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37章咬完了,然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7章咬完了,然後?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雙溪花園,林青取完東西沒有回林家,她貪戀地看著大**忽然甚是想念那個溫暖懷抱,抱著慕離的襯衣昏昏沉沉就趴在**上睡了。

半夜,有人開門的動靜。

林青睡得很淺,幾乎同一時間就睜開眸子,她渾身一冷,怕黑的潛質此時發揮到極限。那人試了幾次密碼都傳來失敗提示,林青握緊拳頭,一顆心提到嗓子眼。

這會兒她是動也不敢再動彈一下。

隱約傳來的聲音像是有人撬門。

驀地,門開了。

林青倒吸口氣。

黑暗中有低沉的腳步聲回蕩在寂靜深夜,林青打個哆嗦,捂住嘴生怕發出丁點聲音。她摸著黑從**頭櫃摸到手機,幸好室關著門,林青鑽進被子,滑動屏幕的手指顫巍巍發抖。

腳步聲在門口停下,屋門被推開,林青趴在**上渾身緊繃地快要窒息,死寂般的空氣中忽地傳來一陣手機震動,那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近。

林青緊張地快要崩潰。

有人在**邊站定,她沒有聽到開燈的聲音,似乎那人在黑暗中隔著被子緊緊盯著她。

震動聲這時斷了。

一瞬的恢復平靜,下一秒,一條腿陷在**邊,那個人正緩緩俯身向她靠近。那人離得太近,她甚至能感覺到壓下陰影的沉重,低沉的呼吸聲一下下撞擊她的神經。

在將要挨住她身子時,那人頓住。

良久後頭頂傳來開關聲,**頭燈澄黃的光暈打下,林青心口一涼,完了。

一雙手臂有力地裹著被子將她抱起,聲音里有驚訝和心疼:「怎麼抖得這麼厲害,生病了?」

所有緊繃的神經在聽到男人的聲音時徹底坍塌。

「慕離,你嚇死我了。」林青驀地掀開被子,一個撲身朝男人撲去。

慕離一怔,有所反應時已被撲倒,他是挨著**沿坐的,兩條腿還在**下。林青跨zuo在他身上,不管不顧地抱住他,狠狠朝他肩頭咬了一口:「你嚇死我了。」

她不停重複這句話,帶著明顯的鼻音和哭腔。

她是真的害怕地要哭。

慕離這才明白過來,任由她把拳頭錘在身上,本來只是無心的舉動,可偏偏造成的效果嚇住了他。

「是我不好,我嚇到你了。」慕離揉著她背後的長發,拍了拍她的背,「可我的老婆膽子怎麼這麼小?你難道以為進來的是鬼?」

聽到這個字林青就不行了,她哆嗦了下,再度朝男人鎖骨襲擊,一口就是兩排清晰牙印:「你還說,還沒把我嚇夠。」

「我的錯我的錯。」慕離見她是真的怕得要命,舉雙手放在頭頂,「別害怕,我不是在這兒么。」

林青猶帶鼻音,雙手撐在他的肩上:「都是你嚇我,要不是聽到好幾次密碼輸入錯誤的提示我也不會害怕,你,自己家的密碼都能輸錯嗎?」

慕離攤開手,扶著她的腰,生怕她一個不穩翻下去:「樓道燈壞了,前幾次沒按對,還以為你回那邊了也沒多想。」

「那你手機響了為什麼不接?」

「剛好在脫外套,準備接的時候就斷了。」

「進屋為什麼不開燈?」

「脫了衣服就打算去浴室的,我能看清,開燈不是多此一舉嗎?」

「你要洗澡,怎麼又在**邊站了好半天?」

「走了兩步感覺**上鼓著,不太確定是你回來了還是一團揉亂的被子,就走過來看看。」

這麼一說,好像全通了。

可明明喊一聲她名字就能解決的事,怎麼被整得這麼麻煩?

「反正都是你有理。」

林青心有餘悸地扯著男人的衣領,他的領口被拽亂了,露出的兩道鎖骨曖曖生情,牙印極為顯眼。

她此時才意識到還坐在男人身上,打算翻下身去,腰側突然被大掌按住。

「想走?」慕離指了指鎖骨和肩膀被咬的兩處,「咬完我,然後呢?」

林青掃了眼,在他胸口拍了下:「然後,你去洗澡。」

「說好的穿那身衣服給我看呢?」慕離怎麼會依她,翻個身把她壓在身下,眯起眸子撥著她耳際碎發,「快點去穿,別讓我等著急了。」

他還以為要等到明天才能見到她,所以看到**上鼓著的包一時竟不敢確定是不是真的。剛才林青撲向他時,又看到她懷裡抱著的那件襯衣掉在一旁,心口狠狠觸動。

林青翻個白眼,凌晨兩點,讓她去哪兒找那幾塊碎布?

「你有不著急的時候嗎?」

「沒有。」

林青使勁推了推:「你剛才嚇壞我了,我現在很累,要休息養養精神。」

末了還加了句快去洗澡。

明擺著就是敷衍,可他還是乖乖去了。

等出了浴室,**上的人早就睡得滋潤。

慕離倚在浴室門口盯著會兒,又轉身去沖了個冷水澡。

慕離半夜回家,林青第二天的計劃就稍稍做了調整,兩人在家好好吃了頓早餐,又膩味了會兒才遲遲出門。

林青在車上坐著,眼看時間不早了,老爸一個人在家照顧著媽媽和橙橙,她在一旁催促:「你快點,快點。」

慕離挑眉,正遇到紅燈:「嫌我還不夠快?」

林青沒有多想,沉默了半晌才突然意識到不對:「你」

「好了好了,我快點。」慕離打斷她,換擋加速,「坐穩了。」

後半句話淹沒的風中。

有時候,偶遇就是這麼巧,可接連幾次都撞見同樣的情形,林青就覺得過於巧了。

經過化路時,林青隨意一瞥就看到窗外兩道身影,她拍了拍車門:「停車,快停車。」

這一出出的,慕離不解,聽著話把車停到路邊。見林青盯著窗外也不知在瞧什麼,他扳過林青的臉:「你這一會兒加快一會兒突然剎車的,會不會太折騰了?」

林青哪裡有心思聽,拉住他的手往窗外指:「路曉。」

「嗯?」慕離把視線挪出窗外,「路曉,然後?」

林青急了:「她旁邊的人,我見他們在一起好幾回了。」

慕離皺眉,顯然也意識到話里的意思,他只是看了眼,也沒看清跟路曉在一起的人的長相:「你在懷疑什麼?」

話到嘴邊又給咽下去,她不相信路曉會那麼做,所以更迷惑。此時路邊的兩人離得挺近,男人像是要邀請路曉去旁邊的化宮,路曉往後退了步,轉身想走。

男人一把拉住路曉,扣住她手腕時被冷冷甩開,路曉說了句話,男人神情複雜地眯著眼,突然往前進了一大步。

林青看著情況不對,想喊一聲,被慕離拉住:「你湊什麼熱鬧,阿南的女人,當然要交給阿南去管。」

林青以為慕離要冷處理,眼角掃過路邊一輛車:「那個人的車牌就是我上次給你提過的,就在這兒,你看。我在想他是不是最近一直糾纏路曉,要不然也不會被我撞見了這麼多次。」

慕離警覺到不同尋常:「你撞見了很多次?」

林青點頭:「是。」

「同樣的車牌,同樣的人?」

「第一次沒看到人,後面幾回看到了,就是這個男的。」

慕離這時又朝窗外看去,路曉讓開身正好露出了那男人的臉,慕離臉色微沉:「是他?」

林青一驚:「你認識他?」

慕離皺起眉沒有說話。

他又仔細辨認了下,沒有看錯,這時才又開口:「不認識,但我知道他是誰。」

林青輕抿起唇瓣,總覺得是個不好的預感,路曉會不會有危險?她之前看到了幾次,可若是只單純地和朋友見面,她試探的話並不合適,何況她相信路曉不會那樣做,一旦試探了就會造成傷害。

她不希望傷害到路曉。

過去欠的太多,已經還不完。

慕離撥通了凌安南的電話,那邊似乎在開會,他連打了三通才遲遲接聽。

「喂,小爺在開會呢,有什麼事等會兒再說。」凌安南壓著聲音,說完就要掛斷。

「等著。」慕離朝窗外看了眼,那男人已經要強行拉住路曉了,「跟你女人有關的事,聽不聽?」

凌安南瞬間揚聲:「什麼事?」

電話那頭似乎有會議被打斷的動靜,隨後是男人出門的腳步聲,沒過多久電話又被接起:「靠,什麼事?」

今天的會議太重要,最好是真的有急事。

「你女人被你哥盯上了,在化路的化宮門口。」

那邊沒了聲音。

林青聞言一驚,這麼一提才覺得那男人看著真和凌安南有些相似,怪不得上回見到就覺得眼熟,原來是兄弟。

可他的哥哥,怎麼會來糾纏他的女人?

林青似乎想到了什麼,呼吸微滯。

慕離突然把手機挪開很遠,林青看到他的動作,下一刻就聽到電話里的聲音:「靠,他媽的都是什麼破事,連這種餿主意都想得出!」

「嘟嘟嘟」

林青指了指手機:「他掛了?」

「嗯。」慕離把手機收回兜里,拍拍林青的大腿,「好了,阿南十分鐘內肯定出現,任務完成,咱們走。」

林青啊了一聲:「不幫他看著路曉等他過來?」

「你以為路曉是吃素的嗎?被阿南的哥哥纏了這麼久都沒動靜,肯定也把對方涮地不輕。」

這麼強悍……

林青看了看窗外的路曉,這會兒看來,好像那男人還是沒佔到丁點便宜。

她放了心,兩人回到娘家。

十分鐘后,凌安南的車子停在了化宮門口。

「靠,笨女人,給我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