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46章我是她……學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6章我是她……學長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當初慕離也是救了你,可你後面都做了什麼?」林青擰起眉,沒想到白萱會在公司門口攔人,她不想太不給白萱面子,可人不要有什麼辦法,「破壞我的家庭,試圖**我的男人,還把別人的孩子說成我男人的,白萱,或許你該反思一下,為什麼你前男友會這麼糾纏著不放。」

白萱眼底有恨意宣洩,頓時揚聲,「他就是個神經病!」

林青推開白萱的手,往後退了幾步要進公司大門,「一個巴掌拍不響,其他的話我也不想多說,還要上班先走了。」

白萱衝過去時帶起裙擺,這麼冷的天她從來都是穿著裙子,她有些不顧一切,狠狠拽住林青手腕往後一拖:「林青姐,我這麼請求不是為了自己,只是想保住孩子,孩子是無辜的,你怎麼能忍心見死不救?」

林青有些不耐,甩開了白萱的手。

「那我就跟你把話說開,我們是什麼關係,我憑什麼為你養孩子?」林青覺得好笑,從前以為白萱是有眼色有心思的,現在才發現是個什麼都不懂只會把責任推給旁人的蠢女人,她避開白萱還要抓來的手,冷眼睇去,「你可以把孩子託付給親戚或是朋友,白萱,我跟你不算朋友,沒這個義務。」

「可託付給他們到最後還是會被找到。」

「那就報警。」

白萱眼裡有絕望:「你非要把我逼死嗎?」

林青無奈笑出了聲,「是我在逼你嗎?是你在逼我幫你養孩子,白萱,你如果不是這麼咄咄逼人,把自己一步步逼到這個地步,我或許會幫一幫,可現在我的意思很明確,不可能。」

白萱沖著林青伸手一指,滿眼憎恨然炸開,逼近的是無邊的絕望:「林青,你別以為有慕大哥給你撐腰就有恃無恐。」

林青示意門衛的保安把人趕走:「隨你怎麼說。」

退到遠處后保安才回到崗位,白萱無助地貼著牆面滑下,蹲在地上抱著膝哭泣,凜冽寒冷捲走了她的哭泣聲,一圈圈在頭頂打轉,陰仄久久沒有散開。纏繞在心頭的是不能拔掉的極深恐懼。

兩年前那個人差點將她打死,有些事無論過去都不可能忘記,每每入夢還是能回到那些毫無天日的日子,直到那雙手帶她逃出可怖黑暗。

她曾發誓,這輩子都不要回去。

有人走近時她沒有注意到,直到那個人拍了拍她的肩,白萱抬起頭兩眼通紅,眼前的人她並不認識。

「你是誰?」因為哭泣嗓音微微沙啞。

男人沒有回答,只是盯著白萱,深幽的眼底看不出他的神色,平淡,又像是困惑和糾結。

兩人對視了一會兒,男人慢慢開口,聲音不大,但聽得出嗓音溫潤:「你認識她,你是誰?」

她?

白萱皺眉,恍然想起剛才的一幕恐怕是被這個男人看見了,會這麼問必定是跟林青認識的。

「白萱。」她直接報上真名,是盼著有人能像兩年前的慕離一樣對她伸出手,如果這個人可以幫她,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男人對著她打量一番,這才看清她的打扮,那張臉雖然哭得不成樣子,但多少還是能看出幾分林青的樣子。難怪聽說慕離曾幫過她。

白萱見男人沒有介紹自己的意思,不甘心又問了一遍:「你是誰?」

她緊緊盯著男人的眸子,想看穿卻看不懂,那雙眸子里隱藏著極深極重的感情,除非經歷過才能體會。可白萱沒有經歷過那麼深的感情,自然不懂。

男人沉默良久,陰冷的風吹過他大衣的領口,他的聲音夾雜哀戚和無奈,不舍和心疼,只是一雙眸子始終沒從白萱的臉上挪開。

她們似乎真的很像,尤其是不開口時,那個女人在很久以前也會用一雙眼睛望著他。只是他記憶中的眸子是一片清澈寧靜,絲毫沒有白萱眼底的**和恨意。

白萱過了許久才意矢詹潘檔幕啊

「我是她……學長。」

這個稱呼讓白萱心口猛然窒息。

怪不得慕離當年會出手,她或許是跟林青真的有幾分相似,可那時慕離並沒有正眼看她,只是她脫口對阿志喊出了那句學長吸引了慕離的注意,這才促使他最終出手。

只一瞬白萱就明白,林青跟這個學長之間肯定有事,否則慕離不會為了那句學長冒險救人,畢竟阿志當時也有不小的勢力。

或者,眼前這個男人就可以幫她。

白萱打定主意後仰起頭,學著林青的樣子挽起唇角:「我認識林青姐,跟她雖然不熟,但我跟她的老公很熟。」

她故意吊足了對方的胃口,可男人似乎也沒追問的意思,面露不耐就打算走了,白萱這才咬咬牙心下一橫,抹了抹眼淚又說:「我不只跟她老公很熟,還給她老公生了孩子。你能幫我讓這個孩子認爸爸嗎?」

男人皺起眉頭,似乎不大相信她的話,畢竟慕離的名聲在外,多少女人都不甘心想套近乎,而他了解慕離,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誰都可能,只有慕離不可能。

但他的沉思讓白萱產生了誤解,以為是在思索她話里的可信度,白萱想了想,又賭了一把:「你不說話,可我沒猜錯的話,你喜歡林青姐?」

男人眼裡的神色似乎又黯了一層。

白萱心想,這回肯定是沒錯了。

「你要是能幫我給孩子認了爸爸,我就能幫你得到林青姐,你是他學長,還喜歡她,她肯定不可能不知道,等她知道她老公不僅**還在外面有了孩子,肯定會受不了打擊,到時候你就出手,她肯定會選擇你的。」

會嗎?

這番話在男人心底狠狠劃開道口子,眼前這個女子說的沒錯,只是當年是她先喜歡了他,可他……

錯過了就沒有第二次機會,逼著不願放手又有什麼意思?

陳瞿東笑了笑,嘴角溢出些苦澀,可這苦他也不覺得難過,反而習慣性地揚起了唇角。他只希望看到她過得好,知道她在這裡上班忍不住想多看一眼,無意中撞見方才那一幕,這女子糾纏不休他看不過眼,想過來套出些話后教訓一番,可沒想到會聽到那番不可置信的話。

慕離在外面有個孩子?

陳瞿東雖然不能相信,可心底總不放心,他盯著白萱:「你的孩子多大了?」

白萱挽的笑又和林青相似了幾分:「一歲多,是個女孩。」

「你怎麼會跟慕離有孩子?」

「他兩年前救了我,看我長得像林青姐就跟我情不自禁有過**,我離開他之後才知道懷孕了。」

「然後你就生了下來?」陳瞿東顯然不信,退一萬步講,慕離就算真跟別的女人一時衝動那啥啥,事後不可能沒顧忌,絕對是要斷絕一切威脅。

「那**之後我就離開了,而且他說過會保護我,不會讓我受到傷害,我不想拖累他就沒告訴過孩子的事。」

「那現在為什麼又要說?」

「孩子的性命受到威脅,我前男友以為這孩子是他的,要把孩子搶走。」白萱把事前準備的說辭講出來,沒有絲毫違和感,可對於陳瞿東而言,最大的違和感就是慕離會跟別的女人那啥啥。

慕離要真這麼忍不住,也不可能在林青離開之後沒接觸過其他女人,更不可能等這麼久又把林青追回來。

「所以,你要讓這個孩子認慕離當爸爸?」陳瞿東蹙起眉頭。

白萱點頭:「這就是慕離的孩子,我不可能再瞞著,所以剛才去找林青姐商量,可林青姐完全不顧及孩子的安危,一心想把我們趕走,你也看到了,她還讓保安趕我。」說著,眼淚緩緩滑落。

陳瞿東神色又沉了幾分。

剛才兩人的對話他不是一句都沒聽見,似乎跟這個女子說的不大一樣。

「那你現在想怎麼辦?」

白萱抬起臉,雙眸含淚楚楚可憐:「你幫我,成功后也能得到林青姐,好不好?」

陳瞿東斂起了眼角。

這兩天氣溫又降了,陰霾籠罩在整座城市上空,抬頭望不見天際。林青忙完手頭上的工作捧著熱飲站在窗前,過了半晌沉沉吐口氣。

「唉聲嘆氣,急著長皺紋?」

林青猝然回頭,眼裡是藏不住的驚訝:「你怎麼來這兒了?」

戴澤倚在門口揮了揮手裡的東西:「公事,我可不是專門來找你的。」

林青放下杯子,想了想還是沒有走過去,雙手撐著桌沿:「最近還很忙嗎?有段時間沒聯繫了。」

戴澤挑起眉梢,不等林青邀請就關了門坐在沙發內,搭起條腿略顯疲憊地捏了捏眉骨:「忙,忙得要死了,你走之後就沒再招到比你更好的人。我還想著什麼時候把你再撬回來。」

這似乎話裡有話,林青一時不知該怎麼往下接。

「瞧你嚇的,我就事論事,你在國外那幾年那麼拼,也不是白混的。」戴澤只當沒看見她的神色。

林青莞爾,「我現在在這兒挺好,比在你那兒過得還逍遙自在,我當初辭了職,哪有再回去的道理。」

這話,似乎也話裡有話。

戴澤淺眯起狹長的眸子緊緊盯著她,空氣中一時沉澱下靜謐。這麼短的距離,只一眼,像是過了半生。

「也對,」他笑了笑,「很多事都沒什麼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