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41章她有孩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1章她有孩子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她在手機上翻了翻日曆,上面寫著戴澤明天回公司有個重要會議,她算了算時間,等戴澤去公司后她溜回去一趟,把能帶的東西都打個包,應該來得及不會被發現。

任嬌翻個身,盯著天花板數綿羊,數到三千隻的時候終於睡著了。

九點整,任嬌回到公寓樓下,她讓司機在魯蹋自己上了樓打包行李,走到門前翻了翻包,懵了。

怪不得從昨晚就沒印象,該不是出門的時候就沒拿?

任嬌泄了氣,半個身子靠在門上,她的運氣還真是差。喉中苦澀,眼角輕揚,樓道的燈閃了閃,滅了。

身後的門突然打開,任嬌朝後一栽來不及找東西扶,眼看就要翻倒,身後一道力量把她托住,隨即將她拖進了公寓。任嬌的腳尖不小心勾住門邊,恰好把門帶上。

她一條手臂還吊著,身體平衡力極差,腳下晃了晃站得不穩,詫異的是回頭一看,扶著她的人是戴澤。

戴澤鬆開手,她身體一晃扶住了玄關前的柜子,掌心內一把冰涼硌手,低頭一看是她的鑰匙。

「你沒去公司?」任嬌沒想到她還能最先惦記著這事,「今天的會議你必須出席,現在都九點了你怎麼還沒去?」

戴澤看看時間,又看看她:「你急什麼?」

任嬌畢竟是他秘書,兩人之間說的最多的也是公事,任嬌是急,她以前還沒見過戴澤這樣:「戴總,今天的會議有多重要應該不需要我提醒,這是一周前就定下的時間,要是讓其他高管等得太久以後會怎麼看你?請你現在立刻去公司開會。」

「你倒是管起我了,任秘書,我何時管過你有沒有上班?」

任嬌一怔,隨即揚眉,眉目間有幾分坦然:「您是老闆我是職員,我當然不敢管,可今天這會議遲到了就是不對,戴總還是快點去公司。」

戴澤往牆邊一靠:「你趕著我去公司,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這時任嬌才發現他一身西裝,領帶也是說話間才打好,袖口處稍稍挽起,似乎是剛洗了碗。這樣的男人才有鮮活感,任嬌皺起的眉頭稍稍鬆緩:「我沒有什麼目的,只是想請戴總重視自己的工作,別讓等著您的員工心寒。」

「還真是伶牙俐齒,平時怎麼不見你這樣。」

任嬌聽不出他話里的意思,轉眼間戴澤就出了門,整個公寓內的空氣似乎都震了震,任嬌吊著的手臂微微一疼,她靠著柜子緩緩滑下。

過了會兒她站起身把鑰匙塞進包里,又去屋子裡收拾東西,一開衣櫃門傻眼了,柜子空空如也,哪裡還有衣服的影子?

她又翻了翻其他東西,除了些小玩意兒還留著,其他全都不見了,就連銀行卡都從抽屜里消失。

家裡又沒進賊,能讓她東西消失的只有一個人。

任嬌跑去另一間客房沒找到東西,經過主時發現門鎖了,她沒印象戴澤有鎖門的習慣。她也不傻,見這樣子多半就明白了。

無力地坐在餐桌旁,任嬌的手機在包里響了,她看了眼來電,是這段時間頂替她工作的同事:「喂,小曼。」

小曼在電話那頭忍不住抱怨:「任嬌你什麼時候回來啊,總裁好可怕,我快招架不住了。」

任嬌彎了彎唇卻沒有笑意,身為總裁的戴澤的確比平時的他還難相處,可她連那樣的男人都能相處下去,為什麼卻沒法走近他的生活。

到底還是沒有感情。

小曼在電話里又抱怨了幾句,說白了也就是發泄發泄,任嬌聽著聽著察覺出不對勁:「今天的會議取消了?」

「對啊,你不知道嗎?」小曼也覺得奇怪,「這會議時間還是當初你定的,我以為取消了戴總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

其實私底下大家都戴澤跟任嬌的關係,可任嬌看起來不大願意提及,熟悉些的人也就盡量避開。

任嬌也不隱瞞,在她看來沒什麼丟人的:「我不知道,我以為他剛才就是去公司開會了。」

「奇怪了,戴總一早來了電話,說是今天都不會來公司。」小曼咕噥一聲,那邊有人喊她,她匆匆又說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任嬌放下手機,公寓的門再度開了。

戴澤從外面回來,手裡還拎著幾個袋子,他在玄關處停了下,見任嬌正坐在餐桌前打量著他,眼裡是困惑不解和隱隱怒意。

「你竟然不去開會,你以為公司的事是玩笑嗎?戴總,我真是越來越看不劑耍從前別說推遲,哪回你不會準時到場的?」

戴澤沒搭理她,拎著東西進了廚房,沒多久又出來時手裡多了盤子和碗,這樣子就是要吃早飯了。

「你還沒吃?」任嬌盯著他的動作。

戴澤抬眼:「你吃了?」

任嬌搖了搖頭,起晚了,走得又急,她這手吃著也不方便。

戴澤給她弄了碗粥:「你要餓死,我得被我媽煩死。」

任嬌釋然,她也覺得戴澤沒這麼好心。剛喝了口粥,她恍然想起件事,起身就走。

「站住。」戴澤睨著她,「你真以為這兒是想來就來的地方?」

任嬌想起樓下那個司機:「我還有點事,下去一趟。」

「你說的是那輛出租,」戴澤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任嬌頓住,「我讓他走了。」

「那我還是得出去。」任嬌又想起賓館還開著房,她怎麼就能心安理得坐在這兒跟戴澤吃飯?

想想還是回去,有了鑰匙,衣服改天再取。

「你住的房間我已經退了。」

「什麼?」任嬌驚愕回頭。

「信不信你現在出門我媽就殺過來了,」戴澤指了指對面的椅子,「坐下吃飯。」

接橙橙回家的路上遇到堵車,林青放下車窗支起下巴。

橙橙晃了晃小肩膀:「媽咪,你不高興咩。」

「沒有啊。」林青收回視線,路邊一道身影似曾相識,她多看了一眼,見一個女子推著嬰兒車從眼前走過。

推車的女子穿著裙子,也不過二十四五,時不時逗逗車裡的孩子,又時不時看向身後。

林青輕眯起眼,似乎沒有想到還會看到她,更沒想到她會有個孩子。

「媽咪。」橙橙的聲音拉回林青的注意力,「快點開車啦。」

路通了,後面的車見林青不動也紛紛按響喇叭,這邊的聲音似乎引起人行道上女子的注意,女子抬頭看去,一瞬間四目相對。

林青並沒有吃驚的神色,眸光瞥過後發動車子,那女子倒是有些驚愕,怔了下,眼看著那輛奧迪從視線離開。

白萱竟然有個孩子。

林青並未多想,只能判斷這孩子不是最近生的,或者是白萱幫忙帶了別人家的孩子。

人行道,有風吹過,白萱彎身逗著車內小女孩的動作微微停頓,她手指屈起,緩緩扶向嬰兒車的邊緣,車內的小女孩睜著大眼睛望她,並沒有感覺到異樣。

很快她恢復神色,推著車繼續走,身後始終有一輛車保持在安全距離內緩緩行駛,駕駛座上,一雙眼透著厲光直直射去。

副駕駛,阿峰不安地交握雙手冒出涔涔冷汗,盯著前方女子,說話時雙唇發抖:「志哥,人我幫你找到了,我、我可以走了嗎?」

被喊作志哥的男人冷笑:「幫我?是幫你自己,嗯?」

「不敢,不敢。」阿峰哆嗦幾下。

志哥的手指在方向盤敲擊,一道駭人紋身橫貫腕部:「你說,這兩年她都躲著你們,誰也沒見過。」

阿峰點頭:「是,是。」

「那個人呢?」志哥敲動方向盤的手指頓住,眸子里射出到陰寒梟鷙,「她不是眼巴巴指望著那個人保她嗎?怎麼現在不纏著了。」

「這個,我也不清楚。」阿峰抹把冷汗,要是說出真相,白萱就死定了,當初騙了志哥又找人求助,巧了那個人正好是市誰也不敢招惹的主,這才保了命,可這回志哥回來,白萱還有得活路嗎?

「她這回倒是再找,看我還能不能弄死她。」

推開家門,橙橙撲進男人懷裡:「爹地,今天媽咪有乖乖聽話哦。」

林青在玄關換鞋:「說反了。」

橙橙揉了揉小鼻子:「媽咪,今天橙橙有乖乖吃飯哦。」

「聽話。」慕離揉了揉兒子的腦袋。

橙橙滑下去,任務完成,他最近被爹地逼著玩個新遊戲,站軍姿,那叫一個酸爽,每次回來都要了命,這會兒趁著爹地還沒想起來,先溜。

林青的聲音從小短腿背後傳來:「橙橙,一會兒讓爹地帶你站新遊戲。」

咚的一聲,像是有個人倒在了地上。

林青走到沙發旁半跪在上面給男人按摩肩膀,慕離闔起眸子,他最近累極,倒是讓林青按摩的手藝愈發好了。

過了會兒慕離按住她的腰側,順手把她摟在懷裡,林青趴在他肩上又揉著他頭頂穴位:「我今天看見白萱了。是叫這個名字。」

慕離眸子仍闔著,沒什麼反應:「嗯,大概。」

她要是不提,男人都要忘了這號人了。

林青附在他耳際,想了想又說:「她好像有個孩子。」

男人並未多想:「嗯,可能。」

林青推了推他的肩:「我跟你說話呢,聽沒聽。」

「別動。」慕離把俊臉埋在她頸窩裡,「別人有孩子你這麼激動做什麼。」

林青撥著他的短髮:「你認識她的時候,她就有孩子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