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第376章拖他下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6章拖他下水

小說:軍長先生我愛你| 作者:千千佳人| 類別:女生小說

白萱拖著房東的雙腿,費盡全力把他拽進他的房間,所到之處留下長長血跡,猩紅地令人觸目驚心。彩虹,一路有你!

她咬緊牙關沒有喊出聲,退出后關緊房門,把客廳內的狼藉用最快速度清理乾淨。清水一遍遍沖洗,她滿目鮮紅緩不過神,樓道突然傳來漸漸清晰的腳步聲,白萱渾身僵硬背靠牆壁,捂住嘴不敢呼吸。

腳步聲由近到遠,她鬆口氣,回到自己房間帶了些用和幾件衣物,來不及翻找那包錢和注射器,趁著夜色離開了這裡。

剛走出樓道,住在一樓的婆婆拄著拐杖迎面笑著眯起眼角,臉上的褶子被夜色掩去:「小姑娘,這麼晚還出門喲。」

婆婆記性好,偶爾見過幾面的人都能記得清楚。

白萱慌慌張張逃走,臉上驚魂未定毫無血色,她低著頭不知是否被婆婆認出,長發擋在臉前,幾乎是落荒而逃。

婆婆只以為是小年輕莽撞,步履緩慢回了一樓住處。

剛衝下坡沒幾步,白萱撞在一個男人的胸口,她驚蟄般跳開身,猛然抬頭,眼底的恐懼在一瞬化為驚詫錯愕:「你?」

還沒等陳瞿東開口,她猛撲進他的懷裡,丟開包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腰身,泣不成聲:「救我,救我。」

陳瞿東皺眉,放在她肩上的手推了推,沒能推開:「有話說話,別碰我。」

害了林青的事,他可沒忘。

白萱也不管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如救命稻草揪住他不放手。這場經歷太可怕了,她是親眼看著……

那一幕浮現眼前,白萱渾身顫抖,陳瞿東沒辦法只能任她抱著,抬手時隱約看到掌心血跡。沒有路燈,他是借著樓房幾家開著的燈才察覺異樣,她的肩頭染滿鮮血。

「出什麼事了?」陳瞿東警惕將她推開,這回白萱沒抗拒。

她抬起的雙眼通紅,滿眼恐懼,這時讓她回答,只怕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我,我。」白萱瘋狂搖頭,只會重複這一個字,陳瞿東看她衣衫不整,驀地明白幾分。

「誰動了你?」

白萱只會搖頭。

陳瞿東繞開她往樓道口走,白萱一把抓住他胳膊,指甲在他手背劃了道口子:「別去!」

如此強烈的反應,讓陳瞿東越發困惑,心底似乎有某個念頭,又覺不可能。

「到底怎麼搞的?」

白萱擦掉眼淚,嘴角扯出木偶般的弧度,絲毫不見笑意:「陳瞿東,我殺人了,你要幫我。」

她聲音不大,隨著風被遠遠捲去。

「你說什麼?」陳瞿東聞言,危險地眯起雙眼。

上周白萱去見梁若儀那天,他恰好給梁若儀打過電話,接通的人竟是梁父。梁若儀回家後梁父大發雷霆,一連把她關了幾天,事後他才得知,也知道了白萱找上門的事。

他不想讓梁若儀牽涉其中,讓她立刻跟白萱斷了聯繫,直到今天才問出白萱的臨時住處,中午來過一趟,開門的是個酒舞女。

沒想到,再來就聽到這麼件事。

白萱亂說一通,毫無章法:「還有東西在裡面,是他翻我房間,我不知道怎麼就,就,不是故意的,不是,不是。」

陳瞿東估計她一時半刻無法冷靜,放棄追問,誰知白萱拉住他袖子又道:「有包錢,是梁什麼儀給我的,肯定是被他拿走了。還有個東西,是個注射器,也在他手中!」

陳瞿東正要帶她先離開,聽到那個名字腳步一頓。

「她給了你錢?」

白萱使勁點頭:「給了,包錢的東西上有她的指紋,要是被發現,她肯定逃不掉干係。」

把梁若儀扯進來,無非是想牽制陳瞿東而已,就算真調查,最大嫌疑的也是她。

陳瞿東不是不懂,但畢竟不能冒險,他把白萱帶到安全暗處,四下沒有人經過:「你等著,我上去看看。」

「不行。」白萱死活不放手,「不能去!」

陳瞿東不會由她,撥掉她的手后戴上外套的帽子上了樓。開門后滿室嘔人氣味,他捂住鼻子,先去了白萱房間。

再下樓時,白萱角落瑟瑟發抖,頭頂有跳躍火光,她大驚失色抬起頭,起火的正是她租住的房子。

陳瞿東走到她跟前,掏出那包錢裝進她的包:「走。」

「你放的火?」火光之中,她一張臉仍是慘白。

陳瞿東沒有回應,丟下她繼續走。

白萱緊跟上去,火勢越燃越猛烈,火光衝天,照亮如白晝。

身後,漸漸起伏人們的驚叫和呼救聲,居民紛紛逃出樓道,仰頭看著痛心疾首的一幕。

年久失修的房子,這種局面,是他們料到了的。

「注射器呢?」白萱以為,找到了錢,那個也不會弄丟。

陳瞿東攤開兩隻手,遺憾搖頭:「沒看見你說的東西。」他話鋒一轉,「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能怎麼辦。」白萱眼淚乾涸,擋在他身前,「你弄丟了我女兒,我要你幫我搶回來。」

此時漸趨冷靜,她看著陳瞿東,或許是天意,她註定要拉他下水。

路曉下班回家,燈是開的。

她今天又加班渾身疲憊,放下包就栽進客廳沙發。眼帘輕闔,眼前似有黑影晃動,她稍稍睜開,凌安南在她身邊坐下。

「今天回來的挺早。」路曉淺笑,順勢把腦袋挪到他腿上。

凌安南低頭看她,還能做出親昵的樣子,看來是沒事。

路曉看出他的不對勁,坐起身,面色不由嚴肅:「出事了?」

「你希望出事?」男人反問,聽不出情緒。

路曉如實搖頭:「當然不希望,可你的樣子不像沒事。」

「是有事。」凌安南摸著她的頭髮,長長了,不像從前隨一把只能到耳際,他眼底飄忽不定,很快恢復平日模樣,「累慘了,今天讓你早點睡,看你這樣子肯定是又加班了。」

路曉拉住他的手:「跟你比著,我根本算不上辛苦。」

他欲言又止,氣氛比平時陰沉,或許是公司的事太多,路曉沒多問,「吃飯了嗎?」

男人搖頭,目不轉睛望著她。

路曉吻了吻他的嘴角,去廚房準備晚飯。

凌安南看著她的背影,手機里又彈出頭條,是他昨晚和莫筱夕一同出入酒的新聞。附帶的,還有他們上車的照片,恰好拍出了他帶人離開的錯覺,更服的是,他的車今天一早出現在酒店門口。

可真是費了不少心思,難為莫筱夕了。

這消息今兒滾動了一整天,路曉就算加班到吐,總會從哪兒聽上三言兩語的,大公司八卦少不了,他不信她完全不知。

知道了還能表現方才的樣子,只有一個原因,不在意。

他厭惡這種感覺,不信任她會有罪惡感,可信任,難道讓他像現在這麼一直過下去,不管不問,假裝他根本不介意?

開什麼玩笑。

路曉特地做了他喜歡的菜,一頓飯男人也沒怎麼動筷子,想來是真的有心事,她像往常一樣沒有打擾,安靜吃了飯收拾碗筷,直接回了室。

打開電視,她捶著肩走到**邊,剛坐下又被撈起。

「今天看到的頭條,你不驚訝?」凌安南到底忍不住,攫住她視線。

路曉忙了一天沒工夫刷新聞,除了接電話手機都不知道擱哪兒了,中午休息時倒是有同事聊天,她沒聽仔細,壓根還不清楚那事。

她看著男人臉色略差,搖頭:「什麼頭條,我不知道。」

凌安南放開她,開大了電視聲音後走出室:「算了,反正你看見了也會說不算什麼。」

他是沒臉沒皮,但也不可能直接問她,是不是真的不在乎他。

「凌安南?」

室的門被關上。

等到半夜男人還不來休息,路曉早就把電視關掉,她手機一開就彈出了新聞,心口驟然一緊。

饒是昨晚凌安南回家,否則看到這種東西,她不能保證會承受得了媒體犀利的揣測和說辭。

如果是起初她還想過抽身,決定留下時,就真真正正地陷了進去。她做決定,是不會給自己留後路的。

就算有一天他退出了,行,她也認了。

路曉盯著那張新聞圖片看了許久,眼裡依然有刺痛,她對莫筱夕這個人總有說不明的敵意,更沒想到會成了凌安南的未婚妻。

對這個人,她分外介意。

直到她睡著了凌安南才回房,心裡有氣,翌日醒來頭疼不已,他手臂一揮打在路曉腰上,習慣性地勾住,摟進懷裡。

**頭柜上鬧鐘太給面子,一陣狂響,沒完沒了地讓人煩躁,路曉按掉后躺回去,看到男人眼下的烏青:「怎麼沒睡好,再休息會。」

凌安南吻住她的唇,翻身壓下,「幾天沒培養感情了?」

聽聽,說的可真正經。

洗完澡路曉才注意時間,今天跟心理醫生約好見面,她來不及等凌安南就換了衣服準備出門。凌安南圍著條浴巾走出室,路曉剛推開門。

聞聲她回頭,沒料到看到如此聲色,趕緊關門。

「你倒是先穿件衣服。」

「等著,我送你。」凌安南看一眼牆上時間,釋放之後心情大好,他勾起唇,「你都快遲到了,今兒別跟我。」

路曉點頭:「你快點,我真要遲到了。」

他換好了衣服走到玄關,去拿車鑰匙時路曉掃了眼,隨口一笑:「不開你那輛愛車了嗎?」那車可是凌安南的寶貝。

說話間她又要開門,聽到男人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說出的話竟幾分刺耳:「那輛給莫筱夕開走了。」

這三個字,堂而皇之橫在了他們之間。