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39章你傻我更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9章你傻我更傻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凌安南挺直脊背朝他哥哥瞪過去:「回去告訴老太婆,別再折騰這些個心思,沒用,她要是有一天真得逞了也無所謂,反正我**上就只有這麼一個女人,被趕走了我就是孤家寡人,她要想抱個孫子啥的直接找你們去,也正好別再來煩我。彩虹,一路有你!」

「阿南,你真是鐵了心要跟她在一起?」

「廢話。」

「不管發生什麼?」

「嗦。」

「萬一老太婆還不死心,找別人繼續拆散?」

「可以試試。」

「行,今兒算我倒霉,回去挨罰。不過別說我沒提醒過你們,這條路還長著,以為勝利了,太早。」凌安南的哥哥難得一笑,渾身輕鬆。

其實他也不想來招惹凌安南,在家就沒佔過便宜,這回算是又栽在了阿南女人的手裡。就是這命,翻不了身了。

得,回去,老太婆還在家等著消息呢。

他擺了擺手,開車走了。

路曉這才轉過身,一抬頭就接觸到了他的視線,灼熱,欣喜,震撼。

他沒給路曉開口的機會,狂風般席捲著她的唇,他激動地難以自持,欲要深hou。他哥哥說對了,他從沒對誰這麼失控過。

以後,也不會對別人失控。

狂潮般的吻要把她揉進骨血里,他的氣焰和霸道被她點燃至最高處,不是沒有女人對他說過類似的話,可唯獨她說的,他才放在了心上,才這麼興奮激動。

「你知道這兒是大街上嗎?」路曉把手擋在唇上,好容易才脫開身,半個身子還被緊緊擁著。

「知道。」他嗓音暗啞,顯然欲求不滿。

路曉的掌心被吻住,她怎麼看著這男人都像是不知道。可本來想說讓他忍著,竟然說不出口。

「你的車呢?」路曉脫口問他,突然覺得這會兒問有些奇怪。

凌安南大概是還在激動,腦子沒反應過來,竟就這樣錯過了她無心的一個暗示。

「路邊停著呢,你剛才不是看見我下車過來的嗎?」

路曉哦了聲,沒再說話,下巴突然被他緊緊攫住:「我有問題。」

她拍他的手:「不想聽。」

「你相信我?」凌安南猶自開口,才不管她,他猶豫了下又問,「你就這麼相信我,剛才他亂七八糟瞎扯那麼多,你沒有一點懷疑?」

路曉看著他眼睛:「沒。你都說了他是在瞎扯。」

他反駁:「我要聽真正答案,到底為什麼?」

路曉心底一軟,摸了摸他的臉,瞧他緊張的,這會兒還神經緊繃著:「因為你傻,明明有個商人的頭腦,卻不知道怎麼騙我。」

凌安南拉住她的手往唇邊送,吻了吻,忽然抬眸:「那你呢?你傻不傻?」

路曉丟個白眼:「你這是什麼問題。」

「回答我,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樣傻?」

「不是。」路曉見他執著的不行,搖了搖頭,可見他突然黯淡的眸子又於心不忍,只好補充一句,「我比你更傻。」

「我就知道你也傻。」凌安南心滿意足抱住她拍了拍她的後腦,「不過我還是覺得你不要太傻,聽說媽媽的智商會遺傳給孩子。」

路曉猝然抬頭,撞到他的下巴,她陰測測盯著他:「你覺得我傻?」

凌安南摸摸鼻子:「沒啊。」他眼看著不妙忙轉移話題,「你剛才說的話我可是記住了,希望等會兒回了家,你能好好讓我驗證一下。」

「嗯?」她剛才說了那麼多,哪裡知道是哪句,「什麼話?」

「就是,」凌安南將薄唇湊過去,貼在她耳邊聲音微微嘶啞,「你說的,我的**上只有……」

「凌安南。」路曉忽然喊他。

「怎、怎麼了?」

路曉貼心地摸了摸男人的臉,又貼心地湊到他眼前:「我現在才知道你忍得有多辛苦。」

「什、什麼意思?」

感覺不太妙啊……

「每天面對的**那麼多,只能看不能吃,很難受,真是難為你了。」

「這話說的,家裡有這麼好的,我還會吃別的嗎?」凌安南想也不想,恍覺不對勁,「等等,他們**他們的,可別扯上我。」

路曉推開他的手:「我說什麼了嗎?」

某人不要臉地去吻她:「那咱們回去,你還得洗頭呢。」

路曉將某人的俊臉推開,從包里掏出張類似門票的東西,上面還標註著貴賓席,她揚了揚:「突然不想回去了,你哥約我在這兒見就是說今天化宮有大型演出,我這還有他給的門票,不過只有一張,不然你在外面等著,我看完了出來找你。」

凌安南當頭一棒,靠:「路曉!」

「別這麼大聲喊我,大街上,多難為情。」

「你敢接受我哥的東西?」

路曉晃了晃門票,上面金色的vi字樣尤為刺眼,她躲避凌安南搶票的動作:「不要白不要,這演出我剛好也感興趣,怎麼,吃醋了?」

凌安南最後還是一把搶走,撕得粉碎:「你老實交代,是不是挺喜歡他的?」

路曉搖頭:「不喜歡。」

哼。

男人睨著她:「你竟然瞞著我讓他追求你這麼久,今晚我定要讓你知道厲害,你明天等著爬不起**。」

路曉翻個白眼:「他不是追求,就見了幾回吃個飯。」

「靠。」

「別說髒話。」

凌安南快要變成老壇酸菜了,哼哼鼻子都是股子醋味。路曉踮起腳尖搭在他雙肩上:「真生氣了?」

男人別開臉,琢磨著某件事:「我趕明也接受一下別的女人的邀請,見個面吃個飯什麼的,反正不會掉塊肉。」

「那可不行,」路曉抵著他鼻尖,「你是我的,誰敢約你。」

男人揉著她的肩,又勾住她的腰:「愛聽,多說兩句。」

路曉湊到他唇邊,含笑:「回家,你不是想要個孩子嗎?」

凌安南眼皮猛跳,幻幻幻聽了?

有人在他耳邊慫恿:「要不要?」

有人被一把橫抱起,感覺到男人腳下的步子越來越大,車門砰地一聲被猛拍上。

人來人往的街上,不起眼的路邊,一輛拉風的車突然開始晃動,擋光板被拉起,絲毫不透光。

有小孩拉了拉麻麻的手:「媽咪,那輛車車為什麼在晃?」

小孩的麻麻摸了把汗,笑得略顯僵硬:「這,大概是……那輛車質量不太好?」

「可是那輛車車好酷,好像跑車耶。」小孩眨了眨眼睛,「媽咪不是說,跑車都好棒棒嗎?」

小孩的麻麻又摸了把汗,忙牽著孩子走遠了。

嗯,那輛車車的確很棒,裡面的聲色……也很棒棒。

這邊很棒,那邊有點綁。

林媽媽的腿恢復的有些慢,她這幾天躺不住了,總想動一動,做點什麼。林青就養成了習慣,過一會兒跑去監督媽媽有沒有聽話。

「媽,你別亂動,醫生說了要休息。」

「醫生也說了,經常活動才能好得快。」

「醫生沒這麼說。」

吃過飯後,林青被騙出了門,再回來時看到慕離正抱著橙橙從樓上下來。

「去哪兒?」林青擋住慕離,見兩人都是要走的打扮,橙橙還背著小包。

慕離捏了捏她的鼻子:「回家。」

「媽的意思?」

慕離眼角拉開,把橙橙放下去后開車:「你管得太嚴,都快變身護士了。」說完后男人似乎想起某件事,不爽地看她一眼,「什麼時候穿那個給我看看?」

橙橙跟過來抱大腿:「看神馬?橙橙也要看。」

「行,」慕離拍拍兒子的頭頂,「你先讓媽咪聽話穿上,爹地就允許你看。」

林青沒搭理兩人,上車拍上了車門。

「媽咪不生氣啦,」橙橙自己開了車門,爬上林青的腿,在她耳邊吹吹風,「讓爹地穿,媽咪看,好不好?」

林青揚起眉毛,轉頭看向正要啟哪腥耍骸昂冒。讓爹地穿了給媽咪和橙橙看。」

慕離側過身給他們繫上安全帶,狠狠一扯:「算你狠。」

「一般。」林青抬眸,「和某人的記性比起來,我還是遜色一籌。」

林青陪媽媽去醫院複查的時候,在走廊遇到了任嬌,她看到任嬌手臂被吊著:「受傷了?」

任嬌有些尷尬地點了點頭:「現在住的地方不太習慣,摔到……」話到一半她突然意識到不妥,沒再開口。

林青笑笑,見她一個人,左右看了看:「就你自己,沒人跟著一起嗎?」

任嬌一時沒多想:「摔了胳膊就沒去公司,今天不是周末,朋友們都挺忙的,我感覺不嚴重就自己來了。」

還朋友呢,林青想問的才不是那個。

「戴澤呢?他怎麼也不來?」

她索性直白,倒是讓任嬌有些不好意思,任嬌皺了皺眉,似乎不願提及關於他的:「他出差了,一直不在市。」

林青彷彿捕捉到某個信息:「什麼時候出差的?」

「上次從臨市回來。」

林青再笑不出來,這意思是打算逃避了?還真是稀奇,她還不知道戴澤也有面對不了的,那時候她的事都面對著過來了。

看著任嬌臉色不大好,總是扶著胳膊,想必那一下摔得不輕,林媽媽正好做完複查,她讓任嬌稍微等下,進去拿了結果又推著林媽媽出來停在任嬌跟前。

「看你一個人,也沒法開車回去,我送你。」

任嬌剛要回絕,林媽媽看這小姑娘胳膊吊著,肯定也不好受,設身處地之後更容易統一戰線:「你是青青的朋友,送你一程,剛好有人陪我說說話,青青啊最近就是太嚴肅了。」

任嬌被林青含笑拉到了身邊:「走。」

自然,任嬌也不好再拒絕。

三人剛下了電梯,另一側電梯就開了門,男人的步子略顯急促,又刻意放慢了腳步,一間間找了遍也沒有任嬌身影。

他是在回來的路上接到了家裡的電話,說是正好有認識的醫生今天值班,見任嬌摔壞了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