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35章衣服找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5章衣服找著了?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衣服?」林青毫無印象,買過的衣服太多了,「什麼衣服?」

慕離意味深長朝她姣好的身子掃了圈,修長的手指勾開她的領口:「你死活都不願進去的那家店,忘了?」

話音剛落,林青頓時想起那次經歷,不就是那家情趣專用店買的東西么。彩虹,一路有你!她一個記得就要脫口而出,突覺不對。

等等,她才不穿!

「忘沒忘?」男人不耐催促。

林青被熱氣蒸地熱騰騰的,行啊,合著在這兒等她呢。

她笑得三分古怪三分真切:「你說的哪個,我給忘了。」

「那行,你出去,別在這兒杵著,看著著急。」慕離說著把她一推,就是要趕走的架勢。

林青氣急,這會兒偏偏沒法子發作,她咬咬牙:「你這麼一說我好像又想起來了。」

男人滿意點點頭,指了指林青:「穿上給我看看。」

林青一口血噴出。

「我才不穿,再說,那東西早扔了。」

慕離眯起眸子,似信非信睨了眼,一腳跨入浴缸,背對林青擺擺手:「那出去,這兒沒你什麼事了。」

林青睜大雙目:「慕離,不帶你這麼欺負人的。」

「我欺負你?」慕離環臂站在水中,隱約可見的胸肌腹肌越發令人血脈噴張,不敢直視,「老婆大人,我敢欺負你嗎?」

「你就敢。」

「行,那等你真的穿上那衣服站在我面前,再說我欺負你。」

林青翻箱倒櫃,連壓箱底的打底衫都翻出來了,可就是沒找著那件,她印象里應該就隨手丟進了柜子,後面也沒再管過,難不成還能憑空消失?

翻來覆去折騰了半晌,林青一無所獲從之前住的屋子走出,回房間時慕離已經睡了。

哼,他倒睡得安穩恣意。

林青憤然掀開被子鑽了進去,不就是幾塊布,還能難倒她不成。

隔天林青起得晚,醒來時男人已經不在身側,她在**頭柜上發現慕離留的紙條,拿在手裡看一眼,隨後揉成了一團。

「回部隊一趟,希望等我回來的時候,能看到個不一樣的你。」

他一走就得幾天,林青臉皮薄也不可能真去店裡再買件一模一樣的。她又在家找了找,找得到當然最好,找不到就算了,她就不信,他還真能和自己氣個沒完沒了。

轉眼兩日已過,林青下班回家順道把橙橙接住,開車經過一條街時橙橙蹬著小腿喊停:「媽咪,我要吃那家的生煎。」

林青放下車窗,見店鋪門口排了長長一隊,她在路邊找個停車位,帶著橙橙下了車。

這家生煎口味極佳,又是老字號,生意總是火爆,隊伍移動緩慢,恐怕每個人都是拎著滿滿一包離開的。林青倒也不急,空氣中飄香四溢,橙橙聞著味兒就餓得摸摸肚子。

快到跟前時,橙橙突然伸著小手指了指路邊方向:「媽咪,是乾媽。」

林青轉頭,看去時路邊女人已上了車,那人跨入一輛黑色轎車的後排座位,林青再想仔細辨別,車門已閉合。

她看得模糊,只掃過一眼那人的衣著,單憑這個不確。她猶豫不決,店員動作迅速老練,將他們的生煎裝好后遞過,又接住下一人的票快速裝包。

橙橙拎著生煎,不怕燙地用小手捏出一隻,趁著林青注意力還在那輛車逡巡徘徊,他一口咬下,滿嘴流油。雖然燙得舌頭微疼,卻是一臉的心滿意足。

不過他並沒騙人,剛才是真看見乾媽了。

小孩子眼尖,總是能發現大人不常注意之處。

林青這時收回視線,低頭一看正瞧見兒子在偷吃,她無奈好笑掏出手帕擦拭兒子的嘴角:「小心燙,慢慢吃。」

橙橙抓著生煎往林青嘴裡塞了一口:「媽咪快吃萌萌噠。」

林青咬下半口,眼角飛過那輛停在路邊的黑色轎車,車牌她沒見過,但看數字,不是一般人能用的。這車,怎麼會和路曉扯上關係?

既然接了人卻沒有離開,想必是有另外緣故,林青只想著或許是凌安南派來接人的,又不解那個男人怎麼捨得放棄大好機會,讓司機接送。

她搖搖頭,覺得自己肯定是想得太多,從深色車窗上掠過目光后帶著橙橙往自己車邊走。

兩人剛離開不遠,那輛黑色轎車的後排車窗緩緩落下,里側那人朝一大一小身影看去,勾起冷笑:「是你朋友,真幸運,差點你就能被發現了。」

身旁女人嗓音微微暗啞,如研磨的細沙,她沒有看向離開的身影,直視前方,此刻看不出神色,卻能聽出她依舊鎮定:「還有其他事嗎?如果沒有,我就先走了。」

那人沉下臉色,顯然也不願把時間浪費在這兒,可有些事不親自出馬不可能有任何成效。早些派出的那些人一點用處都沒有,反而最近聽說連家都搬了。

這意思,就是要對抗到底了。

那人揉揉眉心,車鎖不開,沒有人能下得了車,她此時偏轉頭仔細看了看上車的女人,眉頭又是一皺:「我的耐心有限,給你時間,不是為了讓你和我對抗。」

路曉聽到對抗二字無聲一笑,腦海中閃過無數記憶碎片,拼湊完全,是幅溫暖美好畫面。

「我以為,我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

那人不再廢話,從包里掏出個東西丟在路曉身上:「拿著它,自覺點消失,以後別再讓我看見你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

路曉輕抿唇,默默將支票收好,垂下睫毛看到上面數字,呵,好大的手筆。她不語,那人眉頭舒展,做了個手勢讓司機開鎖。聽到聲音後路曉下車,在車前站定看著車窗緩緩上移。

後座那人保持著輕揉眉心的姿態,坐姿優雅,唇角滿意上揚。可算是把麻煩解決,能睡個好覺了。

也是,三番四次的圍追堵截后,任誰看到這筆錢都會心動,換人就好,何苦再天天擔驚受怕著過日子?

車窗即將升頂時,一張紙輕飄飄從縫隙中落入,在空中盤旋幾周盪在了那人大腿上。那人感覺異樣,微闔的眸子霍然睜開,入目竟是剛出手的那張支票。

支票上,路曉捏過的地方散發著薄薄熱度。

那人震怒,可轎車在升窗后已開出一段距離,回頭看去路曉正攔下出租掉頭往另一個方向走。此時停車也無濟於事。

司機從後視鏡看到這一幕,不禁挺直脊背,試探問道:「夫人,是否停車?」

被喚作夫人的女人失去耐性,將支票撕碎塞進車後背,摔了手裡的皮包:「回家。」

林青沒看清那人是不是路曉,卻在心裡默默記住了車牌號,到了晚上她撥通男人號碼,有正事,自然就忘了他們還在「冷戰」。

看到來電慕離眼皮微抬,底下的人看著默默對視,一整天軍長都陰沉不定的,這會兒誰又來撞槍口了?

手指在屏幕上頓了兩三秒,這一頓,底下的人卻都看懂了,各自默默撫胸,原來是軍張夫人。

行,沒事了,他們可不敢有偷聽夫妻私密話的妄想,匆匆放下手裡的東西都出了屋子。

「喂。」略顯忙碌的聲音微微低沉。

林青擰眉,又不注意身體?

她一時忘了這通電話的目的,手中的筆在記著車牌號的紙上划來划去:「你在做什麼?」

「忙。」

筆尖被狠狠摁了下,墨跡明顯加深,林青頓了頓又道:「忙什麼?」

那頭卻打斷了她的話:「衣服找著了?」

「沒。」林青咬唇,想到這幾天一無所獲,她抓抓頭髮,「找不到找不到。」

「找不到給我打電話做什麼。」男人板著臉,沉著聲,明顯的不耐,可電話那頭的人卻看不到他眼角的微微上揚,和薄唇不自知勾起的弧度。

「你!」林青突然揚聲,連自己都嚇了一跳,她沒想到會這麼煩躁,暗想是不是大姨媽快來了,失神間,嘴邊的話泄露,「難道找不到,以後你都不要理我了嗎?」

「嗯,可以考慮。」慕離放下手邊的東西,站起身,頎長身形屹立於窗前,透過玻璃看著夜色籠罩下的部隊。

訓練有素的隊伍在黑暗下依舊嚴整肅穆,軍紀嚴明不許有半分差池,他們動作整齊劃一,夜色下彷彿融為一體,這支隊伍象徵著強大和力量,半小時后,又會有新一輪操練。

男人目光冷灼,這裡他擁有一切,可他此刻更想奔回那人身邊,儘管只隔著電話,他還是覺得距離太遠。

「喂?你真的不理我了?」林青聽到電話里突然無聲,也沒掛斷,想著他是不是又在鬧什麼脾氣,這男人明明就是個誰都不敢招惹的主,可誰又能想到其實跟看到的完全不像。

「不早了,快點去睡,你明天還想不想上班了。」男人聲音又沉了幾分,像是還在氣著,可林青聽了忍不住彎起唇,隨即男人一頓,也覺得自己關心的太明顯,又補充一句,「下回給我打電話的理由,最好是衣服已經找到了。」

林青正經事還沒來得及提,那邊已經掐了線。

「喂!」

她本想問問慕離是否知道那個車牌的來頭,是不是跟凌安南有關她至少能確定一下。原本也不是件大事,她卻沒來由有些不安,越是知道路曉不可能那樣做,她越疑惑。

想來想去,想到最後她趴在**上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