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59章丟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9章丟人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靠,這是你說生就生的。」

「你可以試試。」

凌安南正要把煙掐滅,回頭看見兩道身影從房間里出來,路曉的頭髮長了,他盯著那張洋溢笑容的臉怔怔失神。

他女人長頭髮也好美。

真想這兩天趕緊過完。

收回視線時,凌安南似乎看見個不同尋常的地方,他沒忍住大笑出聲,湊過去跟慕離勾肩搭背。

「怪不得你說還要生,沒看出來,你可真猛。」

慕離皺眉,睇去一眼把他爪子丟開。

凌安南夾著煙指了指剛出門跟路曉聊天的林青,她換了身衣服領口微低,露出纖細脖子。白皙皮膚上,能清晰看到還未消失的淡淡青印。

這痕還是那晚留下的,慕離用力太大,過幾天了還能看見。林青之前都穿的高領,不然就戴條絲巾給遮住,剛才換衣服沒注意,這條漏之魚就游入了人們的視線。

路曉好像也看到了,指著那地方不知在說什麼,林青雙頰蹭得一紅,鑽進房間去翻了條絲巾繫上。

再出來時,還能看到林青臉頰的微紅。

凌安南盯著這一幕只覺好笑,沒注意慕離的臉色:「這麼下去,說不定還真能讓你給兒子折騰出個弟弟妹妹。」

慕離想起那晚,潭底一深,他這幾晚都睡得比林青早,雖然身體沒有其他反應,就擔心一到**上就控制不住。

林青雖然嘴上沒說,那天還是傷到她了,他在**頭櫃里看見瓶藥膏,顯然是新買的沒用過幾次。

他暗中找靠得住的人拿到最全的資料,那東西進入體內後有一段潛伏期,過了時間就平安無事。可若是在七天天內有多次明顯癥狀,不能說百分百上癮,但至少會有麻煩。

除了第一天那晚他沒能控制之外,到現在都安然無事,再過四天時間一到他就不用再惦記這件事。他倒不怕,只是林青……

心中畢竟有所顧慮,這件事慕離誰都沒讓知道,只按照資料上的禁忌飲食,連專業醫生都沒找。

別到時候本來沒事,林青不知從誰那兒聽說后再給嚇到了。

慕離收回思緒,抬眼正遇上林青投來的目光,林青莞爾一笑,拉著路曉繼續聊天。他從沒說過,認識到現在,他還是最喜歡看她現在的樣子,明朗乾淨如一道陽光,穿透縫隙將他生命照亮。

在走廊站了小半個小時,林青招招手讓他們跟上,又挽著路曉往下走。兩人有說有笑,完全把兩個男人拋在腦後,連他們有沒有跟上都渾然不覺。

慕離淡定跟著,凌安南俊臉猛沉,他指著前面兩道纖細身影,憤然不平:「女人都是這樣嗎?有了同夥就不要自己男人了。」

慕離一勾眉:「同夥?」

「同伴,同伴。」

「我看這樣挺好,讓你女人沒事多接觸接觸別人,別整天藏在家裡。」

凌安南不屑反擊:「誰藏了,她現在天天出去上班,比我還忙。」

慕離笑了聲,想起路曉失蹤那段日子:「小心點,到時候被別的男人搶走了,你哭都來不及。」當時,凌安南可是急瘋了。

凌安南似是也想起什麼,俊臉一垮:「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

慕離頭也不回:「忠言逆耳。」

凌安南在原地站定,氣急敗壞:「你真行。」

慕離眯起眸子,始終看緊前面的人,度假村這兩天遊客數量暴漲,一不留神就可能跟丟了。

兩人跟在後面,接受一道道驚艷目光,長得太招眼這種時候就是麻煩,慕離往那兒一站強大氣場無人敢直視,花痴眼們自然盯緊了凌安南。

桃花眼藏匿不住**,儘管有了路曉他就收斂很多,一眼掃去,該勾人還是勾人。

回頭率愈發高,慕離臉色愈發陰冷,凌安南愈發囂張肆意,兩人都是雙手插兜往前走,可一個冷漠一個邪肆,就看人群中兩個俊到沒天理的衣架子以某種不可預測的路線勻速移動,誰看見了都想猜一猜,他們到底是要往哪兒走?

林青跟路曉聊得正在興頭,沒在意路人們使勁瞧著她們身後,也沒在意身後兩個男人直直逼來的目光如芒在背。

他們一直在度假村內轉悠,到了這邊是幾條小街販賣商,再往前有特色小吃,此時正是人多的時候,遊客們紛紛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一時間氣氛濃烈,人聲鼎沸。

人多,就怕丟。

饒是慕離身形高大,站在人堆里沒人能擋住視線,一轉眼也把林青給跟丟了。凌安南招得不行,好久沒放肆了現在又被路曉晾著,心裡不爽使勁得瑟,正得意呢,腳下被人一絆。

「靠。」凌安南怒目,扭頭一看竟是慕離,「抽風呢?」

慕離隆起眉頭:「你女人丟了。」

「你女人才丟了。」

慕離並不否認,頭疼地再度掃向人山人海:「這回你說對了,都丟了。」

丟人的時候,最最怕的就是人丟了,手機沒帶。

凌安南狂打二三十個電話也沒人接,徹底服了。慕離這一路上都看著經過的商鋪小店,看到個林青喜歡的就往裡鑽。

出來時眉頭蹙得更緊。

「倆大活人還能丟了。」凌安南一腳踢翻店鋪外的一摞紙箱,老闆模樣的中年男子衝出來氣得拉住他死活要賠償。

凌安南正煩得要命,口不擇言說了句重話,老闆發飆,喊出店員圍著就不讓走了。

「不就是幾個箱子,賠你。」凌安南掏出皮夾,還沒碰到錢就聽見老闆張開血盆大口。

「我這東西都是剛送回來的上等好貨,你耽誤我多少生意?一萬,不賠錢就別走了。」老闆未必真想訛錢,卻是個暴脾氣,雙手叉腰挺著個啤酒肚,一句話就較上真。

凌安南收回皮夾,目光一冷,「一萬?我給你一萬看你敢不敢要。」

就這幾箱東西,凌安南大眼一瞅就知道市場報價多少。

坑爹,也不是這麼坑的。

老闆不放人,差點又起爭執,慕離起初沒聽見後面出事了,已經走到旁邊一家店面,出來時見凌安南還站在原地。

「不要你女人了?」

凌安南回頭擺個手:「等著,馬上過來。」

正值深秋,天黑的越來越早,這會兒夕陽就有沉沒地平線的趨勢。

那兩個人就算走得再遠,這度假村是不可能走出的,可落日後這裡氣溫會驟降,林青那個蠢貨出門為了漂亮穿的不多,領口那麼低還纏著條不管用的絲巾,她們若是真走到了度假村的另一頭,等返回住宿點只怕早就凍成傻子了。

慕離見凌安南這邊纏得緊,抬步過去:「多少錢買的就多少錢賠,別廢話。」

凌安南正好掏出錢,遞過去就要走,老闆不依不饒把他攔住:「說好的一萬,一分不能少。」

「誰跟你說好了?」凌安南甩開老闆的手,朝地上那堆箱子又踢了腳,「別跟我玩心眼,我收購羅氏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混著。」

老闆聽著羅氏耳熟,低頭一看,被踢到腳邊的箱子正是羅氏以前出售的,前兩年羅氏突然傳來消息被凌氏收購,現在,那箱子已換上了凌氏商標。

凌安南原先急著找路曉,沒想把事情鬧大,可偏偏事情就趕著來找。若是擱在往常,這錢他一分不掏還得被陪著笑臉。

那老闆愣在原地似乎拿不準主意,這度假村也有不少有頭有臉的人物出現,萬一真碰見個身份高的,他這店還要不要開了?

慕離面露不耐,錢都給了,他懶得再嗦,喊了凌安南就要走。圍觀路人不少,有人指責老闆的不是,老闆一聽急了,又追上去想攔住他們倆。

凌安南還沒開口,慕離心底騰然升起怒意,狂躁地他無法抑制,他握緊了拳雙目赤冷鋒利,停下步子就要轉身。

凌安南一個餘光正要瞥見他的眼神,心下一驚伸手去拉:「阿慕,你這是怎麼了?」

慕離推開他,凌安南拉得緊,他眼瞅著情況不對,一句怒喝讓老闆滾回去。後面又其他店鋪的老闆認出凌安南,在那老闆耳邊提醒一句,老闆大驚,戰戰兢兢返回了店鋪。

「靠,你別是因為嫂子不見了,急糊塗了?」凌安南說著話卻笑不出來,眼見為實,慕離這樣子他還從沒見過。

他就是真因為這屁大點事發怒,也不會是這種駭人表情。

冷風吹拂,慕離神色微變,他錯開視線撥掉凌安南的手,往人堆里掃視:「快點找人。」

彷彿剛才是凌安南的錯覺,前後不過一兩秒,他揉揉眼盯著慕離,難道真是看錯了?

路兩邊懸挂的招牌閃著燈,大部分都是紅色光線,凌安南追上慕離的速度又看了看,正常。

可能剛才是真的看走了眼。

兩人的心思都放在找人上面,誰也沒工夫提及此事,等後來找著人了,凌安南也把這事給忘了。

走遍大半個度假村還沒找到那兩個不省心的,慕離的手機突然震動,是個陌生號碼,他正要掛斷的手指突然頓住,滑下了接聽。

「喂?」電話那頭,女人試探開口。

慕離棠冰冷和焦急瞬間坍塌,他隨即又沉了把視線:「跑哪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