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52章撞了肚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2章撞了肚子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她駭然失色,衝上前拉住他又要揮下的手臂:「凌安南,別打了。彩虹,一路有你!」

「別攔我,今天打不死他。」凌安南的動作被擋下,他盛怒之下沒推開路曉,握起的拳連帶整個身體都因為極怒的情緒顫動。

路曉用雙手裹住他的拳頭,一點點壓回,「凌安南,別這樣,我比你更恨他,如果你是想替我出氣,就讓我親自動手。」

他以為她會勸,做好了這一回定要反駁的準備,聽到的卻是另一番話。

「你動手?」

路曉點頭,她猜測凌安南知道了當年的事:「為什麼不是我,他毀了的是我的生活。」

凌安南鬆開陳瞿東的衣領,眼底有極深的晦暗,他怎麼就忘了,她才是傷得最重的那個。

當年的事他的確知道。

第一次見到路曉時他就追問過慕離,可慕離那時因為涉及到林青,整日陰沉著臉不愛搭理,後來他自己調查,以他的人脈不需要多費力氣就能搞清楚前因後果。

事實比想象還要殘忍。

他為了讓路曉擺脫噩夢假裝不知情,直到看見陳瞿東那張臉,他清晰記得在當年那些資料堆里見過,打死都不可能忘。

路曉交扣他的手掌,上面染著猩紅的血,也不知他有沒有受傷:「你先起來。」

凌安南站起時把她也帶起身。

「用不用我把他打成篩子?」

路曉被男人圈緊,盯著地上的人,起初她仍有畏懼,身後倚靠的後盾讓人心安。她迎上陳瞿東的視線,側過臉,話是對凌安南說的:「你別動手,注意身份。」

認出這妖孽的大媽大嬸小姑娘舉起手機嚓不斷,凌安南不屑一顧:「身份?我身份是你男人,打死他最合適不過。」

「你別,我跟他說幾句話。」路曉仰起頭看他,「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說實話我很想打他,可打了又能怎麼樣。」

如果第一次注意到陳瞿東就當面撞見,她肯定受不了刺激,可先前兩次預警之後她強迫自己冷靜,此時已能做到鎮定。

腳下的步子仍有幾分沉重,路曉拂開男人的手,她抿起嘴角,笑意不達眼底。凌安南目光幽深,看著她的後背只能聽見她一如沙啞的聲音,這聲音從他們認識到現在他愈發迷戀,卻也知是她心頭最痛的傷。

路曉在陳瞿東身旁站定,低頭俯視:「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還要回來,但請你以後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她的話給了面子,不是為陳瞿東,是想放過自己。

若是讓凌安南開口,這句話就會變成趕緊滾出我的視線。

陳瞿帕蘇牛「路曉,當年讓那些人把你關進倉庫里,我」

凌安南緊擰起眉,走上前照著他就是一腳。

這他媽是想當著所有人的面把當年的事說出來,讓路曉難堪?

越想撇清的記憶越來得兇猛,路曉四肢發麻,她看著陳瞿東:「你怎麼不去死?」

她不是林青,該有的禮貌得不到回應,不可能再多給一分一毫的臉面。也怪凌安南這人沒事就愛叨叨,敢動我女人的,就等著我一個個巴掌統統扇回去。

凌安南裹住她的手,一拉,帶進了懷裡。低頭看她時眼裡流露無比自豪的深情:「不愧是我女人。」

陳瞿東剛才其實是想道歉,一句對不起你沒能說出口,他抹把嘴角的血:「我想補償。」

路曉沒能分心搭理凌安南,腦海里一幕幕殘缺畫面飛速閃回,似魔抓狠狠揪住她心口,她的唇角扯動無力:「怎麼補?」

這口吻,彷彿聽到天大的笑話。

是啊,怎麼補?她失去的他還不起,她想要的他沒資格給。如果今天他不出現,她就能安穩過下去。

陳瞿東也陷入沉默。

凌安南冷笑一聲:「我給你出個主意。」

陳瞿東手肘撐著地面,渾身疼得沒了知覺,他目光睇去,男人居高臨下勾起冷唇,少了痞性多了凌人威懾。

「直接去死。」薄唇微啟,他的話從不留情面。

幾名護士聞聲趕來,看見這一幕全部驚呆,急忙把陳瞿東扶起身,一名護士朝著圍觀人群看去:「怎麼回事?剛才是誰打人?」

有人搖頭,有人怕惹禍上身乾脆直接走開。

路曉往前站:「人是我打的,醫藥費我出。」

「你?」護士面露懷疑,眼尖瞧見了凌安南手背的血,「他打的。」

路曉捂住凌安南的嘴,「都說了是我,再說我和他誰打的都一樣。」

說話時,似有灼熱的濕膩鑽入掌心。

護士不信,目光在路曉和凌安南身上來回逡巡,定格在凌安南的臉上時似乎一眼認出他,「你就是凌……」

話未說完被旁邊的護士掐了胳膊,回頭,那名護士搖頭暗示別多嘴,這醫院是凌氏入了股的。

護士閉嘴,路曉抬手指向剛剛站穩的陳瞿東:「不信,你們可以問他。」

陳瞿東沒找到手機煩躁不已,聞言咻地笑了聲,他笑意不明,說話時也沒看對面兩人:「一個女人能把我打成這樣嗎?躲在女人身後也是挺大的能耐。」

護士也這麼認定,可凌氏總裁不好惹,她沒法當面撕破,有不少人舉著手機拍照錄像,若是鬧大了直接損失的還是醫院。

另一名護士指向兩人:「你們都跟過來,先等檢查完他的傷勢再說。」

陳瞿東無聲勾起唇。

凌安南當即大怒,揚步要衝過去:「陳什麼東的,你他媽別太不要臉。」

「凌安南,你別鬧。」路曉還站在原地,她伸手想撈男人,身後彷彿有人順勢推了把,她腳下不穩一個趔趄,失去重心小腿不受控的彎曲。

地面生硬冰冷,她磕青了膝蓋,小腹撞在旁邊的椅角。

凌安南猝然回頭:「路曉!」

「沒事。」路曉搖頭,垂下視線似從腿間看到一抹猩紅,她呼吸微滯,捂住小腹不可置信,疼痛感隨之瘋狂襲來。

護士跟著凌安南緊張走過去,揮起手臂讓圍觀群眾閃開,她率先一步攙扶路曉,回頭看向凌安南,口吻急促:「她懷孕了嗎?」

男人只愣怔原地,攫著那片紅潭底晦澀難明,喉間似被一雙手狠狠扼住:「不清楚,正要去檢查。」

心口被狠狠撕裂般疼得窒息。

「要是懷孕了就可能流產,你們兩個帶他去包紮,剩下的過來。」護士眼看不靠譜,招呼其他護士幫忙,路曉腿間的血和小腹強烈的刺痛感讓她失去思考能力,同樣怔怔望著男人,她緊咬起唇忘了說話。

「讓開。」凌安南揮開護士,一把將路曉打橫抱起,邁出的步子似有千金沉重。

如果她有事,他不敢往後想。

這邊亂得跟鍋粥似的,等陳瞿東找到機會打電話,那邊兩人誰都沒有接通。

這回,是直接關機了。

陳瞿東脊背僵硬,渾身因為緊張而起。

「阿東。」梁若儀一瘸一拐走到陳瞿東身後,她聽說他被人打了,想伸手,到一半又縮回。

陳瞿東轉過身,高大身形冷得讓人心慌,梁若儀心想她只是沒能讓陳瞿東和林青見上面,總不至於是死罪。

她扶著牆面跛著腳靠近他:「阿東,對不起,你的手機是我關的機,我只是不想讓你和林青見面。」

陳瞿東一巴掌扇在她臉上。

聲音響徹整道走廊,驚動了不少人轉頭,面帶各色詫異目光。

梁若儀捂著臉抬頭,分開的指縫下赫然是幾道烙鐵般的紅痕。

刺目,猩紅,可見出手的力道之大。

陳瞿東的神色冷下,口吻只剩憎惡:「我說過,別插手我的事。」

因為她,他錯失了最後一次得到信任的機會。

「我只是……」

「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陳瞿東神色冰冷,梁若儀甚至覺得他在後悔送她來醫院,「林青要是出事,我這輩子不會放過你。」

說完話他離開走廊,目光睇向遠方漫無焦點。終於以為能彌補當年過錯,哪怕只是丁點也好,至少能讓自己心安理得。可現在,林青若是出了事,他就是罪魁禍首。

陳瞿東出了電梯,回頭看向醫院大樓,在這裡有人得到有人失去,有人痛哭流淚,有人撕心裂肺,可這樣遠遠觀望,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他走出兩步,想起路曉剛才撞得那下並不輕,他沒看清是誰推的那一把,當時人多混亂,只怕就算找出那人也會用不小心的理由推脫。

聽路曉男人的意思她很有可能是懷孕了,說到底,她能被人推一把就摔倒,還是因為他激怒了那男人。可他心裡只有林青,當時心急如焚卻無法傳遞消息,怒火無處發泄,他完全不顧其他。

他不後悔,如果重新來過,他還是會這麼做,只是欠路曉的又多一分,想來是還不清了。

那就還不清,他連欠林青的都無法償還,其他的,談不上重要。

路曉被送進去檢查,凌安南想跟進去被擋在門外,他一腳踹在牆面,掏出煙盒叼了支煙。摸出打火機,他想到這是醫院,抬眼看著緊閉的門,低咒一聲把煙丟進了垃圾桶。

不多時醫生推門而出,一眼見到守在外面的凌安南:「你是她丈夫?」

凌安南心口咯一聲,他搖頭:「我是她男朋友。」

醫生看向他的表情略顯怪異,打量一番似乎認出了凌安南,凌安南心煩意亂被盯得失去耐心:「她怎麼了?你倒是說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