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50章再生事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0章再生事端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是,我不該管,也沒有資格。」說到底這麼多年並不算什麼,他不離開是沒有牽念,並不是非她不可。

梁若儀鬆開手垂在身側,退後幾步捂住了臉。她一向心高氣傲不肯在人前出醜,可如今什麼都做了。

眼角有液體滑落又被抹去,抬頭時陳瞿東上前一步扣住她手腕,嗓音沉重幾分:「你先回去。」

「你呢?」她脫口而出,視野內堂而皇之地闖入那個同林青相似的女子,隨即她笑了笑,眼前一片清朗,「我明白了,就算過一萬年你還是會選擇她,就算不能是她,哪怕有三分相似的女人你也會愛上。」

她說著退後一步,心底這一刻忽地釋然。她不知自己在執著什麼,這麼多年守著的不過是一場夢。

如今夢醒,人散。

梁若儀不自知地往後退,跌下人行道時崴住了腳,可她沒有停下腳步,「可惜,我什麼都不是。」

一句話話音未落,後方駛來的車沒料到她連連後退衝上馬路,車速並未減慢,梁若儀察覺到車子躲開時已開不及,一雙手急促去抓她沒能握住,車影一晃,梁若儀被撞翻在地。

「瘋子。」白萱早就從計程車內鑽出,沒看懂梁若儀到底要幹嘛,只以為是個想來糾纏不清的,她冷冷一句激怒了陳瞿東,被男人一掌揮開。

出租司機不耐煩朝他們問了句:「還坐嗎?不坐走了。」

白萱把車門拉開:「等著!」她煩躁不已,沒想到快到跟前還會生出事端。

陳瞿東沒再看白萱一眼,衝到車前把梁若儀抱起,幸好沒有傷得太重,她剛才躲了下起到緩衝。

「陳瞿東,你還要跟我去見林青姐,不會忘了?」白萱眼看形勢不對趕緊開口,果然陳瞿東的腳步頓住。

梁若儀還有些意識,聞言勾了勾唇:「我就說你不會隨便對別的女人動心,果然還是要去找她。」她推開陳瞿東就要下去,「我自己去醫院,你不用管。」

若是從前她一定會緊抓著不放,可現在忽然就累了。

不想抓了。

陳瞿東的手臂一松,梁若儀腳步不穩險些又摔。

「你自己去可以嗎?」陳瞿東低頭看她。

「可以。」

他始終沒有問她感覺怎麼樣,眼底的猶豫和掙扎她不是看不見。梁若儀一瘸一拐渾身疼得像是被拆分,扶著車門就要進去。

白萱見陳瞿東一動不動,抱著孩子把他拉開,抬起頭緊抓住他的目光:「陳瞿東,你別忘了昨晚在**上答應我的,不能反悔。」

一句話讓陳瞿東驟然驚醒,梁若儀面如死灰,原來……

以為這句話必然湊效,白萱勢在必得揚起下巴,她這幅樣子又和林青相似幾分,只是眼裡的神色全然不同。

她們畢竟不同。

陳瞿東撥開她走過去把梁若儀抱起,白萱看著眼前情形完全驚呆,連喊一聲都來不及,他就抱著梁若儀上了出租,只聽見陳瞿東說了句去最近的醫院後車門就被重重甩上。

眼前一陣風掃過落葉,白萱看清時,出租早就在前面的路口轉彎。

「陳瞿東!」白萱急得跺腳,可懷裡抱著個孩子她無論如何追不上,最要命的,跟林青約見的時間就快到了。

她若是親自去了林青會見她嗎?

白萱趕緊給阿志撥通電話:「現在就去剛才給你說的地方,現在。」

「你最好這次別他媽耍我!」

原本她是跟阿志約好了,等陳瞿東和林青的談話進入正題,穩定了局面之後阿志才出現,可如今看來要改變計劃了。

不知她是否能順利讓林青中計。

計程車內,兩人都沒有說話,陳瞿東的眼底看不出神色,這些年他已經能把情緒掩飾地極好,就連她都無法看透。這個男人執念太深,當年帶著悔恨離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釋懷。

梁若儀想到剛才白萱的那句話,渾身如墜冰窖,就算一個路人都比她更能讓他動情。

是嗎?

陳瞿東看著窗外快速閃過的街道,彎下身雙手捂住了臉,他的手機在口袋裡震了震,正要拿出時被梁若儀按住。

「就一次,別接可以嗎?」

她從未如此懇求,陳瞿東探向衣兜的手指微微頓住。他只想著時間還早,送她去了醫院再把白萱的計劃告訴林青也不遲。

梁若儀以為這不過是個普通的見面,她指尖隔著衣料按下了關機。

就一次,就這一次。

林青提前到了約定地點,五年沒有來過的咖啡店似乎還是從前的樣子,她點了杯熱飲,難得這家店沒有換老闆,她付賬時老闆正好也在,看到她笑了笑:「好多年不見了,你又來了。」

「是啊,」林青接過熱飲抱在手裡,「生意還是這麼好。」

老闆笑著搖頭,朝她身後看了一眼:「一個人?我記得那時候你總是跟在一個男生身後,他喝什麼你就喝什麼,怎麼今天沒見他來?」

林青嘴角的笑意微斂,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久到她都記不得,竟然還有這樣的回憶。

或許在旁人眼裡,美好的東西能留得更長久。

剛選了位置坐下手機就打進一通電話,林青看到來電彎起眉毛,怎麼就忘了她的話那個醋罈也能聽見。

「怎麼了?」林青托著下巴轉著手裡的熱飲杯,末了還不忘加一句,「老公。」

膩得要把人心化了。

慕離冷著臉,剛才那段對話他可是都聽進去了:「總是跟在身後?」他冷笑一聲,「他喝什麼你就喝什麼?」

「嗯?」林青喝了口熱飲,酸得眯起了眸子,「你說的什麼,我聽不懂。」

「他哪天抽風喝毒藥你也跟著喝?」

「你別吃醋,不然我也要吃醋了。」

「不稀罕。」

掛電話前慕離還是不放心,說很快就會過去,林青看看快到約定時間,她記得陳瞿東不是不守時的,更何況這麼多年不見,總不會遲到。

撥通電話過去沒有人接,再撥時提示已關機。

林青的心底驀地一沉,莫名的寒意滲透四肢百骸。

她怎麼就忘了,那個人已不是她曾認識的學長。

白萱站在店外,一眼看到坐在雙人台旁的林青,沒有挑選窗邊,想來那個位置是兩人以前經常坐的。

舊情么?

誰不會念。

白萱抱著孩子走進了咖啡店。

「林青姐。」

一道黑影擋在眼前,林青聞聲並不詫異,但她仍面露驚訝:「白萱?」

白萱今天的打扮跟林青有幾分相似,抱著孩子坐在對面:「林青姐,才幾天不見,你的反應怎麼跟快不認識我了似的。」

林青這時候不會給好臉色,她笑了聲喝口熱飲:「你如果沒出現,我可能真忘了你的存在了。」

服務生拿著單子上前,被白萱拒絕。

「你這麼說我可就傷心了,」白萱不惱,安穩坐下后逗著孩子,「看林青姐的樣子是在等人?」

「嗯。」林青盯著那小孩看了幾眼,有意加重了語氣,「一個老朋友。」

「讓你在這兒等著該不會是放鴿子了。」白萱讓孩子抓著她的手指,忽然指了指林青,「囡囡,以後要叫這個阿姨媽媽,記住了嗎?」

林青臉色驟變:「你這是什麼意思?」

白萱笑著按住林青的手:「林青姐,你別急,我只是跟孩子開個玩笑而已,你至於嗎?」

林青拎起包就要走,被白萱攔住:「我想過了,之前說謊這孩子是慕大哥的是我不對,我想跟他當面道個歉,林青姐,你不會連這個請求都不允許。」

「你想道歉就去問他想不想見,這種事我不會替他拿主意。」

「可慕大哥不是什麼都聽你的嗎?」白萱揚起笑容,「就算這孩子真是慕大哥的,到底要不要認也是林青姐一句話的事。」

「白萱,你是在挑釁還是真心想道歉?」

「林青姐,你今天怎麼這麼急躁,沒看出我是在開玩笑嗎?」

林青挽起唇看向她,看得出她是在拖延時間。

再等一會兒慕離就會到了,她不由在心底鬆一口氣。

中心醫院,梁若儀被撞的那下沒有內傷,情況不算嚴重,陳瞿東沒等到她這邊處理完就去走廊打電話,這才發現手機被關了。

他神色晦暗朝房間里的梁若儀睇去一眼,她正好望向這邊,心頭驀地一跳。

被發現了。

陳瞿東打開手機就收到簡訊提醒,林青給他撥過電話,他想起白萱那句話後悔沒有早點通知,也不知現在情況怎麼樣。那個白萱不成氣候,可背後的人。

他正要撥號被醫生喊住:「病人家屬,來這邊交錢。」

陳瞿東邊走邊撥,沒注意身旁有人經過,兩人相撞,手機沒拿穩掉在了地上。

「我靠,走路注意點。」凌安南低咒一句,看去時陳瞿東正好彎腰撿手機,他並未在意便朝另一頭走,桃花眼拉開邪肆弧度,「路曉,小路路,小曉曉,你不會真的有了。」

「應該只是吃壞東西了。」路曉還沒做檢查,今天醫院人多,凌安南原本想動點關係,可是他的關係難保不會給家裡串通,想想還是算了。

陳瞿東撿起手機挺直了脊背,聽到那個名字不可置信地轉過身,忘了手裡的動作。他盯著對面的女人,看清那張臉時渾身一震。

「路曉?」

對面的路曉正勾著凌安南的脖子,聞聲全身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