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70章喝醉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0章喝醉了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酒過三巡,林青的眼前開始有重影。

「許苑,我們繼續喝……」她一邊醉意朦朧地說著,一邊揮動手中的酒瓶。

此刻她坐在慕離的對面,看到慕離皺起了眉頭。

「林青,夠了。」終於,慕離開了口。

他的聲音有些許冷淡。

林青早就對他今天的表現不滿,抓著酒瓶跑到慕離身旁。

她坐下,責怪道:「我高興,就是要喝,怎麼樣?」

慕離拿走她手裡的酒瓶,不輕不重放在桌上。

「就是這樣。」他的聲音越發冷清。

看著這一幕,許苑的身體有些冰涼。

她盡全力讓語氣像平常一樣:「林青,你喝多了,今天就不要喝了。」

「你們今天怎麼了?咱們見面本來是高興的事,可是你們都——」林青還要說下去,卻突然禁了聲,「嗝——」

響亮的一聲,回蕩在偌大的酒店包間里。

「你這個樣子,還要喝嗎?」慕離抱著手臂,瞥她一眼。

林青氣不過,從旁又拿起一滿瓶白酒。

「喝……我要喝!」她賭氣一般,對著瓶口就灌了下去——

啪地一聲,酒瓶摔在地上。

許苑說了聲小心,卻也來不及了。

慕離的臉色很不好看。

他一手扶著林青,一手去抽了張紙巾遞到林青面前。

「擦一擦。」他道。

原來是林青一口喝得太猛,手腕一抖將酒瓶掉了下去。

她現在完全喝醉了,耷拉著腦袋,身子搖擺著前後晃了晃。

那隻想接住紙巾的手,明顯找錯了位置,長長的指甲便抓破了慕離的手背。

繼而,林青整個人也晃晃悠悠地倒在了慕離身上。

「誒……」許苑有幾分擔憂,向前探了探身。

她記得,慕離很討厭喝醉酒的女人,尤其是這樣醉醺醺地倒在自己身上。

可是慕離的反應,讓她有些驚愕地睜大了雙眼。

慕離用紙巾小心地擦拭一下林青的嘴角,擦乾了剛才流出的酒。

白酒的味道有些刺鼻,讓林青不太舒服地揉了揉鼻子。

慕離便又幫她捏了捏鼻尖。

「好點了嗎?」慕離在她耳邊低聲問。

林青點點頭。

慕離的眼裡,透著些淡淡的寵溺和無奈。

許苑的眸子很是黯淡。

「林青她……還好吧?」許苑終於忍不住開了口。

慕離給林青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著,並沒有回答。

林青緩緩地呼吸著,胸口微微起伏,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她垂著腦袋,低低偎著慕離,很是安心。

大約是醉得太厲害,她呼吸的聲音比平時要重許多。

慕離將手置在她的後背,輕輕拍了拍。

林青便順勢在他懷裡蹭了一下。

坐在對面的許苑始終看著他們,眼珠沒有轉動一下。

這是她第一回看到這樣溫柔的慕離。

她的心口,不禁緊了緊。

被慕離擁著,沒過多久,林青便睡著了。

這時,許苑離開座位走到了林青身後,正面對著慕離。

她緊緊望著慕離的眼眸,他眼中的幽深和淡淡的冷漠卻一點沒變。

「沒想到,你已經結婚了。」許苑極其輕緩地開口。

她的聲音在微微顫抖。

慕離嗯了一聲,不冷不熱。

「林青她……」許苑頓了頓,黯然,「你要好好對她。」

慕離只面色平淡地看著她。

往事的意思就是,該忘就忘了。

飯局結束后,許苑說要在酒店裡留宿一晚,慕離便帶著林青回了家。

臨走前許苑交給慕離一張紙條,到家后慕離才注意到,紙條上寫的是許苑的電話號碼。

「朋友,應該還可以當吧?」那時許苑問道。

慕離忽然覺得,很可笑。

他隨手將紙條揉成團,丟入了垃圾桶里。

一身酒氣的林青被慕離抱上床后,就側著身躺在那兒,半條腿還搭在床邊。

慕離便幫她小心脫下了那雙出門前精挑細選的鞋,又為她換了睡衣。

林青的胸口微微起伏著,呼吸比剛才均勻許多。

也許是屋裡的光太強,她細細皺著眉微睜開眼,嚶嚀道:「好刺眼……把燈關掉好不好……」

慕離便關了燈。

屋裡瞬時一片漆黑。

好在慕離幾秒鐘就適應了黑暗,他坐在床頭,拿捏著力度給林青揉了揉太陽穴。

喝了那麼多酒,明早她一定會頭疼。

果然,林青覺得舒服許多,哼了哼向他靠攏一些。

今天看來,許苑對林青來說,很重要。

可是……

慕離的眸子,有些冷。

那個女人,是絕對不能再靠近林青的。

林青有些鬱悶地揉了揉太陽穴,宿醉的感覺實在有點糟糕。

她完全不知道是如何回來的,又想一想,她人生的兩次醉酒,最後都是被慕離帶回了家。

昨天她喝得實在多了,儘管是因為高興,現在想想也有點太不自量力。

林青渾身無力地坐起身,懶懶靠在床頭向屋門望去。

慕離正端著杯茶站在她視線的盡頭。

「醒了?」慕離的語氣聽起來不太高興。

怎麼會高興得起來?

對自己都沒有那麼激動過的女人,竟然為了閨蜜喝醉成這樣。

林青呵呵一笑。

「林青,你現在對喝酒很在行么。」慕離不溫不火道。

這語氣,讓林青心裡抖了一抖。

「還好還好。」林青表現地很謙虛。

說話時,她猛然想起昨晚的零散片段,恨不得鑽進地里去。

慕離端著茶杯走過去,喝了一口:「昨晚的事,你記不起來了?」

林青有些心虛:「什麼……事?」

慕離嘆一口氣:「果然是這樣。」

林青以為自己做了錯事,連忙從床上爬起來:「我……我究竟做什麼了?」

「你啊,」慕離沉思片刻,「你喝酒就原形畢露了。」

「原形……」林青怔了怔,「畢露?」

慕離很認真地應了一聲。

林青只覺得腦袋更痛了。

她按摩一下疼痛處,抿著嘴。

宿醉,果然會引起劇烈的頭痛啊。

她再也不敢了。

慕離拿開她的手:「頭痛?」

他說著去撥開林青耳邊垂下的頭髮。

林青認錯般應了一聲。

慕離便把她拉近自己一些,將手裡的茶杯遞給她:「先喝一口,解解酒。」

茶杯遞過去,慕離開始給她按摩。

他的手法很好,沒幾下頭就不那麼疼了。

林青接過茶杯,悶悶地低下頭。

「林青。」慕離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嗯?」林青抱著茶杯,頭微微上揚,卻還是看不到慕離。

慕離勾勾嘴角,似有調侃之意:「什麼時候,你也因為我喝醉一回?」

林青以為慕離是在諷刺她喝醉酒,連忙搖頭:「不會了不會了,我發誓一定不會再喝醉了!」

她說得十分認真,讓慕離有些鬱悶。

慕離突然的沉默,讓林青有點走神。

一口喝下的茶卻灑了一半在身上。

「林青,你就不能小心一點?」慕離無奈,抽一張紙巾給她。

這個動作,喚醒了林青腦海里那段沉睡的記憶。

想到自己主動投懷送抱,她更加信服慕離的說法,一時之間對自己的行為很是懊惱。

林青接過紙巾,心不在焉地擦著,突然察覺到一個問題。

「那個……」她抬頭看看慕離,又看看身上的淡藍色睡衣,「我的衣服是你給換的?」

慕離挑眉:「不是我,難道是你自己?」

林青咬著嘴唇不吭聲了。

過了一小會兒,她才又張了張口,聲音比剛才低很多:「謝謝……」

她這個樣子……

慕離用指尖挑一挑她的下巴:「你在害羞什麼?」

「我、我才沒有害羞!」林青的舌頭不小心打了結。

「我們已經到這個地步了,你早就該習慣了吧。」慕離失笑,居高臨下地摸了摸林青的頭髮。

他掌心的溫度緩緩傳來,讓林青心裡一陣暖。

雖然這麼講,她還是覺得有些害羞。

「對了!」她突然想到什麼,嗖地從床上跳起,「許苑呢?她人在哪兒?」

慕離很好地掩飾了眼底的不自然,按住林青讓她鎮定:「冷靜點,她住在昨完了。」

「那就好。」林青扶著胸口,「可是,後來沒有發生別的事吧?」

林青想問的是,她喝醉之後有沒有做別的奇怪的事。

慕離卻本能地想起了許苑給他電話號碼那段,默了一下。

這個沉默,讓林青有些意外。

「難道發生了什麼?」

慕離的這個表情,她是認得的。

慕離卻立刻打消了她這個念頭:「除了把你扛回家,也沒有其他算得上事的了。」

「是哦?」林青無意識地摸了摸下巴。

她本來因為宿醉有些頭暈,突然蹦起來又突然冷靜下來,腦袋裡嗡嗡直響。

「慕離,我有點……」暈。

話音未落,林青眼前一花,搖擺著就要向前倒去。

慕離及時接住了她。

「唔!」被接住的瞬間,林青的唇撞在了慕離的唇上。

毫無偏差。

林青睜大眼睛,被慕離摟著。

慕離則輕笑一聲,順勢將她推倒在床。

「我、我不是故意的……」林青趕緊辯解,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慕離在她唇上的力度越來越重。

當他正要挑開她的貝齒,在她的口中打一圈時,卻被林青緊張兮兮地推開了。

「好痛……」林青捂著嘴,聲音都變了。

慕離把她的手挪開。

在那雙被撞得通紅的唇上,他輕柔地吻了吻。

「還疼嗎?」慕離的指尖在她下唇揉了揉。

林青搖搖頭,又點點頭:「還有一點……」

慕離便再度吻了上去。

唇上還有些余痛,但被慕離溫柔地對待著,林青覺得這就是最美妙的感覺了。

那點疼痛,根本不算什麼。

「唔……」林青的手放在身體兩側,被慕離緊緊按住,和他十指相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