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65章出手傷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5章出手傷人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林青下班途中接到幼兒園電話,老師說橙橙跟小朋友打架了。她驅車趕到,剛在門口停下就看到一輛熟悉的車,車前,戴澤抱著橙橙正跟老師交談。

她走近,老師剛把話說完,轉頭看見林青,眉毛一挑語氣諷刺:「做家長的,有空也該多關心孩子。」

老師的態度一掃平日和藹近人,林青陪著笑臉問了情況,老師也不清楚橙橙為什麼打架,接了通電話,沒說幾句就離開了。

林青從戴澤懷裡接過橙橙,見小傢伙小臉委屈倔強,她緩下聲音:「為什麼打架?」

橙橙抿著小嘴唇,拉成堅毅線條,他不想說的話,無論如何也撬不出,哄都哄不住。

這幅模樣倒是跟他爹地學得一點不剩。

林青抬頭看向戴澤,抱歉一笑:「麻煩你了。你怎麼會來?」

橙橙別開小臉,冷不丁開了口,哼著小鼻子:「戴叔叔來救我,比媽咪還早到。」

「媽咪來晚了,橙橙不氣了。」林青親了親兒子的臉頰,她接到電話就往這邊趕,可路上遇到堵車,卡了半個多小時,不然她早就到了。

剛堵車她就給慕離打了電話,那邊從家過來,按理說也該到了,可這會兒還沒見到男人的影子。她四下環顧,又把視線落在戴澤身上。

戴澤倚著引擎蓋,環起手臂盯著她。

林青錯開他的視線,她沒忘那天跟慕離說的話,有些關係用盡全力也沒法維持它的平衡,總要做出讓步。那麼,她的第一選擇肯定是慕離。

她不會猶豫其他選項。

閑聊兩句林青打算走,戴澤在身後喊住她:「你在躲我?」

林青站定轉身,「當然不是。你也挺忙,還有空過來,我怕耽誤你的事。」

戴澤站直雙腿,掃一眼幼兒園的牌子,此時還有不少小朋友被家長領走,眼前一派溫馨祥和,他輕描淡寫,「不耽誤,我路過。」

「這理由真爛。」

「你就當不知道行嗎?」戴澤收回視線,她抱著橙橙的模樣印在眼底,深秋風冷,懷裡的小傢伙穿得多還是瑟瑟發抖。

他脫下外套包住橙橙,林青下意識往後退了步,戴澤苦笑,動作一頓:「至於嗎?」

林青把外套推回他手中:「你這樣,任嬌又算什麼。」

他想說那他呢?可話沒說出口,林青掏出手機,慕離還沒聯絡,也堵車了?

她輕蹙眉尖,流露出擔憂情緒,這情緒只會屬於一個人。戴澤看在眼裡,也不知他到底還在堅持什麼,只是這雙伸出的手他不願放開。

交出的心,怎麼還能收回?

他做出讓步,外套搭在手臂,「你總要給我時間讓我習慣。」

林青抬眸正對上他的眸子,一句話在喉間幾番打轉還是說出:「那過去這麼久,你習慣了嗎?」

空中相遇的視線,多了幾分黯淡寂寥。

林青不知該再說些什麼,抱著橙橙轉身就走,剛邁出步子,眼角閃過一道頎長陰影。她驚愕回頭,看到慕離從另一側衝上去,照著戴澤的臉揮出拳頭。

這一拳用了十分的力,儘管戴澤有所防備,還是被結結實實揍了上去。

戴澤單手按住引擎蓋,他不是會吃虧的人,抹一把嘴角也給了慕離一拳。

慕離迅速避開,他雙目充血,攥緊的拳能看出手臂暴起的青筋,他的憤怒渲染到林青眼中,空氣陡然被點燃怒火。

一對對父母帶著小孩遠遠繞開,橙橙扭過小腦袋才看清男人:「爹地。」小傢伙摟著林青的脖子,嘟起嘴,看向林青,「爹地為神馬要打戴叔叔?」

林青挽起的唇顯得僵硬,她按住兒子的腦袋讓他迴避這一幕,壓制著眼裡的驚惱把橙橙放在車裡。

橙橙向來喜歡戴澤,她該怎麼解釋?

這邊正好能被過往家長擋住視線,橙橙坐在副駕駛,她蹲下身和兒子平視:「爹地不是故意的,他和戴叔叔有點誤會,橙橙乖乖坐在車裡,媽咪讓他們不要打架,好不好?」

橙橙點頭,林青鎖了車原路折回,她看到慕離的車停在不遠處,想必是誤會了方才那一幕,兩個男人針鋒相對,被激發的憤怒隨時都可能大打出手。

此時幼兒園外人潮擁擠,林青過去時被踩到鞋跟,她腳下一崴,身體不自覺向旁邊倒。戴澤離得近,伸手去護她。

那雙手沒有碰到林青,只差一點便從她眼前錯開。

林青身子驟然騰空,被男人抱穩后聽到耳邊有人驚呼出聲,她心頭一涼,看到戴澤被打翻在地。

「滾。」男人收回腳,胸腔有爆發的狂怒不可遏制。他甚至沒能給自己冷靜的餘地,看到戴澤和林青同處一處就勃然大怒。

那一瞬的暴躁他無法控制,余怒猶在,他抱緊林青的手臂收力,每一道神經都被研磨般細細碎裂,殘留的理智彷彿被黑暗寸寸吞沒。

「慕離?」林青不明原由,睜大眼睛看著他,喊他的名字,他似乎沒有聽見,許久後放開手,等林青站穩又走到戴澤腳邊。

戴澤手臂脫臼沒能起身,慕離全力出擊,他不可能是對手。

戴澤冷笑,忍著劇痛半撐地面:「慕軍長,你的心眼真是越來越小了,我和她說句話都要痛下殺手嗎?」

慕離嗓音如暗夜修羅,低沉陰冷:「誰都可以,只有你不行。」

「你怕什麼?」戴澤動了動,沒能起身,言語里攻擊不減,「該不會,你到現在還怕我從你手裡把她搶走?」

慕離蹲下身揪住他衣領:「你再說一遍?」

戴澤當真冷笑著重複一遍,慕離上去又是一拳,滿目猩紅。

偏偏挨打的不怕死,揍人的往死里打,戴澤有機會也不還手,被按在地上猛揍了一頓。

林青穿著高跟鞋腳腕腫得厲害,沒法走路,乾脆踢掉鞋子一瘸一拐衝上前,她跪在地上擋在戴澤身前,試圖攔下男人揮動的拳頭:「慕離,你停下。」

她抬眸,交匯的目光是深痛和掙扎,他的怒和忍,到底是為了什麼?

她沒時間多想,男人的拳頭竟不停下朝著她揮來,林青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躲閃不及,她別開臉緊閉起眼,預想之中的痛沒有襲來,她睜開眸子,看到那一拳被戴澤吃力擋住。

「你走開。」戴澤語氣急促帶著喘息,他快堅持不住,慕離壓下拳頭漸漸貼近戴澤的臉,眼看就要一拳重擊。

林青握住慕離的拳頭,想阻止卻一點都不管用,沙子迷了她的眼,她眼眶微紅被風吹得快要睜不開:「你別打了,他只是路過來看兒子,沒別的意思。」

這番話,在此時的慕離聽來尤為刺耳,她聲音焦急略帶哭腔,紅著眼為別的男人求情,那雙握著他的手,也握住了戴澤。

她到底是為了誰心疼流淚?

兒子,誰的兒子?

林青不知他此時所想,卻也能看出他的不對勁,這不是第一次,她已有所警覺,上回就是戴澤的一通電話他突然失控,難道真是因為他太介意戴澤的存在?

除了這個理由,她實在想不到其他。

慕離一根根撥開她的手指,林青急了,死死抱住不肯鬆開,她是為了戴澤的安危,可更多是為了他,她怎麼能眼睜睜看他無端出手傷人?

至少,聽一句她的解釋。

他的大腦被兩股力量兇猛zhuag擊,想放手,想把她摟進懷裡,他可以跟姓戴的道歉,甚至被打回來,可所有動作都如同卡帶,他僵硬的脊背不能動彈。

他不想看她卡在中間,從未懷疑過她和姓戴的,可如今,他連最簡單一句信任都不能說出口,不能交給她。

越是如此,他就越恨自己,那些該死的猜忌魔抓般不肯放手,他媽的他為什麼會有這些不可理喻的想法?為什麼不能控制?

為什麼要傷害?

三人保持這個姿勢許久,林青感覺到男人漸漸鬆懈了力道,她撲過去抱住男人的腰,使了全力:「慕離,你怎麼了,你到底怎麼了?」

她驚慌失措,寒風中交扣的雙手像被刀鋒拉開口子。

男人在極度的掙扎中痛苦不已,無論如何,都不能在她面前繼續發作,他以為,一次次抗過去就能結束,但或許真的像阿志所說,情況只會慢慢加重惡化。

難道,真的必須注射才能減少發作?然後依賴,上癮,直到被吞噬性命?

他沒法想象,若是在她面前倒下,她該有多驚慌害怕?

「放手。」他嗓音低啞,聽不出情緒,兩個字,已是極限。

「我不放。」

「放開。」他加重語氣,爆發點如欲滅頂,一**猛烈衝擊,他想推開她開車離開,到她看不見的地方,哪怕挺不過去。

林青拚命搖頭,說什麼都不會放開,她抱得更緊,一字一句:「你今天就是再生氣,就是打我,我都不會放手,慕離,已經到了今天,你還要有疑慮,還看不清,我這輩子只愛你嗎?」

她含淚,捧起男人的臉,淚眼模糊吻上他的唇,她什麼都不怕,唯獨就怕他不會信她。

男人的神經被一根根崩斷,所有的感覺都在瞬間退化,只剩下唇瓣的柔軟相觸,她的顫抖,和緩緩在唇間肆意蔓延的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