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48章今晚什麼姿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8章今晚什麼姿勢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接到一條簡訊,收到時慕離正拿著外套就要出門:「臨時有任務,你好好在家呆著等我回來。」說著他吻了吻她的發頂。

林青盯著那條簡訊覺得奇怪,把他拉回玄關:「你先看看這個。」

慕離抬眼掃視一下,隨即緊眯的眸子透著股危險,他關上門回到客廳,把簡訊又看了一遍,摟著林青的手臂不由收緊:「能信嗎?」

這話其實最不該問她,可發信人的人……

林青並不確定。說實話,如果不是簡訊提及白萱,她根本不會多看一眼,最近白萱突然沒了動靜反倒讓人不能安心,那個女人善於糾纏,不會輕易放手,這回拿著孩子的事指不定要掐多久才夠。

所以收到陳瞿東提出見面的簡訊時,林青沒敢再把之前的事瞞著,索性統統告訴了慕離。

慕離帶著惱意的眸子睇向她,在腰上狠狠掐了把:「他要不約你,你就打算一直瞞著?」

林青誠實地點頭:「我是覺得這點小事不用讓你費心。」

「小事?」慕離加重力道,就差在她腰上捏下塊肉,「都快騎到你頭上了還是小事?」竟然還有個他不知道的孩子也被算到他頭上,是不是還有其他亂七八糟的林青沒主動交代?

林青沒上當他是得意,可白萱那個前男友不是普通人,在市有些勢力,他並不想林青因為個逗比女人被卷進什麼是非。

林青躲也躲不開,按住他的手:「你先別急,那這件事怎麼辦,我去嗎?」

「別去,他回來這麼久都沒動靜,這會兒抽什麼風見面,打不了什麼好主意。」

林青輕咬唇瓣,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她可不願意以後沒事就被白萱給煩一下:「可萬一是跟白萱有關,能把她的事一起解決了,以後就不會再來找我們了。」

慕離看穿她那點小心思:「你怎麼知道能順利解決?」

「女人的直覺。」林青怕他又掐,往旁邊挪了挪。

慕離冷睨著她,搭起條腿:「那你直覺我今晚用什麼姿勢?」

「你不是要出任務嗎?」

「晚上就回來。」

林青沒搭理他,又看了遍簡訊后按照號碼把電話撥了過去。

陳瞿東去給白萱買了早點,在路上給林青發送簡訊,發了兩條,發完后刪一條留一條,留下的給白萱看。

白萱或許是久病亂投醫,不然就是太傻太天真,他只是在路上攔住她,她就打算投靠了?

他可靠嗎?陳瞿東自己也不知。只是看到的白萱的第一眼當真有震撼,當時才會多停了一步,誰知這一步就纏上了,恐怕當初慕離會出手也是這個原因。

可一旦是跟她有關的事,就是忍不住。

昨晚白萱的色誘他不是不懂其中意思,不過是想讓他不能從這件事脫身,可他無所謂,多一步少一步沒有任何顧忌。現在這一步走出去,如果能改變一些局面,哪怕只是丁點也好,至少他能安心。

可內心深處真的沒有丁點動搖嗎?

白萱的話如在耳畔,他不是沒有**的人,**擺在眼前都會動搖,可重蹈覆轍的事……

剛走到酒店門口,手機打進一通電話,陳瞿東看清來電后呼吸微滯,拎著早點的手有些顫抖。他定了定神,等了會兒才接通。

「喂。」

「看到電話不敢接的滋味怎麼樣?」薄冷的嗓音傳來,陳瞿東一怔之後苦笑,怪不得,他就覺得林青不可能打電話。

恐怕聽到他的聲音她都會煩。

陳瞿東走到一處隱蔽地方,從樓上看不到他:「還好,聽到你的聲音我就放心了。」

慕離皺起眉頭,這話聽著奇怪:「你什麼意思?」

陳瞿東並不回答,頓了頓才問:「沒什麼意思,林青還好嗎?」

「她好不好關你什麼事?」慕離俊臉微沉,瞪了身旁林青一眼。林青聽不到電話內容,也不想聽那個聲音,她挨著慕離坐在沙發上蜷起雙腿,半個身子都靠在他身上,被瞪了一眼,她往男人懷裡鑽了鑽。

慕離這才眉頭鬆緩,捏住她的下巴。

陳瞿東聞言更加放心,說出的每句話都像是故意氣人的:「那就是挺好,這樣我就放心了。」

慕離聲音一冷,「別把心思放在我老婆身上。」說完總覺得胸悶,低頭就去咬林青的唇瓣,林青捂著嘴差點疼得喊出來。

「你打電話就是為了說這個?」陳瞿東反咬一口,聲音聽不出情緒,「我以為慕軍長不是個嗦的人。」

「滾。」慕離擰起眉,「你那條簡訊幾個意思?」

「一個意思,」陳瞿東語氣堅定,「我要和林青見面。」這也是簡訊里的主要內容。

「不可能。」慕離摸著林青的長發,聽著陳瞿東的聲音就惱,鋒利眸光拉開后又補充一句,「她完全不想見你。」

林青抬頭無語地看著慕離。

陳瞿東並不難受,這句話完全在意料之中,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讓林青再見到他,可白萱說的那個計劃若是真的,還必須讓林青親自出面,他眼神黯淡無力勾了勾嘴角:「我知道她不想見我,可她肯定想快點解決白萱這個麻煩。」

「你能幫忙?」慕離眯起眸子,摟著林青的手微微頓住。

陳瞿東不給正面回答,始終跟男人打太極:「我還沒想好,但你要讓林青見我一面,或許我會改變主意。」

他知道慕離不會讓林青再有危險,丁點都不讓,若是到最後不答應也無所謂,大不了白萱改變計劃,他或許會被纏上,但只要林青沒有損失就無妨,只是此時總想極力爭取一下。

至少爭取了,或許會有機會。

慕離勾起抹譏誚,以為陳瞿東又在打林青主意,他甚至懷疑陳瞿東是否真的能在白萱的事上幫忙,他冷下聲:「勸你現在就改變主意,不然下次改變的就是性別。」

「我無所謂,反正喜歡林青的女人也不少。」

陳瞿東這幾年在外面是去學氣人的本事?想必這次就是沒事找事。慕離問到現在還沒得到半點有用信息,他已經失去耐心,這事要解決並不是只有一個方法,何況牽扯到林青他更不會同意。

陳瞿東覺得慕離要掛電話,趕緊又開口:「你別掛,我沒跟你開玩笑,這件事必須林青親自來,你來也不行,我要是把你約出來肯定要被懷疑。」

這的確是白萱提及的計劃中的一部分,可他就沒有半分私心嗎?他說不清,有些話明明不該說,在喉間翻滾幾回后還是說了出口。或許他從來就是個自私的人,才會一再犯錯讓自己沒有退路可尋。

可退路是留給需要的人的,他不會回頭。

慕離薄唇冷勾,「你讓我老婆親自去,還不讓我出面,如意算盤打得真好。」

陳瞿東打斷他的話,壓低聲音后說了幾句,慕離的臉色瞬間陰沉,不多時他掛了電話。

「怎麼了?」林青抬頭摸摸他的臉,「是不是很麻煩?」

慕離似笑非笑,半晌後言語間陰冷戲謔:「要解決白萱的前男友不難,他手上不幹凈,早晚要出事。可白萱除非自個想通了,否則再糾纏只要不違法,誰也拿她沒辦法。上回我警告過她,可你也看見了,她只當沒聽見。」

林青想想也是,最大的問題還在白萱身上,可那個女人太難纏。慕離頭痛地低頭看著林青,剛才陳瞿東的意思很明確,斷了白萱的計劃還能打壓阿志,但他不同意。

林青或許察覺到他的不對勁,盯緊他的臉:「你們剛才都說什麼了?真不能解決嗎?」

「他的話你也信?」慕離不屑冷笑了聲,最後那幾句話盤旋在腦子裡愈發不爽,「他就是想著法子騙你出去見面,你澳恪!

「那你收拾,我想看看白萱到底想做什麼,總不能一直被她煩著。」林青想著就煩,心底沒來由火大,「你願意讓她天天抱著個孩子在我公司門口,喊著你名字說你是孩子的爸爸?」那天的事有不少同事都看見了,後來不少人旁敲側擊問了好幾回,公司天天有八卦,反正她是快受不了了。

這事換誰都受不了,可慕離只當沒聽見,他拍了拍林青的背:「等我先把她那前男友的事解決了再說,不急。」

林青泄氣地趴在他身上,「你自己都說了她的事除非她出問題,否則不可能徹底解決的。」

「那也不能讓你冒險。」

「剛才電話里你們真的提到什麼了對。」林青聽出他話里的意思,抱著他胳膊試探。

「不行。」

回到酒店白萱剛起**,**上的凌亂還沒收拾,陳瞿東只當沒看見,把早點放在桌上:「吃。」

白萱彎起眼角,撥開袋子看了看:「一起吃?」

「我吃過了。」陳瞿東也不多說,自覺把手機掏出來,把簡訊和剛收到的回復給她看,「約不出來,她不想見我,你還有其他辦法嗎?」

「什麼?」白萱拿著筷子的手指一抖,脫口而出,「不行,阿志知道了會殺了我的,他讓我約林青是為了引出」

陳瞿東在她身後眯起眸子,也只是一瞬就恢復神色,白萱意識到說的太多住了口,轉頭去看時陳瞿東正在收拾**單。白萱也看不出他究竟有沒有起疑,可是如果有,能裝得這麼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