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67章佔便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7章佔便宜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他不是不知道,這個比他小几歲的學妹一直暗戀他的事。

然而這些年,他似乎從沒有過這種感覺。

這時,走到陽台門口的梁若儀拍了拍玻璃門:「阿東,家裡的鹽沒有了,你下樓買兩袋。」

陳瞿東從陽台上的單人椅起身,停頓了一會兒才轉身,正對著那扇門另一面,帶著圍裙的梁若儀。

這個女人,和曾在他眼中女神一般存在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

見陳瞿東並沒有動靜,梁若儀有些惱火,因為雙手沾上了油漬,便對著玻璃門踢了一腳:「阿東,你有沒有聽到我說話!」

她的惱火,讓陳瞿東也不由得火大起來。

「聽到了!」陳瞿東冷吼一聲,用力拉開玻璃門,「我現在就去買,不用再催了!」

梁若儀望著突然暴躁的陳瞿東,強勢的性格讓她不由也提高了嗓門:「陳瞿東,你是不是覺得這個家裡只有你一個人很辛苦!我的努力和付出就不算什麼了嗎!」

陳瞿東連正眼也不看她,冷笑。

她的努力和辛苦?

除了對他指手畫腳,不管他做什麼都不滿意之外,還有什麼是她做過的?

就連上回,他們床事之後,梁若儀竟然也對他一番指責。

這讓陳瞿東不禁懷疑,梁若儀是不是真的是好女人。

陳瞿東繞過梁若儀,徑直走向大門處,隨便換了雙鞋就要出門。

只聽梁若儀仍在身後喋喋不休:「陳瞿東,你太讓我失望了!」

失望?

陳瞿東冷笑。

該失望的人應該是他。

樓下,陳瞿東抬頭望著漸漸灰色的天空,一個想法突然在心底萌生。

七點左右,單榮來到了慕離家門口。

在大門外,他非常紳士地按了按門鈴。

林青正端著一盤糖醋裡脊從廚房出來,聽到門鈴聲便放下盤子,快步過去給單榮開門。

鑒於在醫院的時候她給了單榮一隻芒果,今天慕離出院,她就把單榮請來了。

單榮一進門便不正經道:「還是你疼我,知道請我來蹭頓飯吃。」

這時慕離正好從樓上下來,聽到單榮這句話給他一個白眼:「你再說一遍?」

單榮立刻做噤聲狀,跳到一米之外和林青保持距離。

慕離看到餐桌上已擺上了豐盛的菜肴,很自覺去廚房拿出三人份的碗筷。

其中一對碗筷被慕離放在餐桌的一個側面,另一份則被擺在了最遠處。

慕離指著最遠的那個位置對單榮說:「你就去坐那兒吧。」

單榮正在一旁對林青的手藝連連稱讚,聽到此處順著慕離的指向看去,嘴角抽了抽。

那不僅是長桌最遠處,而且基本上夠不到任何一盤菜。

林青嗔笑,將那份碗筷放到近一些的位置:「我今天可是為了表達歉意才請他來的,你不要鬧。」

單榮頓時覺得林青很有正義感,不禁對她豎起拇指:「還是我們林青深明大義。」

「你說什麼?」慕離眯起眼。

單榮要是再套半個近乎,恐怕就要被慕離直接趕出家門去了。

林青也不再理會他們,自顧自去收拾一下廚房,讓他們就坐吃飯。

單榮躲慕離躲得遠遠的,故作委屈沖林青抱怨:「你男人這麼小肚雞腸,你平時都是怎麼過的?」

林青夾了一筷子青菜放在慕離的碗里:「吃飯,睡覺,看電視,就這麼過唄。」

這個問題,她實在不知道有什麼好問的。

也不知她是故意說來氣人,還是真的就想法這麼簡單,單榮一時啞口無言,默默地吃飯了。

席間,慕離和林青的恩愛讓單榮憂鬱了好久。

等林青去收拾碗筷時,單榮才靠在沙發上對慕離開了口:「我今天來呢,也不是白白蹭飯的。其實有件重要的事要告訴你一聲。」

坐在一旁的慕離撐著額頭,一邊換台一邊問道:「什麼事?」

單榮神秘兮兮,壓低了聲音:「我哥這幾天不太正常。」

慕離眯起眼,等了許久才又開口:「這就是你說的重要的事?」

單榮攤開手一臉無辜:「三十三年來都是一副看破紅塵表情的單霖,最近突然不正常,我覺得已經算是大事了。」

慕離這才被引起了一些注意:「為什麼不正常?」

被問住的單榮很不好意思地喝了一口茶:「這個嘛……我還沒有弄清楚。」

慕離扶額,只想把單榮扔出去:「算了,我下回還是建議伯父,讓你去當上門女婿吧。」

單榮連忙擺手:「你夠狠……我本來只是想來提醒你一聲,算了,這兩天我調查一下,有消息了就告訴你。」

慕離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這麼多年單榮被一路威脅過來,還真是一點長進也沒有。

待他們的對話告一段落,林青才遲遲從廚房出來。

她看上去有些睏倦,一走到沙發旁邊倒在了慕離身上。

慕離順勢將她穩穩接住,扶著她的腦袋讓她躺在了懷裡,枕在他的腿上。

單榮看著這酸溜溜的一幕,便知趣地找個借口離開了。

電視上在播放的節目,林青一丁點也沒有聽進去。

她疲倦地枕著慕離的腿,把他的手抱在懷裡。

「累了就去睡,嗯?」慕離見她的眼皮沉重,便體貼道。

林青卻搖晃一下腦袋:「不……我想多陪你一會兒。」

慕離笑了,把電視的聲音關小一些,輕輕撫著她的臉頰。

林青緩緩合上眼睛,聲音輕盈:「剛才,你和單榮在聊什麼?」

慕離捏一下她的小臉:「隨便說了兩句,你也知道他這個人沒什麼正經。」

「不過……」林青慢悠悠地說著,似乎開口都有些費力,「他人還是好的,只是有些貧嘴了……」

聽到這裡,慕離忽然俯身,在林青的唇上強有力地吻了吻。

林青微微睜眼,有些驚訝:「我說錯了嗎?」

慕離卻眉頭微皺,命令道:「以後,不准你和單榮走得太近。」

林青眨眼之間,慕離又用力在她唇上一吻,狠狠地吮吸。

被吻得有些疼了,林青用小手推一推他:「傻瓜,你在吃什麼飛醋?我只當他是朋友而已。」

慕離仍不依不饒,撬開她的貝齒,糾纏住她的小舌,吻得越來越深。

林青不知他為何變得有些粗暴,把她的唇吻得生疼。

「喂……」林青終於有機會推開他,睜開疲倦的睡眼,定定盯著那雙幽深的眸子。

「我知道,」慕離深呼一口氣,「可是,我還是會嫉妒。」

林青失笑,伸手去摟住了他的脖子,主動送去一吻:「那我以後,注意一點就是了。」

很快,這個吻就被慕離反被動為主動。

林青漸漸有些失去了力氣,當慕離把她按在沙發上時,她的眼皮沉重地垂著。

這幅睏倦之意,讓慕離停下了動作。

他吻一吻林青的額頭,低語:「今天就放過你。」

林青纏著他的手臂,十分感謝:「慕離,你真好。」

又在慕離的腿上躺了一會兒,林青的倦意更濃了。

她動了動身子,換個舒服的姿勢,在慕離的掌心蹭了蹭。

林青的鼻音很重,像是想到了某個重要的事,便張了張口:「對了,有件事要告訴你……」

慕離側耳傾聽。

「我的閨蜜要從國外回來了,再過幾天就到。所以……我們可能要把旅行的計劃推后了……」林青喃喃道,已入睡幾分。

慕離揉一揉她的額角,笑:「好,那就推遲一些吧。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

林青還沒有完全入睡,此刻聽著耳中隱約傳來他溫柔的話語,暖心地將眉心舒展。

只要有他在,就足夠了。

第二天一早,林青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躺在室的床上。

她立刻向旁邊看去,慕離卻不在。

還有些睡意朦朧的林青,全身舒展著伸了個懶腰,抓一抓凌亂的頭髮。

這時,她瞥見床頭放了一張紙條,上面是瀟洒飄逸的字跡——

我在書房。

林青噗嗤一聲笑出來。

「真傻。」她這麼說著,心裡卻一陣暖意。

於是,穿進那雙粉紅色拖鞋裡,林青踢踢踏踏地一路小跑衝進了書房。

一開門,她正撞在慕離的身上。

「林青,你是不是已經把撞腦袋當做遊戲了?」慕離好笑地替林青揉一揉被撞的部位,隨即又彈了一下,「有一天把自己撞成笨蛋了,看我還要不要你。」

林青立馬拖住他的手臂,攀在他的肩膀上:「你敢不要我!」

慕離把她橫抱起,連聲道:「是是是,我怎麼敢不要你?」

說著,就要去吻她。

林青立刻捂住嘴:「一大早就想占我便宜?」

慕離順勢便在她眉心一吻:「想。」

林青的臉頰微微泛紅,乾脆捂上了慕離的嘴:「想也不行!」

慕離便又吻了吻她的手心。

這下,林青徹底陷入了他的溫柔。

二十分鐘后,林青乖乖去做好了早餐,把慕離從樓上請下來。

慕離看到那杯檸檬茶,滿意地點點頭。

他剛喝一口,林青就開口:「我昨天有沒有給你說過,我大學時的一個閨蜜要回國的事?」

原來是大學時認識的。

慕離應了一聲。

林青鬆一口氣,接著又說:「剛才她給我打了電話,說是回國的時間提前了,大概今天下午就能到。」

慕離又喝一口檸檬茶:「所以?」

林青一臉興奮,眼睛里閃著光芒:「所以,我們去接她,好不好?」

見她難得這麼高興,慕離便答應了這件事。

一提起閨蜜,林青的話就多了起來,整個吃飯過程中都在給慕離講這個閨蜜如何如何的好。

「記得有一回,我因為肚子疼趴在桌上動不了,她就飛快跑去醫務室給我買了葯。」林青興奮地講著,看得出她和這個閨蜜的感情很好。

慕離便在一旁認真聽著。

這時林青的一句話飄入他的耳中:「見到她之後就知道了,你一定會喜歡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