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53章正經男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3章正經男友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醫生讓一名護士進去后又看向凌安南,「她不是懷孕,只是來例假了,你是她男朋友,連這都分不清?」

任憑凌安南頂著**名號多年,聽到這句話也是猛然一愣。

啥?

例假?

他神色一驚,一喜,又一暗。

路曉沒事,孩子也肯定沒戲。他指指門內,猶有擔心:「我能進去了?」

「進去,她宮寒才會疼成這樣,剛才給她開了止疼片。」醫生看他的樣子多問了一句,「看你挺失望,是想要個孩子?」

凌安南蹙緊眉頭,抿著唇過去推門。

路曉捂著肚子從病**上坐起,兩條腿搭在**沿,聽到聲音她抬頭,凌安南破門而入,嚇得小護士差點把水杯打翻。

「你怎麼進來了?」護士不滿瞪去一眼,取了葯遞給路曉,「把葯吃了,你這身體要好好調理,身子是自己的,男人不心疼你也得自個珍惜。」

凌安南眉頭蹙得更緊,路曉以為他是因為沒有孩子失望,她接過藥片,一手還按住小腹,刺激的陣痛鑽入每根神經。

「我一直就是這樣,調也調不好。」

護士嘆口氣又把水杯遞過去。

路曉接住水杯的手落了空,凌安南搶過水杯把護士晾到一旁:「出去,我要跟她單獨呆著。」

護士沒見過這麼惡劣的,只以為在家裡路曉肯定受了不少氣,「你女朋友都這樣了,看你什麼態度。」

門被重重關上,凌安南走過去坐在**邊,等她含了藥片,默不作聲把水餵給她喝。

「不高興了?」咽下藥,路曉審視男人的臉色,真臭。

凌安南潭底深暗,一杯水都給她喂完后把水杯放在推車上。他很少這樣沉默,讓人沒來由心慌。

路曉也管不得肚子疼了,拉住凌安南的手,「你別不高興,我們再努力,下回一定能懷上。」

推了推男人的肩,還是不說話。

路曉急了:「凌安南。」

「還疼嗎?」凌安南盯著她的小腹,同她十指交扣時也沒看她,男人的嗓音略顯暗啞,想必是真失望了。

「不疼了。」路曉揉揉肚子,興許是吃了葯,痛感在一點點緩解,她攫住男人的眸子,「一看到你就不疼了。」

凌安南拉住她一把拽進懷裡,動作小心地避開她的小腹,下巴抵在她頸間,聲線有一絲顫抖:「剛才嚇死我了。」

路曉拍著他的肩,「我也嚇死了,要是因為我的不小心把我們的孩子摔掉了。」

凌安南打斷她的話,「我緊張的是你,你要是出了事,再多孩子有毛用。」

路曉被他的話逗笑,心下又難免泛酸:「你說情話的時候能別帶髒字嗎?」

「我看你挺喜歡聽的。」

兩人相視而笑,凌安南把她摟在懷裡,大掌在她小腹上輕揉,他一向霸道恣意,很少這麼肉麻,路曉抬起下巴看到他深刻的輪廓。

「我應該想到的,弄出個烏龍,嚇到你了。」

「我該算著日子,昨晚做的時候你就說疼了。」

路曉接不下去,難得想嬌軟一次被噎回腹中。這男人能別把這種話時刻放在嘴邊嗎?

之前都以為懷孕了,兩人的心境有所起伏,凌安南雖然有點失落但也不算太難受。反而是路曉,那一瞬她真以為自己要當媽媽了,心情不免激動,可隨後就察覺應該只是大姨媽殺了過來,情緒一時起落。

出了門,醫生喊住路曉:「你明天再來一趟,給你做個詳細檢查,今天先回去好好休息。」

來醫院就是為了確定是否懷孕,既然沒事了路曉並不打算多花時間,凌安南看她想拒絕,替她做主一口答應:「多謝。」

回去的路上,路曉挨著車窗神色懨懨,凌安南裹住她的手。

「今晚回去就生一個。」

「說什麼呢。」路曉瞥向他,彎了彎眉毛,「這周你都忍著。」

凌安南也只是想活躍下氣氛,見她好受些,把她手拉到唇邊:「讓那個人跑了,不過也好,以後不會讓你再見到他。」

當時情況陡轉,凌安南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路曉身上,知道沒事後再去找人,護士說早就走了。

這個話題他本來不打算提及,可見都見了,再逃下去就是縮頭烏龜。路曉眼帘微垂,當時心裡挺緊張的,可鬧了這麼一遭,現在反倒沒什麼感覺了。

她點頭笑笑,捏了捏凌安南的下巴:「都長鬍子了。」

說話時,心底總有隱約的不安起伏。

凌安南衝上去動手的時候,她好像看見陳瞿東在講電話,後面凌安南又提到慕離什麼的,當年鬧成那樣按理說慕離不會再搭理,沒給陳瞿東丟出市已經算是不可思議,怎麼可能還會跟他通話?

還沒深思,凌安南把車停在了路邊藥店前,再回來時手裡拎著個大包。

路曉接過袋子翻了翻,裡面竟是些月月舒痛經寶之類的,還有兩包暖貼,「怎麼沒有止疼片?」

「那玩意不能多吃,對身體不好還會依賴。」凌安南發動引擎,那表情要多正經有多正經。

路曉把袋子放在後座:「你怎麼知道?」

男人輕挑眉梢:「我問了。」

真難想象,他一個大男人去藥店買這些東西,還專門找藥店老闆問這種內容。路曉輕闔眼帘,似能想象到那副場面,嘴角微微上揚。

耳邊,男人得意的邪笑傳入耳中:「是不是更愛我了?」

路曉莞爾:「是。」

慕離讓部下留在車裡,一旦發現情況異常就讓守在暗處的人立即跟上。他下車後部下就開始部署,完畢后,餘光瞥見了前方路口的人影。

路口離得不遠,仔細看,能清晰辨別出那人手腕上一道猙獰長痕,部下把視線上移,挪到那人的臉,看清時有些愣怔。

這張臉,他恰巧認得。

慕離在飲店的另一處坐下,正對著林青,白萱背對他,絲毫沒察覺異樣。

林青抱著熱飲杯,裡面的飲料她沒喝幾口,眼帘內鑽入的身影讓她渾身一松。

「林青姐,算我最後一個請求,讓我再見慕大哥一面。」白萱低頭看一眼放在桌下的手機,時間快到了,再引不出慕離的話,阿志不會再放過她。

林青挽唇,伸出手逗了逗小孩,孩子咯咯笑出了聲,白萱心口猛然一緊:「你想對孩子做什麼?」

林青收回手交握起:「你這話說的,我只是看著小孩喜歡,想逗逗她也不行了?」

白萱過於緊張,抱孩子的掌心內沁滿冷汗:「你開玩笑林青姐,我當時說這孩子是慕大哥的,你怎麼可能喜歡她?」

「孩子是無辜的,我討厭你,不代表也不喜歡她。」

懷裡的孩子一直很安靜,睜一雙大眼睛瞅著林青,又瞅瞅白萱,像是完全聽不懂大人的話。

白萱張了張口,林青搶在她之前說道:「我讓他過來,你見完這一面就永遠離開,別再出現在我們眼前。」

白萱毫不猶豫地點頭:「好,我答應你。」

手指動了動,她攥緊機票,票是真的,若是今天能順利幫阿志解決這件事,她就能徹底離開。她摸了摸口袋裡的銀行卡,還是陳瞿東交給她的,白萱想到那張臉,那個昨晚激情似火的男人,心底竟生出不舍。

沒有人讓她產生過那種強烈悸動,以前和阿志在一起她身上總是有傷,阿志在那種事上下手不分輕重,很多時候都沒有前xi疼得她要哭出來,更別說感受到所謂的快感。

可昨晚不同,她暢快淋漓如上雲端。白萱轉念又想,讓那把火兇猛點起的不是她,而是此刻坐在對面的林青。

白萱的眼色不由隱起陰狠。

林青似是沒注意到她的神情,撥通了男人的號碼,簡單說明幾句后掛斷:「他已經在接我的路上了,很快就來。」

白萱聞言,緊張防備的神色垮掉幾分。

林青捕捉到那抹神色,猜出白萱真的在打算著什麼,而且這個打算,必須要慕離出現才管用。

莫不是還想上演之前那幕,當眾指認慕離當孩子的爸爸?

林青否決了這個念頭,白萱雖然不算精明,卻也不傻。她盯著白萱懷裡的孩子,怎麼也想不到其他。

「林青姐,我想去一下洗手間,能幫我抱著她嗎?」白萱的聲音拉回林青的思緒,孩子那張單純可愛的臉在眼前放大。

林青沒有去接,孩子被推入了她的懷中。

「白萱,你在計劃什麼,不如直接說了。」林青不得不護住小孩,小女孩坐在她腿上抬頭好奇地盯著她。

「林青姐,你誤會了,還是在你眼裡我做什麼都是有目的的?」

可不是么。

要不然就是白萱的演技愈來愈好,林青此時分辨不出真偽,白萱也是攥足了勁拼這一次,起身就往洗手間走。

服務生給慕離端上飲料,正好擋住了白萱的視線,她緊張瞥向窗外,沒找到阿志的人影。阿志剛才發來簡訊,說是已經到了。

慕離沒動,指尖在杯子上輕敲著,搭起條腿面露不耐。弄不清白萱的意圖就算了,他盯著林青示意她趕緊走,林青搖頭,懷裡多了個孩子,她沒忍心把孩子扔下。

兩分鐘后,洗手間方向傳來一聲刺耳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