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63章吃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3章吃醋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聽完最後一句,臉噗地紅了。

慕離挑挑眉梢,緩緩道:「這個……我盡量。」

小護士忽地明白了其中更為深刻的含義,意味深長地看了一旁的林青一眼,很是羨慕。

然後她推著放置藥品的小車離開了病房。

慕離的左肩至腰纏著繃帶,多裹了好幾圈,是小護士專門加固的。

他沖林青招招手:「站得那麼遠幹什麼?」

林青搖搖頭,不敢靠近:「我怕一過去……就讓你傷口裂開了。」

慕離笑:「我的自制力,還沒有這麼不好。」

林青怔了怔,頓時明白慕離是錯解了她的意思。

「反正……」林青抓了抓頭髮,聲音稍微大了些,「醫生不讓你亂動,說你的傷勢挺嚴重的,你快躺下去。」

慕離懶懶地指著背後:「我不能用力,你來扶我。」

林青只好慢吞吞地走過去。

她動作很輕,生怕碰到任何一處傷口。等她扶著慕離平躺在病床上時,餘光突然掃到床頭側面的一個紅色按鈕。

「原來在這兒啊。」林青一陣惆悵,正要去仔細看看,卻被慕離的手指鉗住了下巴。

「你不要亂動,小心我的傷口。」慕離低聲威脅,吻上了她的唇。

林青的睫毛顫了顫,輕輕閉上眼睛。

他的吻很溫柔,以至於讓林青的心都要化了。

林青輕輕勾著他的脖子,雙唇微啟,讓他探了進去。

他們相互交纏著,近乎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唔……」林青淺淺吟了一聲,混沌的腦袋裡突然惦記起慕離的傷。

於是,她輕輕將慕離推開,抱著他的肩膀伏在他耳畔:「這幾天,我就在這裡好好地照顧你,哪兒也不去。」

慕離挑眉:「這是當然。」

林青終於笑了笑。

快中午的時候,林青的手機響了。

一分鐘前,林青說要給慕離買點水果,在口袋裡塞了點錢就出去了。

慕離半躺在病床上,這時才覺得之前撕裂開的傷口異常疼痛。

其實,這次他受的傷並不輕,但為了不讓林青擔心,特地交代了醫生和護士們都不要說漏嘴,才做出一副並無大礙的樣子來。

身體的疼痛讓他沒法大幅度移動,只好橫出一隻手臂去拿起林青的手機。

打來電話的,竟然是陳瞿東。

慕離胸口猛然席捲一陣怒意。

他定神,接通了電話:「陳先生,我是慕離。」

陳瞿東先是愣了愣,繼而開口:「林青在嗎?我有事找她。」

慕離冷冷道:「有什麼事,我來轉達就行了。」

陳瞿東有點尷尬地立刻強烈反對:「不,我還是親自對林青說比較好。」

「很不巧,我太太正在給我上藥,不方便接電話。」慕離專門強調了太太二字。

「可是……」陳瞿東還要說話,被慕離打斷。

「陳先生,勸你不要對我的太太有其他意圖。」慕離面色冷峻,掛斷了電話。

幾秒之後,林青的手機被關了機。

拎著一兜水果推開這間豪華病房的房門的林青,進來時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慕離枕頭旁的手機。

她走過去將水果小心放在床頭,拿起手機:「原來被忘在這裡了。」

大概林青還以為,是出門的時候把手機給弄丟了。

慕離靠著長枕,瞟一眼躺在林青掌心的手機,幽幽道:「手機沒電了。」

「沒電了?」林青看了看,默默把手機收進了包里。

過了片刻,慕離仍黑著臉:「你有事瞞我?」

林青正從袋子里挑了一隻紅彤的蘋果出來,握在手心:「什麼事?」

慕離動動嘴角:「應該問你自己吧……我是不是說過,你和陳瞿東,以後不準再單獨見面。」

「誒?」他突然提起學長,讓林青有點困惑,「說是說過,不過……怎麼了?」

「你還敢問怎麼了?」慕離深邃的眼睛里閃著危險的光。

林青想到昨晚和學長在酒吧偶遇的事,便不在意道:「我不是說了嗎?昨晚只是很偶然碰到了而已。」

她一邊說著,一邊取來把小巧的水果刀,動作熟練地給蘋果削皮。

慕離被她的不在意刺激了一下,沉聲:「林青,我最後說一遍,從今以後不準再和陳瞿東見面!」

他很生氣。

林青放下削到一半的蘋果,更加困惑:「你……今天怎麼了?我和學長只是很普通的見面而已啊。」

林青解釋著迎上慕離的眸子,想從那裡尋找他變得奇怪的原因。

只是她凝視了半天,也是無果。

「很普通?」慕離揣摩她的話,皺起眉頭,「你們的關係普通到三天兩頭就要見面,有事沒事也需要打個電話關心一下嗎?」

有些冷漠的質問,讓林青似乎明白了。

「那個……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她站在原地面對著慕離。

慕離的胸口有些起伏:「你們是不是經常聯繫?」

「嗯?」林青猶豫一下,覺得還是說實話為好,於是點一點頭。

「你們是不是經常見面?」

林青又點點頭。

「你們……」慕離還要繼續問下去,去發現心口堵得厲害。

那種想要獨佔林青的衝動,是他前所未有的。

「慕離?」這時林青張了張口,向前走一小步,將手指纏上他的胳膊。

慕離嗯了一聲。

「那個……你為什麼這麼討厭學長?」林青覺得,如果她想的沒錯,慕離對學長可能有些誤解。

不然,以慕離的性格是不會憑空討厭一個人的。

慕離眯起眼,他心裡有了一個答案。

林青又道:「我只是把學長當朋友看待,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慕離深深吐一口氣,打斷林青:「你真的不知道嗎?」

林青微怔,抿著唇:「還是,如果有誤會的話……」

慕離反手按住林青的手腕,將她向前一拉,讓她彎下身來。

他注視著林青那雙清靈的眸子,嘆息:「看到你和陳瞿東在一起,我很吃醋。」

什麼?

林青怔了怔,以為自己聽錯了:「你剛才說什麼?」

慕離平復一下情緒,把她拉得更近:「我說,我吃醋了。」

他說著,拉住林青的手握得更緊。

林青彎著身子,長長的頭髮自然垂下。

她的眼睛眨了眨,髮絲在慕離的胸口掃過。

慕離的心口,痒痒的。

林青先是有些怔,繼而不由自主地彎起嘴角,暖暖一笑:「笨蛋,你怎麼連學長的醋也吃?」

說話間,她的內心早已欣喜若狂。

「剛才,陳瞿東給你打電話了。」慕離的語氣有點酸。

林青失笑:「所以,你就把我的手機關了,以為這樣我就不會發現?」

她難得這麼聰明,讓慕離有些鬱悶的嗯了一聲。

從前的他,是絕對不會做這種極其幼稚的事。

林青又笑:「真傻。」

慕離卻道:「因為所有靠近你的男人,都讓我嫉妒。」

那種嫉妒,讓他人受不了。

有微醺的清風吹過,掃在林青的心尖。

她的眼波微微浮動。

不知不覺,她的手已經和慕離的手掌握在一起,十指相扣,交纏著不願分開。

「慕離……」她輕聲呼喚他的名字,有些恍惚。

就好像,這一切都不那麼真實。

他……

真的在嫉妒?

然而慕離純黑的眸子讓林青相信,他並沒有說謊。

看著半靠在床頭的慕離,林青輕輕靠上去,將雙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抱住了他半個身子。

「笨蛋,你怎麼這樣幼稚。」她語氣很輕盈,像一片軟軟的羽毛落在了慕離的心上。

慕離捧起她的臉,湊上去含住了她的唇。

「就算是幼稚,我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有這樣的想法。」他溫柔地在她耳邊說道,「所以,你只能看著我一個人。」

林青含笑點頭,送他柔情一吻。

她的小手按在慕離的脖頸后,不安分地向他的腦後移動,他便趁虛而入,纏住了她的小舌。

「唔……」林青淺淺低吟,覆上了慕離的臉龐。

她的手指,還飄散著淡淡的蘋果香氣。

慕離稍稍起身,環著她的腰把她拉到床上,讓她正騎坐在自己的雙腿上。

林青的動作有所停滯,推一推他:「你的傷……」

慕離輕笑:「我會小心的。」

林青還是有些擔心,便換了個減少慕離用力的姿勢,將他推倒。

慕離眯起眼,有些好奇地打量著壓在自己身上的林青。

那雙純黑的瞳仁盯得林青心裡一陣痒痒。

林青輕輕拍打他的胸口,嗔笑:「別看了……我有點害羞。」

慕離的表情很是愜意:「你害羞的樣子,我最喜歡。」

說罷,將修長的手指插在林青的黑髮間,饒有興緻地玩著。

林青用髮絲掃了掃慕離的下巴,輕輕捏著,用指尖在上面戳一戳,咬了一口。

慕離留在她發間的手指微微用力,抵著她的後腦。

「喂……」林青及時鬆開,對他似有不滿,「你又想讓傷口裂開嗎?」

慕離把她的唇含在口中:「這種事,我才不會在意。」

很快,林青便被他吻得意亂神迷……

「咳、咳。」

他們正在動情處,忽然聽到屋內有人咳嗽。

林青的身子不由得微微一顫,從沉迷的狀態清醒過來。

而慕離鎮定許多,扶著林青的雙肩仍深深吻著,像是要無視掉房間里的另一個人。

「那個,我說,現在是探病時間,你們能不能先收斂一下?」

這帶著些許戲謔語氣的話,正是從單榮的口中蹦出。

慕離一副別來攪我好事的口吻:「病人不在,改天再來吧。」

一隻腳踏入房門的單榮,這時將另一隻腳也送了進來。他站在門口,很自覺地把門關上,處在原地向那張豪華版病床望去。

「幾天沒見,你都把自己搞到病房裡來了,還真是不簡單。」單榮一邊說著,一邊作掩面狀,「你們兩個這麼秀恩愛,讓我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