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42章太用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2章太用力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男人這才把眸子稍微拉開:「我怎麼知道。彩虹,一路有你!」

林青捏他的肩膀時下手微微用力:「你好歹還是她救命恩人,怎麼連這點小事都不知道。」

「我只是幫過她一回,難道要把她全家都打聽清楚么,」慕離覺得好笑,「不過她年紀倒是不大,沒想到會有個孩子。」

想到在路邊的那一幕,林青也不確定:「好像才一兩歲,我離得遠也沒看清。」

慕離眯著眸子,那不就是他認識白萱那段時間的事?他並未多想,反正不是他老婆生孩子。

看林青微微凝神,他攏了攏她的長發:「怎麼,是不是看見小孩心癢難耐,想再生一個?」

林青退開身往廚房走:「我去做飯。」

自從知道了那件事,就算林青想再生他都不一定答應,儘管不是親眼看見,聽姓戴的說完后他心裡難免難受。讓她再經歷一次?

想都別想。

所以男人最近每次都很積極做好措施。

晚上到了該表現的時候,男人一向很主動,貼著林青的背靠上去:「想嗎?」

林青搖搖頭,拉開抽屜扒拉了兩下往旁邊讓一讓,示意男人看清楚裡面是空的:「睡覺。」

一個小袋子被丟到眼前。

「你。」林青彈起身把東西丟回去,正中男人下懷,她也懶得理他,做就做。

可她累得不行了也不見收斂,林青眯起眸子睇向男人,他今晚好像特別用力,都有點疼了,林青推著他肩:「怎麼了你,受刺激了?」

男人俯下身堵住了她的嘴。

要不然說就是老天都幫林青出口氣,第二天林青就加班到很晚,慕離打過去電話說要接被拒絕了,他心裡不爽就把橙橙從玩具堆里拎出來:「過去站著。先站一小時。」

橙橙抱住男人的腿:「爹地我好睏。」

「兩小時。」

橙橙被訓練地很嚴格,兩條小腿得筆直,他貼著潔白牆壁時不時偷偷摸摸休息一下,眼瞅著爹地的眼睛往手機上瞄一眼,臉色沉一沉,又瞄一眼,臉色更沉。

「爹地,手機都要被看穿個洞了。」橙橙撇撇嘴,怎麼總拿他撒氣?

慕離把兒子抱回房間哄睡覺,關了燈就拿著衣服下了樓。

林青也不想加班,可人家是老闆,壓榨就壓榨了,你不忍?她揉著肩膀好容易把工作做完,一抬頭見外面燈火通明的,合著全公司都被留下加班了。

心裡總算平衡,這時候才想起給男人打個電話,恐怕都要急死了,起初那電話是故意沒接給手機靜了音,可後來就完完全全忘了。她看看時間,得,指不定一會兒男人就會殺過來把她大卸八塊。

林青收拾好東西往外走:「我先回去了,你們也別太晚。」

一群苦逼孩子看著林青的背影消失在電梯口,哀嚎著繼續低頭,要不說人家一來位置就坐得比自己高,實力擺在那兒呢。

大樓內一片寂靜,林青穿過大廳走下台階,她剛才打個電話慕離也沒接,也不知道到底來沒來。去取了車離開公司,沒行駛多遠就看到了不太協調的一幕,像是個帶孩子的女人被**纏上了。

林青不喜歡管閑適,但也不至於見死不救,她把車速放慢落下車窗,想看清特徵后直接報警。車窗剛放下,手指頓住,剛打進的一通電話正巧被掛斷。

帶孩子的女人看著像白萱。

這會兒離得近了,能聽見人行道上兩人的對話,林青不知怎麼心頭一緊,車速放得更慢。

「這就是你的孩子?很好。」男人像是要把小孩從白萱懷裡拎起來,可白萱抱著不鬆手,「看著有一兩歲了,你說,這孩子到底是一歲還是兩歲?」

白萱抱著孩子往後退,「有區別嗎?」

男人冷笑一聲,挑眉看向白萱懷裡的孩子,勾起抹意味深長的笑:「一歲,這孩子就是個野種,我討厭野種,兩歲,這孩子就他媽有可能是我的。」

白萱打斷他的話,把孩子護得很緊,一張小臉也裹著:「別做夢了,這孩子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

「那你倒是說說,她跟誰有關?」

「憑什麼告訴你?」白萱情緒有些激動,忽然揚聲,「你只需要知道跟你沒關係!以後別再來了,我跟你早就劃清界限了。」

男人扼住白萱的手腕,能看到他腕部一條極深的痕,像是紋身,也像是留下疤痕后的遮擋:「說得輕鬆,當年有膽子**了慕軍長幫你出面,倒是挺威風,直接就把我趕出了市,這兩年過去怎麼倒是不見他人了,有意思,白萱,難道你又被男人玩完就踢開了?」

白萱脫開他手掌,看到那道痕眼底一刺,像是怕極了往後連退幾步:「誰都跟你一樣,什麼喪心病狂的事都做得出,虧我當年還喊你一聲……後來我才知道,你不配!」

「你激動什麼,我才剛回來,以後有的是時間跟你好好算這筆賬。」男人猝不及防去伸手,眼看就要把孩子搶走。

「放手!」白萱失控去奪,脫口而出,「這孩子不是你的,她才一歲多,孩子的爸爸就是當年趕走你的慕軍長!」

林青正要報警的手一抖。

冷風在頭頂打了個圈幽幽散去。

她剛才莫不是聽錯了?

雖然看不太清,但那孩子應該沒超過兩歲,白萱的話像根刺狠狠扎進林青的心口。

就算知道慕離沒做過這樣的事,可聽到的感受畢竟不同。林青看到那個男人搶孩子的動作猛地停住,一巴掌扇在了白萱臉上。

白萱別開臉,在回頭時側頰落下深深指印。

「你他媽再說一遍?」男人暴怒,卻忽然把孩子丟回了白萱懷裡。

白萱沒再開口,只緊緊抱住孩子怕男人再搶。

見這邊應該不會再生事端,林青合上車窗踩下了油門,開出一個路口時手機又響了。

「你竟敢不接我電話,林青,你膽子越來越大了。」男人的聲音似乎焦急,把車停到公司后沒找到林青,打電話又不接,這三更半夜的能把人急死。

不就是昨晚用力了點嗎?

林青心不在焉,想到剛才一幕若是告訴男人只怕會把整條街都給拆了,她隨口應付了兩句:「沒聽見嘛,加班的時候手機靜音了,這不一出門就趕緊接了?」

男人還沒消氣,已經把車開出林青的公司:「你走到哪兒了,等我一起回去。」

林青腦子一懵:「你真出來了?」她想到剛才那條街是必經之路,「你走到哪兒了?」

「你復讀機?快說,你在哪兒。」男人微惱,怎麼聽著那句反問都有些心虛,難道車上還有別人?

「我,我走到……」林青這邊還沒說話,電話里似乎傳來一聲剎車。

不會是撞見了?

「慕離?」林青喊了兩聲沒人回應,隨即電話就被掐斷了。

八成是出事了。

林青掉頭往回走,還好她開得不遠。

還沒走到跟前,林青就看到前面糾結的一幕,她沒敢靠近,把車停在了一旁。這種時候還是別摻和了。

白萱被阿志糾纏地不行,抱著孩子就要跑,原本是想穿過馬路,可偏偏不巧沒看紅燈,險些就撞上了慕離的車。

還好慕離一腳踩下,車身只差那麼一丁點,這母女倆就可以120了。

白萱連連道歉,抱起孩子一抬頭就看到了男人那張略顯陰沉的俊臉,在看到她的同時,那雙黑眸透出股駭人的冷冽。

慕離按下車鎖,擺擺手讓她邊兒站。

白萱不可能錯過這麼好的時機,衝到車門旁猛拍:「慕離,救我,救我,那個人又回來了。」

白萱的聲音隱約傳入男人耳中,慕離沒聽清,但也察覺出她是真的害怕,朝路邊看去,見一張似曾相識的臉擺在那兒。

原來是他。

那男人當年對白萱下了重手差點打死,若不是慕離經過救下一命,這會兒白萱都已經投胎了。

可慕離也不是什麼人都救,當年救有當年的原由,這會兒明知道這一救白萱肯定會糾纏到底,他也不會再碰燙手的山芋。

男人落下車窗:「不認識,走開。」說完又合上車窗踩下了油門。

白萱眼前一晃,車身離開時帶起一陣風,她的長發飄了飄又落下。

慕離從後視鏡看了眼,到底是和林青有幾分相似,不然當年不會多看一眼后出手相助。

可有的人,救一次有救一次的命,現在不救了,也是命。

漸漸拉遠的後視鏡,能看到那個男人又走到白萱面前,擋住了白萱的視線。

都是命。

林青在十字路口跟男人會合,輕按了按喇叭。慕離一見她當即冷下臉,方向盤一轉把林青擠到了路邊。

「下車。」男人跨下車把林青撈出來,還沒等她開口就在她臉上狠狠捏了下。

林青倒吸口氣:「疼,你捏我做什麼?」

「不接我電話,還學會躲起來看好戲了,嗯?」剛才林青的車開回來找他,男人是一眼看見了的。

林青有些心虛,說到底那場合她出現只會搞得更複雜,她也沒否認,纏住男人的胳膊:「別生氣,這不是知道你會漂亮地解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