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74章閨蜜是上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4章閨蜜是上司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兩人在公司附近吃過早餐,林青同許苑一起到了公司。

從人事處報道回來,林青拉住許苑:「原來你就是策劃部新來的部長啊!」

許苑點頭:「之前沒告訴你,不會怪我吧?」

「怎麼會,」林青笑盈盈地眯起眼,「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許苑的工作能力很強,以前在學校專業課也學得最好,對此林青非常欽佩。

所以,對這個結果,林青欣然接受。

既然現在許苑變成了她的頂頭上司,林青也做出下屬的樣子。

「部長,那我現在就去工作了。」林青吐了吐舌頭,「工作加油!」

她說著握拳做出個加油的手勢。

許苑好笑地看著林青,沖她揮一揮手。

回到位置上,路曉不知從哪兒冒出來,戳了戳林青的後背。

林青一回頭——

「對不起對不起!上次的事我還沒對你好好解釋!」她看到路曉,瞬間低呼道。

路曉抱臂,冷哼一聲:「把我一個人扔在那兒,太讓我傷心了吧!」

林青連連道歉:「學長和別人打了起來,我一時著急就忘了其他的事……路曉,真的對不起了!」

見林青還算挺有誠意,路曉才別著臉一副傲嬌樣子:「算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不過,這就算你欠了我一頓飯。」

林青立刻笑臉相迎:「沒問題。」

她的忘性實在比記性好太多了,當時把路曉撇在酒吧,因為陪著慕離就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如果不是路曉剛才過來,恐怕還想不起。

不過,路曉對林青也算是很包容。

自從許苑變成了林青的上司,林青的工作熱情倒是有所高漲。

慕離無意中聽林青說起這事,沒什麼太大反應,還像之前一樣每天接送林青上下班。

林青想說不,被慕離堵在牆角。

他挑著眉,貼在林青身上:「不想?」

林青只好束手就擒:「想。」

許苑經常把一些重要項目交給林青去做。

「林青,部長找你!」隔著兩三個辦公桌的路曉沖林青喊一聲,指了指部長辦公室。

林青放下手裡的工作過去,路過路曉,被攔住。

路曉好奇心極強,一臉狐疑:「我看最近部長找你的次數特別多啊。」

林青把路曉當好朋友,也不避諱:「她和我認識。」

路曉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我就說嘛!」

她說著拍了拍林青的肩膀。

林青笑一笑:「那我先過去了。」

路曉讓出道,看著林青的背影若有所思。

辦公室里,許苑剛放下電話。

她的好勝心很強,剛才花了好多功夫談成一個案子。

抬頭見來人是林青,立刻換上笑容:「林青,你把這份資料看一遍,整理一下再給我送來。」

許苑將放在手邊的一個黑色文件夾遞過去。

林青上前拿過,翻了翻。

「這不是之前那個一直沒談攏的項目嗎?」林青露出驚訝。

許苑這才敢吐一口氣,如釋重負:「剛剛談好,我想讓你來負責。」

「我?」林青指著自己,不可思議。

許苑對林青沒有信心這點有些不滿,身體向前傾了傾把雙肘放在桌子上:「我可不是隨便決定了。我看了你之前的工作成績,覺得這個項目非常適合你。」

「可是……」林青有些猶豫,把文件夾放回桌子上,「這個項目太重要了,我做不來的。」

許苑在工作上向來馬虎不得,看林青的樣子,又說:「我也不是讓你一個人就全做完,就像我剛才說的,先看一看,把重點整理出來,我們再一起討論。」

林青想了想,這才接下了這個任務。

為了不讓許苑失望,林青這天工作到很晚。

等公司里人都走光了,她才驚覺。

「糟糕,已經這麼晚了!」看看腕上那隻慢悠悠晃動秒針的手錶,林青從凳子上差點跳了起來。

正想著慕離會不會不高興,林青身後就有人說話了。

「還沒下班?」許苑笑盈盈地在她身後。

林青轉過身,驚訝:「許苑,你怎麼也沒走?」

許苑懶懶舒展身體,揉了揉脖子:「昨晚熬夜了,剛才快下班好不容易把工作處理完,靠在椅子上就睡著了。」

林青把桌子上的東西收了收,拉著許苑便說:「剛好,我們一起走。」

兩人下樓,走到大廳時看到明亮的燈光下,不遠處站著一個人。

林青定睛望去,認出來是陳瞿東。

「林青,你下班好晚。」陳瞿東迎面走來,沖林青溫暖一笑。

這讓林青有些發愣。

「學長,你怎麼來了?」她張了張口,也不知道自己的語氣是不是奇怪。

不請自來的陳瞿東定立在林青面前,溫和道:「只是順路,過來看看你在不在。」

這一聽就是撒謊。

下班時間是一半小時前。

林青沒有戳穿學長,禮貌且保持著距離感:「這樣啊,那學長是找我有事嗎?」

陳瞿東看了她旁邊的許苑一眼,有些介意,就說:「沒事。下次再來找你吧。」

林青把許苑介紹給陳瞿東:「學長,她是許苑,你忘了?」

對著許苑仔細打量了一番,陳瞿東這才把許苑認出來。

六七年未見,許苑的變化很大。

「你好。」許苑及時伸出友好之手,「我還記得你呢,林青的學長——陳瞿東。」

這個林青暗戀了多年的男人,許苑是不可能忘的。

這樣一來陳瞿東才沒有了剛才的拘束,和許苑握手:「好久不見,我一下沒認出來。一會兒有空嗎?我請你們吃頓飯。」

林青正想說改天,卻聽許苑爽朗答應:「好啊!」

陳瞿東再去尋求林青的意見,林青只好也同意了。

「我知道離這不遠的一個川菜館,裡面的菜品錫宗,不然我們過去嘗嘗?」陳瞿東提議。

許苑也不見外,當即點頭:「我最近正想吃川菜呢。」

林青見他們一言一句,把她襯得倒像是那個多年不見的人了。

陳瞿東又詢問林青:「你覺得怎麼樣?」

林青只好說:「那就走吧。」

說完,他們三人一同走出了大樓。

站在樓外的台階上,陳瞿東正和許苑聊著,林青不經意一瞥,卻看到了一個修長的人影立在前方。

那人身後是一輛銀色跑車。

無論是人還是車,都讓林青非常眼熟。

慕離靠在副駕駛的車門上,幽幽地望著三人之中,向這邊走來的林青。

「慕離?」林青怔了怔,暗暗喊出他的名字。

陳瞿東聞聲住口,臉色變了變,看去。

許苑站在陳瞿東和林青之間,此時也看向慕離。

這時天色很暗,林青看不清慕離的臉,但也能察覺到他眉心的不悅。於是小碎步移到慕離跟前,仰臉笑了笑。

「我還以為你今天很忙,就不來了。」林青扯個謊。

她根本就是把慕離來接她的事兒給拋到了腦後。

慕離也不惱,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

「上車。」他張了張口,音色冷淡。

林青知道是因為身後的陳瞿東,就搶先解釋:「學長只是路過,許苑又和他認識,我們才說一起去吃個飯。」

慕離沒什麼表情:「不用解釋,跟我回家。」

他說著就要把林青塞進車裡。

陳瞿東不知何時走來,制止了慕離。

「我們已經約好了吃飯,慕軍長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一起去。」

慕離冷冷看了陳瞿東一眼,把話挑明:「我上次說過,不要再接近我的女人,陳先生是不是忘了?」

陳瞿東有些焦躁:「雖然你們結婚了,她也是我學妹,是許苑的朋友,一起吃個飯又怎麼了?」

慕離不溫不火:「我不喜歡。」

「算了,既然今天不行就改天再約,陳瞿東,你這樣只會讓林青為難的。」這時在一旁沉默了好久的許苑說道。

果然,林青被慕離扣著手腕,挨著車門站在那裡,此時非常糾結。

陳瞿東卻不依不饒,轉瞬對著林青問道:「林青,你真的像說的那樣過得很好?」

林青咦了一聲,有些不解:「學長,你怎麼這麼問?」

陳瞿東暗暗握著拳:「因為,我看你過得並不好。」

沒等林青開口,慕離抓著林青的胳膊就把她丟上車。

啪的一聲,車門被關上。

慕離對著面前兩人冷冷道:「離林青遠一點。」

陳瞿東憤然,許苑傷神,一時間沒人回應。

慕離便也上了車,強行給林青系好安全帶。

「喂!你是怎麼了?」林青伸手就去開門,卻被慕離反鎖。

她又要開窗和許苑說句話,還沒來得及,慕離就踩下了油門。

「許苑!」林青拍著車窗想和許苑說句話,卻已看不到站在原地的兩人了。

把車開出去好遠,車速才漸漸放緩,銀色跑車終於正常行駛在寬闊的馬路上。

默默地凝視著疾馳而去的車,被留在原地的兩人心懷異事。

過了一會兒,陳瞿東先開了口:「以前聽我老婆提起過,那個許苑,就是你?」

「你老婆?是誰?」許苑仍望著慕離他們的離開的方向。

「梁若儀。」說出這個名字時,陳瞿東的眉頭皺了皺。

這個名字,喚起了許苑的某段記憶。

她這才把目光轉到陳瞿東身上,頭一回仔細打量他一番:「原來和她結婚的是你?」

驚訝之餘,她回答了陳瞿東的問題:「沒錯,我就是那個許苑。」

陳瞿東的拳頭握得很緊,心裡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