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34章捨得氣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4章捨得氣她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似乎從路曉那時默許他住過來,凌安南就徹底把她的地方當做自己地盤,剛開始一星期還好,後來乾脆說要**,路曉拗不過他,想來他忙得聚少離多,住在一起其實更好。彩虹,一路有你!而他在高檔區的別墅似乎許久都沒人住過了,也不知有沒有落一層灰。

新家比之前的房子寬敞明亮,三室一廳的標準,內部裝修也不奢華,按照凌安南的意思精修著搗騰了一遍。路曉推門而入,頓覺眼前一亮,簡潔舒適的裝修風格,頂燈光澤柔和溫馨,灑下片淡淡迷濛。

她轉過身,突然撲進還沒在門口站懷裡,行李箱被撞到了一旁:「我很喜歡。」

凌安南眯起狹長眸子,捏住她下巴:「這才剛開始,就投懷送抱了?」

路曉退開身拖著行李箱走向室,打量著房間設計:「你要不願意,我也可以投給別人。」

「你敢!」凌安南快步跟上,蠻橫地一把按住她的腰,使勁一帶送入懷中,「你要敢看別的男人一眼,信不信我把你壓在**上折騰死。」

路曉推開他欲吻的臉,苦笑不得。

凌安南去書房繞了圈,這房子是他精心裝扮的,此時看著自然是喜歡的不得了,可再多喜歡也比不過路曉一句話,他愜意闔上眸子,又睜開。

有家的感覺,真好。

而且,是他和她的家。

路曉把行李箱在室地上擺了一排,凌安南推門時險些就沒有落腳的地兒。

「靠,這是擺戰場呢。」

「你先出去,我正在忙,沒功夫搭理你。」路曉朝門口隨手一指,頭也不抬。

凌安南捲起衣袖,雙腿一邁:「我幫你,你自個這麼弄要到什麼時候。」

路曉突然抬頭,警告性地投去目光:「你會整理嗎,越幫越忙,去客廳看電視去。」

凌安南摸摸鼻子,自個女人是完完全全把他給收住了,他這以後莫不是連翻身的機會都木有了?

可他也沒再往前走,斜倚著門框安靜地看著路曉收拾那幾箱子行李。別說,這麼一看他的東西還真不少,有些他本意是丟了,搬過來再買,可路曉直接回他句,那能把你丟了再找個新的么。

當場他就石化,丟東西的話再沒敢提。

她要是真去找個新的,他不得氣死?或者一口血噴死?

看著路曉忙碌身影,凌安南很是安心,無意識就往裡走,從後面抱住了正站在**前彎身整理他衣服的女人。

下巴抵在脖頸,嗓音微微性感:「別收拾了,這麼多,過幾天慢慢弄。」

路曉轉過身抱住他,收拾這麼久也累了,她順勢靠著男人的胸膛,頓覺心口一股暖意。

可說的話,微微有那麼點煞風景。

「你說,林青和慕離怎麼就冷戰了?」

凌安南這回真要一口血噴出:「冷戰?不錯啊。」

路曉聽著他語氣不對:「你又打算看熱鬧了。」

凌安南想著,這事路曉要是沒想通,恐怕這幾天他都沒清靜日子,索性全盤拖出,帶著她往**邊坐,大手一推將剛疊好的衣服弄到邊兒去。

「什麼叫看熱鬧,這回你可真是誤會我了,這事說起來,其實是之前我給阿慕出了個主意。他似乎是知道了林青想瞞著他的一樁事,那件事讓他挺心疼,結果對老婆是越來越**著了。」凌安南說著朝路曉別有深意看去一眼,似乎在說我也是個**老婆的,你看你眼光多好,路曉沒搭理,他接著又道,「我說人早晚要發現你挖人秘密去了,想了想,就跟他講,要是林青察覺了什麼,你就裝生氣,到時候她忍不住肯定要大獻殷勤,來個千年難遇的主動獻身什麼的。嘖嘖,多好一招,免費贈送給他我都覺得可惜了。」

聽了半晌,路曉總算明白了,合著全是這男人在中間攪和,「可慕離竟然願意聽你的鬼話。」

「哪個男人聽說有辦法可以讓自個老婆更主動,都不會抗拒的。」

路曉陰測測轉眸看他:「是么。」

凌安南頭皮一麻,趕緊轉移話題,從口袋裡摸出個東西放在路曉手裡。

路曉視線被轉移,盯著掌心內的玩意兒看了好一會:「這什麼東西。」

凌安南目光灼灼熱度,那眼神,恨不得立刻整出點什麼動靜才行,他湊過去從後面摟著路曉,悄悄靠近:「我新弄的玩意兒,據說這東西放在**頭有助於懷孕。」

什麼亂七八糟的,怎麼沒聽說他還信這種東西。

路曉詫異凝視男人的眸子:「你想要孩子?」

「我們也老大不小了,要孩子不是早晚的事嗎?」早生晚不生,聽說女人生孩子不能馬虎,他可不想讓路曉有危險。況且,慕離的兒子都四歲多了,他打算生個女兒,到時候把那小子給勾了去,聽著慕離的兒子喊自己一聲爸爸,嘖嘖。

怎麼算都不吃虧。

凌安南眯著眸子,眉眼笑開去吻她。

路曉點頭,並不否認:「嗯,是早晚的事,所以我覺得現在還早。」

凌安南貼著她的唇:「曉曉,寶貝,心肝……」

「好噁心的稱呼。」

男人一把將她撲倒,探手去解她褲腰紐扣:「這樣就正常了。」說完眼神一瞟,「你又穿這條褲子。」

林青抬眼瞅瞅時間,心不在焉再看看電視。

再抬眼看時間,再看電視。

再……

「媽咪,你脖子不疼嗎?」橙橙吃著果凍,小臉滿滿黑線,從剛才開始媽咪就轉來轉去的,脖子都快扭斷了。

說到底,還不是為了那個不省心的爹地?

這快十點了,有木有時間觀念,竟然不回家哄他碎覺?

橙橙跳下沙發去撥電話:「喂,爹地,我是媽咪,我錯了,爹地我不要喝牛奶啊啊。我幫媽咪問你神馬時候回來,她快急哭了。快了?好的,那就不說了啊債見萌萌噠。」

林青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看著橙橙:「媽咪哪裡有急哭?」

「沒有嗎?」橙橙放下電話湊到林青眼皮底下,小手摸了摸她的眼角,「好像真的木有誒,是我看錯了。」

小傢伙說著忽然打個呵欠,捂著嘴拍了拍:「好睏好睏,窩先去碎覺覺了哦,媽咪不用送了,乖乖在這兒等爹地肥來哦。」

小手一擺,晃著小屁股跑回了小房間。

林青風中凌亂。

沒過多久家門打開,玄關處站著剛進門的男人,林青騰地彈起身迎上去,接過他脫下的外衣:「回來了。」

嗯?男人眉梢不著痕一挑,薄唇似有似無一勾。

「嗯。」他面上冷淡著,換了鞋就徑自往室走。

林青在後面緊緊跟上,去挽他的胳膊:「累了嗎?我給你放洗澡水。」

男人眯起眸子轉頭看她,腳下步子不停:「我累了不是正好,免得你還想著要不要試探我會不會碰你。」

「我……」林青原本就說不過他,此時更加難以辯駁,她臉頰驀地通紅,走到室門口才憋出句話,「我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懇切的語氣,眼眶微紅,微微上揚的一張小臉說不盡的懊惱和愧疚。

這模樣,難道是真哭過了?

慕離冷著俊臉,拂開了她的胳膊:「別拉著我,熱,一會兒一身火沒出發泄。」

林青又貼上去,推著他進了房間后把門反鎖,雙臂一勾纏住男人的脖子:「怎麼會沒處發泄,我錯了,之前是我錯了還不行嗎?」

這幾天她已經說盡無數好話,可男人怎麼都不肯鬆鬆眉頭。

「你哪裡會錯,都是我的錯,是我不正常,我不該對你太好。」慕離凈挑些氣話刺激她,一路說著一路拽開林青往浴室走,襯衫的扣子解到一半又系回去,「以後我就不當著你的面脫衣服了,免得你又說我不正常。」

林青拋開手臂上掛著的男人的外衣,跟著進了浴室,她也還沒洗澡,不管慕離脫衣的動作,走到最里側在浴缸內放水。

她試了試水溫,是男人平時喜歡的,放到一半被慕離抓住手腕:「我先洗,你想洗的話等我出去。」

林青不管不顧抱住慕離的腰,他脫了上衣,健碩胸肌被她的側頰重重撞了下,林青手往下滑,被男人擋住。

「別亂動。」

林青摟得更緊:「那你別推開我。」

慕離深吸口氣,推向她雙肩的手落在肩頭果然不動了:「我不推,等你發號施令了再推。」

「我不會那樣了,這幾天我都檢討了,是我不好,不該故意讓你難受。」

「怎麼敢,一點都不難受。」

林青急得眼眶驀地通紅,這會兒是真委屈了,她帶著些鼻音:「難受,我說難受就難受。」

頭頂上男人原本要說的話卡在喉中,薄唇張了張,冷冽的神情突然崩塌,眼底無聲一柔。垂眸看她時,哪裡還有生氣的樣子。

他還是不捨得氣她。

兩人站在浴室這麼抱著也不是事,不多時慕離還是把她推開,放了熱水的緣故,浴室內已浮起了薄薄一層霧氣,氤氳著將他眼底的神色遮擋。

林青抬頭,微微含淚的眸子有些看不清男人的臉,她吸了吸鼻子,聽到男人似笑非笑在她耳邊道:「我記得,之前好像去哪兒買過件衣服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