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62章發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2章發作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這天原本計劃泡溫泉,林青突然想到什麼,等他們商量的時候一口給回絕了。彩虹,一路有你!反應太大差點打翻飲料,路曉詫異看向她,林青臉一紅,還沒開口就被打斷。

凌安南樂得不行,盯著對面兩人:「其實本來就打算不去了,我家路曉這兩天身體不適合泡水。」

路曉手肘一頂:「什麼叫泡水。」

「行,泡澡。」

好在度假村休閑娛樂的地方較多,他們隨便逛逛就過了大半天。難得出來放鬆,都玩得盡興,快傍晚時凌安南看看天色,帶著路曉自動消失。

夜風習習,慕離帶著林青去泡溫泉。

林青起初不答應,慕離說只有他們兩個,她才放心跟去了。

慕離倒是真像是來泡溫泉的,規規矩矩雙臂搭在池沿,他闔著眸子腦袋後仰,水面之上能看到他的胸肌,水源清澈,林青一低頭就一眼望到底。

蒸騰的熱氣讓她透不過氣,她盯著那副聲色挪不開眼,感受過和這麼直勾勾看著畢竟不一樣。

慕離睜開眸子,把她拉到跟前:「喜歡看?」

林青挪開視線使勁搖頭。

男人淺勾著唇,摸摸她的臉:「這兒沒人,儘管看。」

晚上泡溫泉別有一番感受,帶她來的目的主要是做個魚療,林青盯著那些小魚在身上細細啃咬,心裡總覺奇怪。

回去的時候她想想:「以後還是別做這個了,被魚咬來咬去的。」

男人笑出聲:「是只習慣我咬嗎?」

臨睡前跟橙橙通個電話,這晚林青睡了個好覺,接下來兩天也都在放鬆身心中度過。慕離雖然嘴上沒說,可後來兩晚只在睡前同她深吻,快到最後一步時就沒了動作。

反倒是路曉,最後那天起得很晚,返程的時間也拖了拖。

慕離算算,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了,身體流失的控制力似乎在一點點找回,他想起阿志那番話太誇張,先前的擔心應該是多餘的。

林青身上的淤青也好得差不多了,他從未覺得如此慶幸,也從未有過這樣難捱的時刻。

在走廊等待的時候,林青把行李箱在身側放定,剛轉身就被攔腰抱在了欄杆上,她驚呼一聲抱住男人的脖子,定了定神才看清他。

他眼底藏著難以言明的興奮喜悅,同她熱情激吻,凌安南一推門看到這情形,驚得差點被自己絆倒。

「我說,你們注意點影響。」

離開時林青透過後視鏡看向整個度假村,她沒想到平靜的生活也隨之越走越遠,收回視線時,男人握住她的手,力道,似乎緊了緊。

開回市區后,他們和凌安南兩人在路口分開,放下車窗隔著老遠打了個回見的手勢。

接橙橙前林青給家裡打了通電話,林媽媽說今天一早戴澤來看二老,坐了會兒,臨走前順便把橙橙也接走了。

林青沒覺得有不妥,對橙橙而言,戴澤的地位僅次於她和慕離。

她撥通戴澤電話,只是習慣性想確認一下。

響了幾聲戴澤才接通,抱著手機的是橙橙:「媽咪,我跟戴叔叔出去玩,你不要想我哦。」

聽到他的聲音,林青心底驀地柔軟,聲音也跟著柔和:「去哪玩?」

橙橙說出個奇怪的名字,林青聽到戴澤在電話那頭糾正。

橙橙哦了聲,轉述給林青的還是沒說對。

林青笑出聲,聽著兒子在電話里跟戴澤爭論,最後還是戴澤認了輸。

慕離轉過頭,「在跟誰說話?」

林青眉眼含笑:「戴澤把橙橙接走了,可能要玩兩天再回來。」

慕離眼底驟沉,控制方向盤的手加重了幾分力道。

林青又跟橙橙東拉西扯了兩句,實在得不到有用信息,戴澤估計也聽不下去了,還沒等林青說讓戴叔叔接電話,那邊就自動換人了。

「喂。」戴澤的聲音。

林青仍含笑意:「去幾天?」

「兩三天,你要是放心,我就多帶走幾天。」

「讓他多玩玩。」林青說完又想了想,「不過你要是太忙就算了。」

戴澤無所謂:「我總要有點私人時間的。」

「好,那你們玩的開心。」

準備掛了電話,戴澤突然想起一事,不太確定就多問一句:「有一回你帶我見過的朋友,是不是跟凌氏總裁**了?」

「是。」林青預感不好,微蹙起眉,「怎麼了?」

「沒事,我就問問。」戴澤沒有說太多,像是正在開車,「後面可能有個項目要跟凌氏合作。」

林青聞言這才放心,「那就好,你注意身體。」

回去的路上,慕離開著車沒再說話。

在橙橙的小屋裡收拾東西,林青忽然想起戴澤後面的那幾句話,她知道凌家一直不認同路曉,凌安南為這事就差跟家裡鬧翻,最近也沒再回去住過。

思來想去,林青去客廳跟慕離提了這事,「不會是凌安南家裡又要針對路曉了?」

慕離的注意力卻集中在另一個點:「你帶姓戴的見過路曉?」

那次也說不上帶他去見,人剛到門口就走了,林青沒多想,點了點頭。

慕離擰眉不語,翻動報紙的動作急躁了些。

林青在他身旁坐下,也拿了份報紙隨便翻翻,全是軍報,她意興闌珊放了回去。眼前一亮,又拿起唯一一本財經雜誌,畢竟涉及到工作領域,她自然看得專註。

慕離盯著她的動作,突如其來的惱意把他自己也嚇了一跳。

不過是看本雜誌,她不懂軍事肯定更喜歡財經類的,可他怎麼會把這個想法往戴澤身上牽扯?

畢竟一起生活四五年,戴澤又對林青一往情深,他和林青剛重逢的時候,戴澤和林青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他們之間真的沒有發生什麼?

慕離打斷自己的思緒,抽什麼風呢,真是越發胡扯了,他放下報紙走到窗前,吹拂的冷風或許能讓他神智清醒。

樓下有人經過,那道身影拐進他們的樓,怎麼看都像姓戴的。

他雙手插兜,透過玻璃窗映出林青垂眸專註的身影,突然開口:「想搬回去住嗎?」

林青從雜誌中抬頭:「搬家?搬哪兒?」

「海岸壹號。」

林青覺得在這兒住習慣了,交通方便,環境又好,海岸壹號的房子前陣子他們還商量著租出去或者直接賣掉。

慕離或許也只是隨口一問,她笑著搖頭:「別麻煩了,我回市之後就一直住這兒的。」

只不過住的是隔壁,她說完才想起,可那件事早就翻篇了,林青又埋頭看著雜誌。

男人的影子落在腳邊,林青手裡的雜誌被抽掉,他神色複雜,似在極力隱忍,薄唇動了動,一雙眸子意味不明地盯著她。

林青這才察覺他的奇怪。

他額角似有細密汗珠,林青站起身想幫他擦拭,被男人按住雙肩壓了回去。

「怎麼出這麼多汗。」林青要抬手,被鉗住雙臂。

她疑惑不解,撞進他的眼底,竟隱約捕捉到怒潮襲來的徵兆,以為是看錯了,她盯得更緊,卻再難以辨認。

「你想留在這裡,是想緬懷你們的過去?」

「什麼?」她微怔,並沒聽懂。

慕離抓住她雙肩的手捏得用力:「姓戴的在你心裡到底有多重要?」

「慕離?」她睜大雙眸,面露愕然。

慕離煩躁難忍,頭疼欲裂,明明從未懷疑過這些,不知怎麼竟會發難責問。

他放開手,把雜誌拍在茶几上,抬腿拿了衣服就走,林青從沙發上起身:「你去哪兒?」

慕離眉頭緊蹙,張了張口,卻又怕出口的話中傷她,他想留下讓她安心,可步子邁出竟沉重地收不回來。

慕離推門離開了家。

林青坐回沙發上,想起他方才的神色不寒而慄。那股狠勁不是裝出來的,可她同樣看到類似於掙扎的忍耐。

有多久沒看到他這樣了?

林青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從前失憶過,或許與這件事有關。

男人已許久沒飆車了,車極速如閃電具有極強的爆發力,盤踞方向盤的修長手指骨節泛白,他手臂青筋暴起,額角有汗水順著輪廓不斷滑落。

連他自己都不能原諒方才的那番責問,她該怎麼想?

兩側的街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一道道閃退,夜幕降臨,他緊攥前方,似是要衝向未知極端的某個終點。

從前他見過不少被注射藥物的人,最後的結局逃不過一種,一旦染上,想戒掉談何容易。

沒有強大的忍耐力和決心,根本不可能做到。

身體如同被掏空,被細細磨碎,被密密啃食,每個細胞都躁動不安,他隱約知道這種感覺,是對注射的強烈需求,男人握緊拳猛地砸在方向盤,變道后在路邊停下。

他沒有下車,方向盤在手中幾乎要被捏碎,這種與自己身體的對抗必須有超強的承受力,半分鬆懈就可能功虧一簣。

那年一個戰友正值意氣風發,在一次行動中被人注射了不明藥物,他發作后沒能控制住,沒多久就聽說他傾家蕩產,最後不堪重負飲彈自殺。

他難道也要步入後塵?

這種時候,一分鐘也是難以忍受,他無數次有放棄的念頭,放棄,就不會痛苦。男人渾身濕透,襯衫貼在身上愈發難受,他緊咬牙關,僵硬的脊背一動不動。

不,是無法移動。

一**要命的啃噬在四肢百骸猛烈衝擊,神經刺痛,連思考的能力都快失去,前方車輛打開遠光燈,刺目,灼燒。

體內,似有某種情緒將要破體而出。

躁動,暴怒,像困獸撕咬囚籠,最終所有的情緒都匯聚成一個**:注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