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43章斗小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3章斗小三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男人推開她的手:「看得爽嗎?看我把送上門的女人推開,只要你一個,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林青纏住他的脖子,踮起腳尖:「老公……」

就會來這一套。

可男人偏偏吃這一套。

一個激吻在凜冽的風中點燃熱度,林青敗下陣,伏在他胸口,隨手在他胸前摸了摸。

「好像小了。」

話音未落,林青的胸前驟然一緊。

「你不小就行。」

剛才那幕就算是過去了,還好白萱最要命的那句話沒被慕離聽見,不然這會兒指不定要折騰成什麼樣。

兩人在路上並排走著一路開回家,停了車慕離搭在林青的車門上:「以後你別開車了,對身體不好,上班我送你。」

「你想送就送,扯上別的做什麼?」林青把車鑰匙丟在男人手中,「沒油了,明天幫我加點去。」

男人指指自己:「我也沒油了,你也加點?」

白萱把林青約在了公司外的一家咖啡店。

「林青姐。」白萱穿著條剛過膝的裙子,這麼冷的天也難為她了。林青點點頭在對面坐下。

見白萱沒帶著孩子出現,林青大概也才出些什麼,只是沒想到白萱還不死心。上回慕離的警告之後,她還以為白萱就會乖乖離開了。

果然女人的心不死,總能折騰出些事來。

林青想到那天在路邊看到的一幕,心裡也多少不是滋味。都是有孩子的人,總該為孩子想想。

白萱也不賣關子,直接把一張小孩的照片擺在林青眼皮底下:「林青姐,有件事我現在必須告訴你。」

這兩天氣溫驟降,林青握住杯子還是覺得手冷。她盯著照片仔細看了看,孩子長得倒是挺好看,就是跟慕離太不像了,這樣出來騙人也可以?

正想著,白萱開了口,指一指照片上的孩子:「不瞞你說,林青姐,這個孩子是慕大哥的。」

林青喝了口熱飲,燙得嘶了一聲。

「你也挺驚訝,其實我不想說出來,畢竟慕大哥已經跟你有了家庭,可是孩子大了我才覺得自己的力量太弱,沒辦法一個人帶孩子。」白萱十指輕攏,試探地看著林青臉色,林青始終垂著眼帘,似乎睫毛顫了顫,灑下片陰影。

白萱放下心,彎了彎唇角。

林青過了會兒才說話,仍低著頭:「那你現在跟我說這些又是什麼意思?想讓我跟慕離離婚,然後你們結婚?」

「我不想破壞你們家庭,但我想讓慕大哥認下這個孩子。」白萱到底不敢說得過分,此時想保住的也是這個孩子,「孩子有了爸爸才能幸福,我不想讓她認別人做父親,這對孩子不公平,至於我,我可以不打擾你們的生活。」

「已經這樣了還不是打擾嗎?」林青的聲音微微顫抖,似在啜泣,「你突然告訴我,你跟我老公有了孩子,還是在我不在的時候發生的事,這對我就公平嗎?」

「我只是想給孩子一個名分,這不過分,只是個孩子而已,林青姐,你也有孩子,知道孩子沒有爸爸是什麼感覺,」白萱知道這句話會戳痛林青的傷口,「畢竟當初會有孩子也不是我一個人的錯。」

林青猝然抬頭,「你什麼意思?」

「如果不是慕大哥當時衝動……」白萱猶豫了下才有開口,「那晚要是沒有發生那個事,我現在也不會帶個孩子出現在你們面前。」她想了想又補充一句,「林青姐,我一早是想走的,可是為了孩子我才會來找你。」

林青在心裡翻個白眼,衝動?

就怕男人衝動之下再砍了誰。

「既然已經決定要走,為什麼又要回來?」林青原本底氣不足的聲音冷了些,清秀的臉上微微有些冷冽,她抬眸看著白萱,「你想讓孩子被爸爸承認,有沒有想過這孩子就會跟你分開,到時候沒有媽媽又是什麼感受?」

白萱一怔,沒料到林青會突然反擊,這個問題她也想過,可想過又能怎樣?最好的辦法擺在那兒,好不容易有個機會能把孩子送去安全的地方,她不會白白錯過。何況,當初林青不在,就算慕離會否認,可誰能證明真的沒發生過什麼?

這種事女人最介意,也不可能證明得清楚。

白萱微微垂下眼,顯得幾分可憐:「我……我想過,我真的想過,可現在我沒別的辦法,孩子跟著我不會過得好,我知道慕大哥養得起這個孩子,林青姐,算我求求你,求你讓慕大哥認了這個孩子,別為難慕大哥。」

「你這麼說,意思是我不讓慕離認孩子?」林青覺得好笑,「白萱,我現在才知道孩子的事,你覺得我在這麼短時間裡能做出這麼重要的決定嗎?」

「就算不能……」

「就算能,這種事是不是該跟慕離商量一下?」

「林青姐,你是不是怕這孩子以後會有威脅?」白萱以為這就是相信了她的話,心底不由一松,「我保證不會,這一點你可以放心,我只求給孩子一個家。」

林青抬眼盯著她,推開白萱想伸來的手:「你求的,我給不了,我男人也給不了。」

白萱臉色一沉:「你真要逼我的孩子沒有爸爸,讓她從小生活在被別人笑話的環境里嗎?」

「白萱,我先問你,這孩子是慕離的嗎?」林青打斷她。

白萱料到會這麼問,早就做好準備,她毫不猶豫點點頭:「是。」

林青也點了下頭,沒太多懷疑,她看了看孩子的照片,似乎有些動搖,指尖從照片上挪開時聲音微微一抖:「你們是哪天做的?」

白萱一愣:「什、什麼?」

林青把照片推到白萱面前,「這孩子單看照片我看不出多大,像是一歲也像是兩歲,慕離說他兩年前救了你,若是兩歲就跟他沒關係了。」

「我們是……」白萱低頭咬了咬唇,報出個日期。

林青算了算,日子確實差不多:「你說你們只做了一次對嗎?」

「對,」這種事白萱也不敢說得太多,有一次應該已經很難得,她點點頭,想了想又說,「慕大哥救了我之後帶我回家,讓我先住一晚,就是那晚,他……」

後面的話似乎說不下去,但一聽便明白了。

林青這會兒倒也冷靜,雙手交握著用飲杯暖手:「這麼說,他只碰了你一次?」

「什麼?」白萱沒明白,剛才不都問過了么。

林青看懂白萱的困惑,只好又說得直白些:「一晚上,就一次?」

白萱有些緊張,沒做過她怎麼知道?可想著要是說成失誤也不能編得離譜,點了點頭:「是,就一次。」

林青笑了笑。

「慕離不喜歡關燈,這你該知道?」林青繼續下套,雖然覺得沒必要了,但她心裡就是憋著口氣,「肯定是知道的,他說最喜歡開著燈做,看得清我的臉。」

說完林青看了看白萱的臉色,突然道:「他難道也對你說過一樣的話?」

白萱沒法判斷林青到底是不是在試探,可這種事怎麼可能提前做好準備?她想了想還是說:「是,慕大哥那晚是對我說過這句話,不過他……喊的是你的名字。」

林青的嘴角抽了抽,是么,都開著燈還能看錯,慕離那雙鋒利的號稱能夜視的眸子是突然近視了?

「既然你知道他喊的是我的名字,還好意思**?」

「我沒**,是他看錯了才……」

林青冷冷一笑:「開著燈都能看錯,慕離那天救了你,該不會明知道你在家還喝醉了,然後一不小心把你當做我,犯了罪,留個種?」

白萱聽出其中意思,雙手握緊:「林青姐,你這麼說過分了。就算我跟慕大哥真的做了,那也是過去的事,我現在只想為孩子求個長大的家。」

「要求,也要求孩子的親生爸爸,你拉我男人當墊背是個什麼意思?」

白萱雙手緊扣,只咬住一句話:「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孩子就是慕大哥的。」

林青放下杯子,裡面的熱飲漸漸轉涼:「你連他喜好都弄不清,編個謊話都前後不搭調,白萱,我以為你是個聰明人,之前好心提醒,可你現在這不像是聰明人的樣子,倒像是被逼急了,謊都沒圓好就來找事。」

「不是,我沒有……」

「最後說一次,你要是說實話這件事就算了,要是打算繼續騙,下次我就不是跟你在這兒見面。」林青懶得廢話,可有些人不多說就不死心,記性這東西也不是人人都有,「想知道孩子是誰的很簡單,做個親子鑒定花不了我男人多少錢。可我不樂意他把錢花在沒用的地方,也知道這種鑒定對孩子傷害有多大,你自己好好想想,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誰,你心裡應該最清楚。」

白萱張了張嘴,當真是一句話說不出來。

她以為至少用這個法子能擋一陣子,就算過段時間被發現了也無妨。可林青一上來就給她這麼一個重擊,打得她措手不及。

她不信會有女人在這種問題上這麼鎮定冷靜,連懷疑一下都不。可如今事實眼睜睜看見了,她才知道這回是真的錯了。

或許一開始就不該招惹慕離,一開始就不該心動。

可招惹了,心動了,該不是你的還不是,該放手的還是要放手。白萱看著林青不喜不怒的神色,忽然就明白了個道理,有些人的生活,你撞破了頭也插不上一根指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