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67章阿志出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7章阿志出現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用不著你來提醒。%看小說最新章節請到!彩虹,一路有你!」慕離冷睨一眼,推開病房門時瞥見拐彎處閃過一抹身影,他沒看清,即便是看清了也未必認得。

慕離走出房間後轉身站定,見林青還在跟戴澤說話:「我剛給任嬌打過電話,她一會就來了。」

戴澤眉目顯露不耐,到底沒太明顯。

林青經過護士站時交代了一句,護士瞅一眼戴澤的病房,「他傷得不輕又沒人照看,如果還有事需要聯繫,你們給留個電話。」

林青點頭,接過筆順手留了男人的號碼。

戴澤這才得空打個電話,讓司機去幼兒園門口把車開走,放下手機時盯著屏幕猶豫了一下。

林青臨走前那句話他聽進去了,此時朝門口掃去,哪裡有半個人影。

他知道今天任嬌在這附近辦點事,車程不過十來分鐘,就算走路,算算時間這個點也早該到了,還沒來,就說明壓根沒打算出現。

戴澤躺在病**上,打開電視換了幾個台,跳過一條新聞時停下。

通緝令,附帶一張年輕男子的照片,看樣子將近三十。

播音員旁白,「該男子挾持一名約兩歲的小女孩,為幫派分子,廣大市民見到可疑人員請立刻舉報,舉報電話……」

新聞中並未提及其他,戴澤不知此事與林青還有關係,他沒太留心,換到了財經頻道。

任嬌避開那兩大一小的身影,撐著額頭鎮定後背靠走廊,她腦袋頂著牆面,來得偏偏那樣巧,最不想聽到的話傳入耳膜,讓她半分招架的餘地都沒有。

手裡還拎著剛買來的生煎,熱騰騰冒著氣,為了買它,她特地繞到那家老字號才會來遲。

還不如不來。

兩隻手攥著生煎的紙袋,任嬌走到護士站,「護士小姐,幫我把這個送到那邊病房。」

她指了指戴澤的房間,放在護士站檯面上的還有一小包水果。

護士正在接主任電話,這會兒護士站人手緊缺,只有一名護士,等擱了電話護士才抬頭看著任嬌:「什麼事?」

任嬌重述,一張臉被護士逡巡好幾遍:「病房就在那兒,你怎麼不自己送去。」

也不是護士嫌麻煩,護士站必須留人,這會兒左右張望,人人都忙得脫不開身。

任嬌看了眼近在咫尺的房門,面露為難,「那是我老闆,他住院了非要我來一趟,可我一個女人單獨進去怕別人說閑話。」見護士越聽眼神越怪異,她及時補充一句,「我是他秘書。」

護士頓悟,心想這年頭避嫌的小秘書還真不多,想必那老闆是個惱人的色胚,方才她還瞄了一眼,長得倒是挺出眾。

人不可貌相,護士同情地看著她,任嬌拿出一顆新鮮水果推到護士眼皮底下,「謝謝你,千萬要幫我送到,不然等回頭上班我就麻煩了。」

小護士點點頭,還要說話內線又響,任嬌道聲謝離開了護士站,轉彎時,見小護士把那顆水果放回了袋子里。

她回頭看看戴澤的病房,透過玻璃隱約看到閃爍的電視屏幕,能看電視,應該沒有大礙。

她放心,提步離開。

隨著一波人下了電梯,任嬌才發現走錯了層,她折回身在電梯前等待,餘光瞥見走廊長椅有人坐下。

男子似有腿疾,懷裡抱著個小女孩,他兜頭帶著連衣帽子,一張口罩遮擋了半張臉。任嬌是看到了口罩才多注意一眼,她剛才看到橙橙也戴了個,想必這男子也是從醫院拿的。

男子咳嗽幾聲,估計是感冒了,害怕傳染給小孩才戴了口罩。小女孩在他懷裡異常安靜,睜著大眼睛使勁瞅著男子,一雙柔軟小手,緊緊攥著男人的手掌。

男子無聲一笑,不由鬆緩神經伸手去逗她。

小女孩咯咯笑出聲,隨即猛地咳嗽一陣,男子神色慌張又朝小兒科方向看去。

眼底,是猶豫和掙扎。

來醫院已是十分冒險,剛才差點被人認出,如今全城通緝,這十幾天過得渾渾噩噩戰戰兢兢,若不是阿光出手相助,慕離派出的人幾次都要找到他。

這一步邁進去,他可能就出不來了。

囡囡漲紅小臉,男子沒帶過孩子完全手忙腳亂,他這雙拿刀拿槍染滿鮮血的手,沒想到也有抱起自己孩子的一天。

他是孤兒,從不知道親人是個什麼玩意,當年又慘遭白萱陷害,更對任何人都不會掉以輕心。哪怕阿光,他如今都防著一手。

這個小孩,對他而言是個奇。

他沒法子哄小孩,抬起頭看到一個女人站在跟前。

阿志摸向懷裡的短刀,抱著孩子試圖起身。

「需要幫忙嗎?」任嬌見他腿腳不便,又看小孩難受得緊,開了口。

她不是個多管閑事的性子,但這幾年有空就會去孤兒院當義工,對小孩總是有更深一層感情。眼前小兒科就在旁邊,男子卻不去,多半是有難言之隱。

阿志朝旁邊走,並不搭理。

任嬌見狀沒再多說,返回電梯前,剛走出兩步,有人不慎撞在了阿志腿上。

他腿上挨的那槍不敢到醫院處理,是阿光配合他親自取出的子彈,手頭葯畢竟不如醫院,這些天行動越發不便。

阿志按向刀子的手已要掏出,懷裡的囡囡歪著身子就往旁邊栽。

任嬌眼疾手快,走過去扶住了小孩。

阿志一把將任嬌推開,「滾。」

任嬌並不在意,退開身指了指囡囡:「小孩不是這樣抱的。」她糾正動作,仍站得挺遠,猜得出小孩的病情,「她病了,要快點去做檢查,小孩生病不能耽誤,容易感染。」

說完便站回電梯旁。

阿志狐疑看她,不確定身份的人他絕對不會相信,可這女人是主動找上門的,當務之急還是要讓囡囡看病。

電梯門開,任嬌要走上去時被人從身後一把拉回,上下人多,她陷入人潮之中,腰際,被頂上硬物。

「別說話,否則,這一刀我就捅進去。」阿志壓低聲音,只有兩人能聽得見。

任嬌一驚,轉過頭時面色已盡量保持平靜。

「你想讓我幫你帶小孩看病?」

阿志點頭,把孩子送進任嬌懷裡,「你帶她看醫生,我在外面,若是有別的心思,這醫院任何一個人都可能因為你喪命。」

進門診明擺著自投羅,走廊人多,他即便暴露,隨便抓個人質,脫身的幾率也比較大。

到時候若真的出事,他帶不走囡囡,也只能說有緣無分。可畢竟,心裡想拼一把。

任嬌始終沒認出他,隨著步子往小兒科內走,她在門診外要號排隊,低頭哄著囡囡,很快小孩哭聲小了,抬起小臉沖她笑笑。

阿志一雙利眸緊盯任嬌的一舉一動,頂在她腰際的刀柄沒有半分鬆懈。

任嬌帶著囡囡看了病出來,小孩差點轉肺炎,醫生開了葯她要去取,阿志已貼在她身後。

陌生的男性氣息湧來,透著股強烈危險,任嬌把孩子送還他懷中,「我去拿葯,你等著,或者跟著過去。」

取了葯,任嬌按照醫囑仔細交代,看這樣子讓男子帶孩子留在醫院觀察是不可能的,她乾脆不提。

「葯必須按劑量,不能多吃,回家后一定要注意,再有任何不舒服都要及時送醫院,小孩子最脆弱,不能耽誤。」

阿志拿了葯快速鑽入人群,轉眼離開,囡囡趴在男子肩頭,一雙大眼睛仍盯著任嬌,小孩燦爛一笑,如雪山融化。

走出醫院,任嬌彷彿一切沒有發生,為什麼要插這一腳?

很少有人知道她還有個哥哥,當年,她哥哥就是因為沒能及時被送到醫院,在五歲那年夭折。

那時,她剛滿四歲。

哥哥如果還在,一定會像那年一樣,跳進水裡救她。

橙橙為了自我懲罰,主動貼著牆站了兩小時,林青喊吃飯的時候小傢伙趴在地上:「木有腿了。」

男人一把扛起扔在餐桌旁:「就這點本事,以後每天站兩小時。」

橙橙兩條小胳膊扒著光滑的大理石桌面,「爹地也站。」

林青把菜端上桌:「好好站,晚上給你加餐牛奶補充營養。」

一顆黑黝黝的小腦袋撞在了桌角。

出手打人的事還好沒有鬧大,林青換了好幾個台,又上新聞瞅了瞅才放心。晚飯後沈玉荷給家裡打來電話,林青走過去接聽:「喂。」

「林青。」

「媽。」林青坐在沙發上,一抬頭看到男人從室走出,她用口型跟他說了句話,指指話筒。

沈玉荷語帶憂慮:「慕離今天在幼兒園打人了?」

這話說得,跟慕離還在上幼兒園似的,林青拉開嘴角差點笑出聲,男人正坐在她身旁,拉住她的手指微微用力。

「怎麼了?」他面露不悅。

林青搖頭,回應沈玉荷的話:「是,不是太嚴重,已經解決了。」

「那就好,你們都注意點影響,為人父母,在孩子面前還動不動就打人。」虧得動手的是慕離,沈玉荷不好多說,她仍提著一顆心,要不是有個朋友的孫子也在那兒上學,正好撞見了那一幕,她說什麼都不會相信。

可又不放心,這會兒非要確認一下。

「是,媽,我們以後注意。」

慕離接了電話,沒說幾句就給掛了,他捏著眉骨蹙起眉:「周末回家一趟。」

「媽沒說你。」

「沒。」

林青靠著他的肩膀,兩人看了會兒電視劇,興許是覺得無聊,她看慕離心不在焉,自己也沒多大興緻,把遙控器塞給他準備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