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56章被注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6章被注葯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屋門被推開,阿志手一揮:「把她衣服脫了。」

慕離接連打翻十幾人,人多勢眾,他單打獨鬥又要分出精力保護林青,對方出其不備擒住了他的手臂。

他長腿一掃,帶翻一人,又欲動手時,一支針管精準地扎進了他的小臂。

慕離冷眯眸子,拉出狹長弧度,針管內無色液體透明度極高,他抿起薄唇似將液體一眼認出。

針管的頂端被人按住,只需輕輕一壓,注射就能完成。

慕離抬手就要拔掉針頭,那人陰笑著壓低了嗓音:「慕軍長,志哥說這東西他統共準備了兩支,你要是反抗,另一支就會扎在你老婆身上。」

慕離聞言,毫不猶豫地收回動作,他睥睨那人冷笑一聲。

林青朝這邊看去,慕離身體一讓,正擋住她看向針管的視線。

一群人從外面湧入,擠滿狹小冰冷的屋子,阿志坐在抬入的椅內,猙獰一笑:「軍長夫人,主動點脫。」

林青雙眸微冷,慕離的身手不會隨便被人制服,他此時必定是因為她的緣故才受到牽制。

林青脫下風衣丟在腳邊:「白萱說的沒錯,你果然只敢對女人下手。」

單憑後半句阿志未必上當,可帶上白萱,阿志臉色驟變:「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林青沒有重複,眼裡築起冰冷城牆,她站在慕離身旁,當真有幾分軍長夫人的氣勢。

慕離勾起唇,冷睨阿志。

「有膽量。」阿志掩飾焦躁,派出的人還沒找到白萱,或許真的在慕離手裡,而他分佈在四處的人似乎也遇到麻煩,從剛才就聯絡不上。

林青挽唇:「你不怕死,也有膽量。」

阿志往把手一拍:「繼續脫。」

風衣裡面她穿的是打底衫,雖然是長袖,但很顯腰身,此時她顯出姣好身材,慕離的眉目已染上戾氣。

林青不可能言聽計從,「你讓我脫,不就是為了報復慕離,我有辦法幫你,只不過我有條件。」

阿志似有興緻:「你說。」

「你們誰都傷不了他,但我能,給我一把刀,我幫你報仇。」林青頓了頓,斟酌后又說,「我捅他三刀,你讓我安全離開。」

阿志勾起眉:「給你刀,你若是捅了我呢?」

「那我就給你說件事。」林青笑了聲,鎮定坦然,輕描淡寫當年情形,「五年前我也被人綁架過,和現在一樣被威脅性命,你知道那時候他是怎麼做的嗎?」

慕離淺眯起眸,陰戾的潭底一深,似被毫無徵兆地戳開痛處。

阿志更有興趣,示意林青繼續往下說。

「他沒救我,那場大火我差點被燒死,後來才知道,我被人綁架的時候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

這倒是聞所未聞,阿志半信半疑:「那你還繼續當他老婆?」

林青揚起下巴,幾分冷傲冷清:「我想離開,可發現懷孕了,生下孩子沒辦法獨自撫養,又不想讓孩子受苦。」

言下之意阿志已聽得明白。

「就憑這些,我就會信你?」

「那我再告訴你件事,」林青猜到阿志不可能相信,把腳邊的衣服往前一踢,繼續周旋,「這件風衣,左側衣領下有監聽器,是他用來監視我的,今天我本來要跟一個學長見面,他怕我跟學長舊情復燃,在我身上放了這東西。」

學長的事倒是和白萱說的一致,阿志臉色駭變,手下拎起那件衣服,幾下就找到了監聽器。

阿志握緊拳,「你既然知道身上有這東西,還一直帶著?」

林青一笑:「他就是用這東西監控我的,再者我沒能跟學長見面白萱就出現了,後來又被你抓住,當時那麼緊張早忘了這件事。剛才慕離威脅我,讓我想辦法幫他離開這裡,否則就把我丟下,我這才想起監聽器。」

換言之,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可能被人監聽著。

阿志側過頭,手下趕緊湊上,他在手下耳邊交代幾句后坐直。那名手下拿走監聽器,許是走得離林青太近,慕離冷喝:「別動她。」

小臂被推入液體,慕離渾身猛震,酥麻般床間遍布全身,神經彷彿被激活般興奮雀躍,只一瞬又恢復正常。

慕離側目,注射器內,液體只推出一分。

這東西的威力竟然這麼驚人,剛才那一下他幾乎頂不過去。他握緊拳,用力剋制還未散盡的興奮。

手下並沒有將監聽器銷毀,只破壞了監聽功能后讓阿志確認。

阿志點頭,監聽器被帶出屋子。

推開門時林青朝外面看去,怎麼還沒到?

阿志驀地冷笑:「慕軍長,你這麼緊張她,可她不領情,你這軍長當的,我都看不下去了。」

慕離勾唇,並不在意:「至少我兒子喊我一聲爸爸。」

林青忽然揚聲,打斷慕離的話:「這不是你每天監控我生活的理由!」

阿志玩味看著兩人一唱一和,若不是白萱之前就說過他倆情比金堅,他還真能上了當。白萱那見縫插針的女人都沒能介入他們之間,就憑這幾句他斷然不信。

沒想到林青的膽子大到如此地步,騙他?他也想看看,林青還能做到什麼程度。

阿志掏出一把刀,刀柄對準林青:「來拿,只要你捅他三刀,我就放你。」

林青看向那把刀。

「你要不過來,剛才的話就是騙我,我一生氣,說不定會讓你當著這麼多兄弟的面來個裸奔。」阿志笑得猥褻邪惡,「或者,luo睡。」

阿志不會輕易上當,林青盯著刀柄,把刀尖對準自己的心口,這麼危險的動作,阿志這種人不會疏忽大意。他也許是看準了她若是接受肯定會一刀捅向他,就等著她自投羅。

林青看向慕離,若是能拿到那把刀,有多大的幾率幫他?

慕離看出她的心思,面色陰鷙要去攔她:「別過去。」

他一動,冰冷液體被推入血管,衝擊地整條手臂猝然一麻,隨之而來的是電流般的感覺激蕩神經,刺激地他精神陷入極度亢奮,幾乎不能自已。

回頭一看,液體被注射一空。

慕離雙目瞬間猩紅,如被點燃的火焰,一股無法遏制的憤怒沖入大腦,心臟彷彿破體。他一腳踹翻方才給他注射的人,轉眼之間就打翻了半個屋子。

阿志看到地上的針管目光一凜,這他媽的哪個傻子竟然全給他注射了?

這東西是從海外弄來的,他也沒得多少,剛才不過是想用來威脅慕離,沒打算全給注射了。

倒不是他不敢,只是沾上這東西後人會發狂,慕離的身手再一發狂,恐怕誰都無法制服。

阿志猛然起身後帶著人迅速撤退,把兩人留在屋內:「鎖門,別讓他出來。」

林青不明白他怎麼突然暴怒,充血的雙目驚悚駭人,她幾步上前想拉住慕離,剛伸出手,慕離破門而出。

阿志帶人連連後退,聽說不久前有人注射了這玩意之後把一百多人打成重傷,他可不想死在一個瘋子手裡。

「老大,上嗎?」

阿志目光如炬似在斟酌,此時不報更待何時?他手臂一揮:「打。」

院子里亂成一片,林青站在門口怔怔看著眼前場面,慕離身形移動迅速,這些人顯然不是對手,很快敗下陣來。

可慕離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揮出的拳愈發兇狠,阿志跟他打了十幾個回合漸漸招架不住,只能躲閃那些攻擊要害的拳頭。

正在此時,慕離的部下終於趕到,將院子裡外幾圈包圍地水泄不通。

阿志腹背受敵,剛才送走的監聽器竟然沒用。他看出那東西也能定位,專門讓人開車帶著離開,誰知慕離的手下竟沒有上當。

是他小看了。

「軍長。」沈叢帶人很快將阿志的人制服,昂首幾步走到慕離跟前行個軍禮,「我們來晚了。」

發泄一通后慕離暫時強壓住怒氣,他深知這玩意的可怕,一旦染上想戒掉太難。他抬手一擺,沈叢帶著一隊人請林青先離開此處。

林青拉住慕離的手:「我跟你一起。」

慕離雙目的猩紅褪去,此時和正常時並無兩樣,林青見狀才稍稍放心,只以為方才是氣急了才會失控。

慕離脫下外衣披在她身上,反握她的手:「先離開,我很快就來。」

林青看著滿院的人,成王敗寇血雨腥風,陰鬱的空氣似乎滲入肌膚的冷。她點點頭,跟隨沈叢離開巷子。

慕離讓部下將此處搜查徹底,沒有任何可疑之後指示把人帶走。阿志被擒了雙肩,押走時扭頭看向慕離:「慕軍長,這次你又贏了。」

慕離仍握緊拳頭,手臂青筋暴起,看得出,他在隱忍。

阿志笑出聲,接著剛才的話繼續說:「只是我很好奇你以後該怎麼選擇,堂堂軍長染上藥癮,這位置還能坐穩嗎?」

部下們皆是一怔。

慕離冷了把視線:「帶走。」

「這東西開始幾天是沒有異常,可你漸漸就會發現不能控制自己,易怒發狂,敏感多疑,說不定精神都能錯亂。」阿志站定腳步,說明這東西的效果,似乎表示滿意,「你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到時候,你會不會連他們也忍不住下手?」

一名部下聽不下去,一腳踢在阿志腿彎。

阿志膝蓋一軟又挨一腳,他雙腿跪地,面露兇狠:「對了,我得提醒一句,這是不可能戒掉的,你剛才打人的時候就感覺到了,這東西當真是厲害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