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71章喂你小餛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1章喂你小餛飩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慕離抬腿就走。彩虹,一路有你!

「喂,這葯服用后絕對不能吃刺激的。」女人須臾又喊住他,**笑了聲,坐在轉椅上挑著鞋尖,等他轉身又補充一句,「更不能做刺激的。」

慕離冷著臉,看出女人眼裡閃爍精光,滿臉的居心叵測,他愈發想抽人:「有話就一次說完。」

「巧了,我剛搞到一針。」女人雙手交握,目光灼灼挑起兩道細眉,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站起身,說著就走過去,「想不想試試看,二次注射后還能不能戒掉?」

慕離忍無可忍,破門大步離開。

隔天去了醫院,一番檢查之後,林青親耳聽到醫生說:「一切正常。」

「之前失憶沒有影響嗎?」

「完全沒有。」主任醫生把單子遞過去,「慕軍長定期會來檢查,這邊都有記錄。」

林青看完重重吐一口氣,緊繃的神經鬆懈后,半個身體倚靠在男人身上。

「我就說了。」慕離低頭看去,林青把頰側頭髮別在耳後,心裡的輕鬆不言而喻,渾身都是釋放了緊張情緒的酥軟。

先前做其他檢查也沒有發現受傷,看來是她多心了。

雨後天晴,街道灑下陽光,天雖冷,眼前是一片明朗。離開醫院后,慕離帶她四處轉轉,車窗拉下縫隙,冰涼舒適的空氣鑽入肺腑,清新宜人。

這種時候,看什麼都是好的。

林青摘掉絲巾,在掌心纏繞兩圈后伸出窗外,絲巾隨風飄起,柔軟的線條細膩的手感,讓她不忍收回。

男人注意到她的動作,勾住她的腰一把拉回:「就不能小心點。」

他語氣略顯急躁,林青把車窗關合,絲巾沒再圍,她扭頭看到男人面色陰鷙,額角青筋微微凸起,「知道你沒事,我高興嘛。」

帶著點撒嬌,林青老老實實坐好,雙手平放在膝上指尖彈動:「現在要去哪兒,老公?」

男人眉心鬆動,腳下提了速:「帶你兜兜風。」

吃了葯后,癮上來時不能剋制的暴怒明顯有所改善,也不像起初丟失太多力量,不再有牽動神經的疼痛,從未有過的輕鬆傳遍四肢。

林青莞爾,兩側街景快速倒退,車速似乎越來越快,前方一個十字路口,一輛車忽地從旁邊冒出,林青大驚失色拉緊安全帶:「小心。」

男人打轉方向盤,躲避不及撞上了綠化帶。

林青的身體隨著慣性向前猛衝,又被安全帶使勁往回拉,她稍加鎮定后扭頭看向慕離,面色緊張:「沒事?」

慕離也正拽住她的手腕,看她沒事才放心,他攥得很緊,鬆開時留下幾道指印。

那輛車早就不知去向,慕離打了幾通電話後車被拖去修理,兩人搭輛出租回家。

「沒傷到?」男人上車前又在她身上前前後後檢查。

林青搖頭,開了車門鑽進去,慕離跟著跨入,關門時帶了下,他低咒一聲,面露煩躁。

司機性格熱情善於攀談,見是對小夫妻閑聊兩句,林青還算樂於接話,慕離臉色微沉朝後視鏡掃去一眼,過了會兒,司機專心開車沒再開口。

林青似有察覺,輕靠在他肩膀。

走到半路林青掃向窗外,突然喊了聲:「停車。」

出租在路邊停下,林青纏著男人下了車,拽著他走到路邊一家小店:「這家店的小餛飩很好吃。」她抬頭,末了加了個親昵的昵稱。

他很少帶她在小店裡吃,以前是說為了她,現在又為兒子健康。

其實偶爾來吃一次不會有事的。

林青挑了靠門的位子,小店裡都是木桌,設施簡單,環境倒還好,像是剛剛裝修過,乾淨整潔,菜單都是新的。

慕離在她對面坐下,並未介意。

點了兩份小餛飩,老闆很快端上,林青胃口大開,取了勺子遞給慕離:「快嘗嘗,我最喜歡吃這個。」

聽到這句話,男人的神色稍加緩和,他一向不來這種街邊小店,可既然是她喜歡的,他也樂於嘗。

香氣撲鼻,林青喝口湯,小臉滿意地舒展開,渾身毛孔都舒張般順暢,她咬了口餛飩,從碗里抬頭,「味道一點沒變,我就喜歡湯里有淡淡胡椒的味道。」

慕離在她喝湯時也舀了勺,聽見她的話,勺子已送入口中。

胡椒的刺激竄入口腔,他神色微變,見她吃得正歡,男人薄唇輕抿,另一隻手掌在桌下緊握著拳。

須臾后,拳頭鬆開。

「不好吃嗎?」林青吃到一半,看他吃了一口后就沒動勺子,把他的碗挪過來嘗了口,「味道一樣,很好啊。」

他笑意不明地攫住她視線,林青以目光詢問,他又盯著她看了半晌:「你這陣子挺喜歡吃帶辣味的,是不是要生女兒了?」

店員是個小姑娘,經過時掩著笑朝林青瞄了眼,林青把碗推回去,「吃你的。」

他吃和不吃的東西林青都熟記於心,男人先前並未提及已經不能吃胡椒辣椒之類,此時她是完全沒想到有所忌諱。

林青吃完,見男人沒吃幾口覺得浪費,慕離朝她擺手,她換個位置坐在他身旁:「真的不喜歡嗎?」

她也沒不舒服,在家她包的餛飩男人都吃得不剩,可能是真的不喜歡外面小店。

慕離舀一顆餛飩送到她唇邊,林青搖頭:「我吃飽了。」

勺子被塞進她嘴裡,濃郁湯味誘人,她順著他的動作吃下去,見他又要喂。

「你喂上癮了?」

男人對這兩個字有些敏感,不著痕眼底涌動,他又盛了勺:「別浪費。」

林青蹙起眉尖,是真飽了,她抿起唇,湯汁浸潤唇瓣,泛起瀲之色,「你怎麼不吃。」

「你吃餛飩。」男人說的正經,撥開她唇瓣送進去,「我吃你。」

「咳」林青險些吐出,用手擋了下,慕離笑著拿手帕給她印嘴角。

這大庭廣眾的,能不能注意點影響?

大半碗餛飩被男人這麼一勺勺喂完,林青出了店門舉步維艱,「好撐。」

都說女人是吃貨,可也不能這麼喂。

男人在前面等不及,見她這幅樣子,乾脆走回去一把橫抱起。

白萱和平時一樣清早出了門,一天三個兼職也是拼了,可工資也少得吐血。她在公交站旁沖了話費,第一時間查看有沒有漏掉的電話提醒。

阿志始終沒主動聯絡。

她的女兒!

白萱恨得咬牙切齒,眼眶酸澀,那天,她原本是要帶女兒徹底離開市的,可陳瞿東!

心底漫延開無盡黑暗般的窒息,如巨大黑幕籠罩,她在寒風中握緊拳頭,恨恨地踢開腳邊石子。

又想起前幾天約出梁若儀,指望威脅那女人救救她的孩子,可梁若儀聽完她的話后,雲淡風輕喝完咖啡,在茶托下壓了一百:「我是死過一次的人,早就沒有名譽了。找孩子這件事,我真的沒辦法幫你。」

臨走前,梁若儀還是給她留了包錢,白萱拿著錢走出咖啡店,只覺燙手。

她抹掉眼角的淚,把錢揣進懷裡,她一刻都不想等,可真的要坐以待斃,等阿志被緝拿么。

就怕,阿志用囡囡當人質,他不可能束手就擒。

公交車進站,白萱隨著一撥人上了車,走到最後一排找到個位置,剛坐下,她猛地彈起身,朝旁邊的陌生男子驚喝:「你敢摸我!」

一聲大喊引來不少注意,男子放下手機,冷眼抬頭:「有病,誰摸你。」

「敢說不是你?」白萱指著自己大腿,裙擺下褲襪單薄一層,的確招人,「**,摸了還不敢承認?」

男子欲還口,手機震動,進來一條簡訊,白萱掃了眼看清那幾個字,冷笑:「有女朋友還摸別的女人,要不要臉?」

「靠,就你這樣,求我還不一定摸。」

「你!」白萱怒指男子。

男人面色閃躲一絲不安,朝這邊投來的目光越發多,方才不過是順手碰了下,誰知道這女人如此敏感,要怪,也怪她這麼大冷天還穿這麼少,這不明擺著讓人摸嗎?

白萱卡在座位沒動地,胸口劇烈起伏,為什麼偏偏對她不公平,偏偏就欺負她,她一無所有,坐個公交車還得被**摸?

她氣不過,一把搶走男人的手機,猛摔在地,男子被激怒,猝然起身,高大的身形擋住白萱整個視線。

「你別給臉不要臉。」

男子揚起手,一巴掌就要扇過去,一聲嚓衝破了緊張氣氛。

白萱和男子同時回頭,見個黑髮及肩的女人正用手機對著他們,快門聲又響起:「想上頭條嗎?我報社的。」

男子收回手,車內乘客指指點點議論不斷,到站后他撿起手機跳下車,快速離開了車站。

白萱坐下,此時車內人多無法移動,方才幫她的女人坐在單人座位,和她隔著一排,已轉過身百無聊賴看向窗外。

路曉微仰起頭,太陽有些刺眼,今兒天氣還不錯,凌安南一早出門要開車送,她想著好久沒坐公交了,讓他自己先走。

凌安南不情不願,在家門口膩了好一會兒才放人,結果正讓她趕上公交車人多的時候。

那女子是否被佔便宜她不知道,只一眼掃去竟有幾分與林青相似,這才幫了把。

嘈雜公車內,手機鈴響,路曉聽見特定的鈴聲都不用看:「到公司了?」

「剛到。」男人還有悶氣,「你到沒?」

路曉看看窗外,玻璃映出人影,似有一雙眼投來視線,她並未在意:「今天周末,我約了林青,你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