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60章辣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0章辣吻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報出個地點,慕離掐斷電話喊上凌安南就走。

一家打著老字號招牌的小吃店內,年輕老闆給最後入座的那張桌子端上兩碗面,本店特色,來此處度假必須一嘗。

林青抽出筷子,抬頭微微一笑:「謝謝老闆。」

「不用謝,你們先吃著,還想要什麼給我說。」店裡人手不夠,老闆親自上陣。

老闆是個三十齣頭的男子,沒認識多久林青就已經知道他在這度假村做生意有幾年了,這兩年生意越來越好,不少人單是為了吃這一碗面就專程跑來一趟。

林青和路曉經過時多看了眼,覺得似乎不錯就入座要了面,一摸兜卻沒帶錢。兩個人手機都忘在了房間,二十分鐘前她們就找不到那兩個男人了。

沒法子,林青硬著頭皮借老闆手機一用,連連保證她老公馬上就來付錢。

老闆不介意這些,給她們端了面先吃。

一大碗面氤氳熱氣,香氣撲鼻,林青食指大動,很快吃掉半碗。路曉坐在對面,跟凌安南在一起久了,吃東西也是慢條斯理的。

木桌上多了盤小菜,林青輕攏長發抬起頭,老闆正站在桌旁。

林青指著盤子:「這不是我們點的。」

「我知道。」老闆笑著解釋,「這是本店贈送的小菜。」

林青不疑有他,道了謝,路曉在老闆轉身時多看了一眼。

林青要下筷子,被路曉的筷尖擋住:「別吃。你看這店像是逮住誰都贈送小菜嗎?」

那老闆看林青的眼神就不對勁。慕離不在,路曉就得替他看著,任何疑似搭訕試圖接近的可疑男子都要排除在三米之外。

「我看這菜不錯,」林青夾一筷子嘗,「一會兒讓慕離把這盤的錢也付了。」

她也不是看不出其中深意,只是當面拒絕並不好看,路曉這才沒再阻止。

吃到一半老闆又經過她們這一桌,停下步子:「面還合胃口嗎?」

林青點頭:「挺好。」

老闆放下心,笑得更燦爛:「明天可以再來嘗嘗本店其他特色。」

路曉抬了抬眼,若不是身上沒錢,當下就拉著林青離開。

林青這回拒絕的乾脆:「不了,我們明天一早就走了。」

老闆面露失望,也沒表現地太明顯,又在她們桌前逗留了會兒多聊兩句。

正說著,店鋪門口多了兩道匆忙趕來的身影,頎長有壓迫之勢,男人站在門檻處大眼一掃,正瞧見林青仰著小臉跟一男子說話,男子眉飛色舞,而她嘴角的淺弧,別提有多刺眼。

男人幾步走上去把林青從座位上撈起,一句話不說就用力按進懷裡,力道大得她差點喘不過氣。

老闆沒反應過來,又見個同樣挑眼的男人往桌前一坐,搭起條腿摟住路曉,半個身子壓過去:「吃什麼呢,我嘗嘗。」

路曉挑了小筷子送進男人嘴裡:「好吃嗎?」

凌安南眉梢輕挑,見自個女人興緻很淡,很有眼色戲謔一笑:「這招牌,該砸了。」

路曉滿意地跟著點頭贊同。

慕離薄唇抿成堅硬弧度,老闆說了句話,他一個厲色丟過去,林青還被按在懷裡,抬起小臉:「老公,我吃飯沒帶錢。」

這兩個字就讓男人怒氣全消,他眉頭微蹙,付了帳直接把人帶走。

出了店門,林青差點跟不上男人的步子,她喊了兩聲慕離才頓住。

「很得意?」男人冷著臉。

林青小心翼翼瞅著男人的臉色,舉起個瓶子:「老公,喝水。」

另外兩人也從小店走出,凌安南猛灌冰水滅火,再晚來一步那小白臉指不定就要勾搭路曉了。

路曉神色淡淡,挨著男人胸口拾級而下。

入夜風大,林青仰起小臉想緩和下氣氛,「我們是在聊你們,沒注意身後才走丟的。」

慕離冷冷勾眉,低頭睨她:「都聊什麼?」

林青一看有戲,忙不迭點頭,從男人懷裡脫身後指了指正往這邊走的凌安南:「我們在猜你們白天在走廊上說的話,那會兒凌安南不是一臉憋屈么。」

「他那哪是憋屈。」慕離拉住她的手,竟握得滿掌冰涼,他裹住她的手暖著,往身前一帶,「是憋到內傷還沒生出個孩子。」

「噗。」凌安南一口水噴出,太直接了,給點面子行么。

路曉拍著他的背,「小心點,這種事著急也沒用的。」

媽噠,他嗆住又不是因為急著生孩子。

「嫂子,我問你,阿慕以前愛抽煙嗎?」凌安南拿手帕擦拭嘴角,試圖扳回一局。

林青想了想,如實搖頭:「不怎麼抽。」

這兩口子是要把他氣死?

氣就氣,他都快有免疫力了,凌安南勾住路曉的腰鑽進人海:「來的路上看見個好玩的,帶你過去。」

路曉今天特別聽話,跟著就走了,林青四下張望,抬頭又對上男人視線,慕離握著她冰涼的手放在唇邊呵氣,仍沉著臉:「想去?」

暖意湧上心頭,林青的眼睛彎成月牙,霓虹映著男人側臉,襯得愈發迷人深邃。

她點點頭,鑽出他的掌心捧起男人的臉:「我們再要個女兒。」

男人淺眯起眸。

如果是前一陣他聽了這話肯定樂意,可現在他得等身體情況確認無誤才敢點頭,他帶著林青往凌安南他們的方向走,單手護著她不被遊客撞住。

問出的話沒得到回應,林青垂了垂眼帘,他之前總纏著想生一個,現在又不想要了嗎?

林青並未多想,一路看著度假村內張燈結綵,拉出橫幅,頗有節假氣氛,她的心情自然也隨之轉好。

這片區域的小吃各色各樣,林青遠遠就看到幾個字樣,她遙遙一指,拉著男人就要過去:「**雞翅,好想嘗嘗這個。」

慕離抬眸,也看到那張招牌,旁邊還有一堆人圍著:「你幾歲。」

林青纏住他的手臂,有了橙橙之後出門總帶著孩子,她好久沒試過這麼刺激的食物,這會兒看見了味蕾蠢蠢欲動,兩條腿不聽使喚就往人堆里鑽。

慕離一把將她拉回,扣住她的手:「別亂跑。」

「好嘛。」林青折回去挨著他,舉著兩人緊扣的手掌,一節節輕柔他的手指,「吃一個?」

儘管這裡人多風小,林青穿著他的外套,一張小臉仍是凍得發紅,或許吃點辛辣的食物能暖和些,慕離把皮夾掏給她:「別貪吃,這東西刺激胃。」

林青笑逐顏開,就著男人的動作從皮夾搜刮出一張十元小票子,再回來的時候手裡多了個剛做好的雞翅,用紙袋包著,熱得燙手。

單看顏色就刺激人的食慾。

林青嗅了嗅香味,臉上的興奮藏不住,霓虹在眼角點綴光芒,她小心咬了口,辣味竄入口中,刺激地人精神振奮。

「好辣。」她吸氣,吃了幾口就上癮了,說話間遞到他眼前,「你嘗嘗。」

慕離沒興趣,整理下她的外套,摟著就繼續走。

林青邊走邊吃,猛吸冷氣,小手在嘴邊不停扇風。她辣得眼淚直流,舌頭沒了知覺,唇瓣鮮紅誘人,閃著油光愈發晶亮。

這麼吃著的確是不冷了,她鼻尖冒著細細汗珠,渾身燥熱,說話也含糊不清:「你,你怎麼就不吃一口,很好吃。」

慕離拿手帕擦著她的嘴角,一抹,帕子上一片紅唇印。見她吃完了把紙包丟進垃圾桶,男人又拉住她的手仔細擦凈,辣椒油浸地兩隻手都是油膩。

林青挽唇,盯著他的動作,嘴裡辣得合不攏,她忽然奪走他的手帕攥在掌心,趁他抬頭之際吻住了他的唇。

舌尖繾綣糾纏,她口中的辣味渡到他的口中,男人的唐有某種情緒然涌動,很快又被用了全力壓抑克制。

腰上的力道明顯加重,林青沉浸在這個吻里差點溺斃,他吻得極深極猛,佔據主動后不管不顧攪得她天翻地覆。

林青起初還用餘光掃到周圍,詫異羨艷的目光很不自在,看到男人狹長的眸子,她輕闔眼帘加深了這個吻。

林青大口呼吸,盯著男人的臉,上面被她摸出了油膩的指印。男人撫上她的唇,她笑出聲:「好吃嗎?」

她問的是雞翅的辣味。

慕離點頭,盯著她油光發亮的嘴角:「夠辣。」

等走出了半條街,她才回味過來男人話里的意思。

當他們的生活也像這個吻被攪得天翻地覆,她不止一次後悔吻了他。她總是在想,如果沒有這個吻,他是否就會安然無恙,還是那個會把她**到天上的男人。

那個男人,會護著她的整個天下。

他們和凌安南那對早就走散了,凌安南帶去的肯定是那種適合小情侶單獨相處的地兒。

慕離也沒想著去找,又轉了二十多分鐘,林青嘴裡的辣才緩過來,她拖著步子走得極慢:「好累,咱們先回去。」

這會兒走到人少的區域,小橋流水靜謐愜意,是個幽會的好去處,可她搶走了男人的外套,只怕他給凍著。

慕離始終拉著她的手,剛才暖熱了就沒再冷過,他低頭拉了拉外套把領口攏緊些:「還走得動嗎?」

從這兒回去得有段路。

林青坐在路邊豎起的大石塊歇歇腳,揉了揉僵硬的腳腕,這雙鞋帶了兩三公分的跟,這的路偏偏多是仿古石路,少有平坦。

慕離把她拉起,眼裡有慍色:「累也不能坐在石頭上。」

她不知道冷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