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36章又不是你三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6章又不是你三圍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因為睡姿不正,第二天她渾身酸疼。彩虹,一路有你!

這邊還惦記著路曉的事,林青打算帶橙橙去路曉新家轉一圈,搬家後頭幾天忙於整理房子,據說單是凌安南的東西就收拾了整整兩天才搞定,當時路曉都有把男人踢出去的衝動,這會閑了下來,總歸能接待下貴客。

那邊,家裡突然來了電話。

「青青,趕緊回來一趟,出事了。」

林青剛把橙橙送去上學,接到電話忙給公司請了假往家趕,路上林爸爸又打來一通,讓她直接去中心醫院。

到了才知道,是林媽媽從高處取東西的時候不小心從梯子上摔了下來,摔到了腿。林青趕到時人已經躺在了病**上,一條腿被五花大綁固定石膏,林媽媽靠在**頭疼得不行,看到林青推門進來瞪了林爸爸一眼。

「青青不用上班了么?你怎麼就把人給叫來了。」

林爸爸看林青風塵僕僕的,正要開口就被林青搶先:「媽,你都住院了還想瞞著我?就算瞞著,這也瞞不住多久。」

醫生推門進來,拿著單子和幾樣檢查結果交給林父,又看了大致情況,林青在一旁問了幾句,這才稍稍放心。

「目前還需要住院,先觀察一段時間,平時注意點,不要亂動。」

檢查完這邊,醫院又去了對面病房。

「這一住得等到什麼時候,我看不住上十天半個月也走不了。」想到之後必然會好一陣子行動不便,林媽媽似有些煩躁。

「媽,你別多想,聽醫生話住著就是了。」林青找了椅子在**邊坐下,握住媽媽的手。

林媽媽嘆口氣,當時只想著取個東西就下來,怎麼會一個失神就跌了,還好林爸爸正要進屋,聽到動靜就沖了進來,她若是獨自在家,才有得頭疼。

她靠著墊子,怎麼躺都不舒服,林爸爸坐起身幫她調整,再躺好后她盯著那條腿愁眉不展:「這段日子要難過了。」

「傷筋動骨一百天,接下來您就好好歇著,讓我爸伺候您。」林青盡量讓自己聽上去輕鬆,聽醫生剛才的意思,林媽媽的情況有驚無險。她這會兒才注意到房間里沒什麼水果,打算出去買一些。

走到樓下,林青穿過大廳時在人群中看到個身影,背影有些眼熟,這會兒正是醫院裡看病的高峰期,人潮擁擠,想衝出條路都難,何況是看清個背道而馳的人。

林青想到個人,踮著腳尖越過阻擋在面前的許多肩膀朝那邊望去,只看清一抹衣角那人就轉彎上樓,她仔細想想卻又覺得不像,再聯繫之前的種種,覺得不該在這裡再看到那人。

手機在口袋裡震動幾聲,林青接聽電話,邊說著邊往外走,一轉眼,剛才看到那個人影的事就被拋至腦後。

林青每天醫院家裡兩頭跑,還要顧著接送橙橙,路曉那邊就暫時沒去,她把媽住院的事告訴了慕離。

「我想回去住段時間。」林青另一隻手還在滑動滑鼠,上找些有益於康復的資料。

慕離嗯了聲,囑咐她別太辛苦,不行就找個保姆搭把手,後面沒說幾句林青就要掛斷,他當即冷下臉:「沒別的話說了?」

林青想了半天搖搖頭,她這兩天累得很,眼皮都要上下粘住,沒想起某事卻想起了另一樁。男人還在那頭鬱悶,怎麼都整治不了她,就聽林青報出串數字。

「這什麼,」慕離皺眉,「又不是你三圍。」

林青好不容易翻出那張寫著車牌號的紙,手一抖:「慕離,你能不能正經,能不能?」

這會聽上去像是精神了,慕離笑道:「能,你說的這是個車牌?」

林青雙目一亮:「這車牌你認識嗎?」

「沒見過,不過數字倒是不錯。」

電話那頭略顯失望,把那張紙隨手夾在一摞4紙中:「會不會是凌安南的車?」

凌安南那貨錢多,還愛車,沒事就搗騰一輛,路曉有回說有段時間見他開車都不重樣的,後來她問凌安南是不是換女人和換車一樣快,從那之後她就再沒見他開過別的車。

慕離也記不住那貨到底有多少車,聽著車牌卻一口否定:「不會,阿南不喜歡8,不可能用有8的車牌。」

林青也懶得問為什麼挺好的數那個奇葩不喜歡,只淡淡哦了聲,看著時間不早了,匆匆結束通話后癱在**上。

看來真是她想多了,拍拍腦袋,睡覺。

林媽媽這是一大早出院的,出院時行動仍十分不便,林青把車停在小區樓下:「爸媽,這段時間慕離正好回部隊了,我帶著橙橙回家住,也好多個人照顧。」

林媽媽本想拒絕,可思及她現在的情況只能點了點頭:「行,你先去上班,等晚上來了把橙橙也帶上。」

中午從公司出來在附近吃了飯,全當散心,林青放慢腳步在商業街逛了逛。她走到一家咖啡館前,經過時對著玻璃照了下,無意一瞥,竟掃到咖啡館內坐在邊角的兩人。

不是她眼尖,而是太陽光正好打在那兒,林青止步,從這裡只能看到女人的背影,她仔細看了看也不能確定,而對面的男人她並不認得。

那背影,像是路曉。

對面的男人不曾發覺玻璃窗外的林青,眉眼笑著,染上幾分張狂。那種恣意和神采彷彿有幾分凌安南的樣子,但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

眼前這個,是目中無人,而凌安南,人家是尊貴的雅痞。林青倒退兩步,女人正好側目朝窗外看了下,這一眼就能讓林青完全確定,正是路曉。

林青心裡怪怪的,想上前又怕自己多心,到時候尷尬的只會是路曉。她正猶豫著,那男人已起身離開,路曉還坐在原處。

男人出門時無意之間轉頭,看到還在窗前的林青,他沒有任何反應挪開視線,徑自朝路邊黑色轎車走去。

黑色轎車。

林青盯著那輛車,不期就看到了車牌。

心下一驚,男人跨入車飛馳而去。

沈玉荷在三天後得知了林母摔壞腿的消息,這天周末,一早林父出門鍛煉,家裡只有林青帶著橙橙。林母腿腳不便,林青在室臨時擺了一張小几,這會兒端著粥走進房間。

「媽,該吃飯了。」

林母起身,動作有些吃力,她揉著腿神色悵然,人到了這個年紀,反而更不願總讓人伺候著,躺在**上不能動,就好像失去了存在價值。

林青聽了這番話反而笑了:「媽,你也還好好休息陣子了。」

可人啊,一輩子都是忙過來的,真的歇著,卻總歇不住。

剛吃過飯就有人敲門,林青放下碗筷從廚房走出:「誰?」

「林青,是媽。」沈玉荷拎著營養站在門外。

林青下意識停住了剛要開門的手,她無所謂,可林媽媽勢必不願見沈玉荷。本來生病心裡就鬱結,再鬧出點事怕事對誰都沒好處。

林青猶豫之下沈玉荷又開了口:「我好歹也是你媽,長輩來家裡就拒之門外?」

好在話也沒說絕,後面那句你家裡是怎麼教的,終究沒有說出口。

林青開了門,沈玉荷剛剛進門,就聽到一陣嗒嗒小跑的腳步聲:「奶奶。」

橙橙跑出屋子,原本是想幫外婆拿東西的,看到沈玉荷便在原地站定了。

「橙橙,來,奶奶抱。」沈玉荷將手中的東西交給林青,彎著身朝橙橙張開胳膊。

橙橙乖乖跑了過去。

「好像又重了,奶奶都抱不動了。」

林青將兩隻盒子放在平時放的位置,又給沈玉荷倒了杯水:「我媽剛吃過飯,她腿不方便,還在屋裡躺著。」

沈玉荷環視四處,她還是頭一次來親家住處,平常的人家她倒也不覺得有不好,反而處處散發溫暖。她的神色略有緩和:「不礙事,我過去看看她。」

林青隨著起身,彷彿有難言之隱,想了想才道:「媽,其實我父母對我和慕離的事還有些介懷,所以。」

沈玉荷已瞭然,擺了擺手:「我只是來探病的,其他事不會提及。」

林青展顏,心中多少有幾分慰藉。

橙橙拿了外婆要的東西先跑回了房間,林青帶著沈玉荷還沒走近室,就聽到林媽媽的聲音傳出:「青青,是那邊的人來了?告訴她,我不需要見。」

林青輕皺起眉:「媽,是來看您的,您別動氣。」

「看我,我這樣有什麼好看的?當初讓她兒子欺負你的時候怎麼沒想著來看?不見。」

林媽媽卻已氣惱,有些心結是不可能輕易解開的,勸不動女兒,她總能有自己的想法,看待慕家,她是怎麼都沒有好臉色。

林青為難朝沈玉荷看去,做好了心理準備,卻沒聽見有人說話。沈玉荷看向室方向,也不再往前走,臉色雖差,卻也忍了。

她本來就理虧,如今又來探病,沒必要再將關係搞得更僵。

「她既然不想見就算了,人可以走,東西我一定是要放這兒的。」沈玉荷轉身便走,林青將她送到門口,沈玉荷突然回頭,「林青,之前有些事是我過分,包括對待橙橙的問題,但我身為母親,不可能不對自己的孩子自私,你現在有孩子,又看到你媽媽的樣子,應該能理解一些我的心情。」

林青面色如常,聽到這樣的話再沒有一絲怨氣,她搖了搖頭:「我能理解,可如果換成我的話,是不會選擇同樣的路的。我會把選擇權交給他,因為我相信,我的孩子能做出最適合他的選擇。」

沈玉荷儘管不算認同,倒也沒再辯駁:「你的確是配得上慕離的,有你在他身邊,我很放心。」

林青看著沈玉荷按下電梯的動作,唇角淡淡挽起:「媽,路上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