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73章苦心和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3章苦心和解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你知不知道,你對許苑態度那麼惡劣,我會難受?你只想著自己不喜歡她,卻沒有想過我聽到你那些話會是什麼心情?」林青撇下慕離,起身要走開。

誰知蹲下的太久,猛地起身才發覺腿麻了。

雙腿一陣麻痛,林青強忍著也不願顯露出來。

只是那種感覺實在難受,讓林青走了兩步就不行了。

她只好放慢步速,一小段一小段向前挪。

慕離要去扶她,被拒。

「路都走不好了,還任性什麼?」慕離沉著氣道。

林青清淡如水:「我沒任性,只是想自己靜一靜。」

聞言,慕離放了手。

林青走了走又停下來,轉身對幾步之遙的慕離說道:「明天開始,我會回公司上班。」

只聽慕離在她身後更加低沉:「不行。」

林青卻沒再回應。

之後,儘管慕離好幾次拋出橄欖枝,都被丟了回來。

林青沒有給慕離做晚飯,他也沒什麼心情,就隨便吃了點做做樣子。

而林青則給自己做了頓豐盛的晚餐,用白天去超市買的食材大顯身手。

看她自己吃得高興,慕離有些鬱悶。

但他也知道這回得罪了林青,便坐在一旁看林青吃飯。

林青也沒意見,吃完飯還不忘指著一桌碗筷盤子對慕離道:「別忘了洗乾淨。」

說完,她擦一擦嘴就回房間了。

慕離撫著額頭,憂鬱了好一陣。

好在林青沒有去客房住。

慕離回房間時,燈已經關了。

啪的一聲按下開關,看到床上的裹在被子里的人動了動。

彎起眉梢,慕離走到床前。

剛躺下,他就信手掀開了蓋在林青身上的薄被。

「已經要夏天了,怎麼還蓋著被子睡覺?」慕離好心提醒,順勢將被子撂在旁邊。

林青沒理會,翻個身又合上眼睛。

慕離見她沒反應,便不顧反抗地把林青壓在身下:「林青,你要不理我到什麼時候?」

他溫柔,又有些埋怨。

然而林青的定力很好,絲毫不為所動:「我困了,明天還要上班。」

說著,她就推開慕離翻身去睡。

慕離卻又把她翻身回來,按在了身下,再次拋出橄欖枝:「我送你。」

「不用了。」林青反抗無效,只好拒絕。

「都說女人喜歡口是心非,說不用其實就是願意的意思。你是不是也是這樣?」慕離笑吟吟地撫摸她的額頭,「沒有陪你見閨蜜,是我不好。」

「的確是你不好。」林青並不為他主動認錯而動心。

慕離看她仍不鬆口,把她摟得更緊:「我認錯,你不要生氣了。」

林青雖然對他的小動作沒有反抗,卻也沒有任何回應。

這樣的沉默讓慕離有些慌張。

他正要張口,林青已經說道:「我要睡覺了,你放開我。」

慕離眉頭微蹙,乾脆吻上她的唇,任由她在身下強烈反抗。

「你不要刺激我了。」慕離含著她的唇,將她雙手按在頭頂。

「慕離……!」林青艱難地躲過他霸道的吻,凌聲。

慕離仍不不肯放手,恐怕要等她繳械投降才行。

然而林青也不甘心被他戲弄,拼了命去推開慕離。

他們這一推一拉,讓整張大床都震了震。

林青的身子往下陷了幾分。

「你再刺激我,我就用最佳單的方式解決了。」慕離附在林青耳邊,赤果果地威脅。

林青這才老實一些,又還生著慕離的氣,就扭過頭不去看他。

慕離送了她的手腕,捧起她的臉:「這張臉就是生氣,也很好看。」

林青撇他一眼:「少說這樣的話。」

慕離笑:「我說的都是認真的。」

林青的氣又上來:「那你說,你為什麼平白無故那麼討厭許苑?」

慕離的臉色微微改變,神情有些飄忽不定。

林青以為他是無言以對,更加不高興:「你看,你自己都說不出來原因。」

不是慕離說不出原因,而是他沒法說。

也不想說。

然而這些都是林青不知道的。

現在想想,她從前不知道的事實在太多,當時的自己太傻,絲毫沒有想到會是那樣的結果。

而如今後悔,全都來不及了。

那雙望著慕離的眸子清澈見底,幽怨的神情也被慕離盡收眼底。

他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說道:「以後我盡量對她態度好些,好不好?」

說完,慕離吻了吻她的鼻尖。

林青覺得他的口吻極不情願,有些不樂意地把他推開:「隨你。」

「隨我?」慕離斟酌這兩個字,片刻就撥開了林青的睡衣。

「喂!」林青躲避不及,小腹已露出了一大半。

冰涼的手掌探入她的衣內,貼了上去。

這樣一來,林青的身子軟了軟。

慕離順勢又湊到她耳邊,咬著她的耳垂:「那我就當你原諒我了,嗯?」

林青終於鬆了口,聲音軟了下去:「那你以後,也別對她那麼冷淡了。」

能做到嗎?

慕離吐一口氣,溫熱地噴在林青的頸處。

「好。」

讓慕離這麼煞費苦心,林青還是第一個。

林青被撥開了睡衣,那雙手遊離在她的全身,不一會兒便停在了她的大腿內側。

慕離正含著林青的唇,狠狠吻了吻,手不安分地向里滑去。

林青及時把他的手挪開。

「不是說了嗎?明早還要上班呢!」林青抗議他繼續行動。

慕離的呼吸重了許多:「不重要。」

他說著又要佔領林青的薄唇。

林青不知何時抓住了被角,見慕離又要吻上來,就把被子擋在兩人之間。

「林青!」慕離低聲喊她,眼底已夾雜著某種情緒。

然而,林青只當沒有看見。

「忙了一天,我好累,快去睡覺。」林青催促,捧著慕離的臉在他唇上用力一吻。

被她一吻,慕離就要有所動作。

誰知林青動作麻利地躲開了。

她躺在一旁,把慕離晾在那裡,翻個身把被子扯在身上。

「不準動,不然我一星期都不例懶懶令道。

只氣得慕離在遠處牙痒痒。

林青她,怎麼就這麼不解風情呢?

翌日一大早,慕離被林青起床的動靜吵醒。

他看看錶,才六點一刻。

他們家離林青的公司只有十幾分鐘車程,用不著起這麼早。

慕離眯著眼望了望梳妝台前整理頭髮的林青,有些睡意:「林青,你起得這麼早。」

林青正梳頭,從鏡子里看著慕離,看樣子她並不知道慕離會醒。

「你繼續睡吧,我馬上就出門了。」她壓低聲音。

慕離卻騰地坐起身,緊緊盯住林青。

「現在去上班,未免也太早了吧?」看來慕離的睡意全無了。

林青梳好頭,把梳子放下,轉身對著慕離:「不早啊。」

慕離把腦中丟給林青:「你自己看看。」

六點十六分。

看完,林青把鬧鐘擺在梳妝台上,立刻就要出門:「天哪!都快六點半了!」

慕離幾步上前,把林青扣下。

「說,你要去哪兒?」慕離挑著眉,一副質問神情。

林青一邊檢查包里的東西有沒有少,一邊回答:「去上班,昨天不是給你說過了嗎?」

慕離的嘴角抽了抽。

他不信。

以前林青上班,早上從沒有七點前起過床。

林青只好吐了口氣,如實道:「上班前,先和許苑吃個早餐。」

慕離差一點就摔在了地上。

「說實話。」慕離不信。

林青卻一臉無辜:「我說的是真的。她在我們公司上班,我就約了她一起吃早飯。」

慕離依舊有些顧慮地看著她。

林青只好繼續交代:「順便……答應了她最近一段時間都陪她吃早飯。」

「什麼?」慕離一把將林青推到牆上,眼神里只有四個字。

非常不滿。

林青窘迫地笑一笑:「其實對你是件好事。你想啊,我不在,你想吃什麼就吃——」

最後兩個字還沒說完,林青就被堵住了口。

挑著她的小舌肆意地戲玩一番,慕離才意猶未盡地放過她。

他的眼神露出危險的氣息:「我記得,你也答應過每天陪我吃早飯吧?」

林青有些尷尬:「我說過嗎?」

慕離一掌拍在她身後的牆壁上:「當然說過。」

不知是為了轉移話題,還是真的心疼,林青立刻抓住他的手仔細看了看。

「幹嘛這麼用力,疼不疼?」

慕離臉不紅心不跳:「疼。」

於是林青小心地給他揉著,輕輕吹一吹,還寬慰說:「這樣就不疼了。」

慕離很滿足地攤著手,隨林青給他怎麼按摩。

趁機,慕離提出要求:「既然我的手受傷了,你就留下來吃了飯再走吧。」

林青被他提醒,突然想起和許苑的約定,立刻把他的手甩掉:「你自己揉,我要先走了。」

慕離去抓她沒抓住,只好放她走了。

不是他小心眼,只是,他實在不願讓林青太靠近許苑。

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巧的事,竟然讓林青和許苑是閨蜜。

聽到樓下關門聲,慕離也沒了睡意。

去廚房沖了被檸檬茶,又取了兩片麵包,慕離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

這時他的視線落在了一個東西上。

是許苑送給林青的禮物。

他有些好奇,忍不住把盒子拿過來拆開。

打開之後,裡面竟然還是一個盒子。

就像套娃娃一樣,一層一層的盒子到最小的那個,慕離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

他沒有多想,打開了最後一個小盒子。

那更像是一個首飾盒。

而裡面放著的,是一枚藍色寶石。

巧的是,他認得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