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68章試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8章試探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不看了?」男人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轉過頭拉住她。

「我不知道你會這麼介意。」林青斂了眼角,她提起白天的事,雖然他的解釋很有說服力,可心裡忍不住仍有疑惑,那種不安消磨著她的心,她定了定神,任由他拉著自己,「可兒子喜歡他,我們也不可能以後就不見面了,我。」

「今天是我不對。」慕離打斷她的話,把她拉回沙發上,大掌在她發頂一下下摸著,「我沒控制住自己。」

真話說出,他心底到底輕鬆幾分,就算不能解釋,總比一直找其他借口好。可林青並不明白其中含義,只當時他還在因為戴澤氣著。

「那天你就因為他生氣了,這回又打了他,慕離,你要是不高興我和他見面,以後再遇見他我就蒙住眼睛,權當做沒看見。」她一口氣說下來,認真的神情又帶著些許嗔惱,看著他,想將他看透,卻發現他所有的情緒都埋藏在眼底。

逃澤,一旦陷入便會寸步難行,連他眼角拉開的笑意,她不知是否錯覺,都覺得虛妄無力。

是她太敏感,還是他真的有所隱瞞?

她以為戴澤早就不會在他們之間造成問題,所以那天他突然發難責問,是真讓她措手不及。

她能感覺到,那種怒氣絕對不同於往日。

「蒙住眼睛做什麼?」慕離失笑,鼻尖抵住她的,他的嗓音低魅性感地恰到好處,在她心尖不停地撥撩,「你要喜歡這種,今晚我們試試。」

他挑起她一縷長發,蒙在她眼上,把她眼前的光瞬間擋得丁點不剩。

林青眼前一黑,拍掉他的手,眼帘內陡然的明朗刺激地她瞳孔緊縮。她說不清此時的心情,哪裡不對,可一點點往回找,似乎每一步又都是毫無可疑。

她也偷偷留心過,男人最近真的在健身,他訓練強度一向比旁人大很多,出一身汗再正常不過。

都正常,可她怎麼還是覺得不正常?

「你別敷衍我。」林青推開他,往後壓著身子想把他看清,他總是用這些話轉移話題,可偏偏每次她都被繞了進去。

慕離見她不上鉤,也沒再費口舌,這種時候越多說越容易露餡。他往後一靠,換個台繼續看電視。

林青盯著男人側臉,驀地想起,還有個地方也不正常。

她湊上去,指尖在男人胸前打轉:「不是要生女兒嗎?早點睡?」

慕離握住她的手,拇指摩挲著無名指的戒指,雙目還落在電視上,他隱約有預感她接下來要說的話,腦子裡快速轉動該怎麼打消她的疑慮。

林青把電視關了,黑掉的屏幕映出兩人貼近的身形,他摟著她,把她的手放在唇邊輕吻。林青張了張嘴,那句話剛要說出就被堵了回去,他吻得霸道而刻不容緩,壓根不給她說話的機會。

又來這套?

她被抱回房間,男人還真要拿個東西蒙她眼睛,林青攔住他動作,話里卻是另外含義:「不準戴。」

沒開燈,她看不清他的神色,可他的動作絕對頓住了。

既然他不主動招,她就得想點法子給試出來。

男人沒推脫:「好,不戴。」

他翻身下**,林青坐起身,看他走進了浴室。淋浴的聲音傳出,淅淅瀝瀝的水聲攪得她輾轉反覆,心神不寧。

他這段時間要麼不碰,要麼就會把她弄傷,再思及之前種種,他好像容易發怒又無法控制情緒,包括今天打了戴澤,他眼裡的掙扎她不是沒看懂。

他是不是回部隊時受了傷偷偷瞞著她?

林青胡思亂想不能安心,推開浴室的門,視線穿透浴室內氤氳的熱氣,眼前極致聲色令人目不暇接。

男人精壯的身材堂而皇之入目,熱水一寸寸蜿蜒流淌過胸口,她站在門口,一絲冷氣鑽進浴室,男人狹長的眸子仍闔著。

「怎麼學會偷看了。」他笑了一聲,性感的嗓音回蕩在狹小浴室,透過霧氣愈發迷人心魂。

林青當著他的面把所有套子丟進垃圾桶,一臉無辜抬頭瞧著他:「過期了,不能用了。」男人盯著她的動作啼笑皆非,她臨走前拉著領口扇了扇風,「好熱,你快點洗。」

慕離看著浴室門口消失的纖細身影,眯起的眸子隱藏起極深的心疼和愧疚。

沒有哪個男人,願意讓女人看到自己最虛弱的一面,何況,這件事若是被她知道,她哪怕能堅強面對,他也不願看她忍受痛苦折磨。

有些痛,他寧可獨自承受千百倍。

林青剛走出浴室,**頭柜上慕離的手機不停震動,她掃了眼是個陌生號碼,沒仔細看,過了會兒又在震動。

突然想起在醫院留了電話,林青滑下接聽,那邊的人一張口就揶揄:「這麼久才接,不是發作了。」

話音里,透著幸災樂禍。

是個女人。

林青擰起細眉,從**邊站起身,「你是誰?什麼發作?」

「咦?」那頭的人一愣,隨即夾雜著令人微惱的細細笑聲,「真是不好意思,我給打錯了。」

慕離從浴室走出,林青還保持接電話的姿勢,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她拿著手機走過去:「剛才有人打電話,沒名字,像是打錯了。」

慕離看到號碼,眉頭微不可察地一蹙,手機在掌心內又響,林青並未看清號碼,他走開幾步接聽后沒兩秒掛斷:「部隊出了點事,我得回去一趟。」

「現在?」

男人抱歉地親吻她側頰,很快換了衣服,林青幫他扣好皮帶,他撈著外套就往外走。

「出什麼事了?」林青追到玄關,連光著腳都沒察覺,「你要回去多久?」

「幾個新兵訓練受傷了,去一趟就回。」他隨口一句,並未注意她稍變的臉色,反而看到了她的腳,他目光一凜,把她橫抱起就往裡面走,剛走進客廳手臂一頓。

慕離把她放在沙發上,外套搭著手臂並無異常,林青拉住他的毛衫:「你上次回部隊,沒有受傷?」

那次回去,正好是他頭一回把她弄傷的前不久。

「沒有。」

他眼神一瞬的迴避,被她清晰地捕捉。

林青鬆開手:「那就好,你小心點。」

男人張了張口,欲言又止,快要跳出嗓子的話沒能說出,他喉間如鯁,俯下身吻上她的唇。

五年前他受傷走了趟鬼門關,這是她不可能忘掉的,他如今位高權重,在部隊呆的時間又不少,她會如此敏感也是正常。

他哪怕隱瞞,也沒法拖延多久了,必須儘快想個法子。

慕離開了車沒回部隊,那號碼根本不是部隊里的,他把車停在江邊,下了車習慣性地點支煙,抽一口后想起什麼,狠狠甩掉。

江面波光倒映城市繁華璀璨,霓虹閃亮耀眼,浮動的江面如幻影,一觸即碎。

他掏出手機,重撥了那個號碼。

電話那頭,女人接起后笑出聲:「這是從家裡跑出來了。」

「廢話。」慕離薄抿起唇,眸光一冷,「為什麼打電話。」

「刷微博看到你打人的畫面了,真兇殘。」女人嘖嘖兩聲,手裡還抱著個iad往下翻,關注還挺多,不知能不能衝上話題榜,「你老婆沒懷疑嗎?你跟變個人似的。」

剛才被他老婆接了電話,還好她反應快給圓了過去。

「是懷疑了。」慕離眯起眸子,望著江面,看不出潭底神色,「差點瞞不下去,接了你電話剛好出來。」

女人把平板丟在架子上,偌大寫字檯擺放各種專業書籍,淺色桌面能令人心情舒暢,手提開著,滿屏英眼花繚亂,「早點承認,你們都輕鬆,這種事是瞞不住的。」

「這是我的事。」

「不領情,不然你直接注射一次得了,我保證你跟正常人一樣。」女人拖著下巴,接著剛才的地方把屏幕上章看完,「你抗拒注射,到最後會連拿手機的力氣都沒,這兩次你發作的時候怒氣沒減輕,但你丟失的力量越來越多了。」

這種葯,當真夠毒,葯如其名:die。

不戒,會發狂到逐漸失去理智,嘗試戒掉,有很大幾率失敗。

也不是真沒有徹底戒掉的法子,只是目前沒發現罷了。這一點,她一早就先跟男人講得清楚明白,最後真沒能戒掉,情況估計比現在還慘。

慕離懶得聽她嗦:「你說很快就能戒掉,也能恢復,沒忘。」

「我是說過,有一定幾率。」女人強調一定二字,開了免提,掃一眼桌面在鍵盤上快速敲擊,打開幾個頁后仔細瀏覽,她頓了頓,話里**不明,「可我也說了,我趣才會幫你。」

慕離把手機從耳邊挪開,對方還沒再開口,他掛了電話。

那個號碼沒再撥回,他握了握拳,隱約能看到暴起的血管,剛才抱林青時,他手臂瞬間失力,那股力量很快又爆發般猛烈反彈。

那女人說的沒錯,他在拿命賭,可若是不賭,就得認命注射。

現在他終於看到點曙光,再渺茫也要先試試再說。他不可能等死,更不可能讓林青以後一直擔驚受怕,所以,沒有失敗概率,他必須戒掉。

林青躺在**上睡不著,方才電話里女人的話在腦海縈繞不斷。

發作,什麼發作?

雖然對方說是打錯,她怎麼就如此不安?

林青披上外套站在陽台,沒多久下起了大雨,雨聲嘩啦啦砸在地面,攪亂了人的思緒。大雨滂沱,檯面上濺起的水花迷了眼,林青心底惴惴不安如雨勢漸漸加重,她縮起肩,向來害怕雨夜。

手機鈴聲劃破長空,在嘈雜雨聲中響起,林青看到來電,心底驀地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