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64章敷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4章敷衍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那張卡是當初買房子用的,只剩不到一萬,這些年他們在國外掙的錢都存在一起,這張是主卡,還有張備用的留在公寓。

她突然決定回梁家,公寓的東西什麼也沒帶走,現在他把錢全部取出,是要徹底離開?

梁若儀看完簡訊選擇刪除,放回手機後下樓,客廳內,梁父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

「爸。」梁若儀走過去,截住保姆倒茶的動作,親自倒了杯端給父親,「這麼晚就別看了,傷眼。」

梁父摘掉眼鏡,和報紙一起放在茶几上,喝了口茶長嘆一聲:「慕離這個軍長當得越來越威風了,這兩年整頓軍紀,現在到哪兒都是他的人。」

「爸。」

「別怕,爸沒別的意思。」梁父見她仍忌諱當年的事,他又何嘗不是,只是人到了年紀反而不在意了,他換個話題,示意梁若儀在他身旁坐,「上回跟你提的,考慮怎麼樣?你也不小了,總不能一直自己過。」

梁若儀坐下后搖頭:「我現在還能有別的選擇嗎?」

「當年的事,知道牽涉到你的並不多。」梁父把茶杯放回去,對自己女兒打量一番,「你如果點頭,有機會就把你帶出去,爸在市還是有點人脈的。」

梁若儀不再反對:「聽爸的安排。」

林青拍上洗衣機的蓋子,按下啟動后雙手叉腰,她盯著剛從褲兜翻出的東西皺眉。一張發票,正常,可被水浸透揉成一團,不正常。

他最近好像經常回來的時候渾身濕透,一副虛脫的狀態,這兩天已經三次,昨晚還是半夜三更才回的家。

不下雨,哪來這麼多水?

只可能是出汗,可又不是女人更年期。

林青拿著證據推開室的門,屋內寂靜,半邊被子隆起,九點了,男人竟然還在睡覺。

她心裡一沉,絕對不正常。

林青放輕腳步,踩著柔冉**邊,掀開被角爬**,猛地撲在男人身上。

「老公。」

慕離猝然睜開眼,像是真受到驚嚇,一低頭看見林青趴在自己胸口,見他醒了她在胸前狠咬一口:「九點了,起**了。」

慕離拿手機看看時間,又熬過一天。

「你半夜偷偷做什麼去了,竟然這個點還在睡。」林青把手機搶走,整個身子都壓著他,小臉湊近后,審犯人一樣的表情。

「你半夜在睡覺,我就是想,能做什麼?」男人試圖起身,又被按回去。

和葯癮對抗,他這兩天是真的累,昨晚險些抗不過去。睡到這個點,方才連她走近都不知道,前所未有的折磨讓他耗費大量體力,何況還要瞞著,無論身心都備受壓力,鐵打的身體也要扛不住。

昨晚他出門三小時才回,她會起疑是料到的。

「真的嗎?」林青不信,一瞬不瞬盯緊他,男人一向警覺性好,剛才像是真嚇到了,結婚到現在,這種事發生的概率是零。

林青陷入深思,就算再退一萬步講,以往這時候他也肯定會反撲。

「真的。」男人摸摸她的臉,低頭親吻。

林青躲開,拍掉他的手:「你就沒有什麼需要跟我交代的?」

「交代什麼?」慕離看出她的緊張擔憂,眉峰微蹙,「我還有你不知道的?」

「別轉移話題,老實回答,這是怎麼回事?」

皺成團的發票被林青捏在手心,慕離看到后把發票丟在**頭櫃,又被發現了,他親愛的老婆是名偵探柯南嗎?

男人無奈,隱匿好潭底疲憊後主動承認:「你是想問,我為什麼出汗?」

坦白從寬,對。

真是出汗了?

林青攫住他的視線,疑心病似的點頭。

慕離躺回**上由她撲著自己,指尖輕挑她下頜:「想你想的。」

一雙小手掐著男人的脖子:「少來,快說實話。」

她咄咄逼人,對他的回答並不滿意,勢必要逼出真話來。

「你不是想生嗎?我去鍛煉身體。」慕離摟住她,笑意漸濃,眼角拉開,「強身健體,當然是要出汗的。」

「什麼亂七八……」還未說完唇瓣就被堵住,這個吻**地抽空她全部思緒,再回神,她被翻了個身。

好,他反撲了。

林青渾身無力被男人抱去洗澡,頭頂漾開低魅淺笑:「正常了嗎?」

林青哼嚀,驀地想到什麼,圈緊男人的脖子,總覺得他是在敷衍:「既然你也想再生一個,為什麼還要做措施?」

慕離走進浴室,看到一塵不染的鏡中映出他的樣子,他的臉色不好,精神明顯不如從前,身體像被一點點掏空,每次發作后,體力都會下降。

而體力下降的過程,像是不可逆轉。

他掂了掂手臂,感覺到她的重量,此刻穩穩抱著她。還好,他還能抱得動自己的老婆。

他笑了聲,吻著她的眼角掩去懷疑:「習慣了。」

路過銀行營業廳,梁若儀抬頭看看牌子,她在門外徘徊片刻后還是邁了進去。

在櫃檯查到取款地點,和她想象中大相徑庭,梁若儀記了地址後走出營業廳,一輛摩托從她面前擦身而過。

她朝後趔趄幾步,身體晃動,思緒也跟著混亂,她看不懂,陳瞿東究竟在想什麼?

那個地址所在是市的老城區,出了名的窮人窟,按理說,陳瞿東就是想離開也不會在那種地方取錢。

這個念頭讓她放不下心,儘管告訴自己千百遍不要再牽挂,可身體是無法控制的,等她清醒過來,已經坐在了開往老城區的公交車。

眼前街景漸漸破舊,馬路漸窄,到處充斥著貧窮氣息,途經的老房子不少都用紅漆寫上大大的拆字,或者是被拆除后,只留下遍地碎磚破瓦。

她無法想象,陳瞿東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

下了車她打聽到tm的具體方位,這也是這片區域唯一的取款機,機器嶄新,和此處環境格格不入。

梁若儀還沒走到機器前,就看到旁邊一棟樓有人出現,女子穿著單薄從樓道走出,滿臉憔悴不甘。

梁若儀定神細看,竟然是她。

想儘快找到份工作又不賣身,只有那些廉價兼職,她沒得選,再不想辦法掙錢連話費都交不起了。她還要等阿志的消息,儘管隨著時間流逝,可能性微乎其微,她都不能放棄任何希望。

她也嘗試過用以前的方式主動聯絡,但沒得到任何回應。看來只能等阿志自己現身。

白萱在寒風中抬頭,拉緊衣領,她一怔,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這個女人。

不就是那天陳瞿東抱走的女人嗎?

白萱眼底閃過連她都不察覺的恨意,輕蔑冷笑,擦過對方的肩膀往前走。

梁若儀攔住她,困惑打量:「你怎麼在這兒?」一個念頭閃過,她喉間苦澀,「你和阿……陳瞿東在一起?」

白萱斜視一眼,推開她繼續走。

梁若儀追上她的腳步作勢糾纏,「說話。」

「沒。我沒跟他在一起,你滿意了嗎?」白萱煩躁地一把將梁若儀推開,不由揚聲。

梁若儀似乎不信,指著旁邊的tm:「那卡里的錢為什麼會在這裡被提取一空?」

原來是她的錢?

白萱的心裡像是狠狠扎進一根倒刺,疼得她呼吸困難,她笑出聲,盡顯譏誚:「因為他把卡給了我,你想知道是怎麼給的嗎?那張卡,是他在**上給我的,那晚他可真猛,把我折騰壞了。」還沒等梁若儀做出反應,她揚眉,「怎麼,他用你的錢費盡心思討好我,是不是難以接受?」

她說完大快人心,不顧梁若儀漸趨發白的臉色,揚起下巴拐下了帶坡度的小路。

梁若儀站在原地,聽不出自己聲音,也不明白為什麼開這個口:「你叫什麼?」

白萱用看瘋子的眼神轉頭看她,「你又叫什麼?」

「梁若儀。」梁若儀走近幾步,漸漸跟上白萱的腳步,她沒來過這麼破舊的地方,走得不穩又慢,白萱聽到她的回答放緩步子,梁若儀這才跟上,「我是陳瞿東的前妻。」

「前妻?」白萱猛然停下。

梁若儀點頭,「但你放心,我不是來找麻煩的。」

白萱冷嘲熱諷:「既然是前妻,有什麼資格對別人指手畫腳。」

梁若儀眼神黯淡,見白萱穿得單薄,不免生疑:「你既然拿到那筆錢,怎麼還呆在這種地方?」

「我的事要你管?」白萱想起房東就恨得咬牙,可她有什麼本事把錢搶回來?今天出現的若是別人,她說不定還能騙點錢,可這個女人,她絕對不會示弱。

「如果你遇到麻煩,我可以幫你。」梁若儀掏出手機,輸入她的號碼遞給白萱,「你記一下,不管什麼困難,只要我能做到。」

白萱沒伸手,盯著她的動作:「你神經病。」

或許是。

這是能靠近他的唯一方法,她早就因為他成了瘋子。如果連最後一點聯繫都斬斷,她命里還剩什麼?

梁若儀並不介意,把手機塞進白萱手中,白萱不稀罕她的施捨,把手機摔在地上大步走開。

「你如果改變主意,可以去梁家找我,市梁家。」

白萱不耐煩地捂住耳朵,拐了幾個彎后回頭看去,那瘋女人沒有追上來。

她都跟陳瞿東做了,那女人還要幫她,有病。

等等,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