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70章一家三口的約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0章一家三口的約定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說不動搖是假,找理由搪塞她,他也難受。彩虹,一路有你!

可真的說出口談何容易,尤其是讓她知道被注射的真相,以她的性子絕對要自責到瘋,他不想看她驚慌失措,每天都為了他提心弔膽,不想,丁點都不想。

慕離有些走神,視線落在她頸間,白皙肌膚露出深淺不一的印子。

電腦彈出屏保,是一家三口的合照。

沒能得到回應,林青的心沉入谷底,她聽見自己的聲音像是從極遠處飄來,並不真實:「你說,不管什麼我都能承受。」

無論是受了傷還是後遺症,她甚至做好了他還會失憶的心理準備,此時不同往昔,她有信心和決心,這一路是一定要陪他走下去的。

既然要陪,哪怕做出最壞的打算。

男人的臉埋在她頸間,輕吻被他弄傷的印子,她看不到他的神色,這樣的沉默愈發難熬。

「我沒事。」他的聲音陰晴不定,三個字費盡了全身力氣說出,薄唇微啟,吐出的氣息灼熱噴在她脖頸。

有些癢,她卻笑不出來。

林青不信,男人接著又說:「真沒事,你太緊張了,我最近是有些壓力,可你想的受傷和後遺症都沒有,你要不信,明天就去醫院檢查。」

「好。」林青到底不能放心,趁他沒改口立即應下,她握住他的手,「明天就去,當著我的面,讓我看到你沒事。」

慕離把她的手裹在掌心,深埋的感情yu要爆發,他以為能瞞得過一時半刻,待她察覺異常,他已經戒掉,可沒想到她連細枝末節都沒放過。

愛和不愛,在乎和不在乎,一眼就能看出。

他從沒這麼慶幸。

男人從她纖細的脖子吻至嘴角,探入的舌尖近乎苦澀。

他用盡全力鋪開唯一的路讓她回到身邊,一雙手將她穩穩托至制高點,可若是真的無法走到最後,她若從他手中重重摔下,該怎麼辦?

讓她親眼看他忍受折磨,讓他親眼看她絕望?

他不可能讓那一天出現。

咚的一聲,書房門板被撞擊后發出震動,起初看不清,房門緩緩移開半弧,一道小身影落入視線內。

「橙橙,你躲在門外做什麼?」林青的注意力被轉移,她半推開男人,把他大掌從睡衣拿出后看向門口。

橙橙兩手貼在褲線,規規矩矩挺直了小身板:「老師讓觀察生活,我在完成作業。」

「拿為什麼偷偷摸摸的?」

「爹地媽咪親親,非禮勿視。」

橙橙說完跑進屋,趴在林青腿上,林青把他撈進懷裡,橙橙晃著兩條小腿仰起臉,「橙橙也要親親。」

小嘴撅起,一臉期待。

林青溫柔親了親兒子,越過小肩膀看到屏保,她手伸向腰側摸到男人的胳膊:「這照片還是你剛把我騙回來的時候照的。」

什麼叫騙?

她自己輕笑出聲,背對男人,看不到他瞬間黯淡的眼底,只是一句玩笑而已,他剛才主動說出醫院,多少讓她放下心。

慕離把懷裡兩人抱緊,隨手關掉任務欄的所有頁面,主屏幕是林青的獨照,他眯起眸子,「回頭再照張給換上。」

「等天再冷些,最好是下雪的時候。」林青流露嚮往,他們好像還沒一起越冬看雪過,到時候,橙橙就能完成和爹地堆雪人的心愿。

林青枕在男人肩膀,撫摸著兒子的小臉,雨聲淅瀝,輕淺地落在她的心頭,撞入最柔軟角落。

此時的安寧祥和,她動一動手指都能被幸福包裹,橙橙晃動滑鼠,亂點一通后誤打誤撞翻出個相冊,一張張躍然眼前,林青定睛細看,竟是五年前的照片。

「媽咪,這也是你咩?」橙橙點開一張,放大至整個屏幕,精耀的眸子盯著屏幕上的女子。

林青微怔,這照片,好像是偷拍的。

「認不出來?」男人挑眉,握著橙橙的小手,帶他瀏覽後面的照片,挨著說明每張畫面。

橙橙聽得津津有味,林青恍惚間錯過了男人的話,再回神,屏幕躍出最後一張,男人的聲音在頭頂響起:「這張是你們的合影。」

橙橙一瞬不瞬盯著,來回搜索三百遍,最後只能頹然哭喪著小臉:「爹地騙人,木有我,只有媽咪。」

慕離指著照片上林青平坦的小腹:「你在這。」

那是她離開前最後一張照片,那時候,還不知道她懷孕了。知道有橙橙后,慕離私下算過時間,應該就是那時候沒錯。

記憶如開閘的洪水,猛烈碰撞的只剩下甜蜜。

林青摸著男人的手臂,他好像瘦了,她正想詢問,耳邊的聲音又讓她心安。

男人摸了摸她的臉,林青回頭,他攥住她清澈目光:「等冬天下雪了,我們一家三口去樓下堆雪人。」

市最權威私人診所內,穿著白大褂的女人背對玻璃門正在進行實驗。

男人站在門前身份認證後進入實驗室,女人聞聲頭也不回,「嗯。」出個聲算是打招呼,她擺弄試驗管彎下身,專註化學反應。

女人目光凝聚,工作時一絲不苟尤為細緻認真,認識她的人都知道,也只有這種狀態下她才是個正經樣子。

男人原地站定,掃向擺的滿滿當當的幾張試驗台,視線最後定格在女人身上。

半分鐘后,女人直起身,扶著腰抱怨:「才會腰疼,怎麼我也這樣。」

慕離冷眸睨她,視線陰冽幾分。

女人轉身,一張標誌的臉展現眼前,這姣好面容的確能迷倒些男人,她嘴角微微上揚,雙手插兜盯著慕離看了半晌:「嘖嘖,瞧你現在,剛見面那會兒還強壯如虎。」

他沉一把視線,廢話太多。

女人這段時間也摸透了他的性子,冷漠至極簡直無趣,她帶著慕離出了實驗室拐進個房間,朝手術台方向努努嘴,「躺著。」

慕離拉把椅子坐下。

女人指指他的外套:「脫了。」

慕離不耐,指尖點著檯面,誰能想到市名氣最大,博士出身,在國際上拿了無數榮譽,又開了家高級私人診所的醫生,竟然是這麼個女人。

「別嗦。」慕離解開袖口露出小臂,「快點。」

助手恰好此時推開門,低頭看著盤裡的葯嘴裡不停嘟囔:「老闆,外面那人非讓你親自開藥,我給的死活不用。」

剛說完,一抬頭瞧見老闆直投的目光,女人笑得金光耀眼:「是嗎?我看看。」

她走近,助手下意識後退,剛才進來的不巧,屋內的對話鑽入耳縫。

什麼脫了?什麼快點?

助手笑得嘴角僵硬使勁往後撤退,屋內開的是暗光,看不清男人的臉,只覺眼角餘光掃過,冷冽陰鷙地眸子鋒利逼人。

不不不會是趕巧壞了老闆的好事?

女人拎著助手出去了趟,解決完外面的病號,再回來指間捏著個東西。

慕離敏銳抬頭,眼前快速劃過道弧線,他手一接,攤開的掌心躺著枚藥片。

又是什麼花樣?

見過兩三面,他每次都懷疑這女人到底是不是醫生。

「反應挺快,看來還有救。」女人倒了杯溫水遞給慕離,鳳眼微挑,「趕緊試試,看我這兩天的辛苦有沒有成效。」

慕離面色冰寒,把藥片扔進水杯里:「你用我做試驗?」

藥片快速融化,一杯清水瞬間渾濁泛白。

「廢話那麼多,不實驗,你來看熱鬧?」她輕晃均勻后把水杯抵在他嘴角,「喝了。」

慕離眉間一冷,扣住她手腕后立刻甩開,面帶嫌惡拿走杯子,一仰頭,滴水不剩。

女人退後一步,這還不讓碰了。

慕離放回杯子,臉色驟變,全身神經猛然被轟炸一般,這感覺,像是葯癮發作。

他騰然起身,女人走到另一面記錄下他的反應,很快他恢復神色,坐回椅子,握了握拳,身體似乎起了微妙變化。

「失力嗎?」女人拿筆尖隔空指指他的胳膊,她總是寫下來,手邊放著平板也不用,從小的習慣改不掉。

慕離搖頭,可剛才,還是沒能控制自己。這一點,女人也注意到,不過這種黑暗中摸索前進的事,著急也沒用。

被注射的是新葯,就得用新的法子治療。

女人給他又吃了另一顆藥片,他緊繃的神經驟然一松,她從抽屜翻出盒葯,盒子上無名字無日期無成分,簡直一三無產,「發作就吃,維持能力的。」

慕離伸手接住,大眼一掃:「又是你的試驗?」

「不想實驗,簡單。」女人不屑,坐在對面椅子上,「先注射著,等第一批成功戒掉的出來了給你傳授傳授經驗,絕對比我管用。」

她說完從旁邊拿起儀器,給慕離常規檢查,又讓他做了幾個力量測試,看完結果后交疊起纖細雙腿,她環著雙臂,不說話。

慕離眉峰蹙起:「還要多久才能戒掉。」

「你急什麼,先留點力氣再說。」女人睇去一眼,似笑非笑,他脾氣比上回見面急躁了些,「被注射那麼猛的劑量,能堅持到現在已經算奇了。」

「我沒那麼多時間。」

「我先說清楚,這東西現在才剛開始發揮作用,你想瞞著,隨意,可後面是不可能瞞住的。」女人抬手制止慕離想開的口,難得正經,「別說你老婆沒懷疑,等再過兩周,她還不起疑就不是你老婆。」

「你管得太多。」

「告訴她,她能幫你,你也不用再費心思藏著掖著。」

「我若是最後真戒不掉,寧可接受你注射的提議。」慕離想也不想說出口,「總之,我不會讓她為這種事傷心流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