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63章隱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3章隱瞞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只要一針,他就能恢復正常。他甚至閃過念頭,若是有規律地注射,或許就能永遠瞞過她,永遠像個正常人一樣。

他有自信不被她識破。

一閃而過的念頭之後,是更大的痛苦,無數次掙扎與抗衡,他意識到被注射的東西有多可怕。

這是新型藥物,就算治療,也未必有完善方案。

他痛苦地眯起眸子,鋒利如刀,兇狠似狼,暴起的青筋欲衝破血肉。他的意識漸漸模糊,彷彿置身於另一處天地,困頓,迷惑,窒息……

直到耳邊再次傳來聲音,他渾身是汗緩緩睜開雙目。

終於,還是扛過了這一次。

男人抬頭,狹小空間內早已灌滿冷風,這樣的天氣陰駭沉重。他舒張十指,身體機能恢復如常,看看時間,才過去十五分鐘。

手機里又進入一條簡訊,發件人還是林青。

男人盯著屏幕看了半晌,沒有回復,抬眼看到車內擺放的照片。照片里他抱著橙橙,橙橙趴在他的肩頭同林青說話,林青輕踮腳尖,小臉洋溢幸福。

他如果撐不下去,扛不下去,該怎麼給她幸福?

深夜,男人打開家門時擔了一肩的疲憊沉重,走進玄關就看到沙發上那道纖瘦身影。他心口驀地一痛,還未換鞋就走過去把她拉起身,重重將她按進懷裡。

林青眯著眸子睡得很淺,因他的動作瞬間蘇醒,她帶著鼻音抱緊男人的背,雙手在他身後佔有性地扣緊:「你是不是因為我和戴澤打電話生氣了?我沒怎麼跟他聯繫過,因為橙橙才打了電話。」

她不等男人開口就主動解釋,男人離開的這段時間她也反思過,若是有個女人在慕離周圍,而他做出同樣的舉動,她肯定會氣瘋的。

是她過分了。

慕離想說的開不了口,最後反而是她來寬慰,男人眼底晦澀難明,壓抑在心口的重量愈發沉如巨石。

他放開手,林青從他懷裡抬頭,小臉是等他歸來的焦急和擔心,她柔聲細語,抱住男人的脖子:「以後我再同他聯繫,一定提前告訴你。」

仔細想想,慕離從前雖然說過,並未真的管過她這些事,可戴澤不是旁人,那些過往,存在就是存在,不是無視就能抹滅的。

她的話撞擊在他心底最柔軟的地方,他相信她,就會給予全部信任,她沒有因為他下午的舉動生氣,反而……

男人抱著她,彷彿要嵌入骨血。

他似乎異常疲憊,眼底的倦意是林青不曾見過的,男人去浴室洗澡,林青收拾著他脫了一地的衣服,隨手一摸,衣服褲子竟全是濕透的。

他落水了?

手感又不太像。

她沒想通,把口袋裡的東西掏出後放到籃子里,轉過身見男人系著條浴巾倚在浴室門口。

他擦著頭髮,短髮貼在額頭,動作依舊熟練有力,深邃迷人的眸子黑耀勾人,她盯著他,走過去一把抱住。

凌安南半夜接到一通電話,是個從小的玩伴打來的,那邊口吻急促,「阿南,能不能借我點錢?」

「多少?」凌安南記得這朋友家境挺好,多問了一句,「怎麼突然借錢了?」

那邊似難以啟齒,可思及是出來借錢的,報出個數字后壓低聲音:「我表哥不知道染上什麼葯了,最近瘋了一樣,戒不掉,現在家裡正在湊錢。」

路曉聽到聲音動了動,凌安南上了陽台才又開口:「借你是沒問題,可也不能這麼搞下去。」

「現在想不出別的法子,那東西太厲害,你說好端端的人怎麼會突然暴躁發怒,起初沒注意,後來一家人往死里逼問才搞明白。」

凌安南潭底一深。

半小時后他掛了電話回到房間,路曉已經醒了,半坐起身開了**頭燈:「有人借錢?」

凌安南點頭,神色陰鬱不明。

「出事了嗎?」路曉看了眼窗外,還是深夜。

凌安南也說不上來,只希望是自己多心,他鑽進被子里一條胳膊枕在腦後,路曉一看見這個動作就知道,他今晚是睡不著了。

過了半晌,路曉也沒睡著,凌安南突然開口:「你過兩天跟嫂子見一面。」

路曉睜開眼等著下。

「度假村的照片洗出來了,給他們小兩口留個紀念。」他最近忙得要吐血,恐怕抽不出時間碰面。

那天之後,慕離沒表現過任何異常,橙橙在家時他陪著的時間就多一些,橙橙去了學校,男人更多時間呆在書房。

林青上班前看到書房裡男人的身影,下班回來他還是在那兒坐著,電腦似乎很久沒關了,有幾次她進來給他倒茶,看到屏幕上鋪滿字,中英都有,邊上還附帶圖片。

她掃了眼,男人換掉桌面,她放下茶壺繞到他身後給他按摩,指法熟練,都可以去考證了。

慕離按住她靈活手指,送到唇邊,輕抿她的指尖。

「累了就休息會兒,你最近總是熬夜。」

不熬夜,他就怕控制不住自己,這些天他查閱無數資料,暗中諮詢過,可得到的答覆並不理想。

唯一一個共同點,就是只要不二次注射,扛過去幾次后就能成功戒掉。

先前他也看到過類似的,可當時七天內發作了,他不確定之後還會怎樣。

林青看他神經緊繃著,吻了吻他的唇,他沒有深吻的意思,輕拍她的腰。

她沒有不依不饒,退開身後把屋門帶上,關門時,看到男人又敲動鍵盤,輸入後點擊了回車。

這周末要加班,林青挑了中午的時間和路曉見面。

咖啡店內,路曉老遠就揮手示意,林青拎著包急匆匆走過去入座,端著咖啡就猛灌了半杯。

「好苦。」她蹙緊眉毛把杯子推開。

路曉笑著揶揄:「看你忙的,想見一面跟登天似的。」

「我真想跳槽。」林青往後靠,加個班丟了半條命,「這老闆簡直就是榨汁機。」

「得了。」路曉把一摞包好的照片推過去,林青好奇掏出來一看,都是在度假村的。

大部分都是她和慕離的合影,其中還有一大半屬於偷拍。另外一些是四個人的合照。

「改天得空帶著就行了,怎麼還專門跑一趟。」林青把照片收好后塞進包里,攏了攏頰側頭髮。

「凌安南半夜睡不著,說是一天不給你們一天就憋得難受。」

「他難受是因為生孩子的事?」

路曉聳肩,叩了口咖啡。

白萱推開大門,院子里一片狼藉,阿志回來后把這兒重新收為地盤,划入他的勢力範圍。

這才過了多久,又是滿牆破敗,入目,皆是蕭索凄涼。

她走出深巷,整整十天了,囡囡被阿志搶走後沒有任何下落。她知道瞞不住,沒想到是以這樣的方式結束。

白萱抬頭望著天際,真的結束了嗎?

她回到臨時租來的小房子,翻開**板后取出一樣保存完好的東西,這是阿志讓她利用林青引出慕離時給她的,說是如果真的沒有別的法子,就把這東西給林青注射一點,只需一點,慕離就會出現。

她當時到底害怕,沒敢帶在身上,藏在一處隱秘的地方,等時間過了后才想起。

她不知道這東西的作用,可必定不會是好定西,阿誌喜歡搜羅各種奇怪藥物,用得不多,都是關鍵時刻才會拿出。

她知道阿志如今被通緝,一定藏得很深,她什麼都可以不要,唯獨孩子,絕不會放手。

這東西,能幫她搶回孩子嗎?

房東敲門催著收房租,白萱把東西藏好后開了門:「叔叔,能再等幾天嗎?我馬上就有錢了。」

「沒錢就滾,這裡不是搞慈善的。」房東喝了兩瓶小酒,氣急敗壞把酒瓶砸在牆上,他見這小姑娘可憐才低價租了房,沒想到幾天過去了一毛錢都沒見到。

白萱嚇得往後躲,不經意摸到兜里的銀行卡,房東眼尖,一把扣住她手腕:「兜里是什麼?」

白萱驚慌搖頭,急忙甩掉房東的手想關上房門。

她哪裡抵抗得過房東的力氣,口袋被撕破后銀行卡被奪走,房東看到卡的背面寫著密碼,把卡沒收:「誰知道你這卡里還有沒有錢,先放我這兒當押金,回頭等你有錢了再來贖。」

白萱急得要哭,那是陳瞿東給她的,她一分都沒取,若是真想動這筆錢也不會住這種破房子。她本來想把阿志給她的東西賣掉,那個圈子裡的人她多少也認識幾個有權有勢的。

可她又想,這東西能威脅慕離,或許還有用,才一時猶豫拖延了幾天。

房東不搭理,揣著卡下樓去找附近的tm機,沒多久,卡里的錢被取得一分不剩。

白萱站在房間門口,頭頂的燈泡光線昏暗,她回頭,一眼看到窗外晃動的樹影,如鬼魅令人驚駭。

她跪在地上,捂著臉痛哭,心裡,萌生的一個念頭在生根發芽。

梁若儀這幾天適應了家裡的生活,回來后她再不可能變回那個驕傲公主,梁家上上下下都對當年的事一清二楚,她為了個男人險些身敗名裂,若不是梁父用交權作為條件,梁若儀這幾年的日子不可能安穩度過。

如今,她回來了,又是為了那個男人。

她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下意識想喊男人的名字,怔仲后久久回神,自嘲一笑,還未擦乾頭髮,手機在梳妝台上震動幾下。

走近一看,是銀行的簡訊提醒,被陳瞿東拿走的那筆錢,就在剛剛被一次性提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