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62章腰不能用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2章腰不能用力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鬆了口,想饒了他這一次,誰知唇上的力量有增無減。

慕離流連於她柔軟的唇齒之間,和她的舌纏繞著,更加肆意地挑逗……

「唔!」林青有些反抗。

他唇間的血腥味越發地濃烈,她剛才咬得有些用力過頭了。

然而慕離絲毫沒有放開她的意思。

或者說,不打算饒了她。

他灼熱地含著林青飽滿的兩片紅唇,把她吻得幾乎要透不過氣了。

林青的小手胡亂揮動了幾下,抗爭不過,最後軟軟落在他懷裡。

那兩條胳膊勾住他的脖頸,小心地避開他的傷口。

「唔!」林青的唇痛了痛,她微微張開雙眼——

慕離的眉頭微微皺著。

她還是碰到了慕離頸后的一處傷口。

「天!對不起!」一時間林青從他懷中彈了起來。

她不敢太靠近,只小心地去檢查那處傷口。

「沒事。」慕離並不在意,撫一撫林青的臉頰,帶著些挑逗之意,「繼續?」

林青後退一步,捂著嘴,果搖頭:「不可以。」

慕離輕笑:「那,現在不早了,睡覺,嗯?」

林青其實早就有了困意,聽他一說,便打了個呵欠。

她環視病房一周。

房間里除了擺放著一些醫用儀器之外,簡直就和高檔賓館沒什麼兩樣。尤其是牆上掛的兩幅畫,讓林青有一種穿越到賓館里去的即視感。

只是……

她總覺得哪兒少了點東西。

盯著旁邊的空地思索一陣,林青突然張大了眼睛瞅著慕離——

這麼大高級病房裡,竟然只有一張床!

「那什麼……」林青的眼珠繞了房間又轉了一圈。

慕離看出了她糾結的原因。

於是拍了拍身下的病床:「過來,睡在這裡。」

林青絞著手指,權衡之下還是乖乖地靠了過去。

和慕離一同躺在病床上,林青挑了個舒坦的姿勢躺著,輕輕將手臂搭在慕離身上,一邊玩著他的手指。

他的手指修長,樣子也很好看。

慕離知道她最喜歡自己的手,便任由她玩著,大概是身體有些疲憊,沒過一會兒便睡了過去。

聽到頭頂均勻的呼吸聲,林青小心翼翼地抬頭,正看到慕離沉睡的模樣。

她微微發怔,雖然這張臉早已看了無數遍,此時此刻,還是讓她怦然心跳。

她小心地放下慕離的手,輕輕撫了撫他英俊的臉龐。

嗡——嗡——嗡——

手機響了。

是慕離的。

不想打擾剛入睡的慕離,林青便立刻接通了電話。

「喂?」她沒注意來電顯示,壓低了聲音道。

「喂?是林青吧?」那邊是清亮的女聲,大概是個優雅的女人在說話。

林青一時沒聽出對方是誰:「是我……」

她尾音拖得很長。

慕離的媽媽在那邊語氣有些緊張:「聽說慕離受傷了,他現在情況怎麼樣?」

聽到這句,林青終於聽出對方是誰:「包紮完,剛剛睡下了。」

慕媽媽又問:「嚴重嗎?」

「醫生說,不太嚴重。」林青扯了謊,她不想讓慕離的媽媽太擔心。

果然,慕媽媽就鬆了口氣,語氣舒緩了些:「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林青啊,這兩天辛苦你了,我一有時間就會去醫院的。」

「這是我該做的。」林青始終壓低著音量。

慕媽媽又交代了幾句,就掛了電話。當林青放回手機的時候,慕離醒了。

「你在和誰說話?」慕離半睜開眼,顯得那雙黑色眸子更幽深了。

林青撫平他微皺的眉心:「沒什麼,快睡吧。」

慕離看了看牆壁上的時鐘,揉著她的長發:「不早了,你也快睡。」

林青便乖巧地在他懷裡蹭一蹭,平躺著看向天花板。

慕離合上眼,不再說話,周圍一時間安靜下來,林青不由自主又想起在酒吧時的噪亂吵鬧。

形成了鮮明對比。

這時,一個人影在她眼前閃過,她猛然想起一件事來——

路曉好像還在酒吧里。

林青在心底倒吸一口氣,不知此時路曉回家了沒。

她動了動想去找放在床頭柜上包里的手機,然而還沒把胳膊伸出去,眼皮就沉甸甸地垂下。

幾秒鐘后,林青便睡著了。

這個時候路曉已經回了家,她正帶著些酒氣坐在自家的沙發上,因為是單人公寓,看上去有些落寞。

「林青這個傢伙,真是服了她。」她喃喃一句,沉沉地倒在沙發上,鞋也沒脫就睡了過去。

四個小時之前,被丟在酒吧里的路曉從舞池回來時聽說有人打架,當時她就神經緊張地有種不好預感,等回去之後,鬱悶地看著空空的位置。

她只離開了那麼一小會兒,林青竟然又鬧出這麼大的事來。

她給林青打了幾通電話都沒有人接,於是更是鬱悶地又呆了一會兒,獨自回家了。

林青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九點多才醒,慕離對她這樣在醫院也能熟睡到如此地步的狀態很是佩服。

早就醒了的他稍稍側身觀察著林青。

林青的睡相很乖,她睡覺時也不大愛動。

注視著熟睡的林青,慕離忍不住伸手去點了點她的鼻尖。

林青敏感地搖動一下腦袋,不太舒服地胡亂去揉一揉鼻子,將慕離的手覆在自己的掌下,繼續沉沉地睡著。

整個過程,林青都沒睜開過一次眼皮。

慕離失笑,有些寵溺地望著林青,反手握住她的小手,緩緩和她十指相扣。

似乎察覺到這一舉動,林青竟彎了彎嘴角,然而她還是牢牢閉著眼,很享受地將微紅的臉頰貼在慕離的手背上去。

「懶蟲,起床了。」慕離溫柔地叫她。

林青嚶嚀一聲,腦袋向下躲了躲,哼哼唧唧地:「不嘛……我還要睡……」

慕離握緊她的手指:「有人來了,你就打算這個樣子被別人看到?」

林青用僅有的一絲清醒意識判斷這句話的性質,很快便自覺地睜開眼睛,半驚半疑:「有人來了嗎?是誰?」

慕離很滿意騙到了她,不慌不忙道:「大約兩三個小時前就已經有護士來過了。」

林青微微睜大雙眼。

她大概是想立即起身,卻忘了慕離身上還有傷,順手推了他一把。

這一推正好壓在慕離腰部的傷口,不一會兒那片潔白的繃帶就染上了紅暈。

恐怕是傷口被內外的作用力牽扯著,一不留神就撕裂了。

這下林青有點慌神,她一邊四處去找緊急按鈕,一邊想扶著慕離給他換個不讓腰部用力的姿勢。

結果緊急按鈕沒有找到,她卻一不小心失去平衡,柔軟的身子頃刻便要向後仰倒。

如果從病床上這麼跌下去,她恐怕就要和慕離一起躺病床了。

當然,慕離絕不會讓她受傷。

在她後仰之際,慕離迅速扶住她的纖纖細腰,讓她倚靠著自己的力量回到床上。

「笨蛋,不知道要小心一點嗎?」慕離狠狠彈了一下她的腦殼。

林青既愧疚又委屈,想開口,突然發現她的雙手仍緊緊抓在慕離的肩膀處。

她記得慕離那裡有傷,慌忙鬆開了手:「有沒有弄痛你?」

慕離湊到她臉前:「你的男人,哪有那麼輕易被弄痛?」

林青紅著臉別過頭去,目光落在了慕離的腰上。

她的身子抖了抖,頓時咬緊嘴唇:「慕離……你的傷口流血了!」

說完,林青挺起身半跪在床上,在牆上床頭四處找緊急按鈕。

這時慕離才注意到,為了把林青撈回來,他腰部的傷口徹底撕裂開來。

此時鮮紅的血不斷流出,急得林青在一旁紅了眼圈,幾乎要掉下眼淚。

「傻瓜,沒事的,怎麼就哭了?」慕離不在意自己的傷勢一般,伸手要去擦乾林青的眼淚。

只是剛才把林青抱回床上的動作太過用力,讓他身上其他幾處傷口也有裂開的,那條伸出一半的胳膊僵硬一下,帶著劇烈的疼痛感。

「都怪我……都怪我……」找了半天,林青放棄尋找那個隱身的緊急按鈕,有些語無倫次。

她既想去查看慕離的傷口,又生怕碰到他會引起疼痛。

於是,雙手就僵在了空中。

她的手指握了握,有些無力感。

慕離見她如此反常,更顧不上那些傷口,穩穩將她攬入懷中。

「這點傷不算什麼的,一會兒讓護士換條繃帶就行,你看你,怎麼這麼緊張兮兮的?」慕離輕笑,像是在說著一件極其平常的事。

林青喃喃:「本來是照顧你的,卻讓你的傷更嚴重了。」

慕離吻一吻她,讓她冷靜一點:「有你在,我只會恢復的更快,明白嗎?」

林青微怔。

這時正趕上護士來查房,她敲了敲門沒有人應,以為慕離像上次那樣沒打招呼就離開醫院了,便急忙推開了房門。

於是,小護士正看到慕離摟著林青,還一邊話語溫柔。

小護士站在原地,糾結著要不要先迴避一下,就聽到慕離對她說道:「正好你來了,幫我把傷口重新處理一下。」

林青還偎在慕離的懷裡,擦一擦眼角的淚痕,輕輕將他推開。

繼而下了床。

拿來清洗和包紮的器具之後,小護士動作熟練地給慕離處理那些開裂的傷口。

流了那麼多血,想必一定很疼。

但慕離連眉毛都沒有動一動,哪怕是擦拭酒精時也面色平常地坐在那裡。

林青在一旁看得卻很是緊張。

「好了!」當小護士最後一個動作結束,貼上醫用膠布時,如釋重負道。

「辛苦你了。」慕離檢查一下她包紮的位置,小護士的手法很好。

這時小護士例行囑咐:「慕軍長,這兩天一定要注意不能做太劇烈的動作,不然傷口還會裂開的,也不能太用力,尤其是腰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