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57章傷了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7章傷了她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話已至此,部下們都分辨不出軍長究竟是否真的染上什麼葯,慕離鬆開拳頭恢復面色,冷眼掃去:「這幾句話就讓你們產生懷疑,平時都怎麼訓練的?」

部下們一個激靈回神,慕離已走出很遠,這就是所謂的關心則亂。彩虹,一路有你!他們都以為阿志是聳人聽聞,試圖渙散軍心。

沈叢先帶林青走出巷子,剛到巷口就看到大步走來的陳瞿東,他神色緊繃,見到林青后直直走來。沈叢把他半路攔截。

「讓我跟她說幾句話,我們認識。」陳瞿東盯著林青。

沈叢向林青請示,林青搖頭后徑自上了巷口外停著的車。

「林青。」陳瞿東在身後喊出名字,沒得到任何回應。

他懷裡抱著白萱的孩子,小女孩含住手指望他,一雙烏黑眸子明亮黑耀,似能把人看透。

陳瞿東站在巷口,看到深巷有人走出,知道自己是來晚了一步,他打算把孩子還給白萱,掏出手機撥通電話。

押著阿志的部下走到巷口時打個噴嚏,阿志餘光瞥見陳瞿東懷裡的孩子,他神色驟變,趁部下鬆懈之際迅速脫身,一把搶走小孩。

陳瞿東來不及奪回,阿志把孩子當做人質突破包圍,孩子太小,被這樣的陣仗嚇得哇哇大哭,在冷風席捲的巷口平添幾分凄涼。

林青從後視鏡看到后急忙下車,沈叢顧及到安全沒讓她離開走遠,慕離出現在巷口,子彈上膛一槍打中阿志的腿。快被擒拿時,接應的黑色越野車門打開,阿志抱著孩子猛地跳上。

白萱接聽電話,聲音緊張隱約有哭腔:「陳瞿東,我都把實話告訴你了,求求你把孩子還給我,求求你了。」

陳瞿東神色複雜,盯著那輛消失在路口的越野:「阿志把孩子劫走了。」

白萱失聲痛哭。

陳瞿東轉身時正對上林青的眸子,他張了張口,解釋無力,「我只是想用那孩子讓阿志放了你們。」

林青眉梢譏誚一冷:「你竟然拿一個小孩當籌碼。」

除了阿志,其餘的人都被帶走,慕離讓人追蹤那輛越野,務必要把人抓住。

傍晚回到家,林青疲軟地癱倒在**,屋內暖氣開到最大,她緩了許久手腳才沒那麼冰涼。

慕離坐在客廳沙發,搭著條腿神情幽深,一眼望去,竟看不出他的神色。林青洗個澡,擦乾頭髮走到男人跟前,雙膝跪在他身體兩側,環住他的脖子。

「對不起,我不該堅持去見面。」她心有餘悸後悔不已,小臉窩在男人頸間。

慕離抱住她,嗅到她沐浴后的清香,輕咬她耳垂,「別說對不起,你沒事才是最要緊的。」

這次不是無功而返,至少端了個地盤,若是放任阿志不管,過不了幾年就會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今天是個契機,他卻沒想到把林青給牽涉進去了,如果重來,他寧可什麼都沒發生。

林青貼在他身上,纖細手指鑽入他精短黑髮,這是她經常的動作,此時不知怎麼就挑起了男人的感覺,他站起身托住她的身體,猛然吻住她的唇。

林青抱住他的脖子,激烈回應這個吻,這場經歷有驚無險還是令人後怕,她比平時更加熱情。

男人今天特別兇猛特別用力,似乎怎麼也要不夠,柔軟大**人影不停晃動。林青後背快磨出血,火辣辣生疼,起初她主動回應,兩具身體繾綣**最具契合,漸漸她就渾身無力,累得不想動彈。

幾小時后,男人仍處於亢奮之中,彷彿無法饜足。

林青腦袋都快撞到**頭,幾乎睜不開眼,也不知多少次了,她勉強借著月色看向男人,只能看得到他的深刻輪廓。

他掐著林青的腰,一口咬在她肩頭,林青不住刺激嬌yi出聲。

這一聲愈發激起他的興奮。

林青開始擔心,再這麼折騰下去她都要昏厥了,可男人兇猛如虎狼,恨不得將她拆片入腹。她推了推男人的胸膛,聲音盡顯疲憊:「累,好累。」

她想停,男人低沉的呼吸聲撞擊她的神經,他穿過她的指縫攥緊她的手掌,硌得骨節生疼。身體的疼蓋過快感,她推不動,喊他的名字,可男人如若罔聞。

他被體內的狂躁和**迷亂了神智,心裡只有一個念頭,要她,狠狠要她,抵死要她。

她實在不行了,一聲聲求饒,咬緊唇瓣快哭出來,男人以前也這麼折騰過,可從沒把她弄得這樣疼痛難忍。他今天和任何時候都不一樣,彷彿不會罷休,也不管她想不想要,能不能承受。

她喉間嘶啞的破碎聲混雜哽咽,幾乎崩潰,一遍遍喊他的名字,男人陡然驚醒回神,很快停了動作。

他伸向**頭燈,又收回手,黑暗中也能看清她的臉。

林青的眼角溢出晶瑩,她再發不出聲音,被放開後身體猶在疼痛,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慕離不敢開燈,心底里害怕看到她現在的樣子,知道是自己方才失去控制才會傷到她,可那種亢奮的刺激感他無法壓制。

以往就算再情不自禁,他也不會傷到她。

男人握緊拳平復躁動的神經,額角突突直跳,林青若是此時睜開眸子,一眼就能看見他雙目極不尋常的猩紅和狂躁,他緊抿著唇,大掌極力剋制著輕撫向林青的背。

林青被他擁在懷裡,小臉貼在他胸口,這會兒還是疼得厲害,任由他擁著一動不動。她眼角的濕潤沾染在男人身上,男人心底驟沉,抱著她的姿勢很久都沒有改變。

林青又疼又累,腦子裡迷迷糊糊成一團亂麻,她也不明白男人怎麼就突然這麼不能控制,腿根疼得都快出血。她想睡,又疼得無法睡著。

「林青。」他張了張口,沉默良久后沒有下。

半晌后,慕離抱她去洗澡,她歪在男人身上睜不開眼,唇瓣印著排咬下的血印,不難想象她當時該有多疼。

慕離眼底晦暗不明,生出的心疼難以緩解,他掬起熱水一寸寸洗凈她的身子,掌心內柔軟細膩,撞入他眼帘的卻是不少淤青,她肩上還有幾道刺目咬痕。

燈光包裹著男人的雙肩,他盯著那些痕挪不開眼,他發過誓這輩子不會再讓她受傷半分傷害,可她身上的傷卻是他親手弄出的。

林青始終沒有開口,許是累極了,疼極了,慕離給她裹好浴巾抱回**上,俯身吻了吻她緊閉的眸子。

林青哼嚀一聲,想去拉住他的手,手指動了動沒能抬起,男人將被子給她輕輕蓋好,摸了摸她的臉頰走進浴室。

他沖個涼水澡,冰冷刺激的水從頭頂源源不斷噴洒,全身的毛孔猛地舒張。他頓時清醒些,一拳砸在光滑冰冷的牆壁,骨節悶聲撞擊,牆面上蜿蜒水流遇到阻礙自動流開,稀釋了指骨汩汩冒出的血。

他鬆開手,殷紅的血順著指尖滴落在地面上,不久便被衝散化開。

在**前站了會兒,他去陽台抽了根煙,入肺的尼古丁令他大腦里血液咻地上涌,陌生又熟悉的刺激感衝動直上。

男人狠狠低咒,甩手掐滅煙頭。

他只穿一件黑色背心,夜色深濃,冷風凜冽,他黑眸鋒利刺穿黑夜,等冷卻了渾身血液后才折回房間。

屋內沒有開燈,走到**前時,月光隱隱打在林青半掩在背角的側臉。濃密的睫毛顫了顫沒能睜開,她的手臂從被子里鑽出,輕打在**沿。

男人眼角柔和,胸腔內的冰冷空氣終於將躁動壓抑,他挨著**沿坐下,小心將林青的手臂放回去,林青扣住了他的手掌。

「慕離。」她唇瓣微啟,眼帘閉合,顯然剛才一直沒能睡著。

慕離手指一頓,撫上她眉目,「睡。」

她想問他今天怎麼了,話到嘴邊,卻因為他在身旁瞬間安心,下一秒就進入夢鄉。

翌日,林青醒得很晚,她渾身酸痛彷彿被巨輪碾壓過一般,另外半邊**已經空了,林青摸了摸,被窩裡是冷的。

他昨晚太瘋狂了,林青拉開衣領低頭檢查,不少**痕,有幾處還隱隱作痛。

難道是當時跟阿志周旋的那些話刺激了他?

林青扯動嘴角,疼得嘶了聲,下**時兩條腿直打顫。她簡單換身休閑裝進了浴室,洗漱時低頭瞥見垃圾桶,看到裡面一下多了好幾個套子,雙頰蹭得羞赧。

洗完臉她偷偷瞄了幾眼,其實她很想知道昨晚他到底用了幾個。

「怎麼不去數數?」身後驀地傳來男人低魅嗓音,林青站直身把毛巾搭上架子。

轉過身時她的表情已恢復正常:「什麼?」她裝不懂,說著往外面走,「好餓,我要吃飯。」

慕離勾住她的腰將她打橫抱起,林青驚愕地推向男人的肩:「你還要?」

難道真是在懲罰她昨天的話?他應該是知道她的真正意思的。

慕離潭底不著痕一暗,薄唇勾起:「看你剛才走路的樣子,只怕沒走兩步就要腿軟。」

虧他說得出口。

林青翻個白眼,懶懶被他抱去餐廳:「你昨天怎麼了?」

男人眯起眸子:「你好奇?」

林青盯著他的臉認真點頭。

「你老公精力旺盛,能滿足整夜需求,享福的不還是你。」男人挑眉,「說實話,你心裡正透著樂呢。」

就知道他嘴裡說不出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