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61章誘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1章誘惑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正要開口,身子驟然騰空,她兩條腿搭在男人強勁的手臂,下意識去摟他的脖子。

「放我下去,還有好遠。」她一眼眺望,看到酒店耀眼的招牌在度假村的另一端。

他們不知何時走了這麼遠。

男人的聲音在頭頂傳來:「這點路,抱你回去根本不算什麼。」

他最近好像有點不一樣。

林青依偎在男人懷裡,感覺到他腳下的每一步都沉穩有力,她的小臉靜靜地貼在男人心口。

兩人剛走沒多久,不遠處一塊巨石後面,凌安南不爽被打斷,單手撐在石面上:「會不會挑地方,壞我好事。」

路曉把他推開從石頭後面繞出來,本來也沒做什麼,說的跟兩人有姦情似的。

凌安南勾住她的衣角:「曉寶貝。」

路曉指了指旁邊的小橋流水,微風拂面有種別樣清涼的舒爽:「你下去清醒清醒。」

若不是聽見林青和慕離的說話聲,這男人鐵定控制不住,說來說去,還不是他非要往這種沒人的地方鑽?

自己挑起了火,倒怨怪在她頭上。

凌安南俊臉湊過去,盯著羊腸小道盡頭那兩人消失的方向,**一笑:「不然,我也抱你回去?」

路曉搖頭,感覺他的下巴抵在自己肩上,頭也沒回摸摸男人的臉:「留著精力生孩子,聽話。」

凌安南一口血噴出。

他現在就只剩個生孩子的用處了?

抱著回房后,男人直接把林青放進了浴室,他試試水溫正好,彎下身在池邊解她衣扣。

林青捧把水把他襯衣潑濕:「糟了,要一起洗了。」

男人抬眼,她微垂的睫毛灑下倒影愈發動人,他喉間輕滾,錯開她真摯邀請的目光繼續手裡的動作。

她很少這麼明顯暗示,在那種事上一向是他主動,男人不可能沒感覺,身體已經有所反應。

可偏偏!

他心中顧慮,強忍著那股把她吃干抹凈的衝動,在浴缸內點了精油,細緻耐心地幫她清洗。

林青攏起泡沫捧住男人的臉:「你在練功嗎?」

「什麼?」他沒抬眼,掌心抹過的地方帶起寸寸燥熱。

「不是練功,你怎麼突然開始忍了?」林青笑著把他臉上抹滿泡沫。

難得兩人單獨出門,她心情放鬆愜意,又有了再生一個的念頭,這會兒怎麼都要從他嘴裡撬出點真話。

他若真不想再要孩子,她肯定也不會強求,只是奇怪前後截然不同的態度到底是為什麼。

「你想?」他抬頭,一眼撞進她迷人眼底。

他們結婚這麼久,每每這種時候內心的悸動仍是半分不減。

林青撥開水面的泡沫,如同眼前迷霧被撥開,一眼能穿透池水清澈見底,她姣好妙曼的身姿闖入視線。

她輕笑一聲使勁點頭,滿室的旖旎風光,若是平常,他早就毫不猶豫把她壓住。

一個忍字糾纏心頭。

慕離低頭看向小臂,針眼已經消失,可那管葯的效力似乎還在,有些事他不敢賭,尤其,會傷到她。

越是想忍,纖細手指就越發如施了魔法在他身上撥撩,她不安分地去解他的衣扣,弄得他滿身都是泡沫。泡沫破碎后,留下明顯的水漬灘在襯衫西褲上。

「別鬧了。」男人嗓音低沉暗啞,握住她的手按回水裡。

林青小手如游魚滑出,摸摸他衣服好心提醒,「衣服濕了會著涼,你快點脫下來。」她想了想又補充一句,濕漉漉的唇瓣貼上他耳際,呵氣如蘭,「我幫你洗。」

慕離把她壓在潮濕牆面狠狠親吻,她半個身子滑入水底,熱水源源不斷匯入,在肌膚上盪起一陣陣漣漪,這感覺,酥軟地心尖都要化了。

她的手攀上他精壯的後背,男人最後一絲理智瞬間淹沒,衝動湧上大腦瘋狂叫囂,他情難自禁,動作帶著股不可抗拒的兇猛強勢。

他在這種事上一向充滿熱情,她也做好了準備接納,快到頂點時,男人腦海中驀地閃過一道思緒,他退開身,瞬間湧入的空虛一浪蓋過一浪。

林青虛軟地趴在他肩頭,睫毛扇動幾下,聲音也綿軟無力:「慕離,我們再生個女兒好不好?」

男人手臂打在一旁,翻找的動作被這句話打斷。若不是擔心對她身體造成傷害,他不可能在最後那一下退開。

她一再追問,慕離不忍讓她失望,吻了吻她的發頂:「好,再生個女兒,還要在凌安南他們之前生。」

度假村某個漆黑角落,正討自個女人歡心的凌安南打個噴嚏。

「誰罵我?」

男人還是翻出一個戴上,幾波重重過去后林青沒了力氣,也沒勁幫他洗了,還是男人給她沖個淋浴。慕離把她抱回**上,林青鑽進被窩,舒展四肢側躺著盯緊男人的背。

他穿得單薄也不嫌冷,雖說房間里是恆溫,溫暖如春。

趁著男人背對著,林青趴在**頭櫃翻找半天,把酒店貼心準備的套子全都找出來,剛要找地方藏,男人一轉身正瞧見她偷偷摸摸的動作。

「在藏什麼?」男人蹙眉,盯著她手裡的東西臉色微沉。

林青索性把東西都攤在**上,跟男人打商量:「既然要生女兒,以後就別用了,多浪費。」

慕離把東西丟回**頭櫃,「你真要生?」

「要。」她表情堅定。

慕離拗不過她,只能先妥協,這個話題不能再深入,他只留一盞**頭燈,躺在她身旁拍她的背:「不累嗎?睡覺。」

林青蹭進他懷裡,枕著男人的手臂:「累。」他輕拍的動作不停,她忍不住笑出聲,「你這樣子,怎麼跟哄兒子睡覺似的。」

「你跟兒子差不了多少。」男人揉著她的長發,剛剛吹乾絲滑無比,他調暗**頭燈的光線,「沒一個讓人省心。」

說話時,男人滿眼皆是**溺。

林青是真累了,他今晚的熱情雖然不像那晚兇狠,她也全身如散架般疲憊,躺在他懷裡,她很快睡著。

慕離的眼神落在她裸露在外的胳膊,兀自一沉。

她身上,又多了幾處淤青。

方才他還是失控了,可比起上次好了很多,這是不是就證明藥效在一點點失去作用?

時間一天天接近那個期限,他能感覺到身體在變化,說不出是好是壞,他擔心,更多是擔心她。

她突然想要個孩子,可他若是真的出了狀況,短時間內不可能鋌而走險。瞞著她,就必須每次都做好措施,一次可以,每次都找借口,她肯定會懷疑。

男人頭疼地揉了揉眉心。

凌安南手臂一搭,半個身子的重量壓在路曉肩上,一路說說笑笑回到住處。剛拐了彎,正看見慕離站在走廊抽煙,他把路曉送回房間,膩了會兒等她去洗漱才又出門。

「大半夜吹冷風,嫂子把你趕出來了?」凌安南點了支煙,在指間上下彈了彈,回頭看一眼緊閉的房門,想想還是給掐滅了。

慕離餘光瞥見他的動作,沒說什麼,只回答剛才的問題:「她睡了。」

「睡得真早。」凌安南敞開的領口灌入冷風,他扭頭看慕離只穿一件背心,真心敬佩,「累的了。」

說話時,指了指慕離手臂上幾道抓痕。

慕離無聲勾唇,眼裡滿是深情,這種感情是旁人不能輕易體會的,當初的失而復得,風風雨雨走到今天他們經歷太多,到現在,這段感情融入骨血,已經不可能被任何人或事左右,更別說是分開。

可正是如此,他更不能放心。

對她而言,他就是全部,她所有的堅強都是建立在有他的基礎上,若是有一天他出事了,他無法想象她會不會崩潰。

那時候,他也不確定自己是否能狠下心做出決定。

他回想起那個辛辣的吻刺激神經,和體內殘留的葯起了反應,那時他險些控制不住。

他看著濃墨夜色,雙手交握碰著鼻尖,還能嗅到她發間的清香。

這次或許是真遇到了麻煩。

慕離的肩被人推了把:「靠,你今天真不正常,到底怎麼了。」

「你不也不正常,準備戒煙了?」

凌安南把打火機拿在手裡把玩,蓋子一開一合,低頭盯著手裡的動作,薄唇一勾,擺出邪肆的姿態,愣著神忘了說話。

有些人,你不知怎麼就愛上了,有些感情,等你深陷其中早已不可自拔。

到最後,你沒有後悔過,也不打算放開。

凌安南再一回神,走廊空蕩蕩只剩他自己,他轉頭看到隔壁那扇早已關上的房門,眼角抽搐。

都什麼人啊。

慕離到後半夜才睡,起得比林青還早,他抱著睡眼惺忪的老婆去浴室洗漱,像往常一樣塗抹護膚,指尖的柔軟細膩讓他不想放手。

林青伸個懶腰趴在他肩上,打著呵欠被他抱出浴室:「我發現個問題。」

她口吻嚴肅,慕離嗯了聲仔細聽著。

林青吊足了他的胃口才又道:「我越來越懶了,以後你不在的時候我什麼都不想做,該怎麼辦?」

她隨口一句讓慕離脊背微僵,他潭底深邃如謎無法看穿,等了會兒他沒有回應,林青咬在他肩上:「你怎麼不吭聲。」

慕離把她放在**邊,去箱子里勾出衣服,給她換衣時勾起唇:「看來是太閑了,有時間想這些無聊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