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58章他不正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8章他不正常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男人做了豐盛早餐,林青全當是他主動認錯,吃完飯已過十點,她去客廳繞了圈,看到慕離的外套搭在沙發上。

林青並未多想,把衣服拿起,走到半路兜里掉出張紙片,她撿起掃了眼,推開書房的門。

「你早上去醫院了?」林青站在門口,目光穿過大半個房間,男人正聚精會神看著電腦。

慕離聞聲抬眼,看到林青手裡的停車收費單,他只能點頭:「去了。」

林青秀眉緊蹙,走到他身旁,電腦上密密麻麻顯示了一堆資料,見她走近,慕離隨手換掉桌面。

林青沒在意他的動作:「去醫院做什麼?哪裡不舒服嗎?」

慕離從她手裡抽走單子,丟進垃圾桶:「看見你就控制不住,去看看是不是不正常。」

他笑意不明拉開眼角,在林青瞪他前把她塞進懷裡,林青坐在他腿上掙扎抬頭,這種話她打死才信:「你能不能正經點?」

他身體一向很好,根本不會沒事去醫院。

慕離眼看著瞞不住,只好交代:「有個戰友住院了,我去慰問慰問。」

「早說。」林青從他身上彈開,秀眉攏起的小山這才塌陷,「你要是敢不舒服還瞞著我偷偷去醫院,我要你好看。」

「是嗎?」男人搭起腿,撐著下頜好整以暇看向她,「好看就算了,你要的時候我肯定隨時奉陪。」

林青見他這樣子也不像有事,信了他的話,離開書房時無意間瞥見他坐在電腦前嚴肅陰鬱的神色,似是遇到了十分棘手的難題。

她輕手輕腳關上門,回房間收拾行李,過兩天還要跟路曉他們出去。

書房內,男人的目光在資料上一行行瀏覽,凝聚的視線隨著字裡行間寸寸結冰,和他預想的完全一致。前不久他了解過這種東西,新出的,類似於興奮劑的升級種,少量身體還能抗得住,可整根針管都注射進去,有一定概率上癮。

昨晚的情況看來,他不知是否還能心存僥倖。

慕離握了握拳,小臂還能隱約看到那枚細小針眼,如果是真的,才剛開始就失控傷到了她,若是以後,他真能挺過去嗎?

他捏了捏眉骨,心裡愈發沉重,疲憊地後仰靠向椅背。

但願,是他多心了。

林媽媽的腿剛好些,想趁著過節讓橙橙回家住幾天熱鬧熱鬧,林青臨走前把橙橙送了過去,小傢伙倒是挺開心。

「媽咪,回來的時候記得帶著小妹妹。」橙橙揮揮小手,滿臉期待。

林青也許是聽得多了,心裡也不抵觸,莞爾一笑:「你跟著外公外婆聽話,媽咪就帶一個回來。」

慕離挑眉,勾住她的腰:「想通了?」

林青故意瞪他:「騙兒子的。」

心裡卻偷偷琢磨,是不是真的再生個女兒?

慕離出乎意料贊成她的話,把她塞進副駕駛,彎身去系安全帶:「先別生了,把你身體鍛煉好再說。」

「我身體挺好的。」林青側目,正對上男人的視線。

「是挺好。」他點頭認同,繞過車頭跨入駕駛座后發動引擎,「只是不知道誰每次都累得第二天爬不起**。」

林青氣惱:「那跟身體好沒關係。」

「是,沒關係。」慕離勾起薄唇。

和凌安南的車會合后,路曉轉移到慕離的車上,她拍拍林青的椅背:「來後面坐。」

林青還沒動作,凌安南沉著臉緊跟過來,拉開車門就往裡鑽:「讓讓。」

路曉沒動地,指著他停在前面的車:「你車在那兒呢,丟在路上多沒素質。」

凌安南把她推進去,一隻腳已經跨入:「誰喜歡誰開走。」

路曉抬腳擋住,壓低聲湊到他耳邊:「我想跟林青說點女人之間的悄悄話,你在這兒我說不出口。」

凌安南眉毛一挑,桃花眼一勾,頎長的身形在車前挺直,「好好說,不急。」

他走到駕駛座拍開車門,想把慕離騙到他車上:「我也有話想跟你說,她們在這兒我說不出口。」

倆大男人有啥話還要背著人說?

還說不出口?

莫不是那啥啥能力出了問題?

慕離睨他眼,冷著臉跨下車,不等凌安南跟上就坐進了後座。凌安南發動引擎指指副駕駛:「我一個人坐前面多無聊,陪我說說話。」

慕離眼皮都懶得抬:「滾。」

凌安南聳肩:「幾天不見,你越來越暴躁了。」

原本只是隨口一句玩笑,凌安南卻在後視鏡瞧見慕離的臉色微微一沉,薄唇抿起后沒再說話。

他詫異挑眉,等林青發動了車子后在前面帶路。

很快上了高速,路曉坐在副駕駛,盯著前方凌安南的車微微出神,林青喊她一聲她才回神,把車窗放下透透氣。

「吵架了?」林青試探一問,儘管看剛才的情形完全不可能。

路曉收回視線:「沒有,現在想吵也吵不起來了。」

林青失笑:「這還不好。」

「林青,我見到陳瞿東了。」路曉壓下聲音,這個名字說出口時仍有顫抖,她穩穩情緒,「在醫院。」

林青笑意收斂:「什麼時候?」

路曉說出具體時間,林青算了算正是出事那天,她有些困惑,當時放她鴿子是因為去醫院?

突然跑去醫院做什麼?

林青沉默片刻才開口:「那天我也見到他了。」

路曉驚訝,林青把當時的情形從頭到尾告訴了路曉。整件事串下來,路曉想到那通電話,看來當時凌安南動手時陳瞿東是想跟慕離通知什麼,真的差點誤了事。

可林青也不想深究陳瞿東究竟是否真的想幫她,事情過去后陳瞿東獨自離開,再沒跟他們聯繫過。險些又在他手裡吃了虧,林青不願提及,慕離也不會主動開口,只要陳瞿東不再出現,他們的生活里再不會有這個人存在。

兩人又聊了些無關緊要的小事,路曉這趟出來似乎總是走神,林青以為是跟凌安南有關,思及那晚慕離也把她折騰的夠嗆,這話也就沒問出口。

那晚后慕離沒再有類似表現,她觀察了兩天沒發現異常,之後事情一多就沒太放在心上。

車子一路開到度假村,林青剛停了車慕離就把車門打開,林青拔掉車鑰匙鑽出車:「臉怎麼這麼臭?」

慕離草草敷衍,林青回頭笑著看向路曉。

跟凌安南坐一輛車能好嗎?那貨竟然在虛心請教怎樣才能快速讓女人懷孕,還要跟他關於這個問題深入探討探討。

他被煩得不行,起初還回兩句,後面壓根懶得搭理。他老婆孩子都有了,誰沒事成天研究這個。

林青環住他的脖子,踮起腳尖彎起眼角:「不氣了,一會兒去泡溫泉。」

慕離輕拍她的腰。

凌安南一派正經走過來攬住路曉,低頭湊過去小聲說:「新得個法子,今晚再試試。」

路曉推他:「那個還沒完呢。」

「還有幾天?」

路曉掐指一算,本來想故意說四五天的,可瞅著凌安南焦急期盼的眼神鬆了口:「再過兩天。」

凌安南仍不滿意。

度假村規模很大,娛樂餐飲休閑一體,單是看看停車場的車就知道來這這兒的都是什麼身份的人,林青隨意掃過兩三個車牌,數字還真不是一般的吉利。

這裡的住宿點都建成類似民居的房子,傳統氣息很濃,木質結構古香古色,房間內還是按著酒店的標準設置。

四個人放了行李,天色還早,商量著去附近轉轉。

兩間房相鄰,女人整理行李,男人出門站在走廊倚欄杆。凌安南給慕離遞了支煙,摸出打火機,手掌一擋給他點個火,折回身後吸了口看著遠處。

他們的房間是最好的位置,從這裡能俯視整個度假村。

正是過節期間,一派昇平,熱鬧非凡,抬頭仰視,此時天色風光最好。

慕離的手臂搭著欄杆,雙腿前後疊著,挺拔高大的身形微微前傾,他目光深遠,似看向極遠方不可探尋的焦點。

凌安南見他表情不對,手肘一推:「你倆沒事。」

「沒事。」慕離垂眼盯著煙星,煙絲燃燒,煙氣如白霧般吹散。

他吸了口,臉色微不可察一變,隨手把煙按進垃圾桶。

凌安南還沒開口,慕離一勾唇:「戒了。」他盯著凌安南看了看,補充一句,「勸你也戒了。」

「開玩笑呢。」凌安南猛抽了口,見他沒事就放心了,一路上都總覺得這人今天怪怪的,「讓我戒煙,還不如把女人給戒了。」

「簡單,等會我跟路曉說一聲,也算做了件好事。」

「死開。」

慕離臉色嚴肅,朝凌安南下面掃視,凌安南嘴角一抽:「靠,你什麼時候有這種愛好,嫂子知道嗎?」

慕離把他指間的煙一彈,煙灰散落在凌安南手背,他低咒甩手,慕離意味深長:「知道你為什麼一直生不出孩子嗎?」

這話聽著彆扭,凌安南警惕搖頭。

「煙抽多了,那方面受到影響。」

凌安南正叼著煙,一口吸進去猛地嗆住,他趴著欄杆彎下腰咳嗽好幾聲,憋得俊臉通紅。

慕離拍拍他的肩:「注意點,你年紀不小了,再不生以後真沒機會了。」

這他媽是在逗他嗎?

「你可是比我老。」凌安南直起身,盯著煙考慮要不要戒掉。

「無所謂。」慕離雙手插兜,對著他打量一番,「我有老婆孩子,你真要比,回頭再讓林青生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