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72章激烈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2章激烈抱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得,就我忙。」凌安南拍了車門,抬頭看眼凌氏大廈,修長的腿拾級而上,他的步子穩健有力,單手插在西褲口袋,襯托的越發精緻妖孽,「你見面了問問,打人到底怎麼回事。」

路曉笑出聲,從窗外收回視線:「你這麼關心慕離,他該感動了。」

公交車猛然剎車,所有人往前沖,路曉扶著前排座位的椅背晃了下,有人尖叫,凌安南聽見聲音不對,停下步子:「你那邊怎麼這麼吵。」

「沒事,前面過輛自行車,突然剎車了。」

凌安南眉頭皺起:「以後別坐那玩意了,給你買輛車。」

「不會開。」

「我教你。」男人話語陡轉**,「親身授教。」

沒幾句掛了電話,凌安南剛進了大樓,有人從身後拍拍他的肩膀,靠,誰敢拍他?

他轉過身,看見個略顯熟悉的人站在眼前,眼底炸開的怒意收斂:「你?」

莫筱夕莞爾一笑,伸出纖細手指:「沒想到還能見面,好久不見,我是你的未婚妻。」

路曉在約定地點下了車,沒察覺身後有人緊緊跟上。

白萱驚訝萬分,幫她的人竟然認識林青,她起初不敢相信,後面又聽見慕離的名字才確定。

林青。

囡囡會被阿志搶走,都是因為她!

白萱不敢隨便翹班,下車后,打電話請了假才跟上路曉。隨著路曉進了一家大型超市,遠遠看到林青在入口處招手。

白萱從包里翻出口罩戴上,又把圍巾裹出個俗氣造型,站在鏡前連她自個都快認不出是誰了。

路曉快步走上去,推了個車,「來的真早。」

林青跟她一同走進超市,今天周末,人山人海,超市暖氣開得十足,大多人都把外套脫了。兩人逛了會兒也脫下外套,路曉盯著林青看個不停:「氣色不錯。」

「不加班了,神清氣爽。」林青從架子上拿了包醬料查看日期。

比起之前,她這幾日心情的確好太多。

慕離沒丁點不正常,沒任何可疑跡象,每天健身回來,她看著男人的手臂並未消瘦。

想來是那些天自己把自己給嚇得都快神經了,慕離天天看她那個樣子,估計沒少為這事操心。

路曉也挑了包凌安南喜歡的口味,隨手丟進推車:「慕離打人了?」

家裡那位先生惦記的事,她可沒忘。

林青把視線從包裝袋挪開,面露訝異:「你怎麼知道的?」

路曉照原樣把微博的事兒告訴她,林青拍拍胸脯有些后怕:「還好沒鬧大。」否則,慕離的身份,再加個戴澤,指不定又能亂成一鍋粥。

「打人的真是他?」凌安南一眼認定是慕離,路曉先前還不信,「怎麼都到動手的地步了?」

林青想想還是避開提及戴澤,「遇到個朋友,出了點誤會。」

路曉沿著這排架子走,目不轉睛盯著貨架上的東西,也是無心一句:「沒想到慕離還會打人,以為只有凌安南才會這麼衝動。」

林青聽了在原地站定,這麼一提心裡又有疑惑,「你也覺得他這麼做不正常?」我去,都快疑心病了。

還沒等路曉回答,林青甩甩頭,肯定是緊張過頭了,也是那年給慕離失憶嚇怕了,生怕他再一個轉身又把她給忘掉。

路曉推著車走得遠,只聽見聲音沒聽清話,她轉頭時正有人擋在眼前,張了張嘴沒有發出聲音。

拐個彎兩人會合,在超市隨便轉轉,挑挑選選很快過去近兩小時,滿滿一車裝的大部分都是食物,林青蹲下身挑選零食。

「過兩天來我家吃飯。」路曉站在她身後。

「行,等慕離從部隊回來。」林青精挑細選,「他今晚要走。」

路曉點頭,看這麼多零食,也順便挑了兩包。

果汁促銷員的聲音從貨架盡頭傳來,語帶深深歉意:「對不起,剛才沒注意到你。」

路過女子被潑了一身果汁,促銷員端著的盤子里放著試嘗小杯,有幾個被撞后傾倒。

促銷員放下盤子,拿了紙巾幫女子擦拭,手被推掉。

白萱摘了口罩拿起果汁一口喝光,她口乾舌燥,都轉兩小時了。

林青聞聲,無意識看一眼並未看得真切,她低頭繼續挑選,橙橙愛吃零食,聽說要來超市纏著林青各種買。

慕離知道兒子一來超市就走不動,清早抱著他去樓下公園了。

路曉避讓行人時也往那邊看,目光掃過不由暫停,目光一瞬交匯,這身打扮像是方才在公交車上幫的女子。

女子被發現后戴上口罩很快閃入人群,路曉沒看清臉,且當時也沒注意女子的長相,就算是,同坐一輛車,在這兒遇見也是巧合。

白萱快步離開超市,被發現了?

最後一句話鑽入耳中,她隱約聽見林青說,慕離今晚要走。可是求慕離不可能管用了,她想到阿志留給她的東西,說不定能試一試。

林青踩著棉拖鞋繞到沙發后,從後面圈住男人脖子,兩條手臂輕輕一收:「老公,之前我跟疑心病似的,你挺鬱悶。」

「想通了?」男人關小電視的聲音,拍拍她胳膊。

林青想想還是鬱悶,在他臉上輕啄,「今天犒勞你。」

「有驚喜嗎?」

林青不用猜就聽明白他話里的意思,蹙起眉輕咬唇瓣:「沒有。」

男人站起身,面對她伸出雙臂,林青不解,他示意照做。兩條細胳膊剛剛伸向男人,腋下被大掌托住,她驚呼一聲連帶整個人被拖到了沙發前面。

一頭栽在男人懷裡,眼前還暈著,跟天翻地覆了似的,林青撫胸,被他整個抱住,「小心點,嚇死我了。」

「下回來個更激烈的。」慕離笑意漸濃,壓下身,一張俊臉在她眼底放大。

這男人,說什麼都離不開那點心思。

林青輕闔雙眼摸摸他胳膊,依舊健碩有力,肌肉的觸感十分明顯,之前還疑心他瘦了呢,這麼大力氣能瘦得了嗎?

林青趴在枕頭上,疲憊地保持這個姿勢不想動,男人洗澡出來后已經開始換衣服。

她懶懶掀開眼帘瞅了瞅,還是裹著棉睡衣下了**,走到他跟前幫他系好皮帶,又把柜子里軍大衣套在他身上。

退開身打量一番,她男人穿什麼都好帥。

慕衣架子也盯著她,「你這麼色的表情,挺不習慣的。」

林青驀地怔仲,轉瞬明白過來,撲到他身上去咬肩膀:「誰色了,誰色。」

「我,我。」男人投降,被她撲得撞到了衣櫃,就怕她一口把牙給咬壞了。

累得渾身散架,林青還是把男人送到玄關:「多久回來?」

慕離從柜子上拿了車鑰匙,換鞋往外走,一開門走廊的風往屋子裡灌,男人把她推回去:「到了跟你說。」

林青點頭,等他走後回去補覺。

慕離從停車場出來天色已晚,四下寂靜,小區門口幾輛車進出,他剛要跟上去,感覺突然不對,毒癮翻湧,他把車在路邊停下。

發作的次數連日上升,渴望愈發強烈,他掏出葯在掌心倒了顆,薄唇張開就拍進嘴裡。

沒喝水,一口吞下。

男人雙手握著方向盤,維持這個姿勢,半分鐘后恢復正常。

四肢百骸一陣舒暢,沒有失力,暴怒在減輕。

引擎再次發動,車身一閃,如離弦之箭闖入黑夜。

一周很快過去,從部隊返回途中,慕離接了個電話,女醫生定期了解情況。

連番盤問他一一回答,問到最後他口吻不耐,「問完了沒?」

女人在電話里頓了頓,笑道:「你這還軍長呢,耐心都被水沖走了。」

慕離也對剛才一瞬的不耐煩不解,可他一向不喜解釋。

又問了一兩個問題,女人聽完描述后嘴角然僵硬:「把葯停了,立刻,馬上。」

慕離等個紅綠燈,目光撒向窗外,靠向椅背語氣輕鬆,「快戒掉了,我有預感。」

「預感個毛線。」女人在電話里突然氣急敗壞,在實驗室來回踱步后又站定,單手插進口袋盯著對面桌上的試管,直有掀翻桌面的衝動,「你這不是戒掉了,是對這葯上癮了,知道不知道?」

慕離的眸子驟然拉開。

葯停了,她不敢隨便再試,這東西剛注射發作間隔長,起初一兩周表面上看著跟正常人沒兩樣,也就偶爾發作比較厲害,可後面還不注射,身體一點點磨損后就會抗不住。

他爆發的次數少了,卻在無形中變得暴躁,若這樣發展下去,過不了多久就會朝著更糟的方向過去。

她給的葯,是為了不讓他流失體力,可沒想到給上癮了。

女人頭疼不已,助手驗證身份進入實驗室,「老闆,上階段的測試數據整理出來了。」

她接過平板,草草瀏覽后把掌心貼向額頭,捂了會兒,把中分的長發從頭頂向後攏去。

助手見她這幅模樣,小心翼翼瞅著眼女人臉色:「老闆?」

「把這些清理了,全部。」女人指著身後,助手欲言又止,這可是她這陣子沒日沒夜的辛苦成果。

可她行事,從來是說一不二。

慕離把藥片衝進洗手間,出來時林青站在門口,她下午犯困睡了覺,睡醒后迷迷糊糊還以為是半夜。

「深更半夜的你怎麼回來了?」她雙眼沒完全睜開,推著他往裡面走,順手就開了燈。

「睡傻了。」慕離攔腰勾住,帶她去洗漱台前,用溫水給她洗把臉,擦乾后攫住她下巴抬頭看鏡子,「看看,還認得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