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66章腰有點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章腰有點疼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拎著包緊緊跟在慕離身後,以至於當他停下來轉身時,林青咚的一聲撞在了他的胸口。

她揉揉腦袋,一臉疑惑去追問慕離:「你到底怎麼了?」

剛才那通電話,她聽得雲里霧裡。

慕離卻懶得回答,抱臂在胸前,下巴向她的手機點了點:「如果我被氣死了,全都是你的責任。」

林青不明就裡,低頭去翻通話記錄——

陳瞿東三個字赫然出現在眼前。

難道,慕離吃醋了?

林青不知該哭該笑,收起手機:「只是打個電話而已,怎麼氣成這樣?」

她說著,探手去撫平他的眉心。

慕離仍是氣惱,撥開她的手把她拉入懷中,低頭緊緊看去:「你是我的。」

林青便點頭連連應道:「是,我是你的。」

慕離皺眉:「你在敷衍我?」

「我為什麼要敷衍你?」林青反問,一雙清亮的眸子看他。

話音未落,被雪藏在包里的手機又響了。

慕離眯起眼,等林青有所反應。

林青掏出手機,見又是陳瞿東打來的。

慕離只做出一副你看著辦的表情。

林青想也不想便掛斷了電話。

「這就是我的回答。」她從容而冷靜。

慕離把她擁在懷裡,抱得很緊。

林青呼吸困難地把臉憋得很紅,在他懷裡悶悶發出聲音:「慕離,我快沒辦法呼吸了。」

慕離卻把她抱得更緊,像是要揉進自己的身體里。

林青失笑,胳膊環在他的腰上,不再抗議。

這樣過了許久,慕離突然埋首在她的脖頸處,吻著那裡細膩的肌膚。

他吻得用力,讓林青不由收緊手臂。

那雙小手在他後背抓撓著,漸漸向上竄動。

慕離向前幾步,將她推到了牆上。

她的脊背抵著有些冰冷的牆壁,高跟鞋在地面上蹬蹬響了幾聲。

慕離撫摸著她的臉頰,掌心傳來許久不曾有的溫度。

「慕離……」林青喃喃,輕如蟬翼,「喜歡你……」

「什麼?」慕離微微頓住,溫熱的氣息噴在她脖頸。

「我……喜歡你……」林青的語調隨著呼吸而起伏,在空氣中飄了飄,緩緩沉入慕離的耳中。

慕離的眸里有一絲異樣的神色。

「你……再說一遍。」他啞著嗓子,良久才又道。

林青便平復了呼吸,這次,一鼓作氣說了出來:「我喜歡你,慕離。」

有清靈的聲音在慕離的心口響了一聲。

他晃一晃神。

捧起林青的臉,慕離仔細看著:「你沒有騙我?」

林青認真地望著他:「我從來不騙人,更不會騙你。」

慕離的雙手執在林青的肩膀:「永遠,不能騙我。」

「好。」林青許諾。

如果可以,她願意一生守著這個諾言。

慕離溫柔地吻上她,不帶一絲的慾望,卻比任何時候都要深情。

而後,他將她拖入了最近的客房……

那張對於兩個人顯得有些太小的床上,林青的臉上露出些害羞神色。

慕離將她的雙腿輕輕分開,抬在了肩上……

「嗯……」隨著他的深入,林青閉起雙眼,面色潮紅地輕吟一聲。

她的雙手緊緊攜在慕離的肩膀,長長的指甲在他的后脊上留下幾道紅色印記。

「我要聽你說。」慕離的手臂從她的腋下繞過,將她柔軟的身子托起。

「說……什麼……」林青已迷迷糊糊地無法思考。

「剛才的話,我要你再說一遍。」慕離貼在她的唇邊,挑撥著她所有敏感。

林青努力回想,雙唇微啟:「慕離……我喜歡你……」

慕離腰上一挺,衝到了那條幽深甬道的盡頭。

「嗯……」林青緊緊抓著他的肩膀。

他再一次探入她的腿間時,她全身戰慄著,不由在他的肩頭咬了一口。

「慕、慕離……」林青斷斷續續地,輕輕喚著他的名字。

不知怎麼,他竟然很喜歡她喊自己名字的聲音。

輕盈地如同飛過空中的羽毛,緩緩飄落在他的沉寂許久的心口。

喜歡的感情,走到哪裡才是盡頭?

還是……

根本就沒有盡頭。

窗外陽光明媚,屋內,林青躺在慕離的臂彎里,擺弄他的衣角。

這間客房大概是整個房子里最小的一間,只擺放了一張一米多寬的單人床。窗戶就在床頭不遠處,此刻窗帘掩著,只有幾縷細細的陽光照射進來。

正落在了潔白的床單上。

林青把薄薄的被單蓋在胸口到大腿的部位,其餘在外面裸露著。

她的雙腳正纏著慕離的小腿,時不時在上面蹭一蹭。

慕離挑起她的下巴,望著那雙水靈清澈的眸子,湊到她的唇上吻了吻。

林青像乖貓一般躲在他的懷裡,攏了攏他敞口的襯衣:「還是這樣好看些。」

慕離勾起眼,把她的小手拉來放在自己的胸膛:「這樣……你不喜歡?」

林青把手縮回去,拉一拉從胸口下滑的薄被,仔細蓋好才又說:「你正經一點,我才喜歡。」

嗖的一下,林青身上的被單被完全掀開,她毫無遮掩的身子暴露在空氣中。

「喂!」她瞬間紅了臉,伸手去奪那條被慕離搶走的被子。

慕離手指勾著被角:「再給你一次機會,到底喜不喜歡?」

林青鼓著兩腮,連連道:「喜歡、喜歡還不行嗎!」

她一邊說著,一邊伸手去抓被角。

慕離輕鬆地就避開了林青的搶奪,兩人一爭一執,讓林青側著身子向上探了探。

可是她的平衡力一向不好,支撐著上半身重量的胳膊突然軟了軟,讓她一下落了下去。

這一下,她直直落在了慕離的身上。

伸得極高的那隻手,也很不幸地碰到了個不該碰的東西。

慕離稍稍鬆手,被單就從他掌心落下,正正從林青的肩背蓋上去,一直遮在她的后腰處。

其餘的薄被,從她光滑的身子輕輕向兩邊滑落,靜靜地躺在了床上。

二人被裹得嚴嚴實實,林青更是一絲不掛地和慕離貼在了一起。

慕離挑一挑眉,有些戲謔之味:「看來,你還是很喜歡的。」

林青一眨眼便躺回床上,把被子在自己身上裹了裹:「色鬼……」

她說著,心裡卻碰碰跳了幾下。

慕離翻個身,輕輕撥一撥林青額角細細的絲髮:「就算是色鬼,也是你喜歡的。」

林青很沒骨氣地紅了臉。

等過了一會兒,他們起床時,慕離像平常一樣就起身穿了衣服。

而林青在床上磨磨唧唧的,好長時間都沒動靜。

「怎麼了?」慕離整理一下襯衣,並不打算系扣子。

林青躲在被子里,含含糊糊道:「沒事……你先出去吧,我再躺一會兒。」

見她臉色有些異樣的紅暈,慕離有些擔心,繞過床走到床頭,不顧林青的抗議去摸了摸她的額頭。

沒有發燒的跡象。

慕離鬆一口氣,看著蜷在那兒的林青不解:「到底怎麼回事?」

林青這才極不情願地開了口:「我……腰有點疼。」

慕離被她的模樣逗得不由發笑,揉揉她的頭髮:「小笨蛋。來,我抱你。」

他伸手將林青從床上橫抱起,林青埋著腦袋不敢看他,只緊了緊蓋在身上的薄薄被單。

可是,林青很鬱悶地看向把她溫柔抱在懷裡的慕離,他為什麼一點不適的徵兆都沒有?

想到這裡,她又是一陣淡淡的憂傷。

當天傍晚,陳瞿東還是給林青打了第三通電話。

這回林青接通了。

「喂?」她揚眉,看了眼正在上樓的慕離。

慕離似乎並沒有察覺。

陳瞿東終於聽到林青的聲音,有些激動,又重重鬆一口氣:「林青,怎麼回事,白天給你打電話都是慕離接的。他現在連你和別人通話都要限制嗎?」

林青淡淡回應道:「不是的,他沒有限制什麼,只是那會兒我不方便接。」

很明顯,這是林青找的借口。

而陳瞿東不打斷忽視:「林青,說實話,是不是他讓你這麼說的?」

儘管對方看不見,林青還是搖了搖頭:「不,學長,慕離他對我很好,並沒有你說的那樣。」

「那,我今天能見你一面嗎?」陳瞿東似乎有些急迫地說了出口。

林青微微蹙眉:「現在有些晚了……」

陳瞿東大概也猜到林青會這麼說,於是又問:「那明天呢?」

林青抱歉道:「對不起,學長,最近我都沒有時間。」

陳瞿東一愣,聲音有些按捺不住的急躁:「為什麼?」

林青不知該怎麼解釋,便隨口說:「我要和慕離去旅行,可能最近都沒有時間見學長了。」

這話從林青口中說出,顯得更加生疏了幾分。

然而陳瞿東仍然不屈不饒:「林青……我想見你。」

林青微怔。

這是她頭一回聽學長說這樣的話。可是……

她卻不需要了。

林青有些失神地笑笑,打消陳瞿東這個念頭:「抱歉,學長……我真的沒有時間。」

陳瞿東這才鬆了口,有些失望:「如果是這樣,等你有時間了我再找你吧。」

林青道了聲好,卻讓陳瞿東聽上去有些疏離感。

他很不舒服,拳頭微微握起。

而後他們隨便寒暄幾句,林青知道他的傷勢好了不少,就放心地掛了電話。

坐在陽台前的陳瞿東盯著手機屏幕,出神了許久。

林青,對他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