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66章他也會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6章他也會怕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他怎麼會捨得打她?

怎麼會懷疑不信?

雙目的怒潮隱隱褪去,滿身的汗讓他渾身一冷,男人的手掌起初僵硬,隨後慢慢落在了林青後背。彩虹,一路有你!

「老婆,怎麼哭了。」

林青抬起頭,抹掉眼淚,「你嚇我。」她盯著男人的臉,生怕他再動手,「為什麼打他?」

慕離掃向戴澤,神色不明,他扶著林青站起身,看到她紅腫的腳踝,「剛才他給你包外套,不是趁機強吻你?」

「什麼?」林青腦子一懵,「說什麼呢,他什麼時候強吻我了?」

「他沒吻?」

林青看到慕離的車,那個角度看向這邊正好是戴澤擋住她抱著橙橙的位置,戴澤包外套離得近,或許是真誤會了。

男人看她想辯解又怕越描越黑的表情,心底刺痛,不找這樣的理由她肯定不信。他彎身從她的腿彎抱起,低頭看向戴澤:「這話我不止說過一遍,離她遠點。」

戴澤坐在地上,這一頓被揍得不輕,手臂又脫臼了,他冷笑一聲要撥急救電話,什麼軍長動手打人會造成**影響,他沒心思管。

林青看到他的動作,脫口而出:「戴澤,我送你去醫院。」

戴澤是親耳聽到了她對慕離說的話,每個字都被冷風灌入耳中,她暖了慕離的心,卻拿把刀子割開他的傷口,都已經這樣了,他還在堅持什麼?

他像個笑話,可笑之極。

慕離居高臨下,看到把戴澤打成這幅樣子,此時恢復正常也有些許抱歉,打人不是初衷,也根本沒有所謂的以為強吻,看到戴澤出現在林青周圍他就受不了。

換做平時,他對戴澤不會有這麼強烈的敵意乃至仇視。

身體的力量流失后沒能收回,他手臂一松,林青落下時險些不穩,她微垂睫毛以為他因為這句話生氣,可他的身份,此時已有人圍觀,不能再把事情鬧大。

慕離略顯猶豫,還是沒有對戴澤伸出手,他找回林青的高跟鞋,看她腳腫成這樣子是不能再穿了,男人脫下皮鞋半蹲著,扶著她的腳小心套上去。

林青的手很自然搭在他肩上,皮鞋很大,她穿著跟踩進條小船似的,冰涼的腳趾被鞋裡的溫度包裹,一陣暖流湧上心頭。

戴澤看著這刺眼畫面,他是來找刺激的嗎?

林青紅著眼,仍有鼻音,男人起身後又把外套穿給她,林青怎麼看都想不通,剛才他為什麼會有那樣的行為。

那一拳,戴澤如果沒有擋下,他會不會真的打過來?

她不知道,那一刻為了不失手傷她,男人使了所有力氣克制,戴澤從半空中攔截只是緩衝,若是不擋,那一拳就會調轉方向砸在水泥地上。

那樣的力道真砸下去,必定是皮開肉綻。

慕離抱著林青,把她腦袋按進自己懷裡,手臂的肌肉突突直跳,他拍了拍她的背:「還能走嗎?」

林青點頭,悶著聲應了一句,又從他懷中抬起頭,「送戴澤去醫院。」

慕離放開她,拉著她兩條胳膊鑽進衣袖,又把衣襟攏好。幾米開外橙橙還坐在車上,他潭底幽深,不想讓兒子接觸這些。

「我送他去醫院,你帶兒子先回家。」

林青搖頭:「我也去。」讓他們單獨相處,她不會放心。

慕離沒再阻攔,戴澤強忍劇痛勉強站起身,林青忙走過去攙扶,戴澤嘴角苦澀,想推開卻沒多少力氣。

慕離發動引擎,林青把戴澤送上後座,後備箱放著備用平底鞋,她取了雙穿好后把皮鞋還給慕離:「我在後面跟著你。」

慕離轉頭看向她,看得出她的緊張局促,他嗓音低沉:「好。」

林青繞回車前,橙橙正支著小腦袋,黑耀的瞳仁盯著她。林青上了車,她腳疼開得很慢,跟在男人後面生怕被甩開,可前面的車始終同她保持三四米的距離,讓她一個路口都沒跟丟。

林青心底愈發酸楚,眼淚幾乎奪眶,橙橙耷拉著腦袋,還不明白爹地為什麼要打戴叔叔,憂鬱了一路也沒吭聲。

停車時林青看到兒子的模樣,不免難受,她把橙橙抱在腿上,摸摸他的小臉:「橙橙不說話,因為爹地打了戴叔叔?」

橙橙點頭,不高興地撇著嘴。

林青強顏歡笑對他耐心解釋:「爹地不是故意的,媽咪不是說了嗎?是爹地誤會了戴叔叔,現在誤會解開了,以後爹地就不會再打人了。橙橙能原諒爹地嗎?」

橙橙仰起小臉,他糾結了一會兒才開口:「爹地不喜歡戴叔叔嗎?」

林青抱著他下了車,那邊有醫護人員把戴澤送進醫院大廳,她看到慕離從駕駛座跨下,目之所及是她猜不透的遠處。

林青扳過兒子的腦袋,讓他看著男人:「爹地親自把戴叔叔送來,就說明是知道自己做得不對,想彌補錯誤,爹地不會討厭戴叔叔的,因為知道橙橙喜歡。」

橙橙點頭,從林青懷裡滑下,蹬著腿跑到男人跟前,一把抱住男人的腿:「爹地,橙橙今天做錯事,和凱瑞打架了,老師問為什麼打架橙橙沒有說,後來橙橙偷偷告訴戴叔叔,戴叔叔說是橙橙誤會了凱瑞,凱瑞拉橙橙那一把是不想讓橙橙摔倒。」

之前幾番追問橙橙都不願意張口,原來就是想主動向男人承認錯誤。

林青眼角溢出晶瑩,說不清是喜悅還是其他,她走上前交扣男人的手掌:「他當時只是想給兒子包個外套。」

「我明白。」慕離抱起兒子,又拉住林青的手,兩枚婚戒緊緊相挨,他淺眯起眸望著天際陰霾。

他長年在部隊,多少次重傷面臨生死關頭都未怕過,可此時此刻,心裡的恐懼又是什麼?

醫院濃重的藥水味令人不適,橙橙捏著小鼻子,林青拿個口罩給他戴上,大半張臉都被擋住,只露一雙黑耀的星眸。

男人抱著他,這會兒小傢伙的心情明顯轉好,時不時湊過去小聲說話,冷不丁又在爹地臉上親一口。

醫生給戴澤做了個全身檢查,林青這才知道慕離這回是真下了重手。檢查單打出來,她拉住醫生:「他還好?」

醫生朝她看了眼,雙手插進白大褂,「他這情況得住上兩天,去辦個住院。」

這麼嚴重。

慕離被兒子纏著,林青去辦理住院,回來時半路上給任嬌打了電話。那邊聽說后沒太大反應,只說剛好離得近,很快就到,林青在電話里沒法多說,想著等見面再說清情況。

戴澤躺在病**,百無聊賴看著兩大一小走進來,高級病房設備齊全,在這兒住著倒適合他休養幾天。

對於慕離出手重傷,他雖然意外但沒太驚訝,會被揍一頓是早晚的事。這筆賬他可記住了,等有機會鐵定要把這口氣出回去。

橙橙趴在**邊,小心翼翼摸摸戴澤被固定的胳膊:「戴叔叔,疼嗎?」

戴澤挑眼看了看慕離,兒子跟爹差得真不是一點點,他目光溫潤:「不疼了。」

橙橙放心地鄭重其事點了點頭:「戴叔叔乖乖的,讓媽咪給你做好喝的玉米排骨湯。」

林青拍拍橙橙的小肩膀:「戴叔叔不喜歡喝這個。」

「是嗎?」橙橙回頭看她,小眉毛皺到一處,糾結困惑。

慕離在沙發坐下,朝橙橙做個手勢,小傢伙領悟后跑了過去,男人抱著兒子坐這兒說起了悄悄話。

對病**前兩人的對話,他似乎並沒有興趣。

戴澤看向林青,這個角度能看清她眼底的擔心,剛才醫生把診斷結果給他,若是拿著這東西將慕離一軍,反擊是鬆鬆的。可這麼一來或許會牽連林青跟橙橙,就算不為林青,橙橙年紀還小,從小就被人指責爸爸出手傷人,能好受嗎?

戴澤把單子壓回**頭,只當這東西未經他手。

林青把醫生囑咐的注意事項重複一遍,頓了頓又抱歉道:「對不起。」

戴澤不明笑意,睇一眼沙發上的人:「又不是你打的,要說對不起也不該你說。」

林青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橙橙正湊在男人耳邊,嘰里咕嚕不知說些什麼,男人認真聽著,護著兒子的手臂依舊沉穩有力。

她收回視線,「他最近心情不好,部隊里有點棘手的事,剛才又誤會了才會動手,你別怪他。」

戴澤好整以暇,「我要真怪他,你打算怎麼做?」

「還能怎麼做?」林青聽到他這語氣也鬆了口氣,緊蹙的眉尖輕緩,「聽橙橙的話給你送玉米排骨湯,不過這能收買你嗎,戴總?」

「算了,我不想被毒死。」他最討厭玉米的味道,可以前橙橙總喜歡往他嘴裡塞玉米。

林青想等任嬌來了再走,戴澤已經開始趕人,他想清靜清靜,這兩口子在眼前晃悠只會更堵心。

直到今天經歷這件事,他才恍然明白,這兩人是誰都不可能介入的,哪怕他只想在一旁默默守著,也會變成多餘。

被打了一頓,反倒把他打醒了。

林青喊了聲,慕離抱著兒子往外走,經過**前戴澤叫住他:「慕軍長,你要不能百分百相信她,勸你還是趁早說一聲,別動不動就來這麼一出讓她傷心。她的話你都聽見了,我是愛她,可她非要跟個傻子一樣心裡只有你。」

他這麼說,無非是有意膈應慕離,那句愛她說出口時,他竟也有一瞬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