夠嚴實。

林青始終寸步不離,生怕他覺得哪兒不舒服了。

夜深人靜的醫院走廊里,已經好久沒有傳來醫生或護士的腳步聲。

林青望著慕離身上的繃帶,沉思了好久。

直到慕離用手指挑一挑她的下巴:「困不困?」

林青搖搖頭:「不困。你想吃點東西嗎?或者這麼躺著不舒服,我給你換換位置?」

慕離失笑,揉一揉她的腦袋:「不用這麼緊張,你剛才應該也看出來了,這裡的醫生都和我很熟,給我處理傷口也不是一回兩回,這些我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林青卻撇撇嘴,責怪道:「怎麼能把受傷當做習以為常?這可不行,以後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不然我就……」

話沒說完,慕離勾起眉梢問道:「不然,你就怎樣?」

林青擺出懲罰的動作按在他的肩膀上:「不然,我我會懲罰你的。」

慕離順勢將林青拿下,拖入懷中,看她生氣的時候像發怒的小獅子,甚是可愛。

於是在她的唇上吻了一吻。

「怎麼懲罰?」他眉梢微挑,手掌撫在她半邊臉頰。

林青覺得他並沒有認真對待自己的話,撥開他的手:「我還沒想好……不過你一定逃不掉的。」

慕離做出期待的樣子:「我一定不逃。你可要說話算數才行。」

他說著點了點林青的鼻尖。

林青心頭微動,將他挑起自己下巴的動作學了一遍,帶著挑逗的意味覆上他的唇。

慕離有點出乎意料,既然便欣然享受地扣住她的後腦。

林青在他唇上輾轉幾番,讓慕離迎合她的動作,將小舌探入。

他們交纏著,難分難捨。

正當慕離被她吻得雙唇灼熱,要反客為主,林青卻忽然吮著他的下唇,在上面狠狠咬了一下。

有血腥味從他的唇間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