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69章謊言識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69章謊言識破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後半夜,雨勢漸停,室內,大**上半邊的被子輕輕隆起,男人走到**邊,動作極輕為她蓋了蓋被子,看到陽台的窗戶半開著,他皺眉,把門窗全部關好。

他洗去一身沉重疲憊躺**,原本打算第二天一早再回,可她最怕大雨,他一路踩下油門,到樓下時已是小雨淅瀝。

林青翻個身,如睡夢中低喃,喊出了男人的名字。男人還未有所動作,她挪了挪鑽進男人懷裡,緊緊抱住他的胸膛。

「醒了?」慕離黑暗中看著她眉眼,撫平她眉頭輕攏起的小山,他聲音低沉微啞,有種困獸竭力掙脫束縛的虛脫。

林青貼著他胸膛,心口的起伏漸趨平穩,她哼嚀一聲又喊了男人的名字,抱得他不能動彈。

他的手掌落在她後背,渾身疲憊卻睡不著。林青把臉埋在他胸前,睜開雙目,她一直沒睡,不久前接到的電話是沈叢打來的。

部隊突然有急事,沈叢聯繫不上慕離,先前把她從阿志手裡解救出來時恰巧留了電話,沈叢心想試試,就給林青打了過去。

顯然,慕離沒回部隊。

他說謊了,這麼久,是第一次。

兩人相擁,整夜未眠。

打人的事雖然沒上頭條,也在一定範圍內傳播了一把,所幸照片糊了,不能確定打人者身份,只有特熟悉的才能一眼認出。

路曉睡前上了會兒,看到這條消息拍了拍凌安南的肩,他好不容易這些天忙過一陣,得空就推掉應酬回來陪她。

「這人好像是慕離。」

手機里,一張照片赫然出現在眼前,凌安南掃了眼:「可能。」

看出他的不上心,路曉躺回去,看完那條微博后關掉手機,鑽進被窩時隨口一提:「說是他打人了,可能是個跟慕離長得像的。」

凌安南淺眯的眸子猝然睜開,潭底隱現變化,他沒什麼表示,淡淡又問了句:「什麼打人?」

「幼兒園門口,突然動的手,好像把人打得不輕。」照片上戴澤的臉根本看不出,路曉沒在意幼兒園的名字。

凌安南哦了聲,沒再接話,漫不經心摟著路曉往懷裡帶,那雙桃花眼依舊勾人,**頭燈的映射下似沉澱幾分鋒利:「跟你說個事,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什麼?」路曉半闔眸子,聲音含糊,一會兒工夫就快睡著了。

「我訂婚了。」

路曉睜開眼,看不清有無波動,她抬頭看到男人似笑非笑勾起的薄唇,弧度輕蔑。

「結嗎?」路曉又躺回去。

「不知道。」

話是實話,他連訂婚都是最後一個知道的,家裡搞出這麼一通,無非就是想給他施壓,現在他手裡捏著凌氏,也就只能從這些個事上動動手腳了。

路曉猜得出,想跟他多說兩句又太困,越說聲音越微弱:「不急,等結的時候再說。」她拉開眼帘,模糊的視線沒看清男人的臉,「身份證別弄丟了。」

「你。」凌安南俊臉猛沉,一個字還沒說完,她就真睡著了。

他都被逼婚了,這女人能不能裝著當回事?

他也不是擔心她因為這事跟他鬧,除非是兩人之間的問題,旁人壓根沒法插手。只是讓她從旁人口中得知,還不如直接聽他說得了。

上回家裡送來個筱啥的,這回不知道又要送來個啥。

凌安南盯著對面牆上兩人佔了半張牆的照片,路曉不喜歡照相,這張他還是費了不少心思才騙著她照的,效果他很滿意,當即就弄了個框子給釘在了牆上。

這房子還沒他森林半島別墅的客廳大,可他還就在這兒住得習慣。

又等了半小時,他下**給路曉掖好被子,去書房打開了電腦,十幾秒后,搜索出關於幼兒園門口打人的相關消息。

這照片還用看么,百分百就是慕離本人。

凌安南撐著額頭盯緊畫面。

白萱敲開梁家府邸的大門,在門前那條路留下一排長長腳印,保姆站在門口對她打量:「你找誰?」

「梁若儀。」白萱報出名字,不確定有沒有記對。

「有事嗎?」保姆看她不像大小姐的朋友,何況這次梁若儀回來很少同從前的人聯絡。

「她說我有困難就來找她,說話算不算數啊。」白萱不想跟保姆周旋,早知道當時把電話號碼記下了,這地址也是費了番周折才找到的。

保姆見她囂張的樣子更不願搭理,正巧門口有個打算丟掉的花盆,保姆把花盆往旁邊踢了踢,「大小姐沒給我們交代過這句話。」

「讓她出來。」白萱探著腦袋往裡瞅,剛看見有人從樓梯走下,保姆就關了門,「喂!」

白萱氣得跺腳,還大小姐,五年前的事一旦曝出,誰還認她這個禍害當大小姐?

梁若儀從關掉的門縫看到一抹身影,她走上前:「門口是誰?」

保姆一臉晦氣搖頭,「不知哪兒來的瘋女人,非說大小姐你說,她有困難就來找你。」

梁若儀一聽就知道是誰,她取了外套往外走,頭也不回:「中午不用等我吃飯了。」

保姆撿起口袋裡掉出的手機:「大小姐,你的……」

再抬頭,哪裡還有梁若儀的影子。保姆急忙追出門外,一輛出租壓過水潭,輪胎向兩旁飛濺水花,朝著前方疾馳而去。

保姆輕嘆一口氣,那女子竟真的是大小姐認識的,這事還不敢讓老爺知道。她正要把手機拿上樓,廚房喊了她一聲,她左右看看,隨手先擱在了茶几上。

白萱坐在出租內,狹小空間內充滿暖氣,她渾身釋放出輕鬆舒爽,回頭看眼梁家:「你家保姆脾氣真差。」

「有什麼事要我幫忙?」梁若儀開門見山。

白萱聳聳肩,來回暖著手,等熱乎了才慢吞吞開口:「找個安靜的地方,你真要在這兒說,怕你後悔。」

梁若儀朝司機看了眼,點頭,報出個地址,車很快在一家高級sa門口停下。

白萱被帶進去做了全程理療,梁若儀又讓人按她的size從頭到腳換身裝扮,離開時,白萱站在鏡子前都要認不出自己。

她挑了家幾乎無人的咖啡店,昨夜一場大雨,今早出門的人並不多,大多人遇到這樣的天氣都喜歡享受,鑽進被窩能磨嘰多久是多久。

店員很快端上兩杯咖啡,白萱喝了口,在小盒子里扒拉糖包,梁若儀雙手交握看著她,又問一遍:「說,什麼事?」

白萱撕開糖包,褐色咖啡上撒下薄薄一層糖,她攪動著,抬眼看了看梁若儀:「我要你幫我找孩子。」

梁若儀微怔,很快想起她說的孩子:「怎麼找?」

白萱說的模糊,「孩子被她爸爸帶走了,你幫我找到那個人,再把孩子帶回來就行。」

梁若儀皺眉,「孩子的爸爸是誰?」

白萱說出個名字,梁若儀陡然回憶起之前看到的滾動新聞:「我幫不了你。」

那男子是慕離要抓的人,她不可能再插一腳進去。

「你可是說過,只要我有困難就幫我。」白萱把端起的咖啡杯重重擱在桌上,「我就知道你說話不算數。」

梁若儀並不過多解釋:「我只說能幫就幫,這個忙,我幫不了。」

「就算讓別人都知道你五年前做的事,也沒關係咯。」白萱喝下咖啡,胃裡一陣暖意,她扭過頭看著窗外偶爾經過的人。

梁若儀神情瞬間改變。

林青縮在被窩裡不起**,橙橙兩隻冰涼的小手鑽進去,她一個激靈彈起身:「誰。」

「媽咪,早。」橙橙爬下**,拉開窗帘並沒有刺眼光線,陰天,小雨,能看到玻璃窗落下的水滴。

視線一片朦朧。

林青披著厚點的睡衣,邊走邊穿出了室,去繞了圈,最後在書房看到男人坐在電腦前。

她走上去,從身後圈住他脖子:「什麼時候回來的?」

慕離換掉桌面,轉個身把她拉坐在自己腿上:「後半夜,回來你已經睡了。昨晚下雨,嚇壞了。」

林青正對著電腦屏幕,看到任務欄一排程序圖標,調出的桌面是個無關緊要的圖片。

她晃動滑鼠,還未點擊到什麼,臉就被男人扳過去,面對他,看到他眼神似比前幾天精神幾分。

「嚇得不行。」林青給他按摩,小手靈活地穿梭在他短髮間,冷不丁轉移話題,「最近頭還疼嗎?」

「一直都不疼,前陣子是累。」慕離拉住她的手,「怎麼出這麼多汗?」

林青盯著一看,還真是,她語氣略顯焦急,眸子掩不住微紅:「你實話告訴我,之前是不是在部隊受傷了?」

慕離心裡像被什麼東西碾過,沉重地愈發無力,他薄唇張了張,吐出個字:「沒。」

「那就是,那次失憶還有後遺症?」

「我定期檢查,一點問題都沒有。」

這也不是那也不對,林青心急如焚,她昨晚想了**沒能找出個合理解釋。

他到底在瞞著什麼?

她也不想堵在心裡,更不想玩什麼貓捉老鼠的遊戲,「你昨晚去哪兒了?」

慕離六點多就接到沈叢的消息,部隊的事已經處理完了,彙報的時候順帶提了昨晚那通電話。

「我……」

林青捂住他的嘴,搶在他之前打斷:「不管你怎麼了,都要告訴我,比起知道真相,我更害怕一無所知的擔驚受怕。」她看著他的眼睛,真誠,鄭重,堅定,「我可以和你一起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